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阴龙之威,秋殿主到!/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阴龙也看着花青瞳,它妖异的面孔隐隐流露出一丝激动,这次它一定要做好主人吩咐的事,然后回到主人身边,努力讨得主人的欢心!

许禅光隐隐觉得有些古怪,但一时又说不出哪里古怪。直到——“啊!”

他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立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众人都朝他看去,然后,所有人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许禅光的脸扭曲起来,眼球痛苦地向外突起,他用一只手死死地拽住阴龙的尾部,将它朝外拽,而阴龙的头部和前半个身子,已然从他侧颈破开的血洞处钻了进去。

阴龙的身体太滑了,许禅光拼命地拽着,但滑溜的阴龙,还是很快就挣脱他,从他汩汩涌出鲜血的颈侧血洞处彻底钻了进去。

他衣服下的皮肉蠕动,那是阴龙在游动。

阴龙进入他的体内后,就顺着他的天脉一路向下,来到他的丹田之中。

许禅光死死地捂住颈侧的血洞,低头双眼瞪的滚圆,他感受着自己的丹田里,天之力迅速地消失。

他是天泉境的修为,但事实上,他已经是天泉境后期圆满,再过不久,他就能够突破,踏入天珠境!

到了天珠境,在天眷者中,才算是真正的高手!

他的天之力何其磅礴,他的天礼菩提花何其圣洁强大,但是现在,他的天之力被一张巨口不断地吸噬而去,他的修为从天泉境后期圆满,一路下跌,转眼,跌到了天泉境中期。

紧接着,天泉境初期。

那吸噬力似乎越来越强,极快的,他的修为继续下跌,转眼竟跌破了天泉境,回到了天灵境……

而他的天礼,亦同样跟着虚弱,再虚弱……

旁人看不到他身体里的变化,只能看到他越来越惊恐的神色,和越来越苍白的面庞。

“禅光!”终于,琅辕公许同山大吼一声,朝许禅光扑去。

他抱住许禅光,用衣袖去堵他颈侧的血洞,“太医,陛下,快叫太医啊!”

太医很快就来了,却被许禅光狠狠挥开,“班鱼,快,出手,重击我的丹田!”许禅光找回了神智,狂怒而仓惶地说道。

所有人都看到那丑陋的怪物钻进了许禅光的身体,他现在叫班鱼重击他的丹田,那就是说,那怪物正在他的丹田里?

所有人毛骨悚然,除了司玄眼底隐隐流露出噬血兴奋之色外,就连华君弦都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目光深沉地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眼底有着丝丝担忧。

许禅光很强,他的天之力一定很强很可怕,到了天泉境,天之力已经不再是雾气,而是化作一口深不见底的泉水,那泉水有多深,谁也不知道。

阴龙如何将那源源不尽的泉水吸干?它会不会受伤?花青瞳心中万分担忧。

眼见班鱼反应过来,凝聚起力量就要去重击许禅光的丹田,花青瞳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班鱼,你住手!”想帮许禅光?不行!

花青瞳不顾实力差距,朝班鱼闪身袭去。

班之婳突然眼神一凛,闪身而来,“花青瞳,受死!”

她朝花青瞳背后袭来一掌。

花青瞳的心性向来是纯粹而直接的。她知道自己最先该做什么,该舍弃什么,于是,她不顾班之婳从背后的袭击,竟是毅然决然去阻拦班鱼。

她不怕被班之婳重伤,她宁可重伤,也要阻止班鱼。

只要阴龙吸干许禅光,许禅光必死无疑,她要为阴龙争取时间,她得保护阴龙。

班之婳目光一闪,她没想到,花青瞳竟如此心性坚硬狠辣,宁愿重伤,也不愿放弃阻止大伯。

这样的敌人更加可怕,不能留,一定要杀死她!班之婳心中的杀意瞬间沸腾到极致,这一刻,她对花青瞳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仇恨,而是隐隐多了一丝忌惮和恐惧。

当下,她本有九分力的一掌,瞬间变化为十成修为,毫不保留的夺命击出。

花青瞳心知肚明,却眼中神色冰冷,坚不可摧。

一直默默注视着少女的姬泓夜此时面色终于一变,瞳瞳太胡闹了,她还怀着身子呢,就这样冒险。

眸中闪过淡淡的责备和心疼,而后,他看向班之婳,眼中杀意凛冽,他抬起修长白皙的手,天之力汇聚,涌动,他屈指一弹,凝成一团的天之力狠狠射向班之婳。

而与此同时,一声清冷的怒喝也同时响起,“孽蓄!尔敢!”

寒香袭来,一朵殷红的梅花凭空飞射而来,与姬泓夜那道天之力同时击向班之婳。

春殿一名绿衣人见状,忽地弹出一道光,将二人的攻击挡下,可纵然如此,班之婳依旧还是被二人的攻击震伤。

她捂住胸口后退数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转身却忙朝那出手的绿衣人躬身道谢。

那绿衣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略有些兴味的目光看向了门口。

门口,缨推着西门清霜的轮椅缓缓走了进来。

花青瞳在嗅到那梅花的寒香之时,就知道是舅舅来了。

她心下一松,出手更无顾及,凭她天灵境后期的修为,去对抗班鱼这个天泉境中期高手,竟真的将他阻挡片刻,为阴龙争取来更多的时间。

仅是这一点点的时间,许禅光的修为已下跌到天灵初期。

花青瞳心中一松,看来阴龙非但不吃力,反而越来越凶猛。

许禅光已经面无人色。阴龙在他的体内,他伤不到,摸不到,只能被动承受,恐惧地感受自己辛苦修炼的修为一点点的消失。

为什么?阴龙明明已经认他为主,为什么会吞噬他?他的脑海闪过重重的疑问,但最终,他不可思议地看向花青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是这个少女,是她啊!

班鱼被花青瞳阻止,但也只是一瞬,他微愣之后便是阴狠一笑,转身向花青瞳袭去,花青瞳面瘫的脸上毫无表情,却是抱着肚子转身便跑,并口中大叫道:“舅舅救命!”

所有人一愣。

刚才还勇敢果决的少女,此刻竟转身就跑,还口喊救命,这反差也太……

花青瞳才不管旁人,她径直跑到了西门清霜身后。

西门清霜温和慈爱地看了她一眼,见她挺着一个大肚子,眼中不禁露出责备之色,“你也太不爱惜自己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舅舅,然后伸手指向班鱼,“舅舅,杀了他。”

班鱼一愣,眼神惊疑不定。

他们都注意到了之前的那朵红梅,人尽皆知,西门清霜未废之前,他的天礼就是红梅。

此时又见红梅,莫非西门清霜好了?

嘶!不可能吧!西门清霜废了十来年了,怎么可能一下就好了?可若说他没好,那之前的红梅又如何解释?

“西门清霜,你这个废物来做什么?你不是被困在西门家吗?你是怎么出来的?”班鱼狠声诘问,死死盯着西门清霜,他的心中隐隐有丝恐惧在蔓延,让他格外的不安。

西门清霜淡然地看着他,没有愤怒,没有仇恨。而是微微一笑,看向华君弦,“多谢陛下撤去御林军,让我等自由出行。”

华君弦微微一笑,“西门候的修为?”

西门清霜温和一笑,“回陛下,多亏了瞳瞳相助,我的身体已无大碍。”他说的保守,但听到此言的人们,却是齐齐心头大骇,西门清霜恢复了?

华君弦瞳孔一缩。

最惊恐的就要数班鱼。此刻的班鱼哪里还记得去帮许禅光,他死死盯着西门清霜,如果西门清霜恢复了,那他、那他至少是天珠境!

天珠境,他努力了十几年,依然还停留在天泉境,前段时间好不容易突破到了天泉境后期,而十几年前,西门清霜就突破了天珠境,趁他突破之时修炼未稳,他与旁人联手,这才将他至残。

可眼下,他竟说他恢复了?

一股寒气陡然从心底窜起,班鱼不断地安慰自己,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

“班鱼,许禅光,今日就是你二人的死期,十几年前的债,我也该讨回了!”西门清霜从轮椅上缓缓站起。

此时的他已不像刚治好身体时的苍白病态,他的脸色红润了不少,气息越发沉稳了,花青瞳歪头看着,甚至察觉不出舅舅身上有天之力的波动。

西门清霜站了起来,他朝班鱼走去。

班鱼脸色苍白,本能后退。

殿内所有人屏息静望。

他们不由想起十几年前的西门清霜,那时的他意气风发,傲意凛然,天姿绝伦,二十出头就已经是天珠境,锋芒无人可及,连万象宫都因他而惊动。

然而天才总是容易陨落的,一夕间,他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废物。

而此时,他人到中年,十几年的磨难让他再无曾经的尖锐锋芒,反而更多了一些内敛,温润。

他锋芒尽敛,可却让人更加觉得心惊。

在场众人,看不出他有多强,十几年前就是天珠境,那十几年后呢?

“陛下,为什么放他出来?”班鱼节节后退,忍不住回头看向朝阳帝。

朝阳帝闭了闭眼,他虽答应与花青瞳联手,但他其实并不相信花青瞳能够杀死许禅光和班鱼,他只不过是想谋一个人,谋花青瞳。

在他的认知中,花青瞳杀不了许禅光和班鱼,这样,她就得嫁给自己!

可眼下……

他以为西门家气数已尽,可看着西门清霜淡然温和的面庞,他知道,西门家复兴在即!

华君弦闭了闭眼,无声叹气,再睁眼,他眼中已带上了温和笑意,“镇国公府乃是朝阳国的顶梁柱,朕为什么不放他们?之前已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真正的奸臣是你班家和许家!”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眼中闪过浓浓的鄙视,华君弦太虚伪了。

班家和许家众人脸色纷纷一变,均都不可置信地看着朝阳帝。

而就在这时,许禅光终于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众人闻声去看,却见一物从他的丹田处破腹而出,那物竟是比之前大了一圈不止,浑身已然长满了细密的鳞甲,漆黑发亮。

若说之前的阴龙只有小孩手臂粗细,那现在,已然有成年男子的手臂粗细长短,它看起来结实强壮许多,随着体积增大,它的头颅同样长大,那张人面,也越发清晰,五官妖娆精致,上面细密的纹路狰狞恐怖,它的双眼烔烔有神……

有人看清了它的模样,吓的面无人色,几名官员竟是当场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然而阴龙却只是目光专注地看着花青瞳,它的嘴里含着一枝花朵,圣洁美丽,那是菩提花,许禅光的天礼。

圣洁的菩提花和阴龙诡谲的鬼面交融在一起,此时此刻,这画面无比震撼,恐怖。

“禅光……”许同山似乎一瞬间老了十岁不止,他颤颤歪歪地扶着许禅光坐下,许禅光脸色苍白黯淡,没有了天之力和天礼,他的脸上瞬间出现不少皱纹,他死死地盯着阴龙,眼中的恨意几乎凝成实质。

花青瞳蹲下,朝阴龙伸出了手。

阴龙眼中霎时闪过一丝喜悦,飞快地朝主人窜去。它窜上花青瞳的手臂,将菩提花交给她,它的身体便缓缓缩小,缩小到姆指大小,用鬼面小心翼翼地轻触她的脖子,见她没有厌恶排斥,它不禁发出一声刺耳的‘叽’声,欢喜无比。

花青瞳目光柔和,将她抓进手心里,捧到面前,认真道:“谢谢你,你有没有受伤?”

阴龙控制不住自己欢喜的心情,尾巴不断地扭动着,主人好温柔,主人在关心它,主人也是在乎它的,喜欢它的。

“叽!叽!”没受伤,没受伤,就是吃撑了,要慢慢消化。

它难听的声音传进花青瞳脑海,音波扩散后,花青瞳竟奇迹般地听懂了它的话。

花青瞳用指腹摸摸它有了鳞甲后坚硬冰冷的身体,但她没有嫌弃它,将它塞进自己的领口,安慰道:“你安心休息吧。”

阴龙欢喜无比,觉得自己好幸福,主人一点也不怕它,不防备它,还把它放进自己的领口里睡觉。

“花!青!瞳!”许禅光虚弱地叫,眼中恨意滔天。

花青瞳一步步走向他,眼神同样带着恨意,“你当初追捕我的阴龙时,可有想过今天?”你上辈子参与覆灭西门家时,可想过有今天?

许禅光恨到极至,已然无言。

花青瞳翻手拿出匕首,她要了结了这个人的性命,亲手了结,才真正放心。

所谓打蛇不死,后患无穷,哪怕她知道许禅光已经油尽灯枯,但她还是要亲眼看着他死才放心。

如此谨慎的做为,没有人会认为她胆小,只会让人觉得,此女心性可怕,不宜为敌。

司玄双手缓缓紧握,眼中血浪滔天,他死死地盯着花青瞳,头痛欲裂,他几乎忍不住心底的暴虐,他要她,这种强烈的欲望即将把他的理智淹没,他在竭力忍耐,但他连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忍耐和理智还能坚持多久。

事实上,花青瞳的谨慎是对的,圣王寺有一种秘法,可令人转世重生,当然,那种秘法所要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一则离不开自己天礼的护佑,二则要选择合适的转世目标。

可现在,许禅光的天礼已经被阴龙夺去,修为也被废掉,他的双眼死死盯着花青瞳,确切的说,是盯着她的肚子,随着花青瞳的步步逼近,他眼中的疯狂之色令人心惊。

花青瞳目光微闪,心中突感不适,脚步不由微微迟疑,圆圆道:“小公主别怕,你尽管去,此人想夺舍小皇子,哼,你乃大帝返祖血脉,只怕他消受不了,要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原来如此!花青瞳面瞳的眼神凶狠,想夺舍她的孩子?她一定要让也死的极惨!

许禅光眼神兴奋扭曲,看着花青瞳不断靠近,他的面庞激动,发出不正常的潮红,花青瞳目光冰冷,大步靠近,挥舞匕首!

“瞳瞳别过去!”姬泓夜脸色一变,猛扑上前,挡在花青瞳面前,他转身,将少女搂近怀里,“别过去,他们圣王寺有转世秘法,他想夺舍孩子。”

“我不怕他。我要杀了他。”花青瞳去推姬泓夜,姬泓夜用力抱紧她,低声道:“我知道,瞳瞳是大帝血脉,瞳瞳不怕他,可我不想,不想让他肖想孩子,瞳瞳,别过去,我来杀他。”

姬泓夜淡淡哀求,他声音极低,众人只当他们在耳语,姿态颇为暧昧。

司玄死死盯着他们。

花青瞳抱住肚子,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姬泓夜,“孩子是我的,关你何事?”

“不关我的事,孩子和我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我只是也看他不顺眼,我早就想弄死他了。让我来,让我来!”姬泓夜连忙举手否认,他一脸认真地看着少女,心中满是无奈和宠溺。

花青瞳到底还是在乎孩子,没有再继续靠近许禅光,而是将匕首递给姬泓夜,“这个借给你用。”

姬泓夜目光一软,接过匕首,转身,匕首出鞘,如利箭般射向许禅光眉心。

噗哧!

果断狠辣,没有一丝停顿,匕首深深钉入许禅光眉心里,从后脑穿出,许禅光疯狂的表情被永远定格。

姬泓夜抬掌一吸,匕首被吸出,上面滴血不沾,姬泓夜赞道:“梅花冷香,苦寒乌云,清霜先生的东西,果真不凡!”

“禅光!”许同山悲吼一声,扑到了许禅光身上恸哭出声。

姬泓夜冷冷看了他一眼,招手一挥,一枚七色戒指便从许禅光手指上脱落,飞到他的手中。

那七彩戒指上镶有一朵圣洁祥和的菩提花,隐隐有神圣光芒流转,见殿内不少人都盯着这枚戒指,姬泓夜微微一笑,将戒指收起。

“有乌云出手,许禅光神魂难留,瞳瞳放心,此人已死。”姬泓夜将匕首还给少女,见少女眼神警惕地看着他,他心下不禁一苦,遂乖觉地后退,回到原位坐下。

容威见他回来,不由问道:“什么意思?不是说孩子是你的吗?”

姬泓夜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如你所见,瞳瞳不打算让孩子认爹了。”

容威英俊的脸庞微凝,看着他目露同情,再看向花青瞳的目光已然十分佩服。

而那厢,西门清霜已将班鱼逼至绝路,随着西门清霜的步步逼近,班鱼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在不断增强。

天灵,天泉,天……珠!

天珠境!

不,不止!

天珠中期!

西门清霜果然不失为千年难遇的天才人物,他刚恢复健康时,还是天珠初期,此时不过数月,已然是到了天珠境中期!

班鱼绝望而不甘,为什么,他与西门清霜从小便是这皇城的风云人物,而对方却样样比他优秀,他明明已经被他废了,可没想到,这人竟还有翻身的一天,他不甘啊!

而就在这时,班之婳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当然,她是朝着一名绿衣人跪下,“殿主,婳儿求您救救我大伯!”

班家不能没有大伯,没有了大伯,班家还算什么?她班之婳还算什么?

然而她此言一出,无疑是石破天惊!

殿主?

哪个殿主?

班鱼脸上突然露出狂喜之色,他猛地看向绿衣人,之前没细看,此时一看,此人不正是春殿殿主么?他曾遥遥见过春殿主一面,至今还有印象。

班鱼当即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绿衣人呼救,“殿主救命!”

绿衣人眼露寒芒,他大约三十左右的模样,身形高大,但眼神沧桑,显然,他的真实年龄远远不止三十左右。

他冷冷地看了班之婳一眼,“婳儿,你如此没用,次次令本殿主失望,你说,本殿主为何还要帮你?罢了,你终究是我春殿使者,但过了今日,便不是了。”

“殿主!”班之婳惊愕抬头,满眼惊惧。

不再是春使,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离开,与万象宫再无关系,二是……继续留在春殿,身份是殿主的妾。

春殿不知有多少春使为了继续留在春殿,而成为了殿主的侍妾。

班之婳从未想过,自己也有这一天!

她深深不甘,但,成为殿主的侍妾,也不是没有好处,甚至,好处更胜使者一筹,若能得殿主宠爱,或许还有更想象不到的好处!

“婳儿愿为殿主以身温席!”她微微仰头,露出姣好容颜,虽不是绝色,却也姿色秀丽,白皙的颈项从衣中露出,格外诱人。

春殿主勾唇一笑,柔声道:“婳儿起来吧!”说着,他一挥袖,将班鱼卷到身后。

众人目露震惊,花青瞳更是目瞪口呆!

所以,完不成殿主的任务,还要被收作侍妾?春殿如此,那秋殿呢?她、她可是秋殿唯一的女孩子啊!为啥大哥哥和十一哥都没有提醒过他?难怪殿主总是给她发任务。

花青瞳突然想哭,秋殿主在她心中的模样还定格在独孤云的形象上,她觉得秋殿主是很厉害,很强大的人,可现在一看春殿主,由此代入,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

大既是少女的模样太接近崩溃,春殿主突然看向她,微笑,“本殿主看,秋殿主对你也不怎么上心,小丫头,要不要考虑考虑到春殿来?别怪本殿主没提醒你,秋殿主可是个变!态!”

“你才变态!”花青瞳目光凶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是大人物,你在这里多丢人?你快走,别多管闲事!”

春殿主轻笑一声,打量了少女一眼,“小丫头,本殿主随时欢迎你到春殿来!”

花青瞳眼中顿时露出厌恶之色,她下意识地看了班之婳一眼,不由打个了冷颤,凶巴巴地骂:“老男人,不要脸!”

春殿主一呆,脸色顿黑。他冷笑一声,“能让兽神显灵的秋十二使,本殿主可是好奇的很,今日一见,竟是个面瘫,不过胆子不小,敢骂本殿主!”

花青瞳不语了,有些担忧地看向舅舅。

西门清霜的脸色凝重下来,他看着绿衣人,“想不到春殿殿主竟将分身降临至此,失敬!”

“能再见清霜公子的风采,本殿主也颇感欣慰,本殿主这具分身,不偏不巧,正好也是天珠境中期,清霜公子,你可是执意要与本殿主一战?”

“在下无意与春殿主一战,只是,今日在下必杀班鱼!”西门清霜眼中杀机一闪。

“那就没的谈了,本殿主向来是怜香惜玉之人,婳儿既成本殿主爱妾,本殿主自然要全她一个心愿!”

话落,春殿主与西门清霜之间的气息瞬变。

二人都是天珠境中期,威压之强,令人窒息,花青瞳等人连连后退,班鱼突然目光一闪,朝花青瞳杀来!

花青瞳眼神一寒,准备迎战,就在此时,空气突然扭曲起来,接着,一道高大身影凭空出现在此,他挡在少女面前,将班鱼狠狠一脚踹开!

“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竟来东大陆搞风搞雨!”高大身影挡在花青瞳身前,看向春殿主。

春殿主错愕回头,“秋殿主竟来了?为了你身后那丫头?”

殿主?独孤云?

花青瞳立即瞪大眼睛看去,仰头却也只能看他到他的脖子处,他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斗蓬,连脸都罩在里面,根本就看不清长什么样儿。

他可真高啊!

花青瞳突然紧张起来。

“你来得,本殿主为何来不得?”高大的身影嘲讽道。

春殿主微微叹息,“婳儿,你看,不是本殿主不帮你,实在是没法帮了啊!”

班之婳脸色苍白,猛地扭头看向花青瞳,满眼恨意,她从来都是天之骄女,可这一刻,她竟无比嫉妒花青瞳。

“我不出手,你也不能出手,这里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春殿主道。

秋殿主点头,算是默认。

班鱼的脸色又白了!惨白。

西门清霜眼中杀意沸腾,毫不留情地杀向班鱼。

这边,花青瞳眼神纠结,她仰头看着秋殿主,小脸严肃起来,认真道:“十二见过殿主!”她躬身行礼。

秋殿主低头,看着她,不语。

花青瞳急了,连忙邀功道:“殿主,任务完成了,华君弦没娶到班之婳。”

少女面瘫着小脸,眼神紧张,像只笨笨的小松鼠。

“真笨!不就是让你破坏个联姻,你就把事情搞成这样?”秋殿主终于开口了,语气略带嫌弃。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想,她把事情搞成哪样了?她不是干的挺好吗?

“小丫头不服气?若不是本殿主来,你如何收场?”他指了指春殿主。

花青瞳立即小脸发僵。

“我,我很有用的,我比班之婳有用!”所以,你千万别像春殿主对班之婳那样对我。

秋殿主不说话了,斗蓬下的双眼盯了她好一会儿,直盯的花青瞳浑身发毛。

片刻,秋殿主恼怒抬手,屈指在她脑门儿狠狠敲了一记,威严训斥道:“你这小脑瓜子里面胡思乱想什么?嗯?你大哥哥和十一哥哥来也没教会你学聪明一点?”

------题外话------

修炼等级划分:

天洗:通过天洗,觉醒天礼,初成天眷者。天洗分十层。

天灵境,天泉境,天珠境,碧海境,万物境,完美境,破天境(每个境界分为初、中、后三个阶段)

*

《嫡女重生:农田贵妻》浅尾鱼

三十岁的未嫁人的老女人和四十几岁未娶媳妇儿的老男人

重生后各种不要脸的生活。

算命的说了:八字合、命定姻缘!

婚后生活定是:干柴烈火、春雷滚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