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我们是不是这样相处过?/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玄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少女。

花青瞳将小梨涡抱进怀里,站起来,后退,面瘫的脸难掩眼底的恐惧:“西晋帝,你来做什么?这里是候府,你不请自来,如无事,就快离开吧。”

“离开?”司玄轻轻一笑,双眼死死盯着少女,少女近在眼前,他只须一伸手,就能抓住她,这种对方尽在自己掌控的感觉很好,让他的心情出奇的愉悦,连眼中暴戾的情绪都消散了许多。

“我当然会离开,不过,是要带着你一起离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声音越发低沉魔魅,花青瞳心中一震,惊恐地瞪大眼睛,眼前却已被一片黑雾罩来,不,那不是黑雾,而是司玄宽大的玄衣罩来。

西晋的马车在三天前就离开了朝阳,而朝阳也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祥云郡主失踪了。

西门家和许家,就此为了弑神令僵持起来。

五匹异常膘肥体壮的黑马在空中疾飞,它们展开的双翼有丈许宽,力大无穷。

黑色的马车在在五匹黑马的拉扯下在空中平稳疾速地飞行,马车内,少女在厚厚的绒毯上酣睡,只是,她眉心微蹙,似有不安。

司玄坐在少女身边,握着少女的手腕发呆。

她的身体很好,脉象平稳有力,是很健康的脉象,但是,他却隐隐觉得的不对。

在他的印象中,总觉得,少女的身体不是很好,她很虚弱,也……也不会怀孕。

司玄目光移动,落在少女高高突起的肚子上,他伸手,放在上面,感受着她腹中那个小生命的脉动。

不,不一样,少女是不会怀孕的。

司玄眼中翻涌起血色雾霾,有些疑惑,有些痛苦,他闭了闭眼,缓解剧烈的头痛。

花青瞳醒来时,有些茫然地看着马车漆黑的顶蓬,她缓缓回神,看到自己的肚子上放着一只大手,视线上移,是司玄表情冷酷的脸。

晴天霹雳!

昏迷前的记忆霎时涌来,花青瞳颤抖着,握住那只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你、你要干什么?”她的声音颤抖起,带着无尽的恐惧。

司玄回神,看到少女惊恐不安的眼神,他心头一震,对,就是这种眼神,很熟悉……他怔怔地看着少女。

“你别伤害我的孩子,你快把手拿开,拿开……”花青瞳用力推开他的手,抱着肚子,缩成一团,惊恐地看着马车里的情形。

司玄收回手,哑然失笑,“我不会伤害你的孩子。”他总觉得,少女想要个孩子很不容易,他一定不能伤害她的孩子,否则,后果很严重。

他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就如同,他不知他为何会对少女异常执着一样。

花青瞳把自己缩在角落,这种和司玄同处一室的情形令她觉得有些窒息,她的脸色很苍白,眼中本能的恐惧无法掩饰地流露出来。

“你很怕我。”司玄看了她一眼,凑近一点,“为什么?”

花青瞳再度向后缩了缩,身后是马车的壁角,缩无可缩,她看着不断凑近的人,牙关轻轻打战。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她低头,躲避他的视线,哑声问。

“回宫,去我的宫殿,我觉得,你属于那里。”司玄揉了揉依然发痛的额角,说道。

“你说什么?”花青瞳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你说你要带我去你的皇宫?不,我不要,不要,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少女剧烈地颤抖起来,她爬起来,朝车门口挪去。

司玄看了她一眼,伸出一条手臂挡住她,“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要乖乖听话,如果不想被我绑起来的话。”

花青瞳整个人都僵硬了,她僵在原地,看着司玄,手脚冰凉。

前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她还是怕,还是怕这个人啊。

“我要回家。”她缩成一团,抱着肚子,此时此刻,孩子是她唯一的安慰,她轻轻发抖,拼命地想着逃离的办法。

小梨涡从角落里爬出来,水灵灵的眸子迷惑地看着主人,主人怎么了?

“小梨涡,来!”司玄招手,小梨涡很是灵巧地跳进了他怀里,这几天,就是这个人在喂它吃东西,它已经熟悉了他的气息了。

司玄摸着小梨涡,唇角勾起轻浅的笑意,“你看,你的小松鼠都不怕我。”他冰冷的眸色微软,伸手去抚摸她有些乱了的头发。

花青瞳一抖,惊恐地躲避,“不要!”

“不要什么?”司玄看着她,声音略微沙哑。

“你、你快放我回去,要是发现我不见了,娘亲和舅舅一定会着急的,殿主也会找我的,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少女看了他一眼,又把自己缩起来,恶狠狠地威胁。

司玄看了她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说起来,上次就是你救了独孤云,坏了我的事。秋殿主那具分身,拿了我的一样东西,我还没找他讨回,正好,把你抓回去,好让他把东西送还给我。”

花青瞳立即瞪大了水灵灵的眸子,里面全是仓惶之色,怎么办,要怎么逃跑?

“你别太紧张,太紧张对孩子不好,来,喝口水吧。”司玄皱眉,递了一杯热水过来。

花青瞳看着他,惊恐地躲了躲,司玄拧眉,“要我亲自喂你?”

花青瞳一抖,忙接过杯子,手指颤抖,一边颤抖,一边将杯子送到唇边,低头一喝,空了。

司玄的脸黑了。

少女端着杯子,一边抖,一边洒,杯里的水早就洒没了,她却还浑然不觉,他抬手,摸摸自己的脸,他有那么可怕?

“小梨涡,我长的很吓人?”他低头,看着小松鼠清澈的眼睛。

小梨涡无辜地看着他,发出低低的叫声。

“你看,小梨涡都不怕我。”司玄抬头,看向少女。

“你、你别伤害小梨涡。”少女抬头,不安地看着他,司玄是个恶魔,别看他现在好好的,说不定下一刻就能把小梨涡撕碎。

“你好像很了解我……”司玄的眸色深沉起来,他蓦地凑到她面前,突然问:“我们是不是这样相处过?”

嗡!

花青瞳脑海中一阵嗡鸣,司玄怎么会这样问?难道……难道他也想起什么来了?

手中的杯子不知不觉掉了下去,一路滚了下去,滚到了马车的门口。

司玄轻轻眯起了眸,审视着少女,“看来……”

蓦地,他的眼中涌现了血色,两道红光从他的眸底射出,直入少女的眼底。

花青瞳陡然有种灵魂被窥视的感觉,青莲灯上,菩提花发出柔和的光芒,将那两道红光抵御在外。

少女的额角渗出冷汗。

“灵魂化形了?不错。”司玄收回目光,眼眸恢复黑色,“算了,不逼你了,来日方长,我们已经到了西晋境内,等到了皇宫,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相处。”

花青瞳的手慢慢地紧握成拳,“殿主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哥哥也不会放过你的,舅舅也不会放过你,我大哥哥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

“哦?还有谁不会放过我?”司玄饶有兴趣地挑眉,觉得少女威胁他的样子分外可爱,“你就在我的宫里好好养胎吧,等孩子生下来了,你就当我的皇后。”

花青瞳脸色青白一片。

一头山羊拉着一辆洁白的马车从空中飞过,马车朝着西晋皇宫的方向飞去,马车上,一名少女和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坐着,少女姿容甜美,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动人,她穿着一身白衣,头顶戴了一只菩提花环,美丽圣洁。

少女的两颊驼红,微微低着头,十分害羞。

“贞妶,你是这世界最纯洁的女子,你的身体,是圣洁的象征,你的鲜血,是这世上最甜美的甘露,这世上,只有你,会让司玄另眼相看。别害羞,去抓住他的心。”

老妪语重心长地说,慈爱地看着少女。

少女也就十五六岁,像不谙世事的小白兔,格外的惹人怜爱。

……

花青瞳从未有想过,她再一次落在了司玄的手里,看着下方熟悉的,承载了她无尽噩梦的一座座宫殿,她浑身的血液都快要冻结。

司玄将她抱在怀里,一步步踏进渭宸宫。

胡硕看着陛下抱着一个女子回来,先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可当看清那女子是花青瞳时,瞪大的眼睛又大了一圈。

陛下怎么将清莲太子的人抱回来了?

花青瞳睁着眼睛,干涩的眼眶微微发红,司玄把她放在软榻上,就是这张软榻上,上辈子她承受了无边的痛苦,如今再一次坐上来,花青瞳浑身冰冷,她冷的微微哆嗦,站起来,离那软榻远远的。

“过来坐!”司玄蹙眉看着她。花青瞳茫然地看着熟悉的宫殿,有种噩梦重来的恍惚感,“司玄,你快放我回去,我要回去!”她眼睛微微发红,凶狠地怒吼起来,“你再不放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司玄有一个弱点,他的寝宫外,种了一株桃树,那桃树上开满了血色的桃花,一颗血色的桃子,长在上面,那颗桃子,就是司玄的弱点。

司玄缓缓皱眉,不悦道:“你这么不听话,我应该把你锁起来的。”

花青瞳一滞,司玄招手,“过来!”

花青瞳固执地站在原地,打死她也不会再靠近那张软榻,然而心中的本能的恐惧,和深刻入灵魂中那习惯性的服从让她又想要过去,但她心底又想起一个声音,不能屈服,不能,她必须要克服掉这种来自灵魂的恐惧,她迟疑,脸色阴晴不定。

司玄目露阴鸷,正在此时,宫人来报:“陛下,圣婆带着圣女来了!”

司说一愣,皱眉思索,“什么圣女?”

胡硕忙道:“回陛下,就是圣王寺的圣女,据说圣女是圣花孕养的仙葩,是天底下最圣洁纯净的女子,是为您量身打造的妻子。”

花青瞳心中一喜,“司玄,你快放我走,万一你未来的妻子误会我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

司玄瞥了她一眼,冷冷道:“瞳瞳,别想美事了,你还是乖乖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挺着个大肚子,一直站着不累吗?”

花青瞳充满期望的眼神瞬间黯然,正在这时,宫人领着一个白发苍苍的婆子和一个甜美纯净的少女走了进来。

在看清那少女模样的时候,花青瞳简直以为时光倒流了,怎么是她?她竟是圣王寺的圣女!

上辈子,血桃树下,少女被司玄撕碎的身体,喷洒的鲜血,和埋入桃树下当肥料的场景历历在目,仿如昨天。

司玄眯起眼睛盯着走进来的二人,冰冷的眼底泛起了一丝冰冷的嘲讽,“好一个圣王寺,好一个圣花孕养的仙葩,你们早就在算计本皇了吧?好,这份礼本皇收下了,老的可以滚了!”

他露出一抹噬血的笑,毫不留情地开口说道。

圣婆微微皱眉,眼中露出不满,“西晋帝,你怎么可以这样无礼?贞妶是这天底下最纯洁的女子……”突然,圣婆看到角落里的花青瞳,她微微一愣,“西晋帝,她是谁?”

“她是谁,本皇须要向你们交待?嗯?”司玄微笑着,迈步走向二人。

花青瞳眸光一凝,司玄要杀人了!

------题外话------

娃不在线,存稿君飘过,24,25,26这三天都是这样~大家不要嫌更新少,这三天娃只能这么更新了,等回来后,尽量多更一些,么么哒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