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逃离(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玄坐在空寂的大殿上方,宽大的玄袍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他垂首静默,周身仿佛凝聚了万世孤独。

胡硕匆匆走进来,见他这般模样,忙停下了脚步,满面忧色地看着他。

殿外圣王寺来人的声音还有余音在回响,不知过了多久,司玄才缓缓抬头,看向胡硕,“瞳瞳在哪里?”

“回陛下,祥云郡主已回了寝宫。”胡硕躬身道。

“胡硕,让朕的七色卫守住寝宫,别让任何人打扰到她。”司玄说着,缓缓起身,朝殿外走去。

“陛下!”胡硕面色一变,“陛下,圣王寺来者不善,足有八辆马车,恐怕人数不少,而且他们中必定有高手存在。”

“你以为朕会怕他们?”司玄冷冷一笑,眼神噬血。

“陛下,陛下万万保重。”胡硕深深跪了下去。

“去吧,保护好她。”

花青瞳听着渭宸宫外隐约传来的动静,那隐密的脚步声,纵然是如今的她,她极难察觉,但花青瞳却知道,这种脚步声,只有司玄的七色卫才会有。

司玄的七色卫个个都是天眷者,他们每个人的修为都大约在天泉境,但是七人合力的时候,却能够爆发出天珠境的力量。

前世她并不能发现七色卫的存在,只到有一天,她无意中看到了采集雪牛乳归来的七人,司玄才告诉她七色卫的厉害之处。

七色卫是西晋皇宫中的顶尖武力,而司玄现在却让他们来保护她。

“祥云郡主,您安心呆在殿内,奴才和七色卫会一直守在殿外,郡主请放心,七色卫实力不俗,足以保护郡主的安全。”

胡硕的声音从外传来。

“我知道了。”花青瞳应了一声,心中颇感意外,司玄竟要保护她!

花青瞳在殿内缓缓踱步,她的脑海中,一幅地图的形貌渐渐清晰,前世,司玄给她将西晋藏书楼里的许多书籍都拿来看过,其中,竟有一本西晋皇宫建造之初的地图。

这西晋皇宫,她无比熟悉。

随着修为的增长,她的记忆力也同样变强,要清晰地记忆起一本地图,再容易不过。

她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她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抚摸着圆圆的肚子,面瘫的小脸望向外面,圣王寺的人追杀她到西晋,想必朝阳国那头也肯定出了事,想想娘亲,想想西门家,花青瞳心中不由笼上一层阴云。

“司玄,速来迎接我等!”

外面又是一声雷霆怒喝传来,声音隆隆震耳,花青瞳眼底冷光闪烁,这圣坛王寺太过嚣张,恐怕今天必定有一翻恶战,以她对司玄的了解,圣王寺的人今天注定要全部折损在此。

而这正是她摆脱司玄的绝佳机会。

孩子已经六个多月,若再在西晋呆下去,保不准就要到孩子出生了,她是万万不会愿意让孩子在西晋出生的。

“小宝宝,咱们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花青瞳对着肚子说了一声,视线缓缓在殿内扫视,她缓缓走到大殿的白玉墙壁前,那壁上雕刻着古老的魔君图,上古有十魔君,为首的吞天魔君身高八丈,每只眼睛里都有九个瞳孔,他仰天嘶吼,挥拳将苍穹击碎。

第二是封天魔君,第三是戮天魔君,第四是遮天魔君,第五是偷天魔君,第六是骗天魔君,第七是黑天魔君,第八是血天魔君,第九是白天魔君,第十是比天魔君。

花青瞳的目光在十魔君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黑天魔君的身上,黑天魔君一身黑衣,遮天蔽日,他所在之处,天地间就不会有一丝光明存在。

但偏偏,他有一双无比明亮的双眼,因是白玉雕刻,花青瞳看不出他的眼睛会是什么颜色,但那双明亮的眼睛,却射出温暖的光,那光亮而暖,并不刺眼,让人留连其中,不舍离开。

真想不到,象征着黑暗的黑天魔君,竟有一双那样明亮温暖的双眼,他的眼睛一定不是黑色的,他一定向往着光明和温暖,也许是光芒璀璨的颜色。

花青瞳怔怔地看着那双眼睛失了神,她摸着肚子,心想,也许,上古时候的黑天魔君,并不是如他的名字和传言那样可怕,他应该有着和他的眼睛一样光明温暖的性情。

但转念,花青瞳的脑海中就闪过了姬泓夜的样子……

他是黑天之子,他应该俱有一部分黑天魔君的特性,花青瞳默默思索,对,除了那个下在她身上的契约,姬泓夜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他也没有像司玄那样虐待她,他应该是个好人,只是,他与她无缘,他有未婚妻了。

花青瞳低头摸摸肚子,但愿她的小宝宝会是个性情光明温暖的人。

她的目光从黑天魔君的身上移开,落在了他旁边的血天魔君身上,血天魔君面容冷酷,应该是个不好接近的人,他的眉心上盛开着一朵血色的桃花,花青瞳伸手,照着那朵血色桃花摁了下去,这就是机关。

随着血色的桃花被摁下去,大殿中央的地板上,缓缓裂开一道口子,那是地道的入口。

花青瞳没有迟疑,走进了那条地道,等她彻底进去后,地道便缓缓合拢了。

而与此同时,司玄行走的脚步突地一顿,他回头,看向渭宸宫的方向,眼中浮现一抹血色。

“司玄,跪下!”

圣王寺为首的马车里再次传出一声暴喝,司玄回头,眼中已然被血光盈满,他狠狠一挥手,血色的桃花在空中划过,空气发出破碎的音响,空间扭曲,那稳稳停在空中的一连串圣坛王寺的山羊车队,瞬间狼狈无比地从空中坠下。

八辆山羊车坠落,为首的车里传出气急败坏的怒吼,“司玄尔敢!”

司玄一言不发,只淡淡道:“放箭!”

瞬间,一支支燃烧着怒焰的箭矢从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射来,箭矢钉在车上,几辆山羊车队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

那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凝聚了天之力的灵火。

山羊被火焰包围,发出凄厉的惨叫。

一道道白影狼狈地从车内飞出,当先一人怒吼,“司玄,你好大的胆子!”之前就是此人在不断说话。

“圣王寺,算个什么东西?”司玄淡淡开口,眼中杀意弥漫,他毫不犹豫,血色桃花纷纷飞舞而下,他飞身闪了出去,如收割麦子一般,收割着圣王寺众弟子的性命。

“西晋帝的性情果然不太好。”

一声淡淡的叹息声从浓烟滚滚的车内传出,一道身影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他白衣黑发,头戴菩提花冠,面色平静似水,火焰遇见他自动避让,随着他的走出,司玄眼中的嗜杀之意尤其浓烈。

“本座慧法,专为花青瞳而来,西晋帝不防将她交于我等,我等只想拿回慧光师弟的天礼。”慧法缓缓道。

“你一具分身,也敢与本皇提条件?”司玄冷笑,丝毫不忌惮他的身份。

“本座只是一具分身没错,但本座依然有着天珠境的实力,西晋帝,你真要与本皇撕杀?你就不怕这西晋百姓遭殃?”

“本皇可不在意什么百姓,便是这天下的人都死光了,与本皇又何干?”司玄不屑冷笑,十足的冷酷无情。

他虽为一国之皇,但恐怕,便是这座皇宫被毁,西晋被毁,都无法在他心底激起一丝波澜。

慧法皱眉,这西晋帝竟如此油盐不进。

“唉,看来今天必定是要与西晋帝战一场了。”慧法说道,眼中骤起寒芒。

一辆五彩马车从云层中缓缓现出形来,白凤铃掀开车帘看着下方,“小毛儿,我们悄悄下去,先找到瞳瞳再说。”

“郡主,这圣王寺太嚣张了。”小毛儿皱起了眉头说道。

“哼,他们无耻惯了,今日必定要在司玄手里吃亏。”白凤铃不屑冷笑。

“郡主,慧法可是天珠强者。”小毛儿道。

“司玄也不弱,他毕竟来历不凡,虽还没有觉醒,但也绝不好惹。”白凤铃淡淡说罢,放下了车帘,“走,去找瞳瞳。”

马车在云层中穿行,在皇宫的上方缓缓搜寻。

而此时此刻,花青瞳已经彻底的离开了皇宫的范围,她从一口枯井中钻出来,坐在井沿上四下打量。

“呀!”一声轻呼,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响,花青瞳猛地一回头,便见一名穿着粗衣,约摸十一二岁的少年惊讶地看着她。

那少年脸上黑乎乎的,唯有一双眸子格外引人,花青瞳面瘫着脸与少年对视,“别出声,我不是坏人,你的东西掉了。”

花青瞳指了指少年掉在地上的柴禾。

------题外话------

二更到~继续去码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