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第二天礼(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离开花家庄,马车继续赶路,只是这次,车上多了两个人,光和姬泓夜。

姬泓夜已经醒了,但身上的伤格外重,失血太多后,他的脸色一直十分苍白,他躺在马车上,漂亮的桃花眼蒙上了一层伤色,灰蒙蒙的黯淡。

他醒来后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看着少女,目光偶尔会滑动,看向她的肚子。

为了不被扔下马车,他不吃药,也不疗伤,也极少进食,一边几天下来,他的伤势非但没有恢复,反而有些严重的趋势。

“你吃药吧。”终于,花青瞳看不出下去了,把药递给他。

姬泓夜看着那药,眼神黯淡,以他对少女的了解,若是她在乎的人,她定会结出蘑菇帮人疗伤,上次他因救少女而重伤,她就是给他吃蘑菇疗伤的。

可眼下,看着那瓶上好的伤药,姬泓夜分明感受到少女对他已然不同的态度。

以往,少女还很怕他,现在,少女的心境分明发生变化,虽然还顾及着那个契约,但她已经有了一些底牌,不再那么怕他了,这样好,但也不好。

姬泓夜接过药瓶,双手因无力而轻轻抖动,到手的药瓶,竟是有些拿不稳。

花青瞳见状又夺过药瓶,将里面的灵药倒出来,喂进他嘴里。

姬泓夜张嘴将药吞下,唇角露出笑容,“谢谢瞳瞳。”

花青瞳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道谢,她又倒了一杯水递到他唇边,喂他喝下,然后眼神严肃地道,“你别折腾自己的身体了,你赖在我们的马车里做什么?你还是快点养好身体离开吧。

虽然我肚子里的孩子和你有点关系,但现在已经没关系了,你是有婚约的人,你这样一直赖在我们的马车里,万一别人误会你很花心就不好了。”

姬泓夜喝完水,静静地看着少女,什么叫她肚子里的孩子和他有点关系?分明那就是他的种啊!

而且,什么叫现在已经没关系了?那关系可大了,那是他的种,这辈子都斩不断的骨血之情,瞳瞳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

还有,什么叫别人以为他很花心就不好了?

天知道他这辈子只对眼前的小姑娘生出喜爱之情,旁人,便是让他多看一眼,都是妄想。至于那婚约,他更是从未承认过。

他是黑天之子,上古之时,十魔君可不畏惧天元大帝,若是十魔君联手,天元大帝也不会硬触他们的锋芒。

而大帝遗臣,他们却是妄想来主张他的人生,订下那可笑的婚约。等他觉醒后,那婚约只不过是对方的单方空谈,于他而言,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他可是黑天之子啊!

姬泓夜默默看着少女,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生气。

之前,他只想着,自己现在还未觉醒,还不到解决那桩婚姻的时候,他向来不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未觉醒前,与大帝遗臣硬对着干,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更何况,他并不把那桩婚姻当作一回事。

但是,少女的出现,让他不得不重视那个所谓的婚约。

因为瞳瞳,让那个婚约出现意外,而那些人,一定不会允许这样的意外持续下去,灭杀这个意外,是他们一定会做的。

他自然不能娶瞳瞳,这个时候娶她,不就是把她推到风口浪尖吗?

可他哪里会想到,瞳瞳竟怀孕了!

姬泓夜的目光落在少女的肚子上,眼眸微眯,哼,他的孩子,怎么会是庶奴?

许是即将要当娘亲的人都很敏感,花青瞳突然有些不安起来,她警惕地看向姬泓夜,“你在看什么?小宝宝是我的。跟你没关系。”

少女抱着肚子,瞪大眼睛警惕地看着他,样子令人心疼又觉得可爱。

姬泓夜静静地看着她,伸手,想去触摸她的肚子。

“你不会抢我的孩子对不对?”花青瞳抱着肚子,躲开了她的手,警惕的眼中隐隐有些不安。

姬泓夜的手一顿,他知道少女有多在乎这个孩子。

她之前险些杀死他,瞳瞳在决定杀死孩子的一刹那,对他流露的仇恨,至今还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里,恐怕,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她当时看向他时的仇恨之色。

如此一想,原来,这个孩子还未出生,就已经经过了几翻生死大坎。

瞳瞳为了这个孩子,甚至不惜要嫁给他。

当时他还狂喜莫明觉得定是瞳瞳认定了他,想要将一生托付,可结果……她只是要给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罢了。当他拒绝后,当孩子不需要身份后,他这个孩子所谓的父亲,就没用了。

姬泓夜突然觉得嘴里苦的很,像是吃了一根黄莲一样苦。

但苦涩之余,不知为何,他竟又有些哭笑不得。

而此时,少女抱着肚子,警惕的模样,更让他心疼。

因为他的拒绝,不论出于何种原因,瞳瞳受到了很重的伤害这都是事实。如果他再表现出对孩子有兴趣,只会加深她心中的不安。

他收回手,轻轻摇头,几天以来第一天开口说话,声音沙哑,“不会,不会和瞳瞳抢孩子。”不用抢也是我的种啊,瞳瞳真笨。

花青瞳仍旧不安地看了他一眼,又拿来一包点心喂到他嘴边,认真地说:“你快吃,身体好了快点离开。”似乎他离开了,她才会安心。

姬泓夜听话地张嘴将那点心吃掉,垂眸,眼神柔软,虽然少女这样做,是为了早点赶走他。

少女恩怨分明,知道了真相,便也原谅了他,不再恨他的拒绝。

可是,少女太恩怨分明了。她竟然打算自己把孩子带大,自己为孩子争一条光明大道,将他这个孩子的父亲就这样无视了。

既不再恨他,也不会再亲近他。真正的将他视作了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现在,即便是那个契约,恐也不能让她屈服,她宁愿死,也不会再允许他碰她一下。

接下来几天,少女都一直在认真地照顾姬泓夜,姬泓夜的伤,也终于好了起来。

金城云深冷笑,“让我们十二伺候了几天,你可满意了?前面是城镇,到了那里,你就滚吧。这马车上可不欢迎你。”

姬泓夜没有说什么,到了前面的镇子里,马车停下休息,花青瞳他们找了客栈去吃饭,姬泓夜在众人的无视下,默默离开了。

姬泓夜离开后,少女明显松了口气。

考虑到少女怀着身子,他们今天打算找一家客栈休息一晚,明早再赶路。

吃过饭,大家要房了间,光亦步亦趋地跟在花青瞳身后,显然,是要跟她一起住的。

塗兮羽脑门儿一抽,将他拦下,“你是男子,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和瞳瞳住一起。”

光沉默了一会儿,乖乖去了别的房间。

这晚,前半夜大家都睡的十分安稳,可到了后半夜,剧烈的打斗声清晰地从客栈的房顶传来,刀光剑影不时闪过,众人已经从睡梦中被吵醒。

几人纷纷来到花青瞳房里,花青瞳也醒了,就在这时,‘轰’的一声,房顶被大力洞穿,几人抬头一看,发现几个蒙面黑衣人在打斗,应该是几个凡人武者的江湖争斗,他们似乎在围杀一个人,那人手里拿着一个包裹。

那被围杀之人似乎受了很重的伤,他突然将怀里的包裹丢下来,悲嚎一声,“传家宝爷不要了,你们谁要就拿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爷来日再报此仇!”

吼完,他捂着伤口,拼命地逃了。

其他黑衣人竟是看也没看那传家宝一眼,而是纷纷道:“快追,别让他逃了,斩草除根!”

说完,他们就去追那黑衣人去了。

花青瞳几人看着房顶的大洞,和脚边的包裹,脸色古怪之极。

于是,大半夜不睡觉,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乌龙事?

“咳!”西门无瑕忍笑,走过去将地上的包裹拿起来,“看看这里面是啥传家宝。”她好奇的心痒。

众人也都好奇啊,于是,几双眼睛都看向那包裹里。

打开包裹,里面装着一只镶金的紫檀木小箱子,箱子上着锁,但这样的锁对他们而言实在不算什么,西门无瑕两指一捏,那铜锁就裂成两瓣,碎了。

西门无瑕正要打开,西门黑突然叫了一声,爪子压住盖子,目光责备地看了她一眼。

“我知道,知道,小心有诈嘛,虽然此事有些怪异,但这箱子里的东西应该没问题。”西门无瑕笑着,小心翼翼地将箱子打开。

打开的一瞬间,里面的东西就露了出来。

在看清那东西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见,那箱子里,竟放着一朵黑色的莲花。

纯粹的黑,淡淡的天之力波动从莲花上溢出,无不说明了,这是一朵天礼。

一朵天礼,竟是一个凡人武者的传家宝。

不过这种事表并不足为奇,有些天眷者家族没落后,殒落的先祖留下天礼给后人做为传家宝,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这……我总觉得此事有些怪异。”金城云深道。

“我也觉得怪异。”西门无双道。

“的确是怪异。”塗兮羽也道。

“出了这么大动静,光呢,他没被吵醒吗?”花青瞳疑惑地看看众人,众人四下一看,果然不见光的身影。

“那个光来历不明,虽然帮了十二,但人心难测,咱们还是多留个心吧。”塗兮羽淡淡说,他总觉得那个光是有目的的,而且还是对十二有目的。

众人无不点头,但是,“那这个怎么办?”西门无瑕看着那朵黑莲道。

“虽然咱们自问不是什么好人,这天礼也是好东西,但这毕竟是人家的传家宝,咱们还是别打它的注意了,先放着吧,说不定明天那人能有命活着回来问咱们要呢。”西门无双笑道。

“那要是不回来呢?”西门无瑕问。

“那就说明这天礼和咱们有缘,到时候大家谁炼化了它当天礼都行啊,对不?”西门无双笑嘻嘻地道。

而就是在这时,那箱子里的黑莲花,竟蓦地有流光闪烁,接着,它猛地飞起,朝花青瞳飞了过去,光芒一闪,没入她的身体里。

“瞳瞳!”

“十二!”

这一幕太快太突然,众人齐齐惊呼出声,花青瞳自己也呆了,黑莲花进了她的身体,缓缓在她的脉络里游走一圈,然后进入丹田,缓缓扎根,其目的,竟是要成为她的天礼。

晶晶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圆乎乎的身体突然晃了晃,十分热情地扑了上去。

这是它将来的小伙伴吗?

花青瞳瞪大了眼睛,看着担忧的众人,表情古怪地道:“它、它要成为我的天礼。”

天眷者的天礼除了天洗时觉醒,再就是中途炼化别的天礼成为自己的天礼。这与花紫辰契约昙花还不一样。

花紫辰虽与昙花结下了契约,但那只是契约关系,并非将昙花纳为天礼,他们的关系类似于更亲密一些的合作。

而如今,这朵黑莲花,竟是要主动成为她的天礼。

成为她的天礼后,黑莲花的命运,将由花青瞳决定,花青瞳就是它的主人。

就像晶晶一样,花青瞳的一切意念,它都会绝对服从。

“如此说来,这朵天礼竟是有灵性的,既然它选择了你,十二,专心炼化它吧。”塗兮羽说,天礼不会有诈,炼化后,天礼的一切都逃不过主人的感应,这对瞳瞳没有坏处。

花青瞳神色古怪了一会儿,也就专心与炼化了,她从未想过,自己的第二个天礼,竟是这样得到。

因为黑莲主动配合,花青瞳这一炼化,十分容易。

而与此同时,小镇外的一片林子里,几个黑衣人纷纷停下了追逃的脚步,之前被围杀的那黑衣人捂着伤口回头恼怒地大吼:“你们这帮兔崽子,竟真的敢对老子下重手,都胆儿肥了是不是?公报私仇是不是?”

其他黑衣人无辜,一人弱弱道:“老大,之前不是你说的要狠一点,逼真一点的吗?”

老大气的直喘气,从怀里掏出伤药抹了,这才骂骂咧咧,“这是什么鬼任务,老子是杀手,竟让老子去演戏,雇主有病!”

天亮后,花青瞳从入定中醒来,她眼睛越发清亮,皮肤越发水嫩,身上的气息更加浑厚。

“突破了?”金城云深笑眯眯地凑上前来打量她。

花青瞳点点头,她已经从天灵中期,突破到天灵后期,就在这时,她的身后缓缓出现一朵硕大的黑色莲花,黑莲端静而坐,散发出莫大威压。

“它好强。但是因为我的修为所限,它的实力也被限制了。”花青瞳说。

“我总觉得此事有些奇怪。”塗兮羽低语,他看向少女,“可觉得那黑莲有何不同之处?”

花青瞳想了想,摇头,“除了很强,很有灵性,没有别的不同。”

众人松了口气,“不管如何,是黑莲自己选择了瞳瞳,天礼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主人的。”

而此时,花青瞳的丹田之中,晶晶十分高兴地围着自己的新伙伴打转,黑莲静坐不动,晶晶则上窜下跳,一会蹭了黑莲的花瓣,一会儿又撞了它的叶子,黑莲不厌其烦,两片叶子将晶晶抱起来,轻轻地揉了揉,这才将它放下。

晶晶被揉的发晕,乖乖地到离黑莲很远的地方札根下来。

花青瞳等人赶路时发现,光不见了,他不告而别了。

花青瞳想,光出现的很奇怪,离开时也悄悄的,是个很奇怪的人。他们谁都没有把光的离开放在心上,那么强的人,来历神秘,离开了是好事。

众人准备了许多干粮,马车再次赶路。

而此时的朝阳国皇城,重重御林军将西门家包围,此时的西门家,只许进,不许出。

“婳儿昨天于我传来音讯,不日她就带着万象宫春使归来,一是封朝为首国,二是……”班鱼面露仇恨之色。

“哼,敢伤我的外甥,那花青瞳真是自己找死,还有西门家,一家子废人,没有西门清霜,他们当真以为还能守住弑神令?我已找到训练弑神卫的法子,等我们得到弑神令,就是西门家覆灭之时。这次,陛下已下定决心要除去他们!”许禅光面色阴沉地冷笑。

他又想起花青瞳身边的那个叫光的高手,他眉头微蹙,面色阴郁。

“杀了花青瞳,药之传承自然也会是我们的。”班鱼冷笑。

他的天之力也是天药属性,他对炼药一途十分擅长,因此对药之传承,极为感兴趣。

------题外话------

这是一更,二更在下午三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