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圣王转世(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年定定地看了花青瞳一眼,默不作声地弯腰将掉在地上的柴禾拾起来背在肩上,“你是女鬼吗?”

少年声音清亮,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但说出来的话,却让花青瞳面瘫的小脸隐隐僵硬,“我哪里像女鬼?”

“我娘说女鬼喜欢坐在井边梳头。”少年看着花青瞳,发现她头发整齐,衣服也整齐,脸色也红润,完全不像娘亲说的那种脸色惨白,面目渗人的女鬼。

花青瞳嘴角抽动了一下,无语地看着少年。

“哦,我知道了,你不是女鬼,你是仙女。”少年的眼睛突然亮了亮,十分欢悦地说道,“你是仙女,那你能不能救救我娘?”

花青瞳目光一闪,偏头打量着他不作声。

少年点了点头,目光黯然,“娘亲生病了,老爷和夫人不给她找大夫,她快要死了。”

“我可以帮你去看看你娘,但我不一定能治好她,还有,你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在这里。”花青瞳想了想,对少年说。

少年眸子一亮,仿佛夜空里的星辰,瞬间闪耀起无比耀眼的光芒。

花青瞳在少年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逼仄阴暗的柴房,柴房里没有床,辅着厚厚的稻草,稻草上,是一床十分破旧的被子,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死气沉沉地躺在上面。

大概是听到了动静,妇人吃力地扭过头来看向门口,看见少年身后的花青瞳,妇人一愣,“昌奴,这位姑娘是?”

“娘,她是仙女。”少年快步走到妇人身边,抓住妇人的手开心地说。

花青瞳有些好奇地看着妇人,好已然明白,妇人应该是这个府里的姨娘,而那少年,应该是个庶奴。

妇人慈爱地看了一眼少年,回头小心翼翼地打量花青瞳。花青瞳也看着妇人,她满脸病容,但依稀还能看出曾经的清秀。

“仙女姐姐,这就是我娘,她病的很厉害。”少年回头,看着花青瞳。花青瞳快步上前,握住妇人的手腕,片刻,花青瞳放开妇人的手,惋惜地看向少年。

少年明亮的双眸在对上花青瞳的目光时,光芒一点一点的幻灭,黑乎乎脏兮兮的小脸上,嘴唇轻轻地哆嗦了起来。

“你娘的身体不行了,若我不出现,她顶多还能活个三两天,但现在,依我的能力,只是拖延她的寿命,让她多活上一段时间,这个时间,有可能是几天,有可能是几个月,也有可能会是几年……”

闻言,少年黯淡了的目光,又渐渐地亮了起来,仿佛抓住了最后一丝希望,期待地看着花青瞳。

妇人却是面色平静,“姑娘,你的身份一看就不凡,我不知道你为何来到这里,但是,我这贱命,最好还是别让你费心了,早点死了也好,免得总是拖累昌奴,我想求你一件事……”

“娘!”少年回头,悲伤又凶狠地怒吼妇人。

花青瞳摆手,“先别说了,把药吃了再说吧,他不希望你死。”她临时落脚在这里,理应付出些什么。

妇人吃下药,眼中的泪水滚滚而下,看着少年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却最终又什么都没说。

花青瞳拿出一粒药性温和的灵药喂进妇人嘴里,妇人吃了药不多时,萎靡的精神就好了许多。

“这是哪里?”等少年照顾妇人睡着了,花青瞳这才问道。

少年看了她一眼,“谢谢你帮助我娘,虽然不能治好她,但还是谢谢你。这里是丞相府。”

“李辰然的府里?”花青瞳目光微微一凝,随即心中暗想,上辈子,这个李辰然可没少想办法除掉她这个祸国妖姬。

司玄不娶,西晋皇宫无嗣,李辰然等一众大臣竟觉得是因她之故,因此李辰然为首的一帮臣子可没少想方设法的要清君侧。

只可惜,司玄太过霸道,李辰然等人始终无法得手。

想到此,花青瞳脑海中掠过李辰然的模样,那人刚正,爱国爱民,但没想到,对待自己府里的姨娘竟如此冷酷。

相比起崔氏,眼前的妇人过的日子,简直是猪狗不如。

花青瞳以为,像李辰然那样的正人君子,不应该会这样折磨一个姨娘。

“难道李辰然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不是爱民如子吗?怎么反倒是自己府里的人,他见死不救?”花青瞳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少年一愣,沉默良久,缓缓说道,“老爷不管这些事,后宅的事,向来是夫人打理,我娘只是一个小小的姨娘,老爷一忙起来,自然就把她忘了,或许,这辈子都不会记起她了,也不会记起我。”

花青瞳也沉默,这就是姨娘和庶奴的命运啊。不过,她已经摆脱了那个藩篱,她的孩子,她也会为他争一条光明大道出来。

她淡淡地看了少年一眼,终是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一样,有能力争一争的。像少年这种庶奴,世上有太多太多,他们根本就没有与命运抗挣的力量。就是她从前,不也是同样无力吗?

“我会尽量帮你延长你娘的命。”花青瞳想了想说道。

“谢谢你,仙女姐姐。”少年目光感激地看着她,然后好奇地看着她的肚子。

“我的孩子也快要出生了。”青瞳眼中露出柔和,还有隐含的期待和欢悦。

“你恐怕,等不到他出生了。”一个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花青瞳猛地一惊,他们回头看去,见一个男子不知几时出现,正静静地站在柴房外。

花青瞳瞳孔狠狠一缩,少年也惊讶非常。

花青瞳盯着男子,他一身白衣,胸前一朵菩提花刺痛花青瞳的眼睛,男子的头上是用金色的菩提花冠束发,他的身份,应该不低,他的修为,也应该十分强大,否则,他无声无处地出现,她不应该发现不了。

圣王寺的人,竟然追到了这里。

花青瞳默不作声,手腕一翻,将黑匕握在手中,今日,勉不了一番恶战,只可惜阴龙吞噬了许禅光的修为后,竟沉睡了。

“小公主别怕,有我。”圆圆十分自信地说道,“关键时候,我就是小公主你的底牌。”

花青瞳心中微松一口气,如圆圆肯出手,她也不怕眼前的男子。

圣王寺男子盯着花青瞳,目光落在她的左手中指上,那上面,戴了一枚七彩菩提花戒指,那是许禅光的储物灵戒,圣王寺的男子唇角掀起阴冷的弧度,“你好大的胆子,不仅杀了我师弟,还霸占了他的东西。”

“你是许禅光的师兄?”花青瞳冷冷开口。

“本座慧法。记住,杀你者慧法!”男子平静而淡漠地道。

“不,你杀不了我。”花青瞳咬牙,眼中露出凶狠的光芒。

一旁的少年目光惊骇地看着男子,又看着花青瞳,花青瞳回头,对他说:“你和你娘呆在屋里,不要出来。”说着,花青瞳朝外冲了出去。

花青瞳出去后,转身将晶晶祭出,慧法轻蔑一笑,花青瞳面瘫的小脸严肃,她知道,对于慧法来说,自己分明是不够看的。

对方许是天泉境,甚至是天珠境,而自己,只是天灵境,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

也许,对方只要轻轻的一挥手,就能将她击杀,花青瞳不怕死,但她不能让小宝宝受到一丝伤害,今天,她必须要为自己和孩子争一条活路出来。

圆圆信誓旦旦地道:“没事,小公主,你先和他打,关键时候有我。”

花青瞳又松了一口气,挥舞着匕首,和晶晶一起朝慧法冲去,慧法轻蔑一笑,正要抬手将花青瞳拿下,没想到,花青瞳和晶晶却是呼啸着从他耳畔闪过,一转眼朝大门外逃了出去。

慧法一愣,回过神来咬牙冷笑,“狡猾!”说罢,他翻身去追,花青瞳逃了不远,就被慧法挡住了。

她面瘫的小脸寒霜凝结,冷冷瞪着慧法,慧法却不再犹豫,抬手间,恐怖的天之力如汹涌而至的滔天巨浪,狠狠朝她压了下来。

天珠境。

这样恐怖的力量,绝对是天珠境强者才有的。

“圆圆!”花青瞳大半的力量都用去保护肚子,见状,忙呼喊圆圆。

圆圆大吼一声,“小公主,看我的!”

它颇有气势,花青瞳只觉身体上有一道光冲出,接着,花青瞳分明感觉到一层透明光幕将她包裹,花青瞳心中一松,正就在此时,慧法的手掌已经朝她压了下来。

那手掌穿过光幕,窒命的危机将她笼罩。

千均一发,花青瞳眨了眨眼睛,整个人都懵了,“圆圆?”

“……小公主,对不起,我刚刚施错法术了……”

“这种要命的关键时候,圆圆你施错了法术?”花青瞳眼前一黑,忙去运转黑莲,而没想到,黑莲竟也没有一丝动静。

花青瞳暗叹一声,正欲使用罗天锁魂,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陡然冲了过来。

少年冲到了她面前,将他挡在身后,花青瞳心中巨惊,忙去伸手,欲将少年推开。

而就在这时,少年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他黑乎乎的脸颊上,那双清亮的眸子此刻充满了睿智和沧桑,他平淡地看了花青瞳一眼,那一眼,花青瞳的身体陡然僵住。

那不是少年的眼神。

而仿佛是一个来自远古的神会有的目光。深邃,强大,悲悯。

少年转头,他双手慢慢合十,一朵菩提花的虚影在他的掌间缓缓盛开,一股玄妙的意境,在菩提花盛开的过程中无形将他单薄的身躯笼罩。

花青瞳愣住了,眼中闪过不可置信,菩提花,又是菩提花。

慧法也呆了。

“圣、圣王……”慧法一哆嗦,眼底闪过浓浓的惊骇之色,但随即,他便浑身一个激灵,“不,你不是,你别想唬本座,不管你从哪里学到了这种法术,今日,你们都必定要死。”

慧法转眼又露出狠辣决绝之色,竟是顾不得理会花青瞳,而是迫不急待地去灭杀少年,他竟管说着不怕,但他眼中的恐惧却藏也藏不住。

“叛徒!”少年厉喝一声,声音威严,掌间的菩提花便朝慧法飘去。

慧法双眼圆睁,狠狠挥出一拳,那拳镀上了一层金刚色,无竖不摧,天珠境强者的全力一击有多强?那是无法形容的强大。

但,当他的全力一击遇到那朵菩提花时,竟血花四溅,破碎血肉从拳头一直蔓延,直到他的整条臂膀都化为飞灰。

菩提花却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向前,朝慧法飞去。

慧法这才真正的意识到怕了,他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连连求饶,“圣王饶命,弟子不知圣王转世在此,圣王仁慈,请恕慧法之前的冒犯之罪……”他说着,连连磕头叫喊饶命。

少年沧桑的眼中一片冷漠,“仁慈?本王从前的确是对你们太仁慈了。”

他说着,目光怜悯地看着慧法,“你这具分身死也就死了,只是你那本尊跟随着他,助恶为虐,必定没有好下场,慧法,你好自为之吧。”

少年声落,菩提花将慧法寸寸击碎,血雨纷飞散去。

与此同时,西晋皇宫,正与司玄激战的慧法分身,隐隐一个激灵,他感觉到自己另一具分身的死亡,但是因何而死,他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就是这一分神,司玄噬血的眼神已近在眼前,脑海剧痛,血色的桃花洞穿了他的眉心。

而同样的,远在圣王寺的慧法本尊,却是眉头紧拧,任他如何拼命去想,也想不起另一具分身是因何而死。

“本座的那具分身,应该是找到了花青瞳,但却死了,这不应该,花青瞳杀不了我,到底是谁杀了本座的那具分身,本座怎么想不起来了?”

慧法心中不安,他隐隐觉得,自己遗忘了十分重要的事情,而那件事情,将来足以窒命。

……

慧法死了,少年转身,静静地看着花青瞳,花青瞳面瘫着脸,心中无比警惕,她对圣王寺没有好印象,可显然,刚才慧法在叫这名少年为圣王,也就是说,这少年竟是圣王寺圣王转世。

这才是真正的大敌啊。

花青瞳也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了,逃命逃到敌人的老大面前,她默默无语。

“呵!”少年轻笑一声,目光戏谑,“小丫头胆子挺大,杀了我圣王寺的人,夺了我圣王寺的宝,还修炼了我们圣王寺的十里凝魂……”

花青瞳小脸面瘫,警惕地看盯着他。

“天赋绝佳,血脉返祖,果不愧是君临后人……”少年又道。

花青瞳心中巨震,少年怎么看出她是大帝血脉的?

“别吃惊,我对君临的气息太熟悉,他的血脉我自然能判断出来,别人是没这个本事的。”少年轻笑。

“你是圣王转世?”花青瞳紧张地问。

“没错。”少年道。

“你们圣王寺,都是坏人。”花青瞳厌恶道,小心翼翼后退。

见少女一边骂他,一边后退,少年心中好笑至极,大帝后人怎么是这样的性子?君临可不是这样的。

“圣王寺从前不是这样的……”少年叹息一声,“都怪本王那具分身……”

他说着,眼中的光芒黯淡,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花青瞳目光纠结,上前将少年扶起,少年缓缓睁眼,看到花青瞳,他不安地四下看了看,“仙女姐姐,坏人呢?”

坏人被你杀了。

花青瞳面瘫脸看着他,若不是之前的事情,她怎么也不会把圣王寺的圣王和这个身份有些惨的庶出少年联系在一起。

“仙女姐姐……”少年见她发呆,便扯了扯她的衣袖,“仙女姐姐,你真厉害,居然把坏人打跑了。”

花青瞳:“……”

朝阳,西门家。

姬泓夜睁开眼,一丝淡淡的金光从他的眼底流泻而出,西门清霜见他醒了,忙道:“怎么了?”

“瞳瞳刚才在召唤黑莲。”姬泓夜眼底闪过忧虑,“他们应该追不到西晋,莫非是圣王寺的人去了西晋?”

西门清霜目光一紧,“难道是瞳瞳遇到危险了?”

“我去看看。”姬泓夜道,他眼底的金光缓缓抽离,消失,他身上强大的气息随着的金光的抽离,瞬间虚弱了下来,他的脸色瞬间更苍白了几分。

“大帝遗臣,欺人太甚!”西门清霜见状,眼中露出寒芒。

“此事因我而起。”姬泓夜神色黯然,眼中厉芒闪烁,“清霜先生,我会解决此事的。”

------题外话------

二更在下午五点~对不起大家,这两总是迟到,今天争取不迟到,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