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那就把这天踏在脚下/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光就微笑着,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温暖,却又有些小小的狡黠。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他一眼,又看一眼,伸手,“快把匕首还给我。”

“还要杀死肚子里的小宝宝?杀死他,不仅他死了,你也会受到很严重的伤害,你不明白吗?”光不还给她,反而把匕首藏进自己的衣袖里收起来了。

“那是舅舅送给我的匕首,你快还给我。”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强盗做为。

“哦,是舅舅给的呀?舅舅给你匕首,就是为了让你伤害自己和小宝宝的?”光惊讶地挑眉,“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还给你吧,毕竟这是舅舅希望的。”

说着,他把匕首取出来,递给少女。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憋的通红,“不是的,舅舅没这样希望,你别胡说,你快走,你别多管闲事。”

花青瞳很憋气,她夺过匕首,把匕首收起来,暗自责怪自己,她之前怎么可以用那把匕首来做那件事。如果舅舅知道了,他一定很难过的。

垂眸掩去眼中的后悔,她的眼神有些黯然,手轻轻摸着腹部,刚才,如果这个叫光的人没有出现,或许,孩子就没有了。

感受着肚子里属于孩子的心跳和脉动,她的眼中不禁闪过恐惧,她突然很后怕,也很庆幸,孩子还在,可是,在又能怎么样?

少女摸着腹部,眼神茫然。

光看着她,眼神温柔,还有些藏的很深的心疼。

姬泓夜满身伤痕,却仿佛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他面色惨白地看着花青瞳,心脏疼的已然麻木,黑衣人见他不反击,只是一味地地望着山上的少女发呆,他们不禁再次朝他逼近,杀气腾腾。

终于,姬泓夜回神,他面无表情,冷漠而出手狠辣地杀光了所有黑衣人,他身上的白衣彻底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他站着山下,仰头静静地望着山上。

“哈哈哈哈!姬泓夜,黑天之子,原来竟是个痴情种子!本座来此,本想来取药之传承,没想到,竟让本座看了一出好戏!”

尖锐刺耳的厉笑声突然响起,那笑声回荡在整个山林,花青瞳,光,还有姬泓,都朝那笑声传来之处望去。

只见,一个黑衣人从暗中走出,他的身体十分强壮高大,皮肤黝黑,最明显的,他的眉心有第三只眼睛,那只眼睛如另两只一样,横着,却比另两只要大一些,更明亮有神一些。

“三眼异族!”不论是姬泓夜,光,还是花青瞳,他们同时露出深深的厌恶之色,在天元大陆上,三眼异族和窃天者一样,都是令人厌恶排斥的存在。

传闻,他们无恶不作,残忍非常,他们喜欢生吃人的血肉,越是鲜嫩的小孩子他们越喜欢。

因此,天元大陆上的人们,一般都会用三眼异族来吓唬不听话的小孩子。

而令花青瞳惊讶的是,这个三眼异族说,姬泓夜竟是黑天之子。

姬泓夜神色冷漠地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三眼族人,眼中渐渐泛起杀意。

“哈哈哈!本来首领还在想怎么破坏你和君临遗臣的联姻,可没想到,宇宙大神助我,你竟自己看上了这个丫头!

黑天之子,你还没有觉醒,我不怕你。至于你……”

那三眼族人十分得意地大笑起来,他笑完,看向光,他轻轻冷笑,“你很厉害,不过,药之传承本座今天要定了!”

他态度猖狂,三只眼睛盯着花青瞳,如看囊中之物。

花青瞳的目光逐渐结冰,“你想要药之传承?”

“没错!小丫头,如果识相,就主动交出来,或许本座今天还能留你们一条小命!”三眼异族看着花青瞳,三只眼睛均露出势在必得的光,还有浓烈的轻蔑意味。

“药之传承,你也配肖想?”花青瞳见他如此猖狂,心中陡然生出一股闷火,她突然很愤怒,心头憋着一股火,无处发泄,而眼前的三眼异族,正在逼得她不断地想将那团火燃烧的更烈,直到汹涌而出,焚烧荒野。

“哼,小丫头果真不识好歹,既然如此,那本座就不客气了。”三眼异族狞笑一声,三只眼睛均眯了起来,看起来颇为诡异。

他粗壮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长,他没有动,人还在原地,手臂却迅速伸到花青瞳面前,巨大的手掌朝花青瞳的肩膀抓来!

那手掌如同铜浇铁铸,看起来有力至极。

花青瞳没有慌,匕首出鞘,狠狠朝他的手臂削了下去!

叮!铿!

金属撞击的声音传来,匕首竟只在他的手臂划出浅浅的一道印痕!

花青瞳微微一惊!

传说三眼异族,天赋异禀,他们天生就拥有金钢不坏之躯,刀枪不入,而且他们有天赋神通,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三眼异族轻蔑一笑,大掌毫不停顿,花青瞳只好身形疾闪,去躲避他的攻击,然而,她后退,那大掌竟也伸长,仿佛,他的手臂会无限延伸,不论她退到哪里,他都能够如影随形一般。

花青瞳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她的眼中‘腾’地燃起一团愤怒的火焰,火焰迅速燎原,之前的悲伤,疼痛,仇恨,现在的愤怒,都让她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不甘来。

看,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者欺凌弱者,弱者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如果她很强,那么,即便是庶奴出身又如何?

突然,花青瞳愣住了。她被自己心里这一闪而过的想法震住了!

然后,这种想法就如同疯狂生长的野草一样,不断辽原扩散。

如果她很强,那么,既便是庶奴出身又如何?世上万般名与辱,又能奈她何?

花青瞳直直地愣住了,她看着三眼异族那只手逼近,就像看到了危机下隐藏的一线生命之光。

光金色的瞳眸微微一凝,他出手,苍白的手掌,如迅雷般抓住三眼异族的手腕,大力一扭,‘咔嚓’一声脆响,三眼异族闷哼一声,探出来的手臂迅速缩回,手掌软软地垂落下去。

他冷冷地看了光一眼,另一只手将断掉的手掌接回去,转眼,那只手又完好了。

“你是何人?”他有些忌惮地看着光。

“我是何人,你没资格知道。”光不耐地看了他一眼,“滚,或者永远留下,你只有三息的时间考虑。”

三眼异族微微迟疑。

“他没有考虑的机会,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他必须把这个三眼异族永久地留在这里,因为他会把瞳瞳的事情,传扬出去,到时候,等待瞳瞳的,将是无法预估的杀机。

姬泓夜出手,他没用天礼,而是祭出一把黑色的大伞。

那伞出现的刹那,花青瞳突觉体内的蘑菇狠狠一颤,竟传递出丝丝忌惮之意,更甚至,她的天之力在这黑伞出现的一瞬间,都变的缓慢而凝滞。

天眷者的克星!这把伞应该是所有天眷者的克星!

“那把伞叫碎空伞,是上古十大魔君,黑天魔君和血天魔君联手炼制而成,其威力,不输于大帝君临炼制的帝元珠。

不过,咱们现在看到的碎空伞不是完整的,你注意到没,它没有伞骨,所以,它的威力弱了不止一星半点,若是完整的碎空伞出现,光是神器的威压,就足以灭杀大部分天眷者。

可纵然如此,它依然会让你觉得不舒服,感受被影响,所以,你快到我怀里来。”

光拉扯住她的衣袖,眼眸真诚又关切地来抱她。

把耍流氓和占便宜做的如此真诚又正气凛然,花青瞳面瘫着脸,无言地看着他。

而花青瞳更在意的是他的话,姬泓夜的碎空伞,竟堪比帝元珠,那岂不是说,碎空伞也是了不得的神器?只是不完整,缺了伞骨。

“那碎空伞的伞骨哪里去了?”花青瞳好奇地看着他。

“当然是在血天手里,碎空伞是黑天和血天联手炼制,他们炼完了,就把碎伞空分开使用了。”光一边说,一边看向战场。

花青瞳也看向战场,碎空伞一出,那三眼异族简直惊骇欲绝,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只知拼命逃跑。

姬泓夜满脸杀气地去追击。

“真没想到,竟看了一出如此精彩的好戏。姬泓夜就是黑天之子,还身怀上古魔器!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恐怕整个东大陆都要沸腾了。”刚刚赶来的一群人,为首那人看着姬泓夜的背影说道。

“慧光护法,趁姬泓夜不在,我们还是抓紧时间。”他身后一人建议道。

许禅光点头,“不错,迟则生变,结阵,动手,用全力,速战速决!”

圣王寺的弟子们以阵法出名,他们结出的阵法,威力巨大,可越级战斗,极为厉害。

许禅光和圣王寺众人转眼朝花青瞳和光包抄过来。

“又是来抢药之传承的。”花青瞳深吸一口气,仅仅一个药之传承,就惹来这些人的觊觎,她以后还有平静日子过吗?若是她得了别的传承呢?更甚至,她若是得了国之传承呢?

想到这里,花青瞳眼里的光越烧越亮。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三眼族人真是我们的好帮手。”许禅光轻笑,带人朝花青瞳二人涌来。

光与挥手,黑色的海水掀起,带着无法言说的杀机,结成阵形的圣王寺众弟子身前一阵白光闪过,勉强将黑海挡住,但也只是一瞬,转眼,圣王寺阵破,众弟子死伤分散,好不凄惨。

许禅光的脸色霎时凝重下来。

“青莲宝灯!”他动作极快,转眼祭出一物,乃是青色莲花状的一盏油灯,那油灯没有火苗,却威压极强,显然,这是一件至宝。

光意外地看了一眼那灯,微微笑道:“有点意思。”说着,他与许禅光战至一处。

花青瞳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打斗,而就在这时,一道黑影无声逼近,她宛如一只蛰伏已久的猎豹,瞅准备了时机,狠狠暴发。

花青瞳眼神一变,身体灵活地旋转躲避,同时她狠狠地挥出匕首,耳边只听见‘铿’地一声,花青瞳定睛一看,这袭来之人,竟也是一名三眼异族,而且,她是位女子。

她的眼睛里有着贪婪的光,“把药之传承交出来,饶你一命。”

花青瞳不说话,眼睛亮的出奇,她一言不发,只是挥舞着匕首,不断刺向三眼族女子,三眼族女子极其愤怒,“哼,不识好歹。”

她冷笑一声,似失了耐心,眼中杀机一闪,有力的手掌紧握成拳,狠狠挥向花青瞳心口,这一拳被击中,不死也残。

危急之下,花青瞳猛然挥舞匕首,刺向她的喉咙,那三眼族女子偏头一躲,而花青瞳却眼神一亮,匕首凌空一转,改而刺向她的眼睛。

匕首刺入软肉,血水飞溅,同时还有三眼族女子凄厉的惨叫。

她额头上的第三目已经被刺瞎,鲜血流了满眼。她另两只眼睛充满痛苦和仇恨地看着花青瞳,杀意沸腾。

此刻,她已顾不得什么药之传承,而是对花青瞳这个废了她一只眼睛的仇人生出疯狂的杀意。

三眼族女子仰天尖吼一声,她挥舞着拳头飞快袭来,那拳头之利,竟将空气呼呼刺破,掀起强烈劲风。

她转眼到了近前,花青瞳双眼一眯,终于感受到生死危机。

花青瞳被那拳风逼的仰面栽倒,倒下去的刹那,那本能地护住肚子,一扭头,方才发现身下竟是尖锐利石。

往下,就是利石穿心,翻身,就是三眼族女子必杀的一击!

千钧一发之际,花青瞳眼神不变,五彩斑斓的雾气从体内涌出,带着淡淡的异香,身下那尖锐的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融化。

而身上,三眼族女子的皮肤,在被那五彩毒雾沾染后,竟迅速地溃烂,无形的强大力量从她烂掉的皮肤里散发,瞬间,那可怕的拳头似乎也不可怕了。

花青瞳轻而易举地避过了这一生死危机,她并没有停顿,而是狠狠地再度挥舞匕首,匕首‘噗哧’一声,刺进了她的胸口里,血水咕嘟咕嘟涌出来,三眼异族女子惊恐地看着花青瞳,“你……毒、毒……”

她的生机已经消失,花青瞳疑惑地看着她被毒药转瞬腐蚀了的身体,她到底是被匕首刺死的,还是被她毒死的,还真不好说。但无疑,三眼族害怕她的毒。

许禅光渐渐发现光的可怕,对方的修为很强,强到可怕,可唯一的一点就是,很不稳定。但纵然如此,哪怕是在青莲宝灯的帮助下,他不敢再与这个男子一战,他很惜命的。

许禅光驾驭着青莲宝灯,带着圣坛王寺残众疯狂逃离。

许禅光明的肩膀上,阴龙静静地看着花青瞳。

敌人都被处理了,光和花青瞳站在山上,一人目光关切,一人目光明亮。

正在这时,金城云深等人快速起来,看清山上状况,他们脸色一沉。

塗兮羽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微微松了一口气,花青瞳抱住肚子,看着塗兮羽等人,“大哥,十一哥哥,让你们担心了,我错了。”

是的,她错了。错的离谱。

塗兮羽等人看着她,见她目光明亮,这几天以来,这是他们第一次从她眼中看到了光亮。

“小公主,你终于知道自己错了吗?”圆圆的声音缓缓传了来。

“我错了。”花青瞳轻抚着肚子,脸色苍白,眼睛却发出光彩

所有人都看着她。

“为了一个世俗的身份,就要杀死自己的孩子,这是很愚蠢的做法。”花青瞳认真地说道。

“我是大帝的血脉,我的人生注定不会平凡,争,将是我以后的路,我连这天下都能争,为什么不能给自己和孩子争条活路出来?

如果大帝残魂在这里,他一定会很失望!幸好,孩子还在,我没有铸成大错!”

她轻轻颤抖,抱住肚子,“只要我够强,庶奴又如何?我要他将这天踏在脚下!人生既不能一帆风顺,成魔又如何?那就踏天而行,逆我者——杀!”

“这孩子的名字,就叫踏天吧!”少女眼中射出明亮而坚冷的光,“我,还有他,都没有一路平坦,那就杀吧,直到杀出一条平坦大道来。”

“踏天,这名字好,霸气!”光微笑着,看向少女,“不过,只要你嫁给我,当我的王后,孩子就不会是庶奴啊!”

花青瞳回头,看向他,目光感激,“谢谢你阻止了我,救了我的孩子一命。这恩情我记下了,总有一天会还你!”

光握着她的手,静静地看着她。

“只是,我这一生,都不会再嫁人!”花青瞳挣开他的手,语气漠然。

光一愣,怔怔看着她。

“我有孩子,还有亲人,这就够了。”比上辈子幸运太多了,她还有什么不满足,之前是她想岔了。

“我的孩子不是王地主家的庶奴,只要我足够强,他就是这天下的主人,谁敢轻视他?谁敢侮辱他?我要争,成功了,这天下就是我的,失败了,大不了一死。”

“小公主,你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啊!”圆圆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极其欣慰。

“你连孩子的爹都不要了吗?不要亲的,后的总得要吧?”光扯扯她的衣袖,缓缓地问。

花青瞳回头瞧了他一眼,“孩子的父亲,不能给孩子应有的身份,我还要他何用?更何况,他已经有了婚约了,和我无关的人罢了。”

所以,孩子的父亲这就没用了?

众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少女的变化。

他们也不知这变化是好是坏。说好吧,少女的确是想通了,说不好吧,依小丫头这突然把孩子父亲打入尘埃里的思想,估计,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哈哈哈,好,十二,只要你够强,孩子的父亲好说,你将来想要什么样的没有?只要你想通就好,想通就好!”金城云深突然双手叉腰,仰天大笑起来,显然是十分赞同花青瞳的。

辛吉看着花青瞳,深深感慨,果然,能进入秋殿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儿,他总觉得,十二秋使现在有种视男子如粪土,不,连粪土都不如的感觉啊。

尤其是孩子的父亲,估计唯一的一点价值也不存在了。

姬泓夜脸色冷沉地追杀三眼族男子而去,碎空伞在空中变大,将三眼族男子头顶的天笼罩,伞下的一切法则都变的狂暴而凶猛,连空气都变成杀人夺命的力量,三眼族男子被狠狠地绞碎。

众人扭头去看,只见那碎空伞如遮天的黑幕,黑幕下方的一切,都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规则和韵味。

但是,没有人去赞叹,他们都默默同情地看着姬泓夜。

三眼族男子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他拼死将一颗光球弹出,那光球转眼飞向远方,消失无踪。

“黑天之子,我已将消息传出,你看上了那个得到药之传承的少女,你背叛了君临遗臣的婚约,你说,如果那些人知道这个消息,这个怀了你孩子的丫头,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不能活过一年?哈哈哈!”

三眼异族快意地说完,三只眼睛这才完全黯淡了下去。

姬泓夜脸色铁青地望向远方,那枚光球已经不见了,追不回来了。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她看向姬泓夜,他的那个婚约,竟是与大帝遗臣有关的?

“姬泓夜的婚约,竟与大帝遗臣有关?”圆圆的声音也突然响起,有些惊讶,“这是开的什么玩笑?大帝遗臣要和黑天之子联姻?这就等于天眷者和窃天者握手言和吗?”

若说天眷者是用天礼沟通天地,与天地草木共享力量,那窃天者就是霸道吞噬或夺取天地间一切可变强的力量,甚至是吞噬天眷者的修为和血肉。

霸道是他们的天性,掠夺天地间一切能量为己用,关键时,他们甚至不惜毁灭吞噬整个世界。

而黑天之子,他正是这样一个窃天者,他手中的碎空伞,也是天眷者们的克星。

“大帝遗臣要和黑天之子联姻?”塗兮羽和金城云深也是震惊的,他们对视一眼,齐齐看向姬泓夜,是哪一方势力,四大亲王,四大皇后家族,还有大帝直系血脉?

但无论是哪一方势力,都极为可怕。

他们突然有些明白,姬泓夜不答应娶瞳瞳的理由了。

姬泓夜缓缓朝这边走来,他白衣染成了鲜血,脸色苍白,他走过来,看着花青瞳,和她的肚子,眼中闪过微微的欣喜,都在,都没事,真好。

花青瞳静静地看着他,她想通了,对姬泓夜也就没有恨了,她开口,“之前是我想错了,孩子没有父亲,也可以长大成人的,我之前不该让你娶我,你就当我说胡话。”

姬泓夜的脸庞蓦地僵硬,众人都同情地看着他。

“不是的,瞳瞳。”姬泓夜轻声开口,淡淡哀求,少女之前对他的恨意,让他此时想起来,还惊惧不已,他害怕,害怕她恨他。

“之前是我想岔了,我想保护你,可我不知道你想要的也许不是这样的结果,而是给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是我错了,现在也不晚的,你嫁给我,我来保护你们,好不好?”

“不好。你已经有婚约了。况且,孩子不需要父亲了,我也不会再嫁人了。”言外之意就是,我想通了,你就没用了,是外人了,基本没你什么事了。

姬泓夜张了张嘴,目瞪口呆。

“小公主,姬泓夜之前不娶你,估计真的是为了保护你。

你不知道那些人的手段,更不知道他们的霸道,他们无所不用其极,若姬泓夜之前要真答应娶了你,别说是你,就是你的亲人,正义候府,西门家,甚至是整个朝阳国和大宣国,都会被他们抹杀泄愤!

小公主,黑天之子再强,可他终究还未完全觉醒,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为了你和所有人的安全着想,别说是不能娶你,就是让人知道你的存在都不行。他要是真娶了你,才是害你。

他说两年后娶你,应该是两年后他才会觉醒,到时候,他就有了与那些人较量的资本。只是,造化弄人,这黑天之子,也太悲催了。”

圆圆感慨地说道。

花青瞳低头,暗暗反省,抬头认真地对姬泓夜说,“姬太子,之前真是我误会你了,你是为我好,现在我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

我已经想通了,我打算自己把孩子养大,你不用再为难了,虽然孩子是你的,可他现在与你没有关系了。”他姓君,不姓姬。

姬泓夜瞪大双眼,呆滞地看着少女,心头隐隐憋了一口老血,要吐不吐,他想说,我不为难,真的不为难,我可以拼尽一切去守护你们。

可是,他刚想张口,意识却是一沉,整个人狠狠栽了下去。

没有人扶他。

花青瞳默默看了他一眼,他要是一直孤零零地昏倒在这儿,会不会被山上的野兽叼走?

“哼,把他带回去吧,山上有野兽,他若死了,小十二也得跟着遭殃。”塗兮羽冷冷地说。

金城云深和辛吉忙不跌把人抬起来,带着他往村里走。

光也跟着走,他就拽着花青瞳的衣袖,眼睛一直默默地看着她。

------题外话------

你们的留言,让我的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翻来复去看了一天,我哭了,酒窝也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