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十一个哥哥任你挑/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言一出,马车内霎时陷入一片死寂。

刚买回干粮爬上马车的金城云深脚下一个趔趄,‘砰’地一声摔爬下来,油纸包的热腾腾的包子和点心洒了一车。

金城云深抬起头来,震惊地看向花青瞳,所以说,小十二要把自己嫁出去了?他们秋殿好不容易有个女孩子,还没捂住热乎呢,就要嫁了?

塗兮羽难得的没有给金城云深白眼,他也正严肃地看着花青瞳呢。

辛吉上前将自家公子扶起来,又将干粮收好。

随后上车的白衣侍卫眼神复杂地看了花青瞳一眼,而后忧虑地看向他家太子殿下。

这一刻,一双双目光都在姬泓夜和花青瞳之间来回,甚至是小梨涡和西门黑都看着他们。

西门黑心里头是纠结的,小丫头要嫁人了,这么着急干啥?老头子和老太婆刚认回来的外孙女,还没捂热乎呢!

花青瞳俨然体会不到哥哥们和西门黑的纠结,她瞪大眼睛,紧张地看着姬泓夜。

他会答应吗?会吗?应该会吧?

姬泓夜的双手轻轻颤抖起来,一抹鲜艳的红晕慢慢染红了耳尖,一路向下蔓延,整个脖子都红了。

他漂亮的桃花水眸,波光潋滟,像是泛起了晶莹的水光,他的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他定定地看着少女。少女表情严肃,小脸虽面瘫,但圆润的小脸和那粉嘟嘟的小嘴,却让他的心也跟着柔软,甜蜜。

这一刻,兴奋,激动,狂喜,种种情绪将他包裹,脑海中一个声音不断回荡,小可爱要嫁给他,她要嫁给他,原来小可爱已经认定他了啊!

黑白两侍卫对视一眼,眼神凝重。他家殿下这副反应,明显就是想的,而且是很想的。

少女不安地双手紧握成拳,掌心早已汗湿。

酒窝就看着她不说话,他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瞳瞳,跟我来。”好半天,姬泓夜将自己欣喜若狂的情绪压下去,然后,他握住少女的手,牵着她下了马车。

“殿下!”黑白侍卫脸色一变,纷纷失色惊叫。

姬泓夜回头,漆黑的眸冷冷地瞪了他们一眼,黑白侍卫顿时失声。

姬泓夜和少女一前一后来到离马车不远处的林子里,花青瞳的眼神有些茫然,酒窝为什么要带她出来?有什么话,非得出来说呢?

隐隐的,花青瞳的心中升出一丝丝的不安。

姬泓夜停下了脚步,走在后面心神不宁的少女也停下脚步,她抬头安静地看着他,那清澈的目光,倒映出他渐渐郑重的面庞,少女抿紧了唇,连呼吸都停滞。

姬泓夜专注地看着少女,他的目光里渐渐有黑暗的波涛翻涌,他的眼里,倒映出少女明明紧张,却仍努力维持平静的面容,真可爱,也真让人心疼。

姬泓夜抬起双手,放在少女双肩上,绝色的脸庞慢慢向她靠近,亲吻她粉嘟嘟的唇,轻轻吸吮了一下,滋味甜进心里,渗入血液,“瞳瞳啊……”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说:“我真的很高兴,你想嫁给我,我也很想很想娶你,娶你做我的妻。”

少女心中一喜,眼中暴出明亮的光彩,一刹那,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孩子有爹了!

“不过,要等等,等两年,两年后我再娶你,你再嫁我,好不好?”他认真地看着少女,看着她陡然愣住的眼神,瞬间苍白的小脸。

“我不是在推脱,是认真的,等两年好不好?等两年,我给你百万里红妆,从朝阳到大宣,红毯辅路,风风光光,只需要两年,好不好?”

姬泓夜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语气不禁有些着急地说道,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小姑娘的反应让他心里害怕。

“我不想等那么久,三个月后,半年后,行不行?”花青瞳看着他,讷讷地开口,清澈的眼底隐隐浮出一抹哀求。

姬泓夜闭了闭眼,“瞳瞳,我知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这辈子,我只要你,只是,咱们要等两年……”

“可是,我不要等两年啊……”花青瞳打断他,看着他眼底的坚持,她的就开始往下沉,两年?他等得,她也等得,可是,孩子等不得。

她不要她的孩子一出生,就是一个没名没份的庶奴,她不要,绝对不要!

少女的眼神变的冰冷,冷冷地盯着他,声音平板而坚定,“我就要你马上娶我,我不等两年,两年后,我也不会嫁给你,你只有这一次娶我的机会,你现在就娶我!”

小丫头任性了。

姬泓夜开始头疼。

他的心底又是甜蜜,又是苦恼,也有丝丝疼痛,随即,他的眼底泛起冷光,若不是因为那个婚约,他又何苦忍心让小丫头失望伤心。

“两年,没商量。”姬泓夜板起脸,严肃地对少女说。

花青瞳愣住,幽冥契约传递出他的决绝,没商量,果然没商量。

“快回马车上去吧,等我两年,瞳瞳,相信我。”姬泓夜不去看她的脸色,看一眼,无非是心里的疼痛加深,先痛着吧,他默默转身离开。

两年后,他会让天下人知道,只有她会是他的太子妃!

酒窝不愿,他竟不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之前心中有多期待,现在就有多绝望。

现在不娶她,两年后,她嫁给他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的孩子,一出生就是一个庶奴,即使两年后他娶了她,身份改变,也永远抹不去他人生最初的屈辱,宠物上位,庶奴翻身,这就是两年后她再嫁他,所能得到的结果。

除了给孩子造成一生无法抹去的伤害和污点,两年后的承诺,再没有任何意义。

与其如此,不如不嫁。

花青瞳沉默地站着,觉得浑身的血液冰冷冻结,冷的瑟瑟发抖。

终究还是她妄想了,终究,还是她高看了自己。什么两年后再娶,或许,这只是他的推脱之词。

两年后再娶,和现在就娶,对他来说,有什么区别?

“十二!”塗兮羽不知几时走了过来,握住她的手腕,带着她往马车上走,他的指尖不小心搭在了她的脉搏上,猛地,他的脸上露出一丝错愕之色,“你怀孕了?”

塗兮羽脸色陡然阴沉,“这就是你突然要嫁给他的理由?”

花青瞳沉默地看着塗兮羽,眼中亮起一丝光,对,孩子,她得去告诉他,她有了他的孩子,就算是为了孩子,他也必须得现在就娶她。

她仿佛是看到了希望,她真是笨,刚才就应该告诉他的啊,她怎么就忘了说了呢。

她忙转身去找他。

塗兮羽阴沉着脸色,举步跟了上去。

姬泓夜站着,黑白两侍卫跪着,姬泓夜的脸色阴沉似水,他冷笑,“什么时候,你们连我的事,也敢管了?”

白侍卫咬牙,竭力压下眼底的恐惧,“殿下,不能啊,您不能娶祥云郡主,别说是两年,就是这辈子,您都不能啊,您还有婚约,还有婚约啊!”

黑侍卫脸色苍白,盛怒中的殿下有多恐怖,他们不是不知,但此刻,他却不得不说:“为了您自己,为了大宣的亿万生灵,为了陛下和娘娘,殿下,请您三思啊!”

“呵,你们可真是忠心的很啊,竟如此为我,为大宣着想!”

姬泓夜盯着他们,轻笑出声,但听他如此轻笑出声的黑白二侍卫,却恐惧莫明地深深俯了下去,二人的身子剧烈地颤抖着。

花青瞳的身子也剧烈地颤抖着。

她呆呆地站在不远处,整个天地在她的视野中都变成了绝望的灰暗,她听到了什么?酒窝有婚约?他有婚约?那她算什么?一个可以随意玩弄的宠物?

对,她就是宠物啊,她本来就是要送去大宣的宠物,只是阴差阳错,成了他的宠物。

花青瞳沉默地站着,除了发抖,她做不出一丝反应,连呼吸都被遗忘,一丝血迹溢出唇角,身体无声地向后倒去。

涂兮羽接住她的身体,朝姬泓夜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一眼,没有一丝情绪。他将少女抱起,轻轻地哼笑一声。

黑白两侍卫身体一颤。

姬泓夜猛然回头,看到塗兮羽冷笑的脸,姬泓夜瞳孔一缩。

“姬泓夜,你这辈子,不,下辈子,永永远远,都没有再娶她的资格,她也永远不会再嫁给你。”

他转身,抱着少女走远。

姬泓夜眼刘恍惚地看着他抱着少女离开,恍惚间,他忽然有种,他将永远失去她的不祥预感。

“瞳瞳!”他无声轻唤,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远。

他回头,平静地看着黑白两侍卫,“你们看到了她来,所以故意说那些话给她听?现下,你们可达到了目的?”

“属下愿以命偿,只求太子三思而行。”两白两侍卫深深埋头。

姬泓夜平静地看着他们,“以命偿?你们以为,你们的命有多贵重?偿还得起吗?”

黑白两侍卫深深跪俯,不敢抬头。

“本殿不用你们拿命偿,你们走吧,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是本殿的侍从。”姬泓夜转身,离开,他的脚步略显踉跄,气息浮沉。

“殿下!”黑白两侍卫猛地抬头,被抛弃,这简直是比杀了他们还要残酷的惩罚。

“别再出现在本殿面前,本殿会要你们的命,本殿的身边,不需要有二心的侍从。”姬泓夜淡漠的声音传来,转眼,已不见了他的身影,只余二人跪在原地,久久,久久。

马车缓缓启程,马车上,少女昏睡不醒。

“好伤了心神,好在孩子健康,没有受到影响。”塗兮羽放下搭脉的手,轻声说道。

金城云深瞪大眼睛,还处于呆愣状态,西门无双和西门无瑕,也久久沉默。

“我大概能够理解表妹的做法,她不想让孩子一出生就背上庶奴的身份,所以才要嫁给姬泓夜,可偏偏……呜呜,表妹的命也太苦了。从小就被调换了身份,受尽了苦难,现在好不容易与亲人相认,又遇到这种事……”

西门黑沉默着,一双猫眼定定地看着少女苍白的小脸,她的命运,岂止是苦,简直就是惨,想想上辈子……

西门黑的眼中,渐渐酝酿起一股戾气。

“我要让大宣永无宁日,他让我们小十二不高兴,我就让他们全家不高兴。”塗兮羽淡淡说道。

“这次的首国之争,大宣就别想了!”金城云深恨恨地道。

“回去找出那个与姬泓夜有婚约的女人是谁,把她剁了送给姬泓夜当见面礼。”塗兮羽说。

“以后姬泓夜娶哪个女人,我们就把哪个女人剁了,让他这辈子都娶不到老婆,打一辈子光棍!”金城云深说。

“找机会阉了他吧。”塗兮羽道,“他那玩意留着也没用了。”

“既如此,大哥,就别剁了那个与他有婚约的女人了,让他们终成眷属吧,让那女人嫁给他,给他戴一辈子绿帽子多好!”金城云深道。

塗兮羽看了他一眼,“这个办法不错。”

金城云深挺起了胸膛,“让大宣血流成河,让姬泓夜痛悔终生。”

“小十一,做好准备,让十二从我们中间选一个吧。”塗兮羽道。

“选什么?”金城云深问。

“给孩子选爹啊,从我到你,总共十一个人,小十二想嫁谁就嫁谁。”塗兮羽说。

“就选我吧,她跟我最熟,选我最合适。”金城云深拍案道。

“等小十二醒来再说。”塗兮羽道。

西门无双和西门无瑕,以及西门黑,惊恐地看着他们,所以,事情在他们的讨论下,就这样解决了?

花青瞳这一睡,一连三天都没有醒。

中央大陆。

无边无际的魔域黑海里,这里永无光明,这里没有日月星辰,这里是永恒的黑暗,是被世界遗弃的一角。

进入这里的人,不论你有多强,不论你是何身份,都将被黑海吞噬,然后永远消失在天地之间,沉沦为黑海中的一部分。

一朵黑色的莲,静静在黑海的中央盛开着,它被黑海孕养,与黑海融为一色,它不知在这里生长了多久岁月,永久地在黑暗中盛开着。

这一天,这朵黑莲突然发出白色的光,白光中,黑莲渐渐化作一个男子。

他黑发垂地,与海水融在一起,宛如飘浮在水面上的海藻,他面容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他的双眼紧闭,却仰头望向遥远的方向,他的眉心,有一朵黑色的莲。

他穿着黑色的薄纱,漆黑的轻纱将他修长挺拔的身体映的若隐若现,他挥手一扯,一片海水被掀起,化作一件黑色的披风,披风无风自动,飞到了他的身上,将他的身体遮挡了起来。

他迈开步伐,朝着岸上走去。

“王!”黑暗中,一道道黑影从黑海里钻出,惶恐地跪了下来挽留。

男子停驻脚步,转身,回头,睁眼……

两团金色的光,从他睁开的双眼中溢出,这两团金光,是这黑海里,仅有的光和彩。

他有一双金色的瞳孔,发出金色的光。

冰冷幽寂的黑海里,他的双眼充满了光明与温度。

“我还会回来。”他开口,轻轻说道,然后快速离开。

“王,您一定要回来!”黑海里,无数的黑影发出震荡久远的呐喊和期望。

……

马车不紧不慢地前进着,睡了六天,花青瞳醒了。

“瞳瞳,喝水。”西门无瑕见状,连忙倒了热水来喂她喝下。

花青瞳喝了水,垂头沉默。

“瞳瞳,别难过……”西门无双安慰道。

“有什么好伤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伤心也白伤心,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就是孩子缺个爹吗?有什么大不了,你当你十一个哥哥都是摆设吗?从一到十一,你随便选,选两个也行,十一个都选了也行。”金城云深拍的桌案碰碰响。

花青瞳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黑雾弥漫。

“你十一哥哥说的对,大哥哥跟你说,你二哥哥到十哥哥,个个都是美男子,从身份到容貌,再到身材,绝不比那姬泓夜差,更不比我和你十一哥哥差,你挑吧,大哥哥,十一哥哥,还是其他哥哥们?”

西门无瑕沉痛地看着塗兮羽,但愿表妹把这个美男给她剩下来,不然她宁愿哭死在路上。

“我不会选你们的,你们是哥哥。”花青瞳沉默,良久,声音沙哑地开口。

“哥哥们关键时候的用处,就是为妹妹遮风挡雨,物尽其用的!”金城云深摸摸她的头,目光宠溺。

一颗眼泪掉出来,两颗,三颗,连成一串。

“别哭!”塗兮羽安慰少女,狠狠瞪了把少女惹哭的金城云深一眼。

马车一天天地前进,回到朝阳国境内时,已是十天后,此时,孩子已经五个月,再宽大的衣服,也遮不住她突起的腹部。

涂兮羽和金城云深神色凝重地对视一眼,这一路,他们都没有说服小十二从他们中选一个,而她自己,似乎已经遗忘了这个孩子的存在。

到了朝阳国境内后,马儿太累,他们放缓了车速,在野外停车休息。

金城云深拿了一些烤肉给少女送到车上,车内,少女面无表情地坐着,手掌放在突然起的小腹上,一动不动。

金城云深莫名有些不安,他用力挤出一个笑容,柔声道,“十二,来,吃烤肉,你这几天都瘦了,你不吃,孩子也会饿的。”

他将烤肉细心地切片,涂上酱料,送到少女唇边。

花青瞳张口吃下,金城云深微松口气,柔声道:“十二啊,十一哥哥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两个哥哥,大哥是家族的少族长,二哥是家族的护卫者,只有三哥从小被家人宠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想干嘛就干嘛,他们谁也管不到我,也不舍得管我,只要你点头,十一哥哥保证,他们一定会像疼我那样疼你,十二,你好好考虑,十一哥哥会把这个孩子当成亲生的。”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沉默。

“大哥跟你说过了吧,他是西大陆毓庆国的大皇子,是皇帝最宠爱的皇子,未来的国主,嫁给他也挺好,孩子将来就是太子,不比那什么清莲太子差。”

花青瞳又看了他一眼,低头吃肉。

“二哥是殿主的儿子,虽然是殿主的儿子,但他是性格最温和的一个,你嫁给他,他一定一辈子都不让你受委屈。”

花青瞳又看了他一眼,继续吃肉。

“三哥是银翼部落的王子,未来的部落首领,他英俊无双,天赋异禀,性格亦十分爽朗,嫁给她,他一定能让你快乐一辈子。”

花青瞳看着他不动了。

金城云深说的起劲,“四哥是乌云商会的小少爷,他家的钱多的能堆成好几座山,你嫁给他,数钱都能数一辈子。”

“五哥是摩氏家族的独子,魔氏家族是大央大陆有名的炼器家族,资源,人脉,金钱,样样不缺,而且五哥孔武有力,你嫁给他,一定会被保护的很好,绝对没人敢欺负你。”

“六哥是东月皇朝的小皇子,他无心皇权,喜欢逍遥自在的日子,嫁给他,他能带你游山玩水,累了还能回东月国或者是万象宫过荣华富贵的日子……”

“七哥……”

“十一哥哥,你别说了,我不会因为要给孩子找爹,就嫁给你们的,那对你们根本就不公平,我是不会那么做的,况且,你们都是哥哥。”

“哥哥好啊,直接省了风花雪月,一切情爱,到头来终是天长地久的亲情,我们的感情,比那什么所谓的爱呀情呀的亲近多了,我们不需要别的感情,只要亲情。

十二,就十一哥哥吧,其他哥哥们你都没见过,你可能不愿意,可十一哥哥跟你熟啊,你嫁给我,你和孩子,十一哥哥会一辈子对你们好。”金城云深焦急地说道。

“十一哥哥,你别劝我了。”花青瞳沉默,摸着肚子,轻声道:“这是他的命。”

金城云深心中发沉,“那你睡一会儿,十一哥哥不打扰你了。”

“怎么样?”他一出来,几双目光齐齐汇聚到他身上。

金城云深脸色凝重地摇头。

众人沉默。

西门无瑕道:“她当然不会答应的,换了你们,你们也不会答应,她是不会为了给孩子找爹,就让你们放弃本该有的姻缘的。更何况,你们现在娶了她,可将来呢,如果有一天,你们遇到那个真爱的人,又该怎么办?”

“你以为这个世上有多少真爱?小十二不论嫁给我们谁,都会幸福,我们都会爱她,疼她,宠她。”塗兮羽淡淡说道。

西门无瑕沉默地看着他,良久,缓缓道,“你们对瞳瞳更多的是亲情,而不是其他,你们怎么知道,瞳瞳不想要一份纯粹的真爱?”

黑白两道身影站在不远处,二人身形狼狈,他们不敢靠近,靠近就会被发现,他也不敢再去寻找姬泓夜,所以只能一路跟着花青瞳他们的马车,几日下来,他们渐渐的听明白了一些真相,那真相,让他们浑身如坠冰窖。

祥云郡主怀孕了,孩子是殿下的。

秋殿几位使者,都要给孩子当爹,祥云郡主正在考虑中。

这惊悚的真相劈的他们里焦外嫩,强烈的罪恶感让他们陷入深深的迷茫中。

所以,祥云郡主要嫁给殿下,是为了孩子。

而他们,逼走了祥云郡主,还逼走了未来的小殿下。

“我们该怎么办?”黑衣侍卫脸色惨白地看着同伴。

白衣侍卫惨笑,“能怎么办?我们做错了事,殿下不原谅我们也是正常。”

“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殿下?”黑衣侍卫道。

“你以为殿下不知道吗?这些天,他一直就在附近,他一直看着祥云郡主呢。”

没错,姬泓夜一直看着花青瞳,看着她渐渐大起来的肚子,和越来越沉默的模样。

两年?呵呵,他无声惨笑,孩子等不起,孩子等不起啊。

瞳瞳如此急迫地想要嫁给他,不过是想给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花青瞳下了马车,她在林子里慢慢行走,众人的眼睛余光,都聚在她身上。她当作不知,往林子里走。

她低头,循着一些土壤的痕迹,去寻找一些东西。

药草,毒草,干瘪的野果,她将它们都拾起来,一株褐色的小草长在大树的缝隙里,花青瞳目光一顿,慢慢走近。

那是一棵常见的毒草,是炼制堕胎药常用的药草。

她嘴唇哆嗦,手也颤抖,慢慢朝那株草伸出手。

不!看到这一幕的姬泓夜眦目欲裂,不,不要,他无声的嘶吼,再也顾不得掩藏身形,疯了一样朝少女奔去。

“喵~”西门黑的声音突然在少女身后响起,花青瞳手一抖,回头,西门黑绿幽幽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那双慵懒的猫眼,此刻流露出严厉的光。

花青瞳默默收手,起身,往回走,西门黑回头瞅了一眼那草,呲牙,这才甩了甩尾巴跟在少女身后。

一只手伸出来,颤抖而用力地将那株草拔掉,狠狠碾碎。

------题外话------

这章虐了?是不是?是不是?如果虐了,别哭,看下章~

本章又名:论十一个哥哥在关键时候的用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