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我叫光/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女和西门黑一前一后折返回来,几人的目光瞬间都凝在她身上,“表妹,过来坐会儿,喝点汤吧,这汤鲜的很!”西门无双朝她招手。

花青瞳走过去坐下,端起碗喝汤。

思绪却渐渐飘远,再往前五十里,就会经过花家庄,花家庄,那是她有记忆起就一直生活的地方,那里,到处都布满了她艰苦和辛酸的脚印,山上,河里,干不完的活和永远饥肠辘辘的肚子。

他们都忧心忡忡地看着她,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又都保持了沉默。

“孩子已经五个月了,等回到朝阳国皇城后,最起码已经是一个月后,那个时候,孩子就六个月了……”黑白两道身影狼狈地看着花青瞳,神色复杂。

“依殿下无法无天的性子,估计,那婚约铁定要黄,大宣必然要乱!”

“我们回大宣吧,把这件事报于陛下和娘娘……也好让他们早做准备。”

一天后,马车缓缓经过一个村庄,村庄外,立着一块碑,上面写着‘花家庄’三字。

马车驶进了花家庄,熟悉的村落,熟悉的面孔,村里的人从没见过如此豪华气派的马车,当马车上的人陆陆续续走下来,大人小孩们早已看呆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漂亮尊贵的公子和小姐们。

这都是贵人啊!

村民们眼中露出敬畏的神色。

脑子转的快的村民们,一转眼就想到,来花家庄的贵人,铁定是要去花家的,这村里,除了花家,再没有别的人家能和这样的贵人沾上关系。

果然,那些尊贵的公子小姐们是奔着花家去的。

村民们纷纷露出复杂的神色,那兰婆子和她男人如今哪怕是再得贵人赏识,怕也翻不了身了,花家不会再让两个残废管理祖宅。

“都是报应啊,想想那兰婆子和她男人以前是怎么虐待那个丫头的。”

“这次贵人来,说不定就是来换掉他们的。”

“说起以前那个丫头,和那位姑娘长的颇有几分像啊,那眼睛……”

“啊,真的像呀……”

“瞳瞳,这就是你从小生活的地方?”西门无双和西门无瑕心中五味陈杂,他们的表妹,本应是天之娇女,结果就是在这种地方长大。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其实这村子挺好的,村民们很好,他们经常偷偷给我干粮吃,有的还偷偷帮我干活。”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众人立时复杂地看向她,她这从小过的是什么日子啊?村民们为什么经常偷偷给她干粮吃?难道她经常吃不饱饭?

还有,为什么偷偷帮她干活,她难道还要经常干活吗?是谁这样对她?就算被以为成是候府的庶奴,但也不该经常干活啊。

几人走着,当看到一排青砖绿瓦大院墙,明显比别的人家气派许多的宅子前时,马车停了下来,众人举步入内。

一个粗布灰衣的年青人端了一托盘饭菜往西屋里走,那托盘上放着两碗白饭,一碟青菜,青菜里有着零星的肉沫子。

花青瞳看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而后又了然。

他们跟着那年轻人走,待到了西屋门口,一股恶臭味就凶猛地从屋里涌了出来。

那年轻人捂住口鼻,嫌恶地将饭菜放在门口,然后逃命似的转身欲走,一抬头,看到花青瞳几人。

“你、你们……青奴!”年轻人认出了花青瞳。

这时,屋里传来‘砰砰’两声重物倒地的声响,接着,两个蓬头垢面的人就快速从里面爬了出来,他们争先恐后地爬到门口,也不用筷子,而是直接伸手,疯狂地抓了碗里的饭往嘴里塞,塞了半天,又忙去抓盘里的菜。

他们狼吞虎咽,吃完了,又争抢着去捡掉在地上的饭粒,也不顾沾了土,就迫不急待地塞进嘴里,其表情仿吃到了山珍海味,意犹未尽。

二人脏污不堪,瘦的皮包骨头,尤其是那女人,再也看不到曾经的膘肥体壮,黑乎乎的脸上,密布了皱纹,深陷的眼窝宛如厉鬼。

“兰婆子……”花青瞳心中复杂又感慨,这一世果然不同了,兰婆子遭了报应,她如今落到这样的下场,与她当初的报复,脱不开关系。

有些熟悉的少女声音从头顶传来,兰婆子瞪着麻木的双眼仰头看去,片刻,她吃惊地道:“你、你是青奴!”

说完,她又看向花青瞳身边的几人,这些人一个个气度不凡,一看就都是贵人。

兰婆子眼神一亮,“青奴,你回来了?你发达了是不是?咦?你还怀了孩子!”

兰婆子惊呼一声,盯着少女突起的腹部眼露精光。

“青奴,你这丫头果然命好,你跟了哪个贵人?竟有福气怀了孩子,了不得啊!青奴,快跟你的恩主说说,帮我们找个大夫看看,听说皇城的大夫医术都很高明,你是不知道,那日你走了之后,我们就得了怪病……”

“呸,是报应吧,兰婆子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虐待青奴的了吗?你还有脸让她帮你找大夫!”那送饭的年轻人忍不住狠呸一声,恶狠狠地道。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兰婆子,缓缓道:“下半身日日疼痛非常,无法行走?”

“对,对,就是这症状!”兰婆子连连点头,随即一愣,“你、你怎么知道?”她尖锐地提高了声音,震惊地瞪着花青瞳。

兰婆子的男人也抬头,惊讶中带着些希冀地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冰冷,“因为这是我做的啊。”

兰婆子和她男人同时愣住,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不可能!”须臾,兰婆子尖叫出声,“你没有这本事,你要是有这本事,以前怎么会任我打骂?又怎么会饿晕在山上?你胡说,你这贱蹄子,现在有了恩主,怀了孩子,长本事了是不是,居然敢吓唬老娘,你是不是找打……啊!”

一根木棍凶狠地敲上她的手,木棍断了,手也烂成一滩肉泥,兰婆子尖叫一声,疼的直翻白眼。

西门无瑕扔掉木棍,呼哧呼哧地大喘气,“狗奴才,你平时就是这样对我表妹的?你这狗娘养的污糟东西,活该你人不人鬼不鬼,老娘回头就把你扔给野狗去啃,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少女柔软美丽的脸蛋上挂满怒容,柳眉倒竖,眼眸圆瞪,一手叉着腰,另一手指出食指怒指着兰婆子二人霹雳啪啦声音高亢地大声怒骂。

“我表妹是候府的嫡女,大小姐,祥云郡主!府里那个才是假货,她才该受这样的罪。你虐待我表妹是吧?行,老娘今天就虐虐你!你,快去给我盛两碗土来,老娘非让他们吃干净不可!”

那送饭的年轻人呆愣地看了她一眼,忙不跌拿了碗去盛土,很快,两碗土被送了过来放在兰婆子二人眼前,西门无瑕狰狞一笑,“吃,吃不完老娘今天就给你们塞下去!”

兰婆子二人哪里啃吃,兰婆子回过神,怒瞪向花青瞳,“你是回来报复的,是不是?你记恨我们以前那样对你,你别忘了,你还收过我三颗银珠子!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我还你六颗。”连上辈子的那三颗一起还。

六颗银珠子从天而降,砸的兰婆子二人眼冒金星。

西门无瑕眼露寒光,也不嫌脏,一把揪住兰婆子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揪起来,端起碗,就将里面的沙土往她嘴里倒。

兰婆子呜呜地惨叫着,沙土灌满了她的嘴巴和鼻孔,窒息感让兰婆子不得不用力吞咽嘴里的沙土而得已喘息。

“再来一碗!”她将空了的碗丢给那年轻人。

年轻人跑的极快,转眼又盛开一碗,西门无瑕看着兰婆子,狰狞冷笑,“这回还用本小姐喂你?”

兰婆子惊恐地摇头,忙不跌将脸埋进碗里去吞吃。

“你呢?也要本小姐帮忙?”西门无瑕又看向兰婆子身边的男人。

那男人一脸惊恐地连连摇头,抱起碗,张嘴狠狠吞咽。

花青瞳担忧地看了她表姐一眼,这一生气就原形毕露,她难道忘了大哥还在旁边的吗?

花青瞳扭头,看向塗兮羽。

塗兮羽轻轻柔柔地笑着,眼底有光闪过,金城云深则满脸僵硬,和辛吉二人退后数步远。

片刻,两只碗又空了,西门无瑕拍拍手,转身,“瞳瞳,表姐给你出气了,你说吧,咱们还要怎么折磨他们……”

看到花青瞳身边的塗兮羽,西门无瑕狰狞的表情陡然僵硬,天呐,她到底做了什么?她犯了天大的错啊!

“兮、兮羽……误会,都是误会……”她小脸儿惨白地看着塗兮羽,西门无双无奈抚额,他这妹妹啥时候才能嫁出去啊,这一原形毕露,恐怕瞳瞳她大哥哥也要被吓跑。

花青瞳默默看了她表姐一眼,道:“表姐,你别生气,都过去了,他们已经生不如死,这样活着,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

“对,活着才好,这丧尽天良的两人当初苛扣我的工钱,我娘没钱买药,才因此死了的,他们瘫了后,仆人们把银钱卷走,他们就落到了这样的下场,我每隔两三天送一次饭给他们,就是为了不让他们饿死,活着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

那年轻人恨恨地说道。

“铁柱,你现在不在花家做工了吗?娶亲了吗?”花青瞳扭头,看向那年轻人。

铁柱脸上不禁露出笑容,“娶了,就是以前伺候兰婆子的翠兰,她现在已经怀上了,刚两个月。我现在和翠兰在镇上开了一家混沌摊子,生意还不错!青奴你有空去坐坐。”

花青瞳目光微软,“以前兰婆子不给我饭吃,翠兰常常偷偷给我!”

铁柱闻言,叹了口气,他打量了一下少女,“你这变化可真够大的。”

少女如今衣着华丽,气质也变了,人也变的更好看了……哪像以前,衣不蔽体,面黄肌瘦……

铁柱看着她欲言又止,但看了塗兮羽等人一眼,没好开口。

花青瞳转身走到院子角落里的那口水井边,“你想和我说什么?”

铁柱走过去,又看了一眼其他人,这才看向花青瞳,他压低了声音问,“那几位公子,哪个是你恩主?”

花青瞳一愣,然后摇头,“他们都不是,他们是我哥哥,那个姑娘,是我表姐,那个,是我表哥。”

铁柱惊讶了一下,“方才那位姑娘说,你才是候府的嫡女?那你现在嫁人了?上次你被在总管带走,大家私下里说,你是被带回去送给贵人当姨娘去了。”

“他们说的没错。虽然我现在是嫡女了,可以前的身份,总是抹不掉的。”花青瞳低头,摸着自己的肚子。

“那孩子……”

“出生了,也是个庶奴而已。”花青瞳一下一下地抚着肚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现在不是庶奴了又如何?没有婚嫁,没有名媒正娶,又是宠物的身份,她之于姬泓夜来说,就是宠物,她生下来的孩子,也就是个庶奴。

“青奴,你糊涂!”

铁柱恨铁不成钢地咬牙,“你自己当过庶奴,你应该知道当庶奴有多卑微,镇子上王地主家的庶奴,虽然是个儿子,还是王地主唯一的儿子,可前段日子不也是被送给了县太爷当娈宠?

那王地主的老婆是县太爷的妹妹,她来头大,王地主不敢惹她,虽然想要这一棵独苗苗,可最后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花青瞳沉默。

铁柱继续道:“前段时间我见过那孩子了,才十二岁,就被折腾的不成人形了。青奴,你要是舍得不要这一身荣华富贵,就跑了吧,别跟他们回去了,你去没人认识的地方,找个老实人嫁了,等孩子生出来了,也是正经的嫡子,你何苦再让孩子受你那份罪?”

花青瞳抬头,看向他。

铁柱拍拍胸口,骄傲道:“虽然我铁柱穷,但我和翠兰都能干,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了,那可是名正言顺的,谁也不敢小瞧他,等过几年我和翠兰攒够了钱,还要送孩子去学堂,等他将来长大了,也是个读书人,说不定还能考个功名!”

“很好。”花青瞳点头,“翠兰命真好。”

少女低头,掩去眼里一闪而过的羡慕之色。

找个老实人嫁了,过踏实日子,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不是梦,可对于她来说,注定没那个福份,孩子,也不会像铁柱家的孩子那样幸运,名正言顺的出生,长大后读书,考取功名……

“你自己考虑吧,我就是看在以前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上给你提个醒儿,我先走了,翠兰还等着我回去呢。”

铁柱走了,花青瞳看着他的背影久久出神。

“十二,那年轻人不错,他跟你说什么了?咱要不给他些钱,帮他们把日子过的好一点?”金城云深走过来,对花青瞳说。

花青瞳摇头,心下苦涩,铁柱的日子过的比她幸福多了,哪里还需要她的帮助?

“他日子过的挺好,不需要咱们帮助。”花青瞳起身,“十一哥哥,我想出去走走,你们不用管我。”

“还是我跟你一起出去吧!”金城云深哪里放心她一个人出去。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现在再回来,别有一番感触。”少女不理他,说着已经走出了院子。

金城云深看着她的背影,满脸忧色。

铁柱的话在耳边回荡不绝。

镇上王地主家的庶奴儿子,花青瞳以前也见过,因为同是庶奴,花青瞳对他格外留意过,那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现在竟然被送给县太爷当娈宠了!

她抚着肚子,眼眶酸涩疼痛。

这世上,庶奴的命运,不论是男是女,都逃不了相同的命运,不外乎是被送人,被弄玩至死,或是幸运的受到恩主宠爱,有幸一生无忧。

花青瞳朝她以前经常砍柴的山上走去,然后在一棵分外粗壮的大树下坐下,这座山,遍布了她的足迹和汗水,以前她砍柴累了,就经常在这棵大树下歇息

因为这棵树粗壮,她就是坐下休息,兰婆子也看不见。

她坐这棵树下,望着天空发呆。

一道白色的身影,他站在山下,望着那棵树下的少女,他脸色惨白,人生第一次,他竟发现,自己连一个铁柱都不比不上!

少女眼中对铁柱妻子的羡慕,让他心中绞痛。

他错了,他该答应少女,答应她娶她。即便那样做,会带来不可预测的恐怖后果,哪怕是死亡,他也应该答应她。

现在,或许也不晚。

姬泓夜迈开脚步,朝山上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道黑色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手中拿着尖利的黑刺,如同鬼魅一般朝山上靠拢。

姬泓夜脚步一顿,转身。

山上,花青瞳一下一下地摸着肚子,孩子五个月了,再个四个月,他就出生了,他会来到这个世上,然后慢慢长大。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庶奴的身份带给他的只有屈辱和伤害,她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个世上来受尽苦难?

她望着天空,出神的双眼有些涣散。

“孩子,你再去重新投胎吧,下次投胎,去投个好人家,不要当庶奴,要当嫡子,受尽宠爱,一生幸福。”

她轻轻说着,涣散的目光缓缓凝聚,万里晴空,渐渐乌云密布,雷鸣震耳,淅淅沥沥的雨水从天而降,转眼,雨水大了起来。

蓦地,一道巨雷劈下,花青瞳肚了里的孩子轻轻挥动了一下的小手,似显得很是兴奋。

花青瞳愣住,孩子,竟然在动!

这是它第一次在肚子里动,花青瞳从没有一刻,像此时这样清晰地感知到他的存在。

是不是他也感知到他就要离开她了,所以才动的?

正在这时,又是一道春雷响彻天际,花青瞳感到肚子里的孩子又动了一下,这次,他似乎蹬了一下小脚。

花青瞳轻抚肚子,眼底渐渐蒙上了一层水光,“孩子,你去吧,我宁愿你有尊严的死,也不愿你屈辱的活。

娘亲没用,给你挣不来名正言顺的身份,下辈子,你一定要找个有用的娘亲。你安心去吧,娘亲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少女转身,看向山下。

白色的身影和黑衣人正在激战,花青瞳面无表情,清澈的眼底,渐渐黑雾翻涌。

“姬泓夜,此仇,不共戴天!”少女满身戾气,字字泣血,说时,她挥起黑刃,朝腹部刺去!

姬泓夜似有所感,蓦然回头,少女眼中的仇恨就像一个可怕的噩梦,让他的灵魂险些不堪承受而崩溃。

他的瞳孔放大,再放大,空洞而涣散,天与地,这一刻,在他的眼都化作他视线中的一幕,少女挥舞利刃,满眼仇恨地盯着他。

杀子之仇!

浑身的血液几乎冻僵,一个黑衣人挥着起尖刺,刺穿他的身体,他仿若无知,只呆呆地看看着少女,泪水无声而落,难以停止。

他想说,不要,我娶你,不论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他想说,瞳瞳,别那样。

他疯狂地朝山上奔去,又双眼血色弥漫,惊痛至极。

少女满眼仇恨地看着他,黑韧狠狠刺下,姬泓夜大吼一声,“不,不要!”

花青瞳额前红莲闪烁,幽冥契约里传来男人撕心裂肺的嘶吼,花青瞳毅然挥舞匕首微顿,违背幽冥契约,灵魂中的撕扯的疼痛让她脸色扭曲,满眼黑雾。

她运转罗天锁魂来对抗,可依然痛苦非常。

“不,不要!瞳瞳,求求你,不要!”少女那样痛苦,姬泓夜不敢再发出命令般的嘶吼,只能一声声哀求。

黑衣人纷涌而上,将姬泓夜包围,也有一部分黑衣人朝山上涌去。

春雷和闪电交加,雨水越来越大,利韧刺穿衣服,刀尖刺向血肉,花青瞳死死盯着姬泓夜,咬牙,用力!

一双手臂从身后传来,一只苍白的手握住黑韧,让她刺下的力道停顿。

花青瞳低头,那只手在雨中,异样的苍白。它握住匕首,使她再也不能刺下去。

“别这样,孩子缺个父亲,你嫁给我吧,好不好?”有人附在她耳边,轻声询问,那气息冰冷而带着一抹暗香,那声音轻柔而沙哑,他像是在唱歌,又像是在撒娇。

花青瞳愣了一下,缓缓回头,手中的匕首被夺去,那人松开她,让她很是容易地转身看向他,黑色的发,很长,垂在了地上。

黑衣的衣服……花青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纯粹的黑色,这黑像极致的夜,没有一丝光,黑的寂静。

他长的很是好看,无一处不精致,只是脸色和他的手一样苍白,没有血色。

他静静地看着她,金色的双眼,发出金色的光,很耀眼,也很温暖。

花青瞳看着他,漠然,“你谁啊?”

“我叫光。”他开口,颜色浅淡的唇掀起笑弧,笑的柔和而腼腆,像个想要得到夸奖的孩子。

“你嫁给我吧。”他伸出手去抚摸她的发顶,轻柔又宠溺,见她不理,又去摸她的肚子。

黑衣人纷涌而来,黑刺森然,他不高兴地挥手,黑色的浪花飞卷,黑衣人们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化作一片片纷飞的血雨,与雨水融合在天地间,一起洒落。

“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就为了来找你,你嫁给我吧,你嫁给我,我带你回去,做我的王后。”他认真地说。

“我看你是有毛病吧?你看,那个人才是孩子的爹,亲爹都不稀罕我和孩子,你来凑什么热闹?滚蛋吧你!”

花青瞳推开他,恶狠狠地指着下方。

姬泓夜白衣被鲜血染红,身上被黑衣人刺了许多伤口,像个马蜂窝。

“他脑子缺根弦,不中用,他不如我,我人聪明,又善良,连只蚂蚁都不舍得往死踩,你嫁给我吧,我想当爹啊!有了我这样的爹,孩子一定也会成为很善良的人。”

他抿唇笑了起来,耀眼的金色双眼,认真地看着她,温暖的光从中流泻而出。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花青瞳莫明有种连灵魂都被温暖了的感觉。

然而,花青瞳沉默地看着他,他说他善良?连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

花青瞳低头去看脚边的尸块,那是之前黑衣人的残留。

他伸出脚,将那尸块远远踢开,然后微笑着,用明亮又温暖的目光看着她。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地上,所以,你以为把尸块踢开了,就能证明你连蚂蚁都不舍得踩死了吗?

------题外话------

别以为换了男主了,没换,没换,没换!

*

推荐好友紫若非宠文《盛爱绝宠:权少撩妻有术》

他是海市的神秘来客,一手掀起海市的商海风云,外界传说的那个心狠手辣,冷厉风行的楚天集团神秘掌权人,南宫二少。

却没有人知道唯一能牵动这个冷漠男人心中波澜的会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野丫头。

她是无父无母,失去记忆的孤儿,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却站在了那个令无数女人神往的南宫二少的身边,只需微微一笑,就能博得二少一片欢心。

这是一本娇妻养成文,且看南宫诺在圈养老婆的路上越陷越深,从此走上了宠妻的不归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