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青莲宝灯,菩提化魂/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空间里灵雾蒙蒙,一盏青莲状的青铜油灯当先闯入花青瞳的视线,它静静地飘在空间的最上方,宛如凌空绽放的青莲花。

花青瞳的视线从它身上移开,往下,便看到十来瓶灵药放在一处,旁边是一些日常用具和换洗衣服,以及一些干粮和食物。

而除此之外,便是成箱成箱的财物了。

金珠子和银珠子堆满了五大箱子,其余十来口的大箱子里,则放满了一些亮晶晶的乳白色宝石,浓郁的天之力从中散发出来。

花青瞳微微惊讶,“这是天脉矿石,许禅光可真富有,不愧是圣王寺的护法。”

大帝药之传承里,大帝留给她的那些东西中就包括了几箱子天脉矿石,各种品级的都有。

根据花青瞳的判断,许禅光的这些天脉矿石,应该下品居多,中品则量少,而上品的显然没有。

天脉矿石是天眷者修炼的必需品,只是东大陆鲜少有,因此花青瞳也就是在大帝药之传承里见过一回。

看过这些东西,花青瞳的目光便又回到了那盏青莲油灯上。

“小公主,这盏油灯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它是一件至宝,来自大帝时代的一个野人小部落,虽然不是神器,但也十分珍贵了,小公主你运气不错,它可是有大用处的。”

花青瞳意念一动,将那青莲油灯取了出来。

“圆圆,它有什么用?”花青瞳用意念询问,然后,她便看到青莲灯上竟刻满了字迹。应该是一篇经文。

“这青莲灯,是一件至宝级的灵器,它对灵魂有着滋养的好处,攻击倒是其次了。它上面的这篇经文叫三生三世法。”

圆圆道鄙夷道,“这三生三世法在上古之时与罗天锁魂一样,同为禁法,这东西是上古一个野人小部落的秘法,可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圣王寺的转世秘法,莫非那圣王寺的一代祖师,就是来自那个小部落不成?”

“既然是禁法,修炼起来应该代价极大,圆圆,我们还是不要碰这盏灯了。”罗天锁魂已经够让她消受的了,再加一个禁法修炼,除非她不要命了。

“别,小公主,修炼!必须要修炼!你把那三生三世法倒过来看一遍,一遍看不懂,就看三遍,五遍,十遍!”圆圆斩钉截铁地道。

花青瞳向来听话,遂将那三生三世法倒过来细读,一遍,字句不通,两遍,还是毫无头绪,花青瞳知道圆圆不会戏弄她,便耐着性子看下去。

当她看到第七遍时,那些经文蓦地发生了变化,每一个字迹都开始发出光芒,它们像蝌蚪一样跳跃移动起来,渐渐的,它们组成了一篇新的术法。

十里凝魂。

十里凝魂,十里是说,那个小部落的只有十里方圆大小,而凝魂,便是那个小部落永不外传的凝魂之术。

“这也是一篇禁法。大帝当年为了得到这篇十里凝魂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与那个小部落交换。

那是一个十分顽固的部落,民风刁蛮,顽固不化,打死也不会将秘法交出,强取吧,又不知如何使用,最后,大帝狠了心,与那个小部落签定了永不侵略的和平协议。

协议烙印在血脉里,代代流传,因此,这份协议在你的血脉里也是有效的,若是有一天你遇到那个小部落的人,不仅不能伤害他们,还得在能力所及之下护上一护……”

“如果这个部落的人与圣王寺有关,他们要伤害我怎么办?难不成我还不能还击?”花青瞳有些惊讶地问。

“唉,都怪大帝当年太自负,他太强了,根本就不考虑有着一日别人会伤害到他,所以,这是一份单方面的协议,协议里也没说对方不能伤害咱们,只说了咱们不能伤害对方,所以……对方要是伤害咱们,咱们还真不能反击,反击就是违背协议……”

花青瞳已经失了言语,许久,她说:“大帝他好笨啊。”

圆圆:“……”说大帝笨的,小公主是头一个。

“也不是笨,而是对他那样的强者来说,真的没有必要。”圆圆忍不住为大帝申辩了一句。

“他费了这么大的心血弄到的秘法,我一定要修炼,不修炼岂不是亏本?”花青瞳面瘫着脸,将经文默默记下。

“是啊,不修炼就亏本了。”圆圆也颇为认同道。

“修炼这篇十里凝魂术,需要一个载体,顾名思义,所谓凝魂,就是将灵魂凝聚成形,而这个‘形’,便是你选择的载体,自己的天礼,往往是最好的凝魂载体,因为各方面都契合,但是这样一来,你的天礼,便相当于被你的灵魂夺舍了。”圆圆说道。

花青瞳沉默。

晶晶现在已经生出了一丝灵性,假以时日,它一定会诞生出自己的灵智来,她若是夺舍了它,岂不是等于抹杀了它?

这样的事情,花青瞳自然不愿干。再说了,夺舍了晶晶,那它的灵魂,不是将变成一朵蘑菇?她可不想和蘑菇越长越像。

而黑莲花……黑莲花很强,要夺舍它恐怕也不太可能。

“自己的天礼不舍得,那小公主,你就只能选择别人的天礼了,那个许禅光的菩提花不错,菩提花见心明性,是智慧之花,而且,菩提花是圣王寺的圣花……”

花青瞳微微一怔,想起阴龙夺来的许禅光的天礼菩提花。

“小公主,凝魂术修成后,相当于你的灵魂化形,别看灵魂化形后对你的修为没有什么帮助,但是却可以在关键时候多一条命出来。

知道那些天眷者为什么惦记你舅舅的梅花雪魄珠吗?就是因为,那梅花雪魄珠,关键时候可以保命,灵魂不灭啊……只要灵魂不灭,对于某些天眷者来说,就不算真正的死亡。

大帝时代,那些真正的皇亲贵胄,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件这样的异宝,知道为什么经历万古岁月,还有大帝遗臣存活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当然,他们灵魂不灭的原因,是各有其法,唯有这十里凝魂,最是难得……”

花青瞳深吸一口气,眼中出现点点星芒,她动心了,遂将许禅光的天礼菩提花拿出来,那花散发着圣洁柔和的气息,充满了灵性与智慧之光,白里透红,娇艳非常。

“小公主,开始吧……”

……

许家。

灵堂里挂上了白幡,一口棺材摆在灵堂正中,琅辕公许同山站在灵堂中央,白发苍苍,满眼苍凉和恨意交织,最终都化作了无奈。

昔日门庭若市的琅辕公府,此时清冷幽寂,从里到外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死气。

西门录和西门清霜走进来,许同山回头,瞳孔收缩,随即冷冷一笑。

“怎么,你来看我的笑话来了?”许同山嘲讽地看着西门录。

西门录目光一闪,同样冷笑,“我可没那个心情来看你笑话,我是来拿回另一块弑神令的。”

“老友原是为弑神令而来!”许同山目光一闪,似陷入过往回忆。

“除了为弑神令而来,你以为,我与你还有别的话可说?”西门录神情冰冷。

“真是怀念当年,你我共同游历,同闯将军秘境,同经生死,可一转经年,你我已是仇敌……”许同山格外感伤,讷讷低喃。

“当年是我有眼无珠,错把小人当成了知己,废话别多说,许同山,将弑神令还于我,这样,我西门家或可放你们许家一条生路!”西门录经过这些年的挚友背叛,早已心坚如铁,哪里还会与他讲昔日情份?

许同山的脸色也冷了下来,眼中露出仇恨之色,他看着西门清霜冷笑一声,“到头来,还是你西门录赢了,你子孙优秀,西门家又有秋殿做为靠山,还怕什么?反观我许家……”

他的目光突然阴狠起来,“你们西门家杀了我儿子,我凭什么还要把弑神令还给你们?西门录,你未免太自大了些,等圣王寺来人后,我便把那弑神令交于他们。”

西门录皱眉。

“许同山,你至少该为你许家的千世基业着想,还有你的其他家人……”西门录说。

“哈哈哈,想不到这些年过去,性情忠厚的西门录也会威胁人了。”许同山狂笑,而后又眼露悲色,“依华君弦的狠辣无情,他又怎么会留我许家千年基业?我许家已一无所有了。”

西门录沉默一瞬,“你许家有今天,都是报应。当年你背叛我在先,你们许家和班家联手残害我儿在后,后来你与班家联手打压我西门家,让我们在皇城寸步难行,我儿残疾十几年,天礼时时被人觊觎。

若不是天佑我西门家,让瞳瞳回归认亲,今天这般处境的,就是我西门家……不,或许,我西门将是血流成河,哪有机会挂起白幡……”

许同山目光扭曲,满脸愤恨,而突然的,他的面容一僵,随即冷冷道:“想要弑神令可以,拿我儿的天礼来交换,否则,你这辈子都休想得到另一块弑神令。”

西门录脸色骤然阴沉。

西门清霜突然眼露精芒,他警惕地在这间灵堂里扫视一圈,却无任何发现。

父子二人离开后,许同山阴冷的表情陡然变了,他转身,脸色激动地看向棺材的方向,“禅光……”他声音发抖,“你没死是不是?你还活着?”

许同山拼命地将棺材的盖子推开,里面,许禅光脸色苍白,他的双眼睁开,两团光焰在他的瞳孔里燃烧,一个声音幽幽地从许禅光的尸体内发出,“本座慧法,许同山,务必将慧光师弟的天礼要回来。”

许同山眼中闪过深深的失望,再想多问,许禅光的双眼已猛然紧闭,毫无生气。

……

帝元珠飘在花青瞳头顶,少女的眉心处,有一朵菩提花的虚影微微闪烁,圣洁娇艳。

少女双眼紧闭,一盏青莲灯静静地悬在她的识海中,油灯上,盛开着一朵菩提花形状的火焰,那火焰白里透红,娇艳美丽,圣洁祥和。

那是少女的灵魂。

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虚无飘渺的,灵魂散而脆弱,一但失去了肉体的护佑,灵魂则必定散去,可若是灵魂有了自己的形状,有了宝物护持,便另当别论。

“这盏青莲灯,便是你的本命魂灯了,小公主,好好爱惜它,它虽不是神器,但却是难得的至宝。”

花青瞳睁开眼,觉得世界格外明亮。

“那三生三世法,你也学会,虽是禁法,但自有用处。”圆圆道。

花青瞳自然要学,灵魂化形后,她隐隐明白,不论是罗天锁魂,还是三生三世法,都有着一定的自然规律,那是法则的痕迹。

大帝残魂说过,等她明悟一切法则,便再无所惧。

虽然那还很遥远,但花青瞳已然隐隐地感觉到了法则的存在。

“圆圆,你看,还会有人说我长的像晶晶吗?”她的灵魂以菩提花为载体,化形成菩提花的样子,她也应该像朵花儿了吧?总不会是还像蘑菇?

圆圆突然轻咳一声,“小公主,其实菩提花和蘑菇虽是两种不同的天礼,但是,这朵菩提花至从被炼化后,似乎就变的圆润了一些……”

花青瞳:“……”

少女面瘫着脸,听着圆圆竭力忍笑的声音,眼睛忽闪忽闪,很是有些失望。

偏偏小梨涡这时跳了过来,仰起小脸儿与她对视,两只相互对视,画面很是有趣,一声低笑轻轻响起,花青瞳听到这个笑声浑身一震,猛然抬头,却见一道高大身影缓缓走来。

他一身玄衣,黑发如乌云堆积,卷曲着,垂落在脚裸处,随着他的走动,轻轻荡漾出波浪。

他缓缓走来,漆黑的眼中,翻涌着灼热无比的情绪,他看着她,如锁定猎物的野兽。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上,血色一点一点的消失,“司玄。”

------题外话------

娃不在线,存稿君飘过,24,25,26这三天都是这样~大家不要嫌更新少,这三天娃只能这么更新了,等回来后,尽量多更一些,么么哒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