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新任务(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门家,西门清霜与西门录端坐在书房中,一壶茶,一盘棋,父子二人神色淡然,丝毫不将外面的情形放在眼中。

“数数日子,无双他们也该回来了吧?”西门录放下一颗棋子,捋着胡须慢慢说道。

“差不多快了,就这两天。”西门清霜清冷一笑,“药之传承,弑神令,我的梅花雪魄珠,都是那些人的目标。”

“只要瞳瞳一回来,弑神卫随时会有所动作,弑神令一动,外面那些御林军不足为惧。”西门录沉声道,眼中丝丝寒芒闪动,“我担心的是,班家和许家的动静。”

“爹年轻时和琅辕候许同山是知交好友,后来你们二人反目成仇,却是为何?”西门清霜手下一顿,抬头看向西门录。

西门录沉沉一叹,“无非是一个利字。这一切还要从弑神令说起,我们是从一个上古将军的传承秘境里得到弑神令,但当时的弑神令是有两块的,并且,两块都由我得到,当时我与许同山为知交,便将另一块给了他。”

西门清霜也是初次听西门录说起此事,不禁面露讶色,“有两块弑神令?”

西门录垂眸,面露后悔,“我手中的这块弑神令,包含了神甲和杀阵,而许同山手里那块,则是弑神卫训练的秘法,那些秘法,详述了如何运用神甲和杀阵的方法。

后来,我提出与他平分弑神令,他将秘法授予我,我将神甲给他一半,再将杀阵授予他。他当时欣然同意,他将秘法给我,我也如约将神甲和杀阵给他。”

西门录说到这里深深叹息,“没想到,后来我才知道,他给我的那秘法,竟不完整,他藏了私,不完整的秘法,让我们的第一批弑神卫训练起来伤亡惨重,而许同山却极快的建立了一支十分强大完美的弑神卫,我终于发觉不对,便上门去找他诘问,他拒不承认,便发动了弑神卫,欲争夺我手中的另一部分神甲。

我亦对他的背叛十分失望,便用我手中的弑神令,将给予他的那一半神甲收回。许同山万万想不到,弑神令可以控制神甲,神甲将他训练到完美的弑神卫全部绞杀,我亦将神甲尽数收回,从此,许家纵然有那秘法,但没有神甲,也再无法训练出弑神卫,而我们,只有不完整的秘法,这些年,虽然我不断研究完善,可依然极难陪养出完美的弑神卫。”

西门清霜哑然一笑,“是您所交非人。”

“此番许同山绝不会善罢甘休,皇室也绝不会放任弑神卫归于任何一方,华君弦非泛泛之辈,他容不下我西门家,又岂能容忍许家掌控弑神卫?”

“如此一说,班家,许家,还有皇室,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西门清霜道。

西门录目光闪,“现在,在他们眼中,我西门家就是一块肉,任他们去分!”

“班鱼不足为惧,但许禅光回来了,这个人深不可测,但对付他和班鱼,儿子还是有信心的,儿子担心的是,那班之婳和万象宫春使,以及华君弦!”

西门清霜略一沉吟,缓缓说道。

“班之婳能招来春使,瞳瞳理应也能招来秋使相助……”

……

而此时,马车缓缓行到了朝阳皇城外,马车正待进城,却在这时,塗兮羽和金城云深同时一愣,继而他们手掌一番,取出秋使令,令牌发亮,他们凝神听完令牌里传出的信息,双双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看向他们。

“瞳瞳,殿主召唤我们即刻回去。”塗兮羽说。

“即刻?”花青瞳问。

“即刻。”金城云深点头,看了塗兮羽一眼,“好像很急。”

“大哥哥和十一哥哥代我向殿主和其他哥哥们问好。”花青瞳沉默一下,说道,顿了顿,她又道:“我一定会去中央大陆看你们的。”

塗兮羽摸摸她的头,“好好保护自己和孩子。”

此时,他们手中令牌又亮,二人凝神查看,无奈苦笑,“殿主在催,哥哥们得走了。”二人心中也觉得莫名其妙,殿主有何事如此急着催他们回去?

花青瞳无声点头,目露不舍,二人拿出传送玉牌,消失的一瞬间,西门无瑕突然一把抓住塗兮羽,传送玉牌闪了闪,空间发出剧烈波动,转眼,几人同时消失在马车里。

“无瑕真是好样的。”西门无双拍腿赞叹。

西门黑也猫眼闪烁,但愿无瑕丫头能搞定塗兮羽,再不嫁,就二十了。

而就在这时,花青瞳突然微微一愣,她低头,从天算子中取出秋使令,令牌发亮,和哥哥们的一样。

她凝神去查看,里面传出一个十分威严的声音。那声音似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带着莫测和神秘,却清晰地在她的脑海中回荡。

“第二个任务,破坏春殿与朝阳国君联姻。不择手段。”

花青瞳听完,久久不动。让她破坏华君弦和班之婳的联姻?还不择手段?

殿主这是什么意思?若是大哥哥和十一哥哥在,她还能问问明白,可现下,她真有些懵。关键是,殿主为什么要破坏华君弦和春殿联姻,莫非只是为了给她找事干?

马车继续前行,转眼入了皇城,刚到皇城,一辆马车便等在城内,大总管朱正德和正义候的侍卫们候在门口,“祥云郡主,属下奉候爷之命,在此恭候郡主回府。”

正欲前往西门家的花青瞳和西门无双对视一眼,西门无双道:“表妹你先回吧,回去见见姑姑,我先回去见过祖父和父亲。”

花青瞳点了点头,下了马车,目送西门无双离开。

朱正德看见花青瞳,正欲行礼,但立即的,他满脸惊愕,“您这是……”他看着少女高高突起的肚子。

孩子现在六个月了,很明显。

花青瞳摸摸肚子,“怀孕了。”花青瞳看着朱正德。

朱正德表情纠结,顿了好一会儿,这才恭敬地道:“郡主请上车。”

花青瞳转身上车,朱正德问:“郡主,世子呢?”

花青瞳目光一黯,“哥哥在天河秘境中不见了。”

“不见了?”朱正德神情一变。

“他还会回来的。”花青瞳坚信。

而此时的正义候府,白衣男子静坐于主位,花正义在旁陪同,此时他神色微变,“陛下是说,紫辰没回来?”

“不错,紫辰世子失踪了。这件事祥云应该清楚。”华君弦神情悠闲,“不仅紫辰世子不见了,花风染同样不见了。”

花正义神情复杂,华君弦看了他一眼,道:“具体情况如何,还要祥云回来一问便知。”

花正义点了点头,华君弦道:“朕之前的提议,正义候以为如何?”

花正义微微有些迟疑,“陛下,臣没有意见,只是,陛下若娶了瞳瞳,清莲太子那里恐不好交代。”

“清莲太子自有清莲太子的婚约。瞳瞳若是聪明,就该知道,当皇后和当宠物,哪个更对她有利。”华君弦轻笑出声。

“但是,西门家那里……”

“只要瞳瞳答应嫁于朕,朕也不是不可以留西门家一条活路,毕竟,相对于已经势弱的西门家,班家和许家才是朕的心头大患!”说到这里,华君弦眼露寒光。

“陛下当真不嫌弃瞳瞳曾失身于清莲太子?陛下娶也,除了因为药之传承,对她可有一点怜惜之情?”花正义问。

“若是嫌弃,朕岂能娶她,想要药之传承,朕有许多途径可以得到……”华君弦轻笑一声,神色微微变幻。

花正义一愣,看着华君弦,心头震惊莫名。

若问这朝阳国上下,最了解华君弦的人,除了贴身伺候的敏公公,那另一人必然是他,世人皆以为,朝阳帝最倚重国师班鱼,孰不知,他花正义才是朝阳帝最信任之人。

而此时,他竟从这位深不可测的帝王眼中,看到了一丝情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