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你娶我吧!/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地翻涌,殿宇沉没,天地间轰轰的巨响震荡着人的耳膜,花青瞳面瘫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殿宇消失,大地恢复如常。

一条胖乎乎的虫子飞快地从远处飞射而来,几个人在它身后拼命地追,这一奇景,引发了大多数人的惊奇注视,莫不在想,这只虫子难道是个宝?

花青瞳转头看去,却见阴龙着实长大了不少,现在的它有小孩手臂粗,筷子长短,黑色的身子在飞行中迅速蠕动,体表有流光闪烁,仔细看去,竟是细碎的鳞甲。

它狰狞诡异的面部轮廓越发的深刻,五官越发的妖异。

大多数人不识阴龙,待看清了它的长相外,纷纷惊恐万状,退后逃离,只有少数几人识得它的来历,个个目光大亮,屏息凝神。

阴龙的出现,让人们的注意力从花青瞳身上转移走了不少,塗兮羽笑的轻轻柔柔,而金城云深则一脸嘲讽。

花青瞳却是盯着追逐阴龙的那些人。

少女眉峰紧蹙,脑海中努力搜索那些人的身份来历,尤其那为首一人,从圆圆给她看的前世记忆里,隐隐有那个人的身影,但又不甚清晰。

他是谁?

他大约四十来岁,面白无须,个子也不高,身形瘦弱,他到底是谁?

而他后面的人,则个个都是一身统一白衫,那白衫上皆印着一朵小花,那小花娇艳明媚,名为菩提。

见花青瞳的目光始终定格在那些人身上,金城云深道:“那是圣王寺的人,为首那人名为许禅光,是圣王寺的慧光护法,修为是天泉境后期,十二你不认识他,但也许知道他的家族,朝阳国许家,其父琅辕公。”

花青瞳听罢,瞬间醒悟,她不知何为圣王寺,但她知道琅辕公许同山。

琅辕公许同山与她的外公西门录皆是朝阳国的千年世族的公候出生,相较于西门家被皇室所忌惮,许家仿佛颇受皇室宠幸。

而最令花青瞳在意的是,许同山的女儿许知雅,嫁入了班家,所生子女,便是班之贤与班之婳。

而对于许禅光的事情,她毕竟在朝阳国皇城的时间短,对一些大世家的事情并不了解。

“据传言,许禅光出生时有菩提花盛开,落英笼罩许家,圣王寺来人,说对方是圣王寺的禅光大师转世,便给他取名许禅光,其三岁时,又被圣王寺接走。”金城云深为她讲解道。

花青瞳沉默一瞬,“圣王寺很厉害吗?这个许禅光,与我是敌非友。”

就凭前世西门家的毁灭隐隐有许禅光的身影,就凭她废了班之贤,如此血海深仇,岂能善了?

“圣王寺虽不是如万象宫这样的上古势力,但其根基也同样深厚,不可小视。”金城云深拧眉,脸色有些凝重,“而最重要的是,圣王寺几乎每个人都是灵药师,他们排斥毒药师,这天下间的毒药师之所以藏头缩尾,皆是因圣王寺的不断绞灭行为。”

“他们对药有着狂热的追求,大帝药之传承,他们不会轻易放弃,小十二,得多加小心。”

花青瞳眼中突然寒光闪烁,只因,那许禅光等人,已经开始抓捕阴龙,他拿出的灵器,是一张白色的大网。

“慧光护法,阴龙乃神物,你们这般抓捕于它,会激起它的暴躁情绪,它若真的生气了,在场众人大家谁都讨不了好!”赤烟青见状,大声说道。

“赤虎世子误会了,阴龙和阳龙,都是圣王寺信奉的图腾,我们又怎会抓捕于它?我们只想将它请回去供奉而已!只是它性情冷戾,我们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许禅光微微一笑,缓缓说道。

“照你这么说,阴龙岂不成了你们圣王寺的所有物?阴龙有自我择主的权力,你这样做是想与我们所有人为敌吗?”

赤烟青可不会听他胡言乱语,目光当即一扫白凤铃的五彩马车,以及雪珠玉和雪灵玉。

“三位美人儿,你们应该知道,上古之时,阴龙与我们四大亲王都是颇有渊源的,你们就这样看着它被圣王寺抓走?”

而向来对他避如蛇蝎的白凤铃和雪珠玉,雪灵玉,闻言竟纷纷走上前来,与他站至一处,隐隐有与许禅光争夺之势。

许禅光脸色阴沉了一瞬,而后又恢复如常,他微微笑道,“今日竟有幸与白鸟郡主,赤虎世子,以及两位雪幽郡主同时相见,许某真是荣幸之至。”

“废话少说,阴龙你不能动。”雪珠玉冷笑一声,当先发话。

白凤铃也微微一笑,“上古之时,阴龙与我白鸟一族为盟,阳龙更是与碧春亲王一族为盟,纵然如此,我白鸟一族也不敢妄称阴龙是我们的所有物,你到好,在你口中,阴龙和阳龙到成了你们圣王寺的图腾了,你们圣王寺还要不要脸?”

“人家自然是不要脸的。若是要脸的话,也就不会说出那番不知羞耻的言论了。”雪珠玉轻轻发笑,语气嘲讽。

“嘿嘿,珠玉美人儿说的对,人家就是不要脸,要不咱们帮帮他们,给他们把脸皮再往下撕撕,好让他们知道知道疼?”

赤烟青翁声翁气地说道,听着有些憨傻,但话中之意却着实让人心头发寒,尤其他那双虎目之中,更是一片冰冷傲意,显然是并不将圣王寺看在眼中的。

“本郡主懒的浪费力气,不过,今天谁想带走阴龙,都得阴龙自己认主不可。”白凤铃淡淡一笑,手中折扇轻晃。

“本郡主也不想浪费力气。”雪灵玉也淡淡说道,显然,她的意思与白凤铃一样。

雪珠玉见姐姐如此说,便也无奈道:“好吧。赤烟青,咱们何必为了圣王寺的脸皮,去浪费力气呢?”她满眸不屑。

“嘿嘿,三位美人儿说的有道理!”赤烟青轻笑一声,双眼灼灼地看向阴龙。

许禅光的脸色已然是铁青一片,这些上古遗臣,他们仗着曾经效忠过大帝,竟如此藐视旁人,实在可恶!

“哼,这些上古势力,他们就是惯常拿鼻孔看人,小十二,你可千万别以为这赤烟青是个好东西,他,包括那三个郡主,他们的父辈都是大帝的遗臣,因此,他们从骨子里看不起寻常人。

哪怕他们对你再和善,你也千万不要忘记,在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里,他们永远都是站在高处的那一方。他们灵魂深处的等级观念让他们习惯了俯视别人,即使他们有意地对你散发善意,但是,始终只有他们那类人,才能真正得他们另眼相看。

不过,当这种俯视,是针对圣王寺时,也是挺令人愉悦的。”

塗兮羽微笑着对花青瞳说。

“嗯嗯,大哥说的对,小十二你可要记牢了,那个赤烟青可不是个好货色。你以后千万要离他远点,可别被他卖了还要帮他数钱!”金城云深也连连提醒。

花青瞳认真地看了两位哥哥一眼,心想,虽然赤烟青帮过她,但两位哥哥的话一定自有道理,她得听。等以后有机会再回报赤烟青也就算两清了。

因此,小姑娘认真地点了点头。

塗兮羽和金城云深见状,顿时欣慰的笑了,小十二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而就在这时,和白松鼠一起从马车里下来小梨涡,却是看到了它的小伙伴阴龙,顿时惊喜地尖叫一声,就朝着阴龙的方向冲去,花青瞳神色一变,身影一晃而出,半道将小松鼠截下。

小松鼠没冲到小伙伴身边,却是冲到了主人怀里,愣了一下之后,顿时眼露欢喜,小脸上儿在主人怀里蹭啊蹭,好不开心。

花青瞳也柔和了目光,三月不见,小家伙长大了,抱在怀里沉甸甸胖乎乎的,看来白姑娘将它照顾的很好。

阴龙仰头头,默默地看着花青瞳,眼神有些黯然。

从它出现开始,主人都一直没有多看它一眼,它被人抓捕挣抢,主人也没有来救它,而小梨涡一出现,主人就去抱它了。

并非是它心胸狭小嫉妒小伙伴,而是它也知道,自己长的不讨喜。

花青瞳撇见阴龙的黯然的神色,心里微痛,阴龙的确是长的不讨喜,但它对主人的渴望和忠心,却是毫无保留的,她并不是不喜欢阴龙。

“跟着许禅光走,有件事要你帮我办,一个月内,事情不论成败,我都会让你回来的。”花青瞳看了阴龙一眼,目光柔和,却是用意念将自己的意思传达了过去。

阴龙定定地看了主人一眼,微不可察地点头,发出‘叽’的一声鸣叫,旁人只觉得它的叫声尖锐刺耳,似乎是生气了,可只有花青瞳知道,它这是在高兴,因为它终于能为主人做事了。

花青瞳垂头,轻轻抚摸怀里的小梨涡,目光柔软,并且小声警告道:“小梨涡,一个月内不许去找阴龙玩知道不?不然主人就不喜欢你了。”

小梨涡的小脸儿鼓了起来,泪汪汪地看着主人连连点头。

西门黑对着它默默呲牙,吓的小梨涡将小脸儿埋进了主人怀里,不敢出来。

许禅光被赤烟青等人一番奚落嘲讽,心头愤怒不已,却又不能真的公然与这几位撕破脸,刚想忍下这口气,以后再徐徐图之,而就在这时,令他狂喜的一幕突然发生了。

只见阴龙竟缓缓扭动身躯,然后爬上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肩膀上盘了下来,俨然一幅认定他的模样!

短暂的错愕后,许禅光仰头大笑起来!

相较于他的狂喜莫明,赤烟青几人的脸色简直不能看!

塗兮羽和金城云深对视一眼,齐齐看向他家小十二,小丫头想玩什么

“没趣!”白凤铃一收扇子,漫不经心地往回走,中途一改道,笑眯眯地朝花青瞳走了过来。

一直沉默不言的黑天之子,面具之后的瞳孔猛然一缩,指尖忍不住轻轻一颤。

赤烟青和雪珠玉,雪灵玉都冷冷地扫了许禅光一眼,默不作声地散开,赤烟青一转身,双眼精光大亮,朝着花青瞳这方扑来。

“滚,我找瞳瞳小姑娘有帐要算,你靠边儿!”白凤铃狠狠一瞪赤烟青,然后拉着花青瞳就走。

塗兮羽和金城云深对视一眼,没有去阻止,观小十二的表情,似乎与那位白鸟郡主认识,而且小梨涡不止一次是从对方的马车上下来。

花青瞳跟着白凤铃上了马车,她抿了抿唇,道:“白姑娘,上次我睡着了,是你把我给送人的?”

小姑娘面瘫着小脸严肃地诘问她,让白凤铃微微一愣,眼睛心虚地闪了闪,然后反问道:“你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呐,你帮我把那无赖勾引走,不也是应该的嘛!”

“歪理!”花青瞳声音平板地道,“白姑娘你太过份了!”她一醒来,可是被大老虎吓了一大跳的。

“哈哈,瞳瞳小姑娘,你这是在找我算后帐是吧,那好,来来来,咱们也算算,先从你的松鼠算起,它每天吃的,喝的,拉出来的,还有洗澡用的,还有啊,传承,你抢了我的传承知道不?”

白凤铃苦大仇深地拍着桌子,说到最后已然激动起来。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她,目光微软,不过,“药之传承不是你的。”

“可在我心中,它就是我的啊!”白凤铃简直想哭了,双眼灼灼地看着少女,“小丫头,我给你喂了三个月松鼠,你就没啥表示?”

花青瞳默默看了她一眼,从怀里将早就准备好的玉块给她。

“这上面是一篇约十万字左右的药经,实力所限,我每天只能拓印五千字或五千字以上的内容,这几天,我每天拓印一些,也就勉强凑齐了这篇。白姑娘你凑合着看吧,以后有空了,我还会帮你拓印一些药方的。”花青瞳说道。

自从知道自己怀了孩子,还被人喂过安胎药后,药青瞳就知道是白姑娘做的,她救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应该报答她。

白凤铃一把夺过花青瞳手中的玉块,迫不急待地贴在额头去看,然后她忍不住仰头大笑,“哈哈哈,妙!妙啊,真是绝妙!果然不愧是大帝药之传承,精髓,精髓啊这是!”

说完,她定定地看向花青瞳,目露凶光,“瞳瞳小姑娘,这样的药经本姑娘绝对不嫌多啊,药方也要,多多益善,多多益善懂吗?”

花青瞳被她狂热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遂连连点头,几篇药经,几个药方,白姑娘喜欢,她还是愿意给的。

白凤铃见她点头,简直乖巧的不行,便捏了捏她圆润的脸颊,戏谑道:“这三个月好像没受什么苦,反而圆润了这么多,身上的这套衣服够大啊,肚子都看不出来。”

花青瞳身穿了一套藏青色的宫装,华丽的衣装,将她微微突起的肚子完全遮掩起来。

“谢谢你。”花青瞳抬头,认真看着白凤铃。

白凤铃自然知道她在谢什么,“来,让我摸摸。”她伸手抚摸,微微发笑,“不错,孩子很健康,健康的不得了!”

花青瞳眼睛闪亮地点头,小宝宝很健康,将来一定很强壮,自己要天天带着他玩。

“孩子的爹呢?就放心你一个人来这里?”白凤铃收回手,给她倒了杯茶,那茶发出淡淡药香,闻了令人感觉神清气爽。

“孩子的爹,还不知道我怀了孩子。不过,等见到了他,我会告诉他的,我会让他娶……”花青瞳话音一顿,神色一滞,她似乎说了不该说的。

白凤铃目光一闪,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她装着不知,轻轻一笑,摸了摸她的头,“此处不宜久留,等到了天河堤岸,我们再聊,你累不累?要是累就睡一会儿。”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她,心中有了顾忌,大哥哥和十一哥哥的告诫还在耳边回响,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再睡白姑娘的床,白凤铃却误会了,她抚额轻笑,连连摆手,“你放心,这回我肯定不把你送人,你放心睡就是。”

花青瞳心下微松,见白姑娘真心实意,这才露出倦容,道了声谢,去她床上休息去了。

她这一睡不要紧,外面有人却急的快要将马车望穿。

瞳瞳和白凤铃很熟吗?怎么这么久还不下来?是不是受了什么欺负?黑天之子眉峰紧蹙,眼中忧虑忡忡。

天地间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天河的漩涡逆转,将众人纷纷传送回天河堤岸上去。

天空中,两道身影出现,“想不到为时三年的天河潮汐三月就结束了。”

“那得了传承之人是谁,我们还不知道,等那几个孩子回来,我们一问便知。”说完,这两道身影缓缓消失。

五彩马车在天河堤岸上停驻,马车里,白凤铃坐在桌旁把玩着手中的玉块,目光在花青瞳身上游移。

片刻,她终于道:“小毛儿,拿我的药箱来。”

小毛儿拿来药箱,白凤铃从里面拿出金针和一块碧玉。碧玉里有血丝游荡,散发出阵阵威压。

白凤铃深吸一口气,走到床边,握住少女的手,用金针挑破她的手尖,取了一滴血。

她看了眼花青瞳并无醒来的迹象,微微松了口气,她将那滴血滴到碧玉上,血滴滚动,没有融入碧玉的迹象,片刻,白凤铃擦去血滴,微松口气。

“不是,她的血融不进去,她不是大帝返祖血脉,好,这样很好,传承喜欢她,或许只是个巧合,也说不定是在掩护真正的大帝血脉。”

她说罢,对小毛儿道:“去告诉赤虎世子和两位雪幽郡主,花青瞳不是,让他们另外再找吧。”

小毛儿点头出去,自然将情况和另外三人说了。

听到小毛儿的告知,赤烟青松了口气,喃喃道:“不是她就好,嘿嘿,好。”

雪珠玉和雪灵玉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到了天河堤岸,人群走了大半,只有极少数人不在,许禅光等了片刻,见天河潮汐已经结束,漩涡也消失,但依然不见班之婳出现,他的神色彻底的阴沉下来。

没有出来的人,必然是都折在其中了。

“紫辰真的出事了。”西门无双喃喃道,脸色苍白。

西门无瑕道,“也许没有咱们想的那么坏,瞳瞳不是没有表现出异样吗?”

他们都看向马车,花青瞳一觉睡醒,见自己还安稳地睡在白姑娘的床上,而白凤铃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时,圆圆老气横秋地道:“小公主,这个女人偷了你的血,查验你是否大帝血脉,幸好我做了防范,她真是太坏了,你以后要防着她点。”

花青瞳沉默一下,“其实白姑娘人还是不错的。不过,她偷偷验我的血的确是不对,她大可光明正大地来问我。不过,如果她问我,我也不会和她说实话的,这样说来,还是偷偷验一下,眼见为实才放心。”

“外面有人在担心你,你去吧。记得有空多弄几篇药经和药方报答我,知道了吗?你今天可是又睡了我的床的。”白凤铃捏捏她圆圆的脸蛋,眉眼带笑。

花青瞳打掉她的手,问:“我们到外面了?”

白凤铃点头。

花青瞳急忙起身穿了鞋子朝外跑,她跳下马车,四处观望,“哥哥没出来吗?”明明知道希望渺茫,但还是难掩失望,她看着周围的人,没有哥哥的身影。

“小十二!”金城云深眉头一皱,他是知道小丫头和花紫辰的感情有多深的。

花青瞳抚上心脏,哥哥的生机还在,他没死,她会找到他的。

“我没事。”花青瞳目光沉静下来。

“没事,你哥哥一定没事,这不,你身边还有大哥哥和十一哥哥嘛,对不?”金城云深拍拍她的肩膀,拉着她往马车上走,然后捏了捏她的手,调侃道:“小十二,这三个月,你身子板圆润了不少啊。”

花青瞳正要说话,想到马车上或许有人,她顿了一下,掀开车帘,见黑白侍卫还在,酒窝不在。

“人呢?”花青瞳看着黑白两侍卫。

黑白两侍卫异口同声,“殿下和我们走散了。”

花青瞳皱眉,“他当时还受了伤呢。”这都三个月过去了,酒窝可千万别落下什么残疾,她可不想孩子的爹是个缺胳膊少腿儿的。

黑白侍卫不知她的话中真义,只当她是在关心殿下,顿时面露复杂之色。

众人都上了马车,只是这回少了花紫辰。

“小十二,等将你送回皇城,大哥哥和十一哥哥都要回中央大陆了,殿主之前发来了召唤令。”塗兮羽看着她说道。

此言一出,最激动的人,绝不是花青瞳,西门无瑕瞪大了眸子,瞬间梨花带雨,“兮羽,你要走了?”

塗兮羽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能不能带我一起走?”她一脸深情地看着美男。

“带不走,除非有万象宫的传送符,但传送符都是有名额限制的,别的大陆的人想去中央大陆,千难万难。”塗兮羽毫不留情地说。

西门无瑕顿时一脸被抛弃的凄楚之色。

“小十二,等回了中央大陆,我们和你其他哥哥们都帮你撒网出去寻找紫辰,他们来自各个大陆,身份不尽相同,想要找个人,虽说不易,可也不难。”金城云深道。

“嗯。”花青瞳眼睛一亮,连连点头,然后又些不好意思道:“十一哥哥,帮我向其他哥哥们问好,你说他们会不会嫌弃我是个女子?”

“哈哈,当然不会,我们早就盼着秋殿能有个女孩子了!”金城云深大笑。

塗兮羽也微笑点头,妹妹要疼爱,不能打,弟弟们,都要揍!

马车不若来时悠闲,回程中赶的有些紧,半个月后,已经走了一半。

这日,马车在一处驿站外休息,金城云深和白侍卫出去买干粮,其他人在车上等。

不多时,一个身影掀帘而入,伴随着清寒的莲香,白衣男子一上车,一双漆黑的眸子就定在少女身上。

花青瞳也定定地看向男子,这是姬泓夜冒死救她后,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

“你的伤好了?”花青瞳顿了一下,见姬泓夜身形灵活,完全不像残废,心中微松,还好,小宝宝的爹健康的回来了。

姬泓夜点了点头,目光一柔,微笑调侃,“瞳瞳你这是在关心我啊,是不是一直在记挂我?”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他,片刻后轻轻点头。的确,自从知道自己怀了孩子后,她就一直在记挂着孩子的爹,记挂着让他娶她。

花青瞳看了看车上众人,他们都不是外人,花青瞳顿了顿,见姬泓夜与众人打完招呼端起一杯茶正要喝,她犹豫了一下,严肃地说:“酒窝……”

“噗!咳咳咳……”黑侍卫听到那个称呼,被自己的口水呛的连连咳嗽。

花青瞳默默看了他一眼,改口,“太子……”

姬泓夜看她,小姑娘第一次叫她酒窝之外的称呼,这软糯糯的一声太子叫出来,他直觉得心都酥了。

“怎么了?”姬泓夜黑眸暗藏柔情,静静地看着少女,因为他之前救过少女,车上众人对他的脸色都挺好,闻言也都好奇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抿了抿唇,想到肚子里的孩子,面瘫着脸继续道:“你娶我吧!”

------题外话------

木有二更~娃去存稿,过两天要考科二了,我百分之八十是过不了的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