91 来,撒个娇!(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圆圆将前世影像给残魂看过,残魂眉峰紧拧,片刻连连冷笑。

但他并没多说什么,而是一拂袖,朝书房行去。

书房里,花青瞳终于看完了一本书,书中内容记忆的七七八八,她忙又拿起第二本。大帝残魂和圆圆到来,她也没有察觉,严肃的小脸格外认真,也格外讨人喜欢,联想到自家孩子上辈子受了不少苦,大帝顿时目光一软,一脸慈爱地走过去,“看了这么久,累了吧,歇歇吧?”

说着,将她手里的书抽了出来。

花青瞳急了,连忙摇头,“不累,一点也不累。”

哎呀,他总是这样来打扰自己看书,等三年后天河潮汐结束,她根本就看不了多少,到那时,她根本就接受不了多少传承啊,她还是得用功的。

她面瘫的小脸上,双眼焦急地看着大帝,再次申诉,“我不累,也不怕累。”

啧啧,真是乖巧的让人心疼啊,就是有点死心眼!

大帝残魂心都软成一滩水了,脸上的慈爱越发浓郁,轻声细语道:“来,撒个娇,祖宗我给你个速成的法子!”

他用‘来,撒个娇,这块糖就给你吃’的语气诱哄少女,花青瞳面瘫着脸,水灵灵的眼睛严肃地看着他,努力思考何为‘撒个娇’。

二人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一个慈爱温柔,一个面瘫严肃。

须臾,圆圆受不了地轻咳一声,对花青瞳道,“小公主,你就跟他说,祖宗,我不要看书,我要马上就得到传承!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花青瞳看了圆圆一眼,心想,圆圆真是太坏了,居然想教她走捷径,这世上任何东西,都要付出了努力才能得到的。自己天资有限,能得到多少,就得到多少,哪有捷径可走?

见小姑娘明显一副严肃又不认可的表情,圆圆和大帝残魂对视一眼,默默反思,他们这样做,是不是会教坏小孩子?

“咳,不是的,祖宗我之前让你来这里看书,只是逗你玩的,这里的书,只是传承的一部分,药之传承,不仅只有这些书,走,小丫头,我带你去看看别的。”

大帝残魂轻咳一声,慈爱地摸摸少女发顶,边走边说,“小丫头啊,脚踏实地,勤奋好学是对的,但是有时候也是要变通的啊。”

“变通?”花青瞳扬头看了大帝残魂一眼,微微抿唇,“我实在想不通,这么多书,除了一本本去看外,还能变通出什么法子。”

嗯?大旁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小丫头真是太可爱了,比当年他的那些儿女孙辈们可爱多了。

“你祖宗我可是大帝,自然有着你想象不到的法子。”他拉着少女大步走出书房,来到了宫殿另一角,推门而入,里面有温暖的气息和药香扑鼻而来。

花青瞳目露好奇,房间中央,放置着一口浅黄色的玉质大鼎,那鼎有半人高,两人粗,三足两耳,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经纹。

“这鼎是大帝生前所炼,因其成形后温润如玉,因此大帝给它取名叫黄玉鼎,后人多事,给这鼎起了个新名字,叫帝神鼎。”大帝残魂边说,边拉着花青瞳的手放在鼎上,鼎的材质触手温暖柔润,十分舒服。

花青瞳点头,“像玉。”

“哈哈,对,像玉。”大帝残魂大笑,“这鼎上刻的是一篇最基础的药经,叫百草本源经。你修炼此经,炼化此鼎,自然而然就得到了大半传承精髓。”

花青瞳眼睛一亮,忙看向鼎上经文,却发现此经易懂,好记。

“我天元大陆以草木为尊,天礼是天眷者沟通天地的重要媒介,其重要程度,不用我说你也知晓,包括你那朵胖乎乎的蘑菇,也是草药中的一种。甚至是普通的蔬菜,其本身也据有一定的药理。所以,药之一字,非同凡响。”

花青瞳认真点头,没错,任何花草树木,都有其生来的药性药理。药之一字,果然博大深奥。

“你修炼罗天锁魂,损伤寿数和根基,灵魂中又有幽冥契约,可谓是身受禁锢诸多,但只要你有一天明悟本源,举手投足间法则竟在掌间,那么,不论是禁法或者契约,便是扭转时空,更改生死,尽都在你一念之间。”

花青瞳眼中光芒灼灼,大帝残魂继续道:“我不传你复杂高深的术法,只教你最基本的药道,旁的没有,只有这篇百草本源经,你好好体悟修习,将此黄玉鼎先变作己用再说。”

花青瞳认真点头,遂去研读百草本源经。

见她小脸儿认真,大帝残魂轻咳一声,叮嘱道:“别太晚,晚上要休息的。人生在世,学要学得,苦要吃得,但享受也得享受得。”

花青瞳看看药经,又看看大帝残魂,终是不舍地乖乖点头。

大帝残魂离开后,圆圆又回到了帝元珠里。花青瞳则努力去背百草本源经。

两个时辰后,大帝残魂来敲门,“丫头,夜深了,快去睡,明天吃过早饭再来。”

花青瞳已将一篇经文全都背熟,便也很是乐意地跟着大帝残魂走了,脑海中则不断默诵经文,甚至是睡觉时,也不忘在心底里念叨。

大帝残魂并不揭破她,见她渐渐入睡,这才轻笑一声负走离开,边走边说,“古语云天道酬勤,这孩子赤子之心,纯稚质朴,等待万年,总算是不负大帝当年的选择。”

睡着后,本能还在默念百草本源经的少女自然不知,自己身上渐渐被一层乳白色光芒包裹,那光芒宛如一团洁白的星云,缓缓旋转,里面隐约有绿色的光点闪烁,霎是漂亮好看。

黄玉鼎似有感应,随着少女身上的星云越来越多,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黄玉鼎上的经文也迅速地变的模糊,而后渐渐消失。

随即,那黄玉鼎化作一道光,飞至少女身旁,没入她的身体,进入丹田之中。

花青瞳随即醒来。

她睁开眼,天色已然大亮,细一感受,自己与黄玉鼎宛如一体,自然而然的,如何使用此鼎,也无师自通。

大帝残魂来到此处,看着她面瘫脸上难掩的震惊,不禁微微发笑。

“我学会了药经,炼化了药鼎,是不是就得了大半传承?”少女眼睛发亮地问。

“哈哈哈,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忘了,你还有许多书没有看吗?”大帝残魂哈哈笑道。

花青瞳眼中的喜意顿时褪去,大帝残魂道:“有没有觉得身体好了很多,罗天锁魂使用后的虚弱也缓解了很多?”

花青瞳细一感受,顿时点头。

“这就对了,你将百草本源经与你之前的修炼途径融合,久而久之,自有惊喜。”大帝残魂笑眯眯地道。

花青瞳一愣,如实道:“我的天之力,不仅是天药属性,还有天毒属性,恐怕不好与药经融合。”

“笨!”大帝残魂微愣,“世人都将天药师看作济世神人,对天毒师避如蛇蝎,可大多数人皆不知,药即是毒,毒即是药,毒可救人时,就是药,药在害人时,便是毒。我问你,毒与药,有何不同?”

“这……”花青瞳一愣,“没有区别。”她如实说道,随后一愣,眼中似有明光闪过。

“为什么要分那么清楚呢?融合了吧!”大帝残魂随口道。

花青瞳眼眸闪亮地点头答应,当即便要偿试。

大帝残魂捏捏她红润的面瘫脸,喝斥道:“急什么?吃饭去!”

于是,少女被拉去洗漱吃早饭了。

接下来的几天,花青瞳开始了新的修炼途径,不知不觉,就是一个月过去。

而外面,大多数人都散去各处寻找别的机缘去了,只有少部分人守在殿宇下方。

黑天之子,司玄,秋殿二使,西门兄妹,赤烟青,以及白凤铃。

黑天之子一直无视所有人,就一直静坐不动,似在守着什么,或者等着什么。

一个月的时间,不分昼夜,足够白凤铃将他看的清楚,隐约对他的性情有所判断。

“上古传言,黑天魔君十分狠辣凶残,性情扭曲难测,可依我这一个月观察,他分明就是有十足耐心,且心性如水,虽然偶尔有莫测之举,却极有分寸。”

白凤铃无意识地用折扇敲打桌面,目露沉思。

小毛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地看着她家郡主,那明明就是个魔头嘛,郡主是怎么看出他心性如水的?说不定他正在思索着怎么把人撕碎呢。

“小毛儿,去把他请进来。”最终,白凤铃敲桌决定。

小毛儿瞬间吓的小脸儿苍白,郡主好厉害,终于要和她未婚夫见面了。

黑天之子并非不知那马车里的人是谁,经过一月的观察,他发现那马车之中的女子,并非寻常之辈,或与之好好沟通,达成某种交易,或许能省去许多麻烦。

想及此,他起身,打算去拜会对方。

“这位公子,我家郡主邀你进马车一叙,请问可方便?”小毛儿噘着包子脸,不情不愿地走到黑天之子身边,在离了五步远的位置停下,紧张地问道。

她很害怕,怕这位一不高兴就撕了她,然后把她烤来吃。在她心里,魔头都是这样凶残的。

黑天之子面具后的眸光一闪,他顺着小毛儿的视线看向那辆由八鸟拉车,瑞气缭绕的五彩马车,心下了然,便点了点头,举步跟上。

马车上,白凤铃备好了茶点,坐在桌前等候来客,当看到那个黑色的身影进来时,她‘刷’地一下打开折扇,风度翩翩地微笑,“请坐,请喝茶。”

黑天之子愣了一下,面具后的嘴角微微一抽,一个姑娘家,非要做出一幅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儿模样儿,还真是令人无语。

不过,他的心情却并不轻松,这位来历很大,最起码背后的势力足以轻易将瞳瞳毁灭,他若想护,也极为不易。

“你就打算这样与我说话?”白凤铃将扇子一合,敲了敲桌面,询问。

黑天之子微顿,缓缓将面具取下……

面色晶莹如雪,黑眸红唇,眉目含笑,隐约间可见一对儿深深的酒窝。

白凤铃与小毛儿同时目瞪口呆。

娘的,小白脸!

大帝啊,好美的男子!

白凤铃与小毛儿内心同时闪过以上想法。

小毛儿俨然忘了她之前有多排斥人家,也已然忘了这位是个魔头,随时可能会把人撕成碎片。她小脸儿红红,羞哒哒地将茶水端过去,“公子请喝茶。”

“清莲太子果然绝色无双!瞧,连我家小毛儿都被震住了!”白凤铃轻轻一笑,示意姬泓夜喝茶。

小毛儿立时白了脸,她这才想起,对方可是魔头啊魔头,她之前竟然在对着一个魔头发花痴!

大帝啊,魔头除了手断凶残,居然还擅长迷惑人心呐。

小毛儿瞬时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姬泓夜微微一笑,酒窝加深,“那白鸟郡主可也为在下的美色所震?”他语带试探。

“当然!当然!本郡主对清莲太子的绝色风姿沉醉无比!”白凤铃‘刷’地一下打开扇子,疾速地煽动了几下,连连说道。

大帝啊,她这辈子竟要嫁给一个小白脸,真想回去砍了她爹!

姬泓夜目光一闪,伸手一把握住对方的乱煽的扇子,“郡主这时不是应该反问于我,问我对你看法如何吗?”

“对,对,你对我看法如何?”白凤铃一愣之下,僵笑道。

姬泓夜又笑,“问法不对,郡主应该这样问:‘不知清莲太子以为本郡主如何?’”

白凤铃双眼瞪圆,震惊地看着姬泓夜,忍了忍,终是没忍住,‘啪’地一下将扇子扔掉,跳起来一脚踩在了凳子上,手掌拍的桌案砰砰响,“我去!你扭扭捏捏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啊?花样儿可真多!”

“郡主并不心仪于我。”姬泓夜眼底闪过一丝微光,平静说道。

“我心仪你个……不,呵呵,怎会,你我有婚约在身,我若是不心仪你,难不成要心仪别人去?”白凤铃讪讪笑道。

“不过,我确实想知道,清莲太子可否心仪于我?”她优雅地将脚拿下来,又从容地坐下来,双眼带笑地盯着姬泓夜。

“并不。”姬泓夜微笑,“我对郡主,没有丝毫男女之情。”

没想到他竟如此坦然大方,白凤铃微愣之下,脸色一沉,“清莲太子,你这样说,可是对你我的婚约不满?”

“的确不满。”姬泓夜微笑,“难道郡主满意?”

“你可知,你的不满,会给你,给你的国家,带来灭顶之灾?即便你是黑天之子,但你能对抗得了大帝众遗脉?”白凤铃不答,而是眯眼反问。

姬泓夜的目光瞬息锐利起来,“他们妄想牵制黑天之子的命运,可你们忘了,我黑天之子就是为了毁灭一切而存在的。”

白凤铃一愣,她一抚掌,仰头大笑,“天不亡我!”她感动的简直要哭!

“既如此,你无意,我也无意,不如咱俩好好聊聊?”白凤铃一招手,上了两坛酒,一幅哥俩好的模样。

姬泓夜扯动唇角,轻轻拍开封泥。

……

花青瞳越来越嗜睡,而且还越来越能吃。最近她一个人能吃完三大碗饭,一桌子菜每天都能被吃的见底。

“祖宗,你能不能帮我配一幅吃了不困的药?”花青瞳抵不过睡意,放下手里的书,来找大帝残魂讨药吃。

大帝残魂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困了就睡,干嘛要吃不困的药?”

“不吃药,老想睡觉。”花青瞳有些赦然,但大帝残魂对她极为疼爱宠溺,对他说出自己的懒惰贪睡,她虽然心下觉得惭愧,到也没有多少顾忌。

“真是个傻孩子。”大帝残魂扫了一眼她的小腹,揉了揉的她软软的头发,起身带着她往书房走。

到了书房,看着如山如海的书籍,大帝残魂偏头看了她一眼,说:“你看好了!”

说时,大帝残魂抬一挥,一块长方形的白色玉块被丢了出去,那玉块飘在空中,大帝残魂手掐法诀,接着,花青瞳便见从书海中飘出点点星光,每一个星光,都是一个字符。

巨大的星光点点汇聚,形成一条闪亮的星河,蜂拥着进了玉块中。

而书房里的书籍,纷纷化作齑粉消失。

花青瞳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去吧,用意念将玉块里的知识吸收掉,然后慢慢融会贯通,时间长短,就看你自己的悟性。”大帝残魂无奈地看着她说道。

花青瞳呆呆地接过玉块,又呆呆地走了。

------题外话------

二更到,是否很肥美?

推荐娃的旧文《金主在上》,书荒的亲可以去娱乐一下下~

简介:

末世第一强者卫澄刚刚扮演救世主消灭丧尸皇之后,就被人类反捅一刀,死了。

死去的前一刻她咧了咧嘴:特么的,老子知道你们忌惮老子,但这也下手太快了吧,丧尸皇其实只是被老子打晕了准备慢慢玩而已,你们这么快就弄死老子,等丧尸皇醒来不后悔么?

说白了,她坑了人类一把。

再一睁眼,变成豪门私生女,父亲为了钱途,将她送上某大人物的床。

柔软大床,红洒,佳肴,还有一个老男人,老男人满脸恶意:“小东西,今晚你是我的了!”

“呵呵,你也是我的了!”卫澄舔了舔唇,目视前方,一脸渴望。(呵呵,前方:美食和红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