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你的未来是天下/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了玉块,花青瞳感受到了何谓作弊神器,何谓走捷径,何为一劳永逸。

连续三天,玉块里庞大如海的知识量已经牢固地烙印在了她的脑海里,现在她只须慢慢消化并融会贯通就好了,那只是时间问题。

三天后,花青瞳拿着作废的玉块去找大帝残魂。

小姑娘乖乖巧巧地走来,面瘫的小脸微有些不自然,大帝残魂微微一挑眉,然后露出慈爱脸:“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理解?”

花青瞳摇了摇头,脸色更不自然,但顿了顿,她还是说:“祖宗,你能不能教我那个法子?就是把书里的知识都吸收进玉块里的法子。”有了这个法子,她以后不论想学什么,只需一块玉块就能搞定。

大帝残魂愣住了,愣了良久,然后仰头发出一连串大笑声。

“你撒个娇,我就教你。”笑罢了,大帝残魂忍笑看着她,小姑娘尝到了走捷径的甜头,这是食髓知味了。

花青瞳再次听到他让自己‘撒个娇’,不由双眼呆呆地看着他,面瘫的小脸微微僵硬。

大帝残魂也知道她不会撒娇,也不为难她,很快便教导她如何用意念拓印东西,“太庞大的内容,需要相应的意念和修为支撑,你现在的修为,若能够将五千字以内的东西拓印出来,就不错了。”

花青瞳眼眸晶亮地听着,等学会了,就迫不急待地去尝试了。

大帝残魂看着她的背影微微惆怅,这么乖的孩子,真想与她多相处一些时日,但是,随着传承的消失,他这缕残魂也即将散去。

接下来的时间,花青瞳除了修炼百草本源经,就是消华脑海中的庞大知识量,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月过去。

这段时间,她修为涨了不少,已从天灵初期,晋升到天灵中期,丹田中的天之力更加浑厚了。

但是,花青瞳却发现,她嗜睡的时间越来越长,饭量也再度有所增加,她经常在修炼的过程中睡着,一睡就是两天,睡醒了,她常看着自己胖了一圈的身子发呆,白姑娘给她的那套衣服,也变的合身起来,不像之前总是显得宽松。

又是半个月过去,花青瞳发现,白姑娘给她的那套衣服也有些显小了,穿在身上紧巴巴的,有些难受。

花青瞳茫然地看着自己胖乎乎的手腕,以及变的和蘑菇一样圆的脸蛋,整个人都觉得一定是她的天礼在作怪,不然为什么自己会越长越像晶晶?

还有,她肚子上的肉似乎也长了不少,以前纤细的身子,现在也有些圆润。

她终于察觉了自己异状,然后,她去找大帝残魂了。她对大帝残魂的依赖和亲切已经达到了一种毫无保留的程度,大帝残魂见她过来,不由微微诧异,往日这个时候,小丫头都是在努力修炼的。

“我好像生病了,祖宗,你帮我看看吧!”花青瞳把手腕伸出去,希望大帝残魂帮她诊诊脉。

大帝残魂微微一愣,这丫头的身体这段时间被他调养的健康的不能再健康,哪里有病?但看了一眼小丫头迷茫的眼神,心中微微一动,探上她的脉,问,“哪里难受?”

“我好像越来越贪睡,越来越能吃,身体里面像住了一只小怪兽,而且,我越来越胖了,我不想这样的,有时候我还会犯恶心。”花青瞳忧心忡忡地说,这辈子,她不想死。

大帝残魂感受着她健康有力的脉象,又看着她茫然不知所措的眼神,轻咳一声,柔声道:“傻丫头,你怀了身子,快要四个月了,现在已经微微显出肚子了。你说的那些,都是怀胎的症状,这么久了,你自己竟没有往那方面想吗?而且,怀了胎,姑娘家的那个……月事,不也不来了吗?”

大帝残魂无奈至极。

花青瞳看着大帝残魂,面瘫的脸愣了足足数息,这才慢慢地反应过来,“我……怀了孩子?快四个月了?”

“没错,你这丫头,居然还当是生病了,你也不想想,你是天眷者,这段时间又有药气滋养,哪里会生病?”大帝残魂叹气,小丫头太迟钝了。

花青瞳下意识地伸手抚摸肚子,心里的感觉怪怪的,“原来怀孩子是这样的啊。”

她上辈子从一出生就被崔氏下了不能生育的毒,后来在乡下长大,兰婆子对她极尽虐待,每天都是干不完的活,她连饭都吃不饱,就连月事都没有来过,根本就不通人事。

后来被司玄带到西晋,又受尽折磨,也没有来过月事,就是后几年,有雪牛乳和各种灵药滋养,她体内的毒素排清,但那时,她对司玄恐惧入骨,除了想着不被折磨,她哪里会去想旁的?

而且,司玄的皇宫里,除了她,根本就没有别的女人的影子,她完全没见过女人怀胎该是什么样的。在她过去的人生里,她所看到的世界中,根本就没有怀孩子这一茬儿。

若非如此,她多少也该有所领悟,但是她的遭遇却注定了她彻底的无知。

这辈子,刚一回来圆圆就给她天洗,帮她将身体内的杂质和毒素排出,给了她一个健康的身体,因此,没多久她就有了月事。

接着遇到了酒窝……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会怀了孩子。若不是祖宗告知,恐怕只到孩子出生,她才会明白,她有孩子了。

“孩子已经快四个月了,很健康,之前有人给你吃过安胎的药,后来又在这座宫殿里吸收药气,对孩子也有一定的好处,孩不仅健康,还能洗练根骨,这是你的第一个子嗣,等他出生后,就让他跟着你姓吧。”大帝残魂慈爱地看着她道。

“姓花?”花青瞳拧眉,她不想让孩子姓花,她讨厌花正义,她想让孩子和他的父亲姓,孩子不能没有爹啊。

“不,姓君。”大帝残魂微微摇头,而后解释道:“大帝本命君临,你作为返祖血脉,便是大帝的直系血亲,姓君是自然的,不过你有父母在,姓氏不用改,但肚子里的孩子,最好还是姓君吧。”

花青瞳抿了抿唇,见祖宗心愿如此,她便咬牙答应,暗想,她一定会与酒窝说清楚的。

她想要这个孩子,喜欢这个孩子,她喜欢他。一想到他会被自己生出来,她的心情就变得激动而充满期待。

这辈子,她竟然有孩子了啊!

“他是个男孩子,名字你和孩子的父亲想着取吧,我总不好再夺了你们这点乐趣。”大帝残魂微笑着道。

花青瞳摸着肚子点头,眼睛亮晶晶的,脑海里已经开始在想孩子的名字,或许,她应该让酒窝来想名字。

她如今的身份,不管怎么说,也够资格嫁给酒窝了吧,就算是为了孩子,她也一定要嫁给酒窝。

再想到酒窝之前冒死救她,她暗想,酒窝应该会愿意娶她的。

以前没有孩子,她是万万不会想到嫁给酒窝的,但是现在,她要给孩子一个堂堂正正的嫡子身份,而不是宠物生的庶奴。

所以,不论如何,她都要让酒窝娶她,不娶也得娶!

而与此同时,传承外,众人依然汇聚在此等候,这一日,白松鼠抱着一只红松鼠从白凤铃的马车上跳下来玩耍,它们在马车上憋了许久,一出来,两只松鼠简直乐疯了,东跑西窜,小梨涡长大了不少,皮毛油光水滑的,两只追逐玩闹,好不开心。

姬泓夜确信他没认错,那就是他送给小可爱的小松鼠。

“小梨涡?”他不敢置信地叫唤。

正在奔跑中的小松鼠疑惑地回头,诧异地看着这个浑身黑溜溜的人,他居然认识它!

看着小松鼠眼中灵动的光芒,姬泓夜面具下的脸庞微微狰狞。白凤铃骗他,她已然见过瞳瞳了!

不,即使是她见过瞳瞳了,应该也不知道瞳瞳与他的关系。

那么就是巧合?

可是这样的巧合不是他想要的,白凤铃和瞳瞳不该见面,白凤铃是天之骄女,她从小受万众瞩目长大,她是骄傲的。

她不爱他是一回事,可若是知道他心有所属,并且那个人就是瞳瞳,说不定对方高傲的自尊心会接受不了,从而做出一些对瞳瞳不利的事情。

并非是他小人之心,从小在宫廷长大,看多了争风吃醋,尔虞我诈,他实在不敢对人性抱有太高的幻想。

当然,也许这一切都是他多想了,可他不得不多想。

面具后的神情一片冷凝,小梨涡的突然出现,让他放松的心情狠狠紧崩。

纵然他与白凤铃已达成默契,但是,他与白凤铃的婚约在某些人眼中却还是存在的,并且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那些人绝对容不下瞳瞳的存在。

到底该怎么办?与白凤铃商议,试探她与瞳瞳的关系?

不,千万不能!人心难测,他不能拿瞳瞳的安危赌。

“黑天之子,你的手在发抖,你认识那只小松鼠。”司玄冷漠地开口,眼中寒芒闪烁,黑天之子的反应,让他有些在意,和好奇。

姬泓夜这才发现,自己在恐惧,他恐惧瞳瞳受到伤害的可能性。

一想到瞳瞳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他的心脏就狠狠抽搐,疼不可言。

不知不觉,她在他的心中,已经成为人生中不可失去的存在,他不能失去她,也不能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和委屈。

他几乎是用尽最大的自制力,克制住了自己颤抖的双手,然声音平淡地对司玄说:“只是习惯而已。”

“你在说谎。你之前在紧张,在恐惧。”司玄毫不留情地戳破他。

姬泓夜沉默着,不再理会他。

“你是谁,可敢摘下你的面具?何须藏头缩尾?”司玄接着道。

姬泓夜不理他。

“你让我看你的真容,我也用同等的秘密与你交换如何?”司玄又道。

姬泓夜微微抬头,面具后的双眼冷漠而平静地看着他,“我不与对我心存恶意的人交换秘密。”

司玄冷冷一笑,眼中暴戾的情绪涌现,身形一闪,就朝姬泓夜袭去,伸手就去掀他的面具,姬泓夜身形迅速后退,正待反击,上空金色的殿宇内,忽地传出一个声音。

“半个月后,传承结束,天河潮汐结束,所有人做好准备离开。”

这声音一出,所有人都被震惊了。

“不是说三年吗?再过半个月,才三个月。”

“这才好呢,说不定里面那个天赋太差,被走了后门也学不会,所以再过半个月要被赶出来了。”

“也许是天赋太好,提前完成传承了。”

“提前结束才好,老子也好早点出去,早就不想在这呆了。”

“咱们等着吧,到时说不定能见识一下药之传承也说不定。”

司玄和黑天之子都无心再纠缠,他们地都沉默地仰头看着那座殿宇。

最激动的就要数赤烟青了,他目光灼灼,开始扳着手指头数日子。

“小十二天资绝伦,提前结束传承,倒也不是不可能。”金城云深说道。

而殿宇内,花青瞳惊讶地看着大帝残魂,“不是说三年吗?怎么再过半个月就结束了?”

“传承你已拿到,再过半个月,这座殿宇就会永久沉没天河之底,而我……亦将消散。”大帝残魂缓缓道。

“消散?”花青瞳看着他讷讷地重复,这才突然意识到,他不是永久存在的,他只是为了传承而存在。

花青瞳的脸色瞬间苍白,“是不是因为我学的太快,所以你才这么快消散?”

她的心中开始自责,开始悲痛,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已经真正将这个残魂当成了自己的至亲,她一直在逃避去想终有一天他会消散,但是当他终于说出来,她这才惊痛无比,难以承受。

小姑娘就瞪大眼睛脸色苍白而僵硬地看着他,她没有流泪,但那无声的悲伤,却让他轻轻叹息。

“别难过,有什么好难过的?我终究只是一缕专为药之传承而存在的残魂罢了,除此之外,还有器之传承,兵之传承,阵之传承,国之传承。

每一项传承,都有一缕残魂守护,每一项传承,都蕴含了大帝时代所有的文化底蕴,小丫头,得到那些传承,就意味着得到重新一统天元大陆的资本。

尤其是国之传承,得到那个传承,就意味着得到了天下的继承权,那个传承,不比药之传承,那才是会真正令人疯狂之所在。”

花青瞳听他说完,“那些传承里的残魂,也都不是你,虽然你们都是大帝的残魂,可你们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了,他们都不是你。”

大帝残魂慈爱地摸摸她的头,“你我的缘份,就是因药之传承而存在,等传承结束,这份缘终究会结束。你是个好孩子,便是大帝本尊现身,也会如我这般喜欢你,疼爱你的。”

花青瞳默默看着他。

大帝残魂道:“得到了药之传承,外面那些人,恐会对你的身份有所怀疑,你现在还小,没有自保之力,身份不要极早暴露,让帝元珠里那个器灵帮你把血脉遮掩一下,便是那些人试探,也试探不出什么。”

见小姑娘依然沉默地看着他,他脸色微微一肃,沉声道:“还有啊,国之传承,必须是你的!小丫头,你是我的血脉,天元皇朝的皇权继承者,必须是你,便是我那些三代以内的子孙们,也都没有资格。所以,你要做好与天下人为敌的准备。”

“我不想过那种日子。”花青瞳愣了一下,终是说道,与天下人为敌,争夺国之传承,成为天之主?不!她没有那样的志向,她今生所求,只是大仇得报,现在又多了一个,那就是看着孩子长大。

“你的血脉不可能永远遮掩下去,当你的大帝返祖血脉的真相为天下人所知时,那个时候,便由不得你了。你不争,可别人不容许你不争。”

大帝残魂叹息一声,“他们都为了那至高的权力而费尽心机,不择手段,痴痴狂狂,你身怀大帝返祖血脉,就是错!

你不争,他们同样容不下你,孩子,不是我想把这样的重担压在你身上,而是,只有争,你将来才能活!”

花青瞳瞪大眼睛看着他。

大帝残魂微笑,戏谑地看着她,“怎么,害怕了?”

少女面瘫着脸,许久眼中露出凶光,恨恨道:“不怕!”

她有些不满,有些生气,没想到自己的血脉也是个坑。

“哈哈哈哈哈!”大帝残魂被她逗笑,拍拍她的肩膀,朗声道:“你的未来是天下!”

“小丫头,传承你慢慢去悟,反正已经是你的了,接下来这几天,好好陪陪我。”大帝残魂笑着道。

花青瞳看着他,心中难过,面瘫着脸点点头。

……

“小毛儿,数数日子,还有几天瞳瞳小姑娘就出来了?哼哼,我帮她喂了这么久松鼠,她要是敢不报答我,我一定饶不了她!”

白凤铃一想到自己那视若囊中物的药之传承就这么飞了,她就不禁五脏俱疼。

小毛儿伸出两只爪子算日子,然后道:“郡主,还有七天就出来了。”

“嗯,七天,快了!”白凤铃笑眯眯地磨牙。

四散各处寻找机缘的众人陆续回到了传承之处,所有人汇聚在一处,仰头望着那座金光笼罩的金色殿宇。

今天,是最后一天!

“小丫头,来,这里面放的都是大帝给你准备的东西,大帝晚年时,越发的怜惜孩子,可惜他的那些孩子都不与他亲,于是,他便炼制了许多女孩子能用的东西出来,都放在这里等你来了。”

大帝残魂带着她,来到一间偌大的房子里,房子里放了许多大箱子,放置了许多女孩子用的东西。

从婴儿时期到长大成人,从玩具到日常用具,都是女孩子喜欢的。

花青瞳眼中露出震惊之色,“都是女孩子用的?大帝怎么会知道将来的返祖血脉,是个女孩子?”

“这天上地下,没有任何事情能逃得过大帝的算计。不过,他的确是没算到你几时会来,此处天机混乱,所以他就每个年龄段的东西都有备。

你手上有一颗天算子,你将这些东西都收进去,以后不论到哪里,你都不用为生计发愁,哈哈!”大帝残魂慈爱地笑道。

这是他们最后一天的相处,大帝残魂将一口口大箱子打开,有婴儿用的襁褓,玩具,小衣服,小鞋子,直到成年期,一件件衣服,首饰,胭脂,甚至是面具武器暗器,奶瓶和锅碗瓢盆之类都有,最惊悚的是,连姑娘家用的月事带都有。

大帝这是又当爹,又当娘的表现啊!

花青瞳眼眶一红,眼底朦上了一层泪意。

“大帝为什么准备这些东西?他绝不仅仅是因为寄情于我。”花青瞳也不傻,这些琐碎的东西,看似都平凡不过,但其背后的用心却让她不得不深想。

大帝残魂欣慰地看了她一眼,小丫头总算还不算傻,但他笑了笑却没多说,而是道:“时间差不多了,你将这些东西都收起来,该走了。”

花青瞳身子一颤,看向大帝残魂,他这就要消散了吗?

“你手上的天算子是个宝,乃是大帝与上古数位大能联手炼制,共有六颗,代表了天地六合之数,你回头用络子将它包裹起来装好,别现于人前。”

花青瞳将这屋内所有的箱子都收入她手腕上的黑玉珠里面,又用一个五彩络子,将它包裹起来,系在腕间。

“去吧!”大帝残魂摸摸她的头,抬手一挥。

一道金色的光将少女包裹,然后金光拖着她,将她送向殿外。花青瞳回头,只见大帝残魂的身体迅速地变的透明,再化作星星点点的光,消失在大殿内。

花青瞳眼底涌上了一层水光,泪水无声而落。

“出来了,她出来了!”当看到被金光包裹中的少女从高空中缓缓被送下来,然后轻柔地落地时,众人心中不禁再次想要愤怒骂娘,这传承偏心偏到这种地步,简直是要天怒人怨啊!

花青瞳刚一站定,不少人就涌向了她。

却都被速度更快的金城云深和塗兮羽挡下,他们神情冰冷地盯着所有人,满脸杀气,所有人脚步顿住,怯怯后退。

花青瞳仰头望着缓缓下降的殿宇,殿宇落地后,又缓缓朝大地深处陷去。

它会永久沉睡天河之底。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