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暴君/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抱着肚子,默默往角落里躲了躲,她太了解司玄,他的手段残忍,凶残的时候毫无人性,就像发狂的野兽。

“祥云郡主,您到这边来吧,免的被波及到。”胡硕走到花青瞳身边,躬身说道。

花青瞳看了胡硕一眼,跟着他走到一边的矮几前坐下,胡硕给她倒了热水。

“郡主,陛下此时心情不好,您千万别触怒她,您也别慌,您就在这儿安心喝水就是。”胡硕细心叮嘱道。

“谢谢胡公公。”花青瞳点头,她对胡硕极为佩服,跟在司玄身边这么久,他依然活的好好的,不得不说这是个能人。

而那边,圣婆不悦地蹙起了眉,眼中也露出不悦的光,那位天底下最纯洁的少女,也正好奇地打量花青瞳。

“西晋帝,你修炼的不是太无神书吗?怎么……怎么有了孩子了?”圣婆眯起眼,审视地打量了花青瞳一眼,冷冷地诘问司玄。

司玄眯眼浅笑,眼底渐渐涌上血色。

圣婆丝毫不知她惹了怎么样一个暴君,继续絮叨着说:“有了别的女人也没关系,有了孩子也没关系,皇后必须是贞妶,她是天底下最纯洁的女子,只有她,才配得上你的太无神体……呃!”

突然,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未尽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圣婆瞪大眼睛,看着司玄脸色震惊。

司玄眼底的血色波浪滔天,暴戾的杀意,哪怕是看一眼,都能够将人的灵魂击碎,太可怕了!

花青瞳默默喝水,将一切视若未见。

那少女吃了一惊,见圣婆被卡住了喉咙,当即惊的轻呼一声,她下意识看向司玄,却被他眼底的血色惊的说不出话,她苍白着小脸,吓的后退一步。

司玄卡在圣婆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越收越紧,他眼中流露出噬血的兴奋,圣婆眼中终于露出一丝惊恐,西晋帝是认真的,他真要杀了自己。

圣婆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她身体微微一震,一株蓝色月季破体而出,直刺向司玄面门,司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松开她的脖子,直捣她的丹田而去。

圣婆脸色铁青,“司玄,你好大的胆子,圣王寺好心将圣女送来,你却这样对待我们,你当真以为自己能得罪得起圣王寺?”

司玄一拳击中她的丹田,圣婆顿时发出一声惨叫,豆大的冷汗从额角滑落,她满是褶子的老脸煞白一片,她死死捂住丹田,惊骇地看着司玄。

司玄冷笑,“你们圣王寺送来圣女,问过本皇的意思了吗?人是本皇让你们送来的?嗯?”

他血色双眼里满是杀意,圣婆痛苦喘息一声,眼神惊骇而愤怒,她咬牙冷笑,“好!好!好一个西晋帝!贞妶,我们走!”

贞妶早就吓的面无人色,她泪光楚楚地看了司玄一眼,看到她冷酷的面庞,吓的一缩脖子,忙小跑到圣婆身边,扶住她就欲往外走。

司玄冷笑一声:“本皇允许你们走了吗?你们当本皇的皇宫是什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圣婆和贞妶脚步一顿,身后大力吸来,司玄抬起手掌,已将圣婆抓进掌中,他的眼中猛然闪过一丝噬血之色,大手狠狠一击,从背后刺穿圣婆的身体,鲜血喷洒,圣婆发出凄厉惨叫!

贞妶吓呆了,圣婆倒在地上,口中吐出鲜血,盯着司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传闻西晋帝暴虐,她虽有听闻却并未放在心上,而是以为对方会顾及圣王寺威名,可哪里想他竟如此没有顾及。

贞妶吓的瑟瑟发抖,看着满身是血的圣婆,她的眼中涌上泪水,她突然一回头,看到坐在一边静静喝水的花青瞳,她的眼中瞬间迸射出一丝光亮,她飞快地跑到花青瞳身边,跪下来拉住她的衣袖,“姐姐,求求你放过圣婆吧。”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圣婆在他的手中,你找我来求情管啥用?”

“姐姐,他一定是为了你才不愿意娶我的,求求你让他放了圣婆,我和圣婆这就离开,再也不来了,求求你姐姐!”贞妶扯着花青瞳的袖子不愿松开,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花青瞳默默看了她一眼,“说实话,我也是被抓来的,你求我真的没用,你要是不想死,就快点逃命吧,别管那个圣婆了,她说话那么嚣张,活该被司玄弄死。”

贞妶仿佛听到了很可怕的话,“我是圣婆带大的,我怎么能不管她?你怎么如此狠心?”善良天真的小姑娘很是接受不了花青瞳的狠心。

“可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花青瞳掰开她的手,兀自喝水。

贞妶急的直掉泪,她剧烈地喘息着,眼中闪过一丝光,她突然手腕一翻,一根尖刺抓在手中,她将尖刺放在花青瞳的肚子上,大吼道:“快放了圣婆,不然我就刺穿她的肚子!”

胡硕脸色一变,少女的动作太突然,他们谁都没有防备。

将圣婆抓起来正要撕成两半的司玄猛然回头,噬血的双眼里瞳孔狠狠一缩。

花青瞳看着那根放在自己肚子上的尖刺,心头泛起浓浓的怒意,她的小宝宝真是太可怜了,几次三番的受到威胁,心中的心疼和恼怒让她对这个少女最后的一点耐心都消失殆尽,她狠狠一挥手,猛地将少女狠狠挥开,贞妶不备,尖叫一声倒在地上。

司玄心头蓦然一松,双手扯住圣婆大力一撕,圣婆发出最后一声惨叫,整个人便被撕成两半,血肉飞溅。

贞妶尖叫一声,恐惧的泪水涂了满脸。

司玄一步一步走向贞妶,唇角噙着残忍的冷笑,贞妶看着他逼近,美丽的眼中全是茫然,为什么,圣婆不是说她一定能抓住司玄的心吗?可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看着圣婆血淋淋的尸体,贞妶眼前一片晕眩。

司玄狠狠将贞妶抓在手中,“想刺穿她的肚子?那本皇也刺穿你的肚子!”他说着,大掌狠狠一绞,少女发出凄厉惨叫,腹部鲜血喷涌。

“天底下最纯洁的女子?哈哈哈!圣王寺可真会惹本皇发笑!”他的双手沾满鲜血,厌恶地看了贞妶一眼,挥拳狠狠一击,贞妶姣美的头颅便被轰成了渣。

花青瞳默默看着,没有露出惊恐,贞妶敢拿她的孩子作威胁,落得这个下场,她也着实不同情。

司玄抬头,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一惊,抱着肚子微微后退。

司玄站着未动,他看了少女一会儿,又看了眼自己的双手,转身,走了出去。

胡硕忙命宫人来处理尸体,清洗宫殿,并将花青瞳请到另一处偏殿里去。

“祥云郡主,您没被吓到吧?陛下发泄过后,心情会好些,您不用害怕。”胡硕道。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她怎么能不怕?

她不怕被残忍杀死,就怕无止境的折磨啊。

花青瞳轻轻抚摸肚子,安抚着肚子里的孩子,她垂头沉默,思绪飘远。

“在想什么?”男人沐浴后带着水汽和淡香的气息涌来,他靠在她耳边低语,声音格外沙哑。

花青瞳一惊,猛然抬头,看到司玄不知几时靠坐了过来。

花青瞳脸色微微一白,侧了侧身子离他远了些,“司玄,你把我抓来,到底想干什么?我可没有得罪过你。你快放了我吧,我还怀着孩子,我想回家!”

说到最后,她不禁红了眼眶,司玄太强大,强大到让她毫无反击之力。

“我不会伤害你,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在这里,你一样可以养胎。”司玄见她红了眼眶,不由伸手触摸她的脸颊,手感柔软细腻,司玄心头一颤,见少女小脸圆圆,小嘴粉嘟嘟,眼睛水汪汪的,他突然眸色一深,暗暗动了一丝念头。

“孩子几个月了?”司玄收回手,淡淡地问。

花青瞳顿了顿,哑声道:“六个多月了。我想回家,你放我回去吧,我不想呆在这里。”

“哦?六个多月了?”司玄突然笑了,笑容有些邪意,他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向她圆圆的小脸,伸手勾起她的下巴,“瞳瞳,六个多月,应该不防碍做某些事吧?”

什么?花青瞳一愣,待看清他眼底不知几时涌起的欲念,花青瞳霎时骇的心胆欲裂,脸上的血色褪一干二净,连连摇头,“不,不!”

她抱住肚子,瞪大了双眼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司玄缓缓靠近,“别这么怕我,我也不会吃人,只要你乖乖的……”

谁能帮帮她?

少女的唇颤抖着,牙齿也‘咯咯’地打着战,她瞪大眸子看着司玄,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上辈子是,这辈子竟又沦落到他手里。

“怕什么,我会小心一些的,不会伤到孩子。”司玄将少女抱起,放到床上,伸手去解她的衣服,他眼中的欲念已极为浓郁,“我乃太无神体,元阳之身,瞳瞳你可不吃亏……”

“不要……”花青瞳张嘴,无声吐出两个字,剧烈的恐惧让她心头泛起阵阵窒息之感,胸口传来沉闷的剧痛,司玄低头,欲亲吻她的唇。

“你怎么怕成这样,说了不会伤害你……”司玄蹙眉,声音已极为沙哑暧昧,少女唇角突地溢出一丝鲜血,头一歪,晕了。

司玄一愣。

一道黑色的光蓦然从少女体内飞出,光金色的双瞳发出炽烈的怒光,他狠狠一挥,将司玄挥开,转身,抱住少女仔细检查她的身体。

只是受了惊吓晕过去了。

光微松一口气,抚摸着少女苍白脸,眼中露出痛色。

司玄这才回神,他错愕地看了少女一眼,实在没想到,少女竟被他吓晕了。

心里感到无比憋闷,至于吗?他都说了自己是太无神体,又是元阳之身,他可是从未沾过女色的,他都不介意她怀了身孕了,她竟然还给吓晕了!

司玄的脸色青青紫紫,眼神也狰狞扭曲。

他死死盯着那个从少女体内出来的身影。

“你可真有魄力,居然甘愿成为她的天礼!”司玄盯着光的背影。

光抱着少女,满眼心疼,“司玄,你不会懂,想守护一个人的心情,我只是有事沉睡了一会儿,就发生了这种事,若不是我及时醒来,你将如何对她?强取不成?她还怀着孩子呢。”

司玄沉默。

光低头,亲吻少女的眉心,“我把她留在你这里一阵子,你别再对她动歪心思,否则……”

说完,光化作黑莲,回到少女体内。

司玄眼中露出一丝迷茫,到底,他到底忘记过什么?头又剧烈的痛了起来,他脸色惨白的强忍了许久,却又捂住了心口,蓦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为什么,他的心竟突然疼到窒息?

他步履瞒珊地走到床边,坐下来,看着少女的脸色,取出一颗灵药喂进少女嘴里。

灵药入体,不多时,少女的脸色便微微缓和,他坐在床下,盘腿打坐。

花青瞳做了长长的梦,梦里,都是前世的光影,绝望,痛苦,无从反抗。

直到,圆圆轻轻的叹息响起,将她从梦中唤醒。

少女睫毛轻颤,缓缓睁睁,正好对上司玄充血的双眼。

花青瞳心脏一缩,险些被再一次吓晕过去,好不容易稳住心神,他听司玄说:“你可千万别再晕了,再晕过去孩子要受不住了,起来吃点东西,你昏迷了三天了。”

“我想回家。”花青瞳缓缓开口,神色黯然。

“回家就别想了,不想孩子挨饿,你先吃点东西吧。”司玄吩咐宫人端来食物。

花青瞳浑身无力,艰难从床上爬起来,司玄伸手来抚她,见她一阵瑟缩,便冷笑一声退到一旁。

------题外话------

娃不在线,存稿君飘过,24,25,26这三天都是这样~大家不要嫌更新少,这三天娃只能这么更新了,等回来后,尽量多更一些,么么哒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