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窒命危机/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玄的目光令她如芒在背,花青瞳艰难地吃完一顿饭,回头,司玄闭着眼睛,坐在原地打坐,黑色的发如一团乌云堆积在他的身后,与他玄色的衣袍融为一色,他的面庞冷酷,紧闭的眸狭长而线条锋利,隐隐可见他睁眼时的冷戾。

他似乎已经将她忘了,坐着一动不动。

花青瞳坐在餐桌旁,看着桌上的残羹默默发呆,她不敢动了,她一动,司玄必定会睁眼,她宁愿这样短暂僵持,也不愿立即把他惊醒。

一个在地上坐着打坐,一个坐在桌边发呆,空气静谧的有些可怕,花青瞳维护着一个姿势,默默发呆,她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肚子,内心无比煎熬,只到此时她心中还难以接受,她居然又来到了这个让她充满痛苦与不堪回忆的地方。

但是这一次,她似乎并不绝望,感觉着孩子有力的脉动,她的内心并不孤独,眼神清亮而坚定,她一定会找到逃走的办法的。

司玄不知几时睁开了眼睛,他沉默地看着少女的背影,看了良久,见她维持着一个姿势,身体已经僵硬,却依然一动不敢动,似乎是怕惊醒他,司玄再次拧眉,眼神黑若深渊。

他起身,走到少女身边,抬起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花青瞳陡然一惊,惊恐地转头,司玄眉目沉凝地看着她,她的脸色渐渐发白,眼中隐有凶狠的光芒闪烁,如果司玄再欺负她,她一定会狠狠反击,哪怕要为此付出一些代价!

无声握拳,少女唇角紧抿,明明很是凶狠,但司玄却觉得很是赏心悦目,眼神微缓,他道,“走,带你出去走走,总是坐着不动对孩子也不好。”

花青瞳被他拉着朝外走,出了重重殿宇,宫人垂首行礼,一个个噤若寒蝉,空气中透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死寂。

花青瞳对这一切见怪不怪,被司玄拉着一路走到了御花园。

西晋皇宫中没有女眷,也有没有其他皇亲国戚的存在,司玄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哪怕是上辈子,花青瞳临死也没见司玄有除胡硕之外的亲近之人。

因此,西晋皇宫的御花园鲜少有人。

西晋的气候和土壤明显与朝阳有着极大的区别,西晋比朝阳更加温暖潮湿,这个季节,御花园里已经是奇花异草,一片生机,放眼望去,姹紫嫣红,异香扑鼻。

在这花团锦簇中,一棵血色的桃树突兀地生长在其中,它显得那样格格不入,隐有鹤立鸡群之感,那桃树开满了血色的桃花,桃花中,一棵拳头大小的血色桃子静静地挂在上面。

花青瞳目光扫过那颗桃子,眼中光芒一闪,对,就是这颗桃子,她不知道这颗桃子是何物,但她知道,这颗桃子对司玄格外重要,重若生命!

司玄见她目光扫过那颗桃子,他睨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喜欢那颗血桃?走,带你去看看。”

花青瞳一惊,飞快地瞥了他一眼,强压突然加快的心眺,跟着他走到血桃树下。

浓郁的桃花香里,夹杂着淡淡的腥气,并不难闻,反而有种令人晕眩的诱惑气息。

花青瞳仰头,看着那棵桃树,连树皮都隐隐泛着血色,树杆粗壮,约要两人合抱,茂密的树叶和桃花生机浓郁,花青瞳抬头看着那颗血桃,脑海中却闪过前世贞妶的死状。

前世,贞妶的出现是在五年后,那时的贞妶依然是少女的模样,血桃树下,贞妶伸手,想触碰那颗血桃,还未触碰到,就被司玄发现,惨死树下,永远成为了血桃树的肥料。

花青瞳默默移开目光,看向别处,这颗血桃是司玄十分在意的东西,她若是看的久了,或许会引起司玄的不满。

“瞳瞳很喜欢它是不是?”司玄眼中却漾起愉悦的光,抓住她的手,“想摸摸它吗?”

花青瞳一惊,手已被握着抬起,触碰到了那颗桃子。

她的眼睛蓦然睁大,这颗桃子并不如她想象的那样如寻常的桃子一般,她就像是一颗活着的心脏,极其规律地跳动着,甚至,她能感觉到它温热的温度,它是活着的,是有生命的。

怎么会?

“它是有生命的,它现在还沉睡着,不知何时才能醒,不过,那一天快了……”察觉到她的吃惊,司玄缓缓说道,但他的话还未说完,话音便戛然而止。

桃子‘啵’地一声,脱离了桃树,掉进了花青瞳怀里。

花青瞳一呆,接着脸色一白,忙将桃子给扔了出去。她是知道司玄有多在意这颗桃子的,她还是不要碰它了。

桃子在地上弹了弹,又弹进了她怀里,桃子表皮渗出透明的液体,似在哭泣。

花青瞳眼睛顿时瞪大,整个人都呆了。

司玄也呆了。他罕见的露出这种呆愣的表情,惊愕地看着少女怀里的桃子。

花青瞳惊恐万状,“它、它陷害我,不、不是,是它自己跳进来的,不关我的事!”

司玄瞳孔收缩,眼中难掩惊色。他目光深沉地看着少女,头部又开始剧烈作痛。

“还给你。”花青瞳将桃子递还给他,这桃子抱在怀里,让她觉得分外烫手,而它宛如心脏一般的跳动,也让她觉得颇为怪异。

司玄伸手,将桃子接过,他看看桃子,又看看桃树,再看看少女,还处于震惊中,桃子却再次一跳,跳进了少女怀里,还发出浅浅的红芒。

而这时,一道黑色的光突然发出,它将血桃狠狠击开,黑莲的虚影对血桃发出警告。

血桃一顿,红芒黯淡,默默落进司玄怀中。

而就在这时,那生机旺盛的桃树,竟像是完成了某中使命,在桃子脱离它后,它竟开始迅速地枯萎,转眼,已成为一棵死树,而后腐朽,消失。

空气中再次静谧起来,司玄转身,淡淡道:“你先在这我这里留一段时间吧,过段时间,自会有人来接你离开。”

花青瞳一愣眼底闪过疑惑之色。

……

这是一座十分华丽的庙宇,它坐落在中央大陆的乌荼山上,一棵巨大的菩提树生长在山的中央,它茂密的枝叶遮盖了几乎半个乌荼山。

菩提树下,一名头戴菩提花环,身穿白衣的少女睁开双眼,她美丽无双的面颊上流出泪水,“圣婆,呜呜……”

少女悲伤地哭泣着,一名圣王寺的弟子走来,小心翼翼地道:“圣女殿下,您怎么哭的如此伤心?发生了什么事?”

少女停止了哭泣,擦干眼泪摇了摇头,“我要去见圣王。”

那名弟子露出为难的神色,“圣王陛下昨日刚刚闭关,圣女殿下,您可以去找圣光护法和慧法护法。”

“好吧,那就去见他们。”少女起身,朝着护法殿走去。

殿内坐着两名男子,他们均一身白衣,黑发披散,额头套着一顶金色的菩提花金冠,二人一严肃冷漠,一人则面色平静,看着少女快步走来,美丽的脸上难掩悲愤之色,二人均都静静地看着她。

“贞妶圣女,你怎么来了?莫不是西晋之行不顺利?”最终,是那面色平静的男子开口询问。

少女闻言,眼中的悲愤之色越发激烈,两行泪水再次顺着她美丽清澈的大眼睛流下,“慧法护法,那西晋帝太过份了,他不仅拒绝了我们的联姻,还杀死了圣婆和我的那具分身,他好残忍。”

“哦?”不止慧法一惊,另一名男子也微微惊讶,“司玄好大的胆子,他竟如此不给我们圣王寺脸面,难道他觉醒了?”

“他是为了一个姐姐。”贞妶愤怒地说,“他们都好过份。那个姐姐居然见死不救,她一定是害怕我和她争宠,我是可以和她好好相处的呀,她为什么那么冷酷。”

“贞妶圣女,这世上不是所以人都像你一样有一颗纯洁的心灵,你是最善良的女孩,旁的女人是不会明白你的善良和大度的。来,你告诉我们,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司玄并不会亲近女色,那个女子一定不是一般人。”

圣光护法淡淡地说道。

贞妶难过地哽咽了一下,抬起纤美的素手,食指在空中轻轻一划,一副影像便出现在殿内,那影像中是一个女子的模样,她的腹部高高突起,正是花青瞳。

圣光护法和慧法护法沉默地看着那影像,片刻,影像散去,慧法护法叹息,“原来她在西晋,杀了慧光师弟,她竟逃到西晋去了,难怪我们在朝阳找不到人。”

圣光护法掀唇冷笑,“派一队弟子去西晋,灭杀此女,夺回慧光师弟的天礼,另外,将这个消息透露给那几位世子和郡主,尤其是白鸟郡主。”

慧法点头,“那是自然,不过,为弟认为这个消息只告诉白鸟郡主就可以了,其他几位就让他们留在朝阳耗着姬泓夜吧,至于白鸟郡主,有她去西晋,足以拖住司玄,再加上我们的人,要灭杀此女不难。”

“就按慧法师弟说的做吧。”圣光淡淡道。

贞妶目光懵懂地看着两位护法,她知道两位护法是要给圣婆报仇,心里微微高兴,“贞妶圣女你下去,好好修炼,多修几具分身出来,模样也变一变。”

……

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朝阳皇城的上空,一层金色的透明结界,将整个皇城封锁,凡人家家闭户,皇宫里死气弥漫。

华君弦的殿宇内,帝王的龙椅被一名年轻的青衫男子踏在脚下,那青衫男子格外俊美,气度尊贵,他斜睨着站在下首的华君弦,唇角勾起,眼中却毫无温度,“朝阳帝,那花青瞳是在你的视野内消失,你说不知,本世子不信啊……”

华君弦面色平静而淡漠,他面庞温和,目光诚恳,哪怕是龙椅被人踏在脚下,也不见他有丝毫动容,他苦笑道:“碧春世子千万相信朕,花青瞳虽是朝阳国人,但她去了哪里,朕又不能时时盯着,怎能知晓?”

“哼,本世子也相信你不敢欺骗我等,不过那姬泓夜着实可恶!朝阳帝,你去下令,围剿西门家和花家吧,我就不信逼不出花青瞳。”青年淡淡挥手。

华君弦忙道:“还请碧春世子手下留情,有那西门清霜和姬泓夜守在西门家和正义候府,朕派去的那些人,肉体凡胎,去多少也不够他们弹指灭杀啊!”

碧春世子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他下意识地抚了抚胸口,前日被姬泓夜重创的伤势还未完全恢复。

“白鸟郡主,那姬泓夜怎么说也是你的未婚夫,你的未婚夫为别的女子守护家园,与你为敌,你却还无动于衷,怎么也说不过去,不如,就请你去劝劝那姬泓夜吧。”脸色同样难看至极的绿裙女子看向坐在角落里,悠闲喝茶的白衣女子。

白凤铃抬起头,慵懒地挥了挥手,“那姬泓夜无心于我,本郡主又何必去自取其辱?况且,他明显快要觉醒,本郡主去了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既然如此,你来东大陆干什么?”碧绫罗不满地看着她。

白凤铃懒懒地喝了一口茶道:“看热闹啊……”

“对!对!本世子也是来看热闹的!”赤烟青闻言,哈哈大笑。

碧绫罗大怒,“赤虎世子,别忘了,你是此次任务的主力!”

------题外话------

娃回来了,昨天下午回的,好消息是,科二通过了。不过,那地方的气温险些冻死个人,在荒郊野外强化训练,考试,寒风呼呼地刮,真的是寒风嘤嘤嘤~穿了呢子大衣的我华丽丽的冻病了,昨晚失眠,今天补眠,但依然失眠,好不容易爬起来码了这章,但愿今晚能睡好,明天精力充沛,多多更文,今天的更新依然不多,呜呜,我对不起你们,明天我一定会振作的,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今年感冒的次数我双手加双脚都数不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