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第三个任务/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捂住被敲疼的脑门儿,眼底泛起一丝泪花,她怒瞪秋殿主,“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打我是不对的。”

秋殿主低头,默默地看了面前的小丫头一眼,“本殿主算是看出来了,一段时间没见,小丫头长胆子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她偏了偏头,试图看清他斗蓬下的样子。

秋殿主见她这般动作,伸出大手放在她头上用力揉了揉,花青瞳立即头晕眼花,抱住他的大手将他用力推开,“你太过份了。”

“咳,你倒是好耐心,在这里陪小丫头玩。”春殿主阴笑一声,阴阳怪气地开口。

“碍着你的眼了?不想看就滚蛋!”秋殿主回头,瞥了春殿主一眼。

班之婳站在春殿主身后,想起自己在殿主面前的战战兢兢,又看着花青瞳的肆无忌惮,以及秋殿主看似威严,实则纵容宠溺的态度,她的脸色又白了白,眼底闪过深深的不甘和妒嫉。

正在这时,一声惨叫猛然响起,“大伯!”班之婳猛地抬头,顿时悲呼一声,扑了过去。

西门清霜将班鱼的天礼取出,一串长满鲜艳红豆的植物被他捏在手中,那植物飘出浓香,令人闻之欲醉,花青瞳立即被吸引了视线,她定定地看着那串植物,嘴里分泌出一丝津液,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目露垂涎。

“舅舅,这是什么,好香啊!”少女立即走了过去,盯着西门清霜手里的植物。

“相思子,你别碰,有剧毒。”西门清霜将那天礼向后撤了撤,离她远了些。

花青瞳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舅舅拿着那植物的手是裹着一层天之力的,纵然如此,他手上的天之力还是不断被腐蚀,发出缕缕黑气。

“舅舅,我想吃。”

花青瞳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垂涎地看着那串相思子,绿色的植物上,挂满了鲜红滚圆的小豆子,那豆子香气太浓,太诱人,她肚子里传来强烈的饥饿感。

西门清霜的脸一下子黑了,“这东西是香,但这千万不能吃,它的种子,只须小小一颗,就能将你的天脉封死,轻则天之力尽废,重则性命不保。舅舅以前就是被它所害。”

“那有什么?还不是被我的蘑菇解了毒?”花青瞳盯着那串相思子,口中不断分泌出津液。

西门清霜一愣,这才想起,少女的蘑菇似乎更厉害一些。

“给她吃。”秋殿主这时开口。

西门清霜见少女眼露渴望,而秋殿主又开口,犹豫了一下,遂将手中的天礼递给了她。

相思子刚一入手,似乎察觉到了一丝危机,它本能地散发出浓烈的毒气来攻击花青瞳,而花青瞳体内的蘑菇这时也风风火火地冲了出来,发出五彩光芒将那相思子笼罩,其饥渴的程度,宛如饿了几天的人看到了珍馐美味,饕餮而食

转眼间,鲜艳好看的相思子,就变成了一串枯黄的死物,可以当干柴烧了。

班之婳抱着班鱼的尸体,扭头看着少女的天礼将大伯的天礼吞噬干净,简直是眦目欲裂,“你、你……”天礼吃掉天礼,此事她还是头一次见。

花青瞳餍足地将长大了一圈的晶晶收回丹田,眼睛闪闪发亮,真好吃!

西门清霜目瞪口呆,这丫头,就这么把别人的天礼吃了?

秋殿主斗蓬下的表情也十足古怪,这小丫头是小魔头吧,天礼吞吃天礼之事,别说是旁人,就是他也是头一次见。

春殿主更是双眼露出奇光,盯着少女的眼神格外惊异。

“秋殿主,你们秋殿的十二使者,不是天眷者,是窃天者吧?就是窃天者,也没她能吃啊!”一口气吃掉一个比她修为高深许多的天眷者的天礼,就连窃天者也自愧弗如吧。

花青瞳抬头,看了秋殿主一眼,又看了舅舅一眼,眼神有些不解,难道她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花青瞳!”班之婳满脸泪痕,她放开班鱼的尸体,跪行到春殿主脚下,抱住他的双腿哭了起来,“求殿主为婳儿作主,大伯已死,婳儿只想将他的天礼留下作个念想,可现下……秋殿欺人太甚!”

她想说花青瞳欺人太甚,可话到嘴边,就升级成了秋殿。

春殿主低头看了她一眼,以前不觉得,现在看来,少女的确有几分姿色,柔若无骨,幽香屡屡。

春殿主将少女拉起来,搂进怀中,“婳儿别哭!”

“秋殿主,你看此事如何解决?你秋殿做事也未免太狠了些!”春殿主看向秋殿主。

秋殿主冷笑,“我们秋殿做事向来狠,春殿主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

花青瞳看了秋殿主一眼,又看向春殿主,见他面色阴冷,又见班之婳死死瞪着她,她便将手里枯黄的相思子枝干递过去,“给你,拿去做念想吧!”

众人一愣,班之婳的眼睛霎时血红一片,死死盯着花青瞳。

“哈哈哈哈!”秋殿主愣了一瞬,接着便仰天狂笑出声,他看向春殿主,“春殿主,我们十二可是很善解人意的,快让你的侍妾把这东西收起来吧!可千万别辜负我们的一番好意!”

春殿主气的脸黑了,眯起眼睛盯向花青瞳,见少女面瘫着一张脸,眼神格外诚恳,他不由磨了磨牙,“好!好!好!秋殿主你可真是收了个好使者,本殿主记住她了,以后一定会好好照料秋十二使的。”

他将最后一句话说的咬牙切齿,花青瞳几乎能听到他的磨牙声。

花青瞳一下子躲到了秋殿主身后,抓住他的斗蓬晃了晃,“殿主,他威胁我,你快帮我教训他,不然你多没面子。”

闻言,春殿主的脸更黑了。不止他的脸黑了,连秋殿主的脸也黑了。小丫头胆大包天,居然就这样唆使他和春殿主打架,这性子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关键是,她顶着一张面瘫脸,睁着真诚纯净的眼睛,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小丫头放心吧,有本殿主在,他不敢动你,不然本殿主就把他春殿的使者一窝端了!”秋殿主轻笑着的抬手摸摸小丫头的头发。

花青瞳眼睛发亮,面瘫道:“殿主真厉害!”并附送亮闪闪崇拜的小眼神一枚。

秋殿主无声一笑。

春殿主脸色漆黑一片。

班之婳脸色灰败,她知道,大伯的死,她是指望不上春殿主了,至少此时,她是报不了仇了。

看着秋殿主对花青瞳明显的疼爱护短,以及春殿主对自己的冷漠利用,班之婳突然笑了,笑的妩媚而妖娆。

她走到春殿主身边,靠进他的怀里,“殿主,你若是对婳儿有秋殿主对花青瞳的一半好,婳儿就满足了。”

春殿主目光一闪,抬手将她拢进怀里,“婳儿放心,本殿主会对你好的。”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班之婳,她目光清冷,她知道,班之婳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以色侍人,岂能长久?如春殿主,秋殿主这样年岁不知几何,修为不知多高的强者,他们的心性之坚之冷,又岂是她能媚惑的了的?

少女目光通透而清澈,她不相信这世上一切都要以利益来衡量,不是一切感情都需要利用与讨好,对于亲人,她自会用满腔深情去对待,而那些对她好的人,她亦会回报一颗真心。

想到这里,少女抬头,眼眸明亮而清澈地看向秋殿主。

秋殿主对她好,她也会对他好。

秋殿主微微一顿,看着少女清澈的目光,他斗蓬下的唇角无声轻扬,而后威严地说:“第三个任务……”

花青瞳顿时小脸一僵,双手紧握成拳,倍感愤怒。怎么总是有做不完的任务?

见少女眼中露出怒意,秋殿主顿时恶劣一笑,“一年内,给本殿主炼三颗万灵丹出来!”

花青瞳立时小脸发青,万灵丹,那是天珠境强者滋养神魂的灵药,她现在才天灵境,怎么炼出天珠境强者需要的万灵丹来?

这分明就是故意刁难。

“那要是炼不出来呢?”花青瞳觉得殿主真是太坏了,亏他之前还觉得他好。

“那就是你没用……”秋殿主威严地说。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眼神凶狠。

“你要是能做到,本殿主也是会给你好处的。一套杀人的术法怎么样?”秋殿主觉得,小丫头还是有必要安抚的。

花青瞳面瘫着脸想了想,说道,“我、我尽力。毕竟万灵丹太难炼了。”

“春殿主,莫非你还有别的事?”交待完小丫头,秋殿主想走了,自然不能放春殿主继续留在这里。

春殿主目光莫测地在秋殿主和花青瞳身上来回,“你倒真是好耐心,算了,本殿主这就离开,省得你不放心!”

秋殿主冷冷看着他。

“婳儿,咱们走吧,回去了,本殿主给你加封,唔,你是本殿主第二百三十一位侍妾,也是年龄最小的一位,本殿主定会厚待你的。”春殿主摸着班之婳的脸说。

班之婳顿时对他妩媚一笑,柔声道谢。

花青瞳眼神里闪过浓浓嫌恶之色,第二百三十一位?春殿主原来真的是个老色鬼,班之婳真倒霉。

这时,朝阳帝,司玄,以及姬泓夜都朝这里走了过来,三人齐齐对二位殿主一礼,“晚辈见过二位殿主。”

虽然几人不是帝王就是皇子,但论起当前身份,他们的确是晚辈,万象宫地位超然,二位殿主更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自然是不能失了礼数的,更何况,强者为尊……

花青瞳站在秋殿主身边,面瘫地看着三人,心中暗想,有了靠山就是好,这三个人现在都得低头。

秋殿主和春殿主均威严地点了点头,花青瞳的目光在春殿主和华君弦之间来回一番,发现抢了人家皇后当侍妾的春殿主,竟是毫无心理压力,连脸色都没变过,可见脸皮之厚。

再看华君弦,竟也面不改色,淡然微笑,态度十足恭敬,仿佛被抢了皇后的人不是他一般……虽然是他先毁婚,但自己的未婚妻当众被抢,他竟也如此淡漠。

这个人太危险了。

如今班家和许家都大势已去,恐怕在华君弦的心中,西门家便成了唯一的心头刺……

花青瞳暗暗一惊,依华君弦的心狠手辣,恐怕会想方设法地加害西门家,被人惦记,还是被一个心机深沉的皇帝惦记,晚上睡觉恐也不踏实。

花青瞳顿时扯了扯秋殿主的斗蓬,声音软软,“殿主……”

少女的声音还略显稚嫩,虽然已经有孕在身,但依然难掩青涩,她心性直接,但现下心有所求,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因此,声音便格外乖巧,带着一丝笨拙僵硬的讨好之意。

秋殿主斗蓬下的一边眉毛高高挑起,听小丫头这语气,这是有所求啊!

“殿主,他是坏人,你吓唬吓唬他,让他别惦记外公家,不然外公家会被他害的很惨的。”花青瞳小声对秋殿主说。

嘶!

小丫头声音压低了,但在场之人还是听到了。

且不说华君弦瞬间铁青的脸色,班之婳最先变了脸色。

花青瞳她到底知不知道殿主是什么样的存在?怎么容她三番四次的冒犯?现在倒好,她竟一点也不懂迂回,就直接让殿主帮她做事,可真是……

她惊震之余,心中又暗暗觉得快意,这样好,很好,激怒了殿主,看她怎么被厌弃。

西门清霜眼中也露出一丝忧色,瞳瞳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直接单纯,回去得好好说说她,他叹了口气,对秋殿主露出歉意之色,“秋殿主,瞳瞳心性单纯,若有失礼之处……”

“哈哈,放心,咱们秋殿的人谁也不能惦记,谁也不能欺负,秋殿要护的人,自然是一护到底,小丫头竟管放心,谁要是得罪了咱们秋殿,咱们整个秋殿都不放过他!”

哪知,秋殿主大手一挥,笑的格外张狂。

没错,秋殿就是如此护短,惹一个,出一窝,绝对的马蜂窝。

花青瞳小脸骤然严肃,“殿主英明!”她眼睛灼灼发亮,她喜欢殿主。

西门清霜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最后无声地闭了嘴,沉默地看着秋殿主和花青瞳。

这世上一切相遇相识相知都逃不开一个缘字,有善缘,有孽缘,瞳瞳和秋殿这位殿主遇到一起,恐怕对他们自己来说是善缘,可对他们的敌人来说,恐怕就是道不尽的孽缘了。

想到这里,西门清霜暗自一笑,瞳瞳能有这份际遇,也是她的运气。

然而西门清霜并不知,若加上秋殿另十一个魔头,这份孽缘恐会令所有人闻风丧胆!

“秋殿主切莫当真,西门家是朝阳顶梁之柱,世代忠心,这样的忠臣良将,晚辈求都求不来,又怎么会心存恶意?十二使者一定是在开玩笑的。”

华君弦苦笑一声,无奈地看向花青瞳,权然一副无害大度的模样。

“嗯,十二已入秋殿,就是秋殿的人,她要护的人,秋殿自然也要护,她最小,又是秋殿唯一的小姑娘,秋殿上下自然得多护着她些,因此,小姑娘有时候调皮也是有的。”秋殿主摸摸少女的头发,语气温和,隐有宠溺之意。

看着这一幕,有人欣慰,有人心惊,朝阳帝唇角的笑意有一瞬间不着痕迹地僵了僵,但转瞬就是如沐春风,连连应诺。他知道,西门家真正要倔起了!

以后想动西门家,要么是花青瞳被秋殿所弃,要么就是秋殿全灭。

但是不论哪一个,似乎都不太可能。

秋殿主的脾性,他略有耳闻,此人护短,极至护短。

想到此,他不禁无力苦笑,幸好,西门家虽然势大,但对皇权无意,平时也对皇室颇尊重,不像西门家和许家那般张扬跋扈。

班之婳此时靠在春殿主怀中,紧咬红唇,满眼不甘痛恨,花青瞳可真是好命,竟被秋殿一窝魔头看上眼了……

此间事了,华君弦挽留二位殿主,但二位殿主却执意离去。

春殿主带着他新收的侍妾和其他使者们走了,班之婳回头,眼神平静地看了花青瞳一眼,花青瞳,你等着,舅舅和大伯的仇,我班之婳定不会忘。

花青瞳面瘫地看了她一眼,她不怕她。此时杀不了班之婳,有春殿主护着,秋殿主若与春殿主在此间真的打开,依二人的实力,定会引来不可收拾的后果。

但是,她不怕班之婳。

以色侍人,这不是能屈能伸,而是已然落了下乘,殿主的侍妾,光是这个身份,就会永远限制她前方的路,她的前途,顶多也就是春殿主的宠妾了。

秋殿主也走了,花青瞳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正兀自不舍,但闻秋殿主的声音突然传来,“第三个任务别忘了。”

花青瞳立时不舍全消,只余为难纠结。

“当药之传承是摆设的吗?一点上进心的都没有,出去别说是我秋殿的人,丢人!”秋殿主嫌弃地喝斥声传来。

“知道啦!”花青瞳顿时气恼地大声应了一声,心头起了暗火。

少女眼中燃起怒火,她就不信了,等她一年内真的炼制出万灵丹,不止三颗,而是四颗,五颗的话,她一定要狠狠在殿主面前显摆显摆,看他那时的脸色,一定很精彩!

此番事了,花青瞳和西门清霜回了西门家,见过外公外婆后,花青瞳略略提了让娘亲给她换爹的想法,当时外公外婆,还有舅舅和表哥的表情都太难以形容,花青瞳只好逃也似的回了正义候府。

只有西门黑知她为何如此。

回到正义候府,花青瞳看到朱正德又在前方等待,“郡主,候爷在书房等您。”

今日之事他已听闻,对祥云郡主身为秋十二使,并深受秋殿主宠爱之事,他也感到心惊,真不愧是天命之女。朱正德看着少女,眼底初次流露出一丝敬畏来。

花青瞳才不理他,“我要先去见过娘亲。”

朱正德无奈,只好看着少女的背影离开,她对候爷,毫无孺慕之情啊。

花青瞳去了暖香殿。

她的脚步放轻放慢,今日之后,西门家再也不怕朝阳帝下暗手,回想前世,花青瞳突然顿住脚步,心头隐隐有了一丝不确定。

“小公主,等你有了力量,有了权势,等你成为强者,这天下间,将再无你畏惧之事,若有着一日,当你成为这天下之主,当这天下的一静一动,都由你一念形成时,你就会知道,唯一有变强,才能活的更好,不受欺负。今日,你已体会到变强的滋味,有靠山就是好是不是?”

圆圆语重心长地说。

花青瞳沉默,许久,她喃喃道:“变强真好。这辈子真好。”

“小公主,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刚刚得罪了圣王寺,还有酒窝的那个婚约,都是无穷的威胁,他们可不会顾忌秋殿,靠别人终不如靠自己……”

花青瞳突然一个激灵,虽然来自华君弦的威胁解决了,但是,她似乎招惹了更强大的敌人。

“小公主,奋斗吧,别让大帝失望!”不知为何,花青瞳觉得圆圆的声音有些幸灾乐祸。

“喵~”

花青瞳回头,看见西门黑疑惑地看着她,她坐了下来,摸摸西门黑,面瘫道:“怎么办,圣王寺的人一定会找我报仇的,我不怕他们找我,可是我怕他们找娘亲和外公家……”

西门黑猫眼一闪,大脸荡漾地在少女手上蹭着,眯起了猫眼,“喵~”不怕,有清霜,清霜很厉害的,还有弑神卫,只要拿回另一块弑神令,西门家自保足矣!

可惜,花青瞳听不懂猫叫,只好忧心忡忡地回到了苍翠居修炼去了,她现在除了想着变强,再无他法。

这一修炼,花青瞳就发现自己自己的修为又有增长,这一丝变化,是因为晶晶,它更有灵性了一些,许是因为吃了那相思子的关系,隐隐的,她的天灵境已然圆满。

一位天泉强者的天礼,吃掉后,颇为大补,而现下,她的天之力粘稠起来,隐隐有化为泉水的趋势,显然,她离突破天灵,晋入天泉境不远了。

花青瞳在修炼中入睡,黑莲再次从她体内飞出,化作人形,拥她入怀。

一道身影无声而入,将一枚戒指放在少女身边,光和姬泓夜对视一眼,而后齐齐将目光落在少女身上,那目光,温柔。

第二日,花青瞳醒来时,赫然发现身边的戒指,她将之拿起来一看,眼神一凝,“姬泓夜……”

这是许禅光的菩提花戒指,应该是一枚能够储物戒指,昨日是被姬泓夜收起来的。

许禅光身份非同寻常,他戒指里的东西,恐也十分丰富。

姬泓夜既将它送来,那她便不客气了。

主人已死,这枚戒指已经是无主之物,花青瞳将魂念烙印其中,赫然发觉里面一方空间,以及满满的收藏。

------题外话------

娃说一下未来三天的更新,24号,25号,26号这三天娃要出门去外地考科二,两天强化,一天考试,26号下午才能回来,这期间无法带电脑,驾校里也没有网,更新恐怕不会达到每日6000+,娃今天会尽量码多一些的存稿出来,等回来后,娃尽量多更。

宝宝们,保佑我科二通过吧,不然,这么浪费时间的事情,再来一回的话,真是伤不起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