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抓蜘蛛/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上,花青瞳脸色紧绷,她看向七色卫,眼中浮现了一丝隐晦的杀机。

七色卫震惊地看着她,察觉她眼中的杀意,脸色一变,齐齐跪了下去,“郡主,我们绝不会将郡主的真正真份透露出去。”

“连司玄都不告诉吗?”花青瞳双手结着印,自顾将一个个血色的符号往手印里烙印去,只要她意念一动,大帝印随时都能将他们灭杀。

“郡主,陛下对您没有恶意,您无须防备他。”为首的红色卫忍不住说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凝结出一层冰霜,“你们是司玄派来保护我的,但事实上更多的是监视我。司玄对我是善是恶,我心中清楚。”

见花青瞳眼中杀意已经浓烈,七色卫心中不禁一凉,大帝返祖血脉,若成长起来,这位就是第二位大帝,如此惊天动地的大秘密,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们都不敢相信。

跪在最后,年纪最小的紫色卫突然道:“郡主,我们可以发下毒誓,绝不对任何人透露郡主的身份,包括陛下。”

紫色卫大概还不满二十,一张脸庞犹带几分青涩,他目光真挚地看着花青瞳十分认真地说道。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其他几人。

几人相视一眼,都默认了紫色卫的提议。七人相继发下毒誓,见他们发下了毒誓,花青瞳暗暗松了口气,她并不想真的杀死七色卫。

她对七色卫并不陌生,上辈子,司玄经常派他们出去给她寻找雪牛乳,他们常常九死一生,伤痕累累将雪牛乳送回,她与他们有过短暂的交集,上辈子,他们大概是唯一没有看轻过她的人。

花青瞳散去大帝印,偏头掀起车帘看向外面。

七色卫对视一眼,沉默退坐一旁。

“郡主,我们现在走的方向不是朝阳国,这是去往大宣国的方向。”看清外面的情况,红色卫缓缓提醒。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闪过冷光,“我现在要回朝阳只能饶道,再走原来的方向,恐怕会被一些人截住。”

大帝印造成的动静太大,将大帝返祖血脉的气息弄的人尽皆知,她还没打算暴露身份,所以只能逃。

“这样也好,我等七人去驾车,尽快远离这里,郡主安心在马车里休息吧。”红色卫沉吟一瞬,说道。

花青瞳点了点头,七色卫十分忠心于司玄,司玄让他们保护她,他们就不会有其他的小动作,这一点她很放心。

有了七色卫驾车,马车的速度顿时提速了一倍不止,转瞬就是千里之遥。

而花青瞳之前所在的位置,五彩马车转瞬即到,白凤铃感受着此处浓郁无比的大帝气息,浑身的血液都不由沸腾起来,那从灵魂深处传出的臣服冲动,让她心底深深的骇然。

只是一股气息就有这样浩瀚强大的威压,若是大帝现身将是何种强大?当然,大帝已经殒落,但新的大帝已经诞生,大帝返祖血脉到底是何人?

这一刻,亲身体会过大帝威压的白凤铃终于明白了父亲他们为何定要找到大帝返祖血脉的原因了。

太可怕了!

当大帝血脉真正的成长起来,白凤铃不难想象,大帝的时代将重新来临。那么所谓的大帝遗臣,将不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甚至,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能否继续安然存活都是未知。

白凤铃的目光闪了闪,父王他们这些年不断地寻找大帝返祖血脉,真的是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是为了培养和保护大帝血脉成长吗?

白凤铃心念电闪之余,已驾着马车朝一个方向追了过去,那个方向正是花青瞳离开的方向。

白凤铃离开不久,骑着大虎的赤烟青,乘着碧色小轿的碧水千叶,和踩着碧色巨剑的碧罗绫兄妹俩,以及踩着白玉圆盘的雪灵玉和雪珠雪也齐齐而至。

几人的脸上无不露出震憾之色,随即便是深深的惊恐,“太可怕了,这就是大帝血脉的威压吗?”雪灵玉苍白着脸色低叹。

可怕的沉默气氛在几人之间弥漫开来,几个神色各异,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父辈们为何要费尽心力地用各种办法寻找大帝返祖血脉的存在了。

“光是一个还未成长起来的小家伙就有如此恐怖威压,若有一天他(她)成长起来,那岂不就是大帝重生?”赤烟青舔了舔唇,声音有些干涩,眼中寒芒闪烁。

“父王他们那个时代,所效忠的大帝,就是这样的强大吗?”碧罗绫有些不是滋味地说。

“应该比这强大的多吧,毕竟散发出这等威压的还只是个未成长起来的小家伙,不过还好,他(她)已经出现了,只要出现了,就总有露出真容的时候。”碧水千叶脸色凝重地道。

“我一直以为,大帝的强大不过是父王他们在夸张,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的意识到,也许大帝真的很强,强到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那大帝时代,如我们这种身份,又算得了什么?哥,我一点也不想这个大帝血脉成长起来,你说父王他们,是真的想让他(她)成长起来吗?”

碧罗绫眼神闪烁地向碧水千叶,若大帝血脉真的成长起来,那么等待他们这些人的将是什么?他们这些人手中对这个世界的真正控制权,又怎么甘愿交出?

碧水千叶眼神一闪,淡淡道:“当然了,父王他们是大帝遗臣,寻找大帝返祖血脉,继续效忠,是他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使命。妹妹,之前的话千万不能再说。”

“哥,我知道了,有些话不能说,但不代表有些事不能做。”碧罗绫眼中闪过莫测的光。

“大帝返祖血脉的气息从那边去了,咱们去追说不定还能追得到一点蛛丝马迹。”

一行人在原地滞留片刻,便飞快地朝花青瞳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们已经将去西晋寻找花青瞳的事情抛之脑后,相比于大帝返祖血脉,花青瞳在他们心中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是的小人物。

赤烟青骑着大虎飞在最前头,他的眼神闪过冷酷的光芒,那眼神毫无一丝感情色彩,冷到淡漠,冷到可怕,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尊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人形灵器,除了冰冷和杀意,再没有其他情绪。

他的脑海中现在只充斥着来之前他接到的密令,若有可能,不惜一切代价,击杀大帝返祖血脉。

他与别的世子和郡主不同,他是被从小培养的刀,他的使命,是杀。

追上去,杀死大帝血脉,是他此刻唯一的想法,也是此次的任务的最终目的。

七色卫驾着马车在空中疾驰,他们已经发现了从后方追来的一辆五彩马车,七色卫的脸色变了变,不断地令马车更快一些。

渐渐的,他们发现,不止是五彩马车,在五彩马车之后,又有数道身影追来。

红色卫钻进马车,脸色隐隐有些发白,“郡主,再这么下去,我们迟早会被追上来。对方速度极快,不是修为极强就是背景不凡,恐怕都是冲着郡主的身份而来。”

花青瞳闭了闭眼,面瘫的小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片刻,她问:“下方是什么地形?”

红色卫道:“应该是天河中游的黑风山,这里已是大宣国境内。”

“黑风山……”花青瞳念着这个并不陌生的名字,前世,她在书籍里看到过黑风山,黑风山里地形复杂,丛林茂密,野兽横行,充满危机的同时,也极易藏匿。

“那就下降吧,马车已经暴露,可我还没有暴露,到下面去,把马车放走,引走他们的注意力,我们分散而行。”花青瞳说。

这样的办法红色卫当然也想得到,但是,他犹豫地看着她的肚子,“郡主,黑风山里不易行走,您还怀着身子,恐身体难以承受。”

“那也总比暴露好。”花青瞳缓缓道。

红色卫点了下头,转身到了外面,不多时,花青瞳明显感受到马车向下冲去。

不过几息间,马车已‘轰’地一声,落在黑风山深处,花青瞳下了马车,瞅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发现他们正处于密集的林子里,隐隐还有瀑布的轰鸣声从不远处传来。

这林子里虽然草木浓绿,但这里的天气明显比朝阳和西晋更冷一些,花青瞳走进密林,不得不从天算子里取出一件厚衣穿上。

这衣服华丽厚重,穿在身上却感受不到负担,反而觉得身体轻盈不少,花青瞳拢了拢衣襟,心中温暖又酸涩,这是大帝殒落前给她准备的,她不知大帝如何知道未来的返祖血脉是个女孩子,但他的一片慈爱呵护之心,她却是深深感受到了。

她得成长起来,在此之前,她绝不想死,绝不能辜负大帝的期望。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加快了脚步往密林的更深处走去。

七色卫已用他们独特的方法隐身在暗处,看似分散,实则随时都可以聚在一起,他们本就是暗卫,在暗中保护,正是他们擅长的。

黑色的马车凌空而起,朝西晋的方向飞了回去。

空中追逐而来的五彩马车突然一顿,白凤铃低喃一声,“真狡猾啊。”

“郡主,那咱们是该去追马车呢,还是该去下面找呢?”小毛儿烦恼地揪了揪头发,看着白凤铃。

白凤铃沉吟一瞬,“山里地形复杂,便于藏匿,对方不会冒险,应该是进山了,下去进山吧。”

五彩马车呼啸着向山里冲去。

而随后,赤烟青等人也犹豫不决,“我们分开两拔走吧。”

“我去山里。”赤烟青骑着白虎冲向下方山里。

“哥,咱们去西晋,那马车朝西晋的方向去了。大帝血脉必定与西晋有关。”碧罗绫道,更何况,她想去西晋,顺便灭杀花青瞳。

碧水千叶想了想也点头同意了。

雪灵玉和雪珠玉二人自然是不想和赤烟青同行的,便也冲西晋而去。

……

黑风山是大宣国最大最高的山脉,山里丛林茂密,猛兽奇多,大山深处,又藏着许多天材地宝,相对的,也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各种危机。

花青瞳小心翼翼地在密林里行走,脚下到处都是长满尖锐细刺的植物和不时窜过的不知名的虫子。

花青瞳还要小心头顶毒蛛的蛛网,还有不时滑过的毒蛇和生活在树上的奇异虫鸟。

花青瞳怕蛇,也怕地上的虫子。

朝阳国地方干燥,虽然也有一些虫子,但绝不像黑风山里这样丰富。

而且,大宣国气候偏冷,有些地方甚至常年积雪不化,黑风山里也有冰雪堆积的地方,但如此寒冷的地方,草木却很茂盛,虫子和毒蛇也非常活跃,可见,这些虫子和毒蛇,都不是寻常之物。

花青瞳面瘫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因为过于紧张,一双水灵灵的眸子,瞪的极圆。

她紧张地注意着周围的一切,蓦地,一只巴掌大小,宛如七彩琉璃一样的蜘蛛闯入她的视野,那蜘蛛也看到了她,挂在七色的蛛网上,黑豆大小的几只眼睛,正齐刷刷地望着她。

花青瞳头皮瞬间发麻。

她停住脚步,缓缓后退。

“嘶~”身后,传来阴冷的嘶鸣。

一条浑身滑溜溜,黑底白花,约有手臂粗细的毒蛇,正拱着身子,阴冷的双眼盯着她。

花青瞳瞬间浑身冰冷,那蛇真丑,她心中惊恐非常,这林子里太恐怖了,花青瞳身形一闪,动作奇快地闪到了另一个方向,她避了那蛇,刚站稳脚步,一抬头,便见一条同样黑底白花的蛇从脚底窜了过去。

花青瞳顿时骇的一身冷汗,哪想一抬头,前面,左面,右面,头顶竟有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黑底白花毒蛇正齐齐看着她。

天呐!她这是进了蛇窝了吗?

“救、救命!”花青瞳面瘫着脸,与那些蛇对望,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层又一层。

“小公主,你是天眷者啊,你居然怕蛇!”圆圆不可置信地说道。

“圆圆,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听见你说话。”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泫然欲泣,没错,这些蛇的确是对她造不成窒命威胁,但是视觉上的冲击,实在是太毛骨悚然了。

“朝阳国是没有蛇的,怎么大宣国这么多蛇,它们长的太吓人了。”花青瞳小心翼翼地转身,便见挤成一堆,数不清的蛇头都朝向着她,它们拱着身子,阴冷的眼睛盯着她,随时都会发动攻击。

“小公主,你连阴龙都不怕,还怕这些小东西?”圆圆不可思议地道。

“那怎么能一样,阴龙是有智慧的灵物,而这些蛇,简直就是蛮不讲理的野兽。酒窝的国家真可怕,等我出去了,一定要赶快离开这里,再也不来了。”花青瞳面瘫着脸说道。

说着,她周身涌现一层天之力,天之力的光幕,将她包裹其中,现在,便是那些毒蛇都扑上来,也伤不到她了。

事实上,在她的天之力一出现的瞬间,那非凡的天眷者威压就令这些蛇慢慢后退,它们感受到了这个人类的强大,于是,它们纷纷退去,转瞬消失的一干二净。

花青瞳没有散去天之力,她想起之前看到的那只七彩琉璃蜘蛛,那蜘蛛虽然吓人,但她却是想起来,那是一味珍贵的药材。

“小公主,七彩琉璃蛛很难遇到的,千万别错过了。”圆圆提醒道。

花青瞳浑身僵了一下,面瘫道:“不用了吧,我现在还在逃命呢,哪有心情去抓蜘蛛?”

圆圆毫不留情地戳破她,“小公主,你是怕那些东西,不敢去抓吧?天呐,大帝要是知道他的后人居然如此胆小,不知是什么心情。”

“圆圆,你今天的话真多。”花青瞳纳闷道。

“我这不是闯了祸,想弥补一下吗?小公主,你是女孩子,不敢抓蜘蛛没什么好丢人的,我可以教你个抓蜘蛛的法子,你想知道吗?”圆圆语气隐带兴奋地说。

“什么法子?”花青瞳随口问,反正,不论圆圆说了什么法子,她都不会听信了。

“用黄玉鼎啊,用鼎把蜘蛛装进去,不就抓到它了吗,这样又不用你用手去抓。”圆圆说。

花青瞳脚步一顿,面瘫着脸默默思索,她觉得圆圆说的挺有道理。

黄玉鼎一直就在她的丹田中,她还从来没有用过,今天不防试一试。

花青瞳又折回了之前所在的位置,怕惊吓到蜘蛛,她将天之力收敛,到了原处,果然,那只七彩琉璃蛛竟还在原地,七只眼睛黑漆漆地看着她。

花青瞳二话不说,用意念将黄玉鼎祭出,黄玉鼎本来就是炼药所用,正是一切药物的克星,哪怕是七彩琉璃蛛这等活物也逃不了。

毫不费力的,七彩琉璃蛛被收进了黄玉鼎中,黄玉鼎流光一闪,又回到了她的丹田中。

花青瞳眼睛亮了亮,心道,圆圆这个建议果然不错,七彩琉璃蛛是十分少见的珍贵的药材,没想到她就这么容易得到了。

但是不知为何,花青瞳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她又走了一会儿,心里依然毛毛的,她不由停下脚步朝丹田里内视而去。

即半液化的天之力在她的丹田中凝成粘稠的一团,旁边,一只七彩琉璃蜘蛛正忙碌着,在她的天之力和黄玉鼎之间织着网。

花青瞳面瘫的脸色瞬间抽搐了一下。

所以,那只蜘蛛是打算在她的丹田里安家,窜来窜去还打算织网。

毛茸茸的大家伙在她的丹田里横行无忌,看其模样,似乎还很是欢悦。

花青瞳额头瞬间冒出一层冷汗,她面瘫的脸僵硬成雕像一般,她到底是有多想不开,才会听圆圆的用黄玉鼎去抓蜘蛛?

花青瞳眼前黑了黑,哆哆嗦嗦地又用黄玉鼎将蜘蛛装进去,黄玉鼎飞出体外,花青间毫不犹豫地将之收进了天算子里。

她抬头摸了把额角湛出的冷汗,面瘫着脸继续往前走。隐在暗处,年纪最小的紫色卫捂着嘴无声狂笑,祥云郡主真是太有意思了。

正在此时,清晰的虎啸声从前方传来,花青瞳立即警惕地手掌一翻,将黑色匕首握在掌中,她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是竖耳倾听。

“哎,大头,声音小点儿,你说你,打个哈欠都能发出那么大动静,这要是吓坏别的小动物怎么办?”赤烟青絮絮叨叨的话音从前方传来,花青瞳一怔,此时再走已然来不及,她索性站着没动,看着赤烟青和大头一步步走来。

大头走到近前就停下了脚步,硕大的虎头看向花青瞳这边,眼里透出惊讶的神色,随即便是喜悦。

“吼!”大头朝她吼一声。

与此同时,大头背上的赤烟青也看见了花青瞳,他目光一闪,一边的眉毛高高挑起,大声道,“瞳瞳小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心底戒备,她知道,赤烟青定是为了追寻大帝返祖血脉而来。

见花青瞳站在原地看着他,丝毫没有欢喜之意,赤烟青失望地叹了口气,戏谑道:“瞳瞳,看到我你不高兴吗?莫非是太过高兴,所以反应不过来了?”

“为什么看到你我要高兴?”花青瞳想了想,想不通这个问题。

赤烟青也不介意,哈哈一笑,从大头身上跳下来,上前来捏了捏她的脸,“啧,你这面瘫脸什么时候才能有点表情啊!”

“你怎么在这里?”虽然心里知道他为何在此,但花青瞳还是如此询问。

赤烟青目光一闪,“我为何在这里,瞳瞳心里不清楚吗?”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不语。

赤烟青打量了一下花青瞳的神色,见她目光清澈,并无惊慌之色,气息也沉静,赤烟青暗暗松了口气,也许,是他想多了,瞳瞳并不是。

“瞳瞳为何在此?”赤烟青沉默了一下,又问。

“抓蜘蛛。”花青瞳言简意骇道。

“此地毒虫甚多,瞳瞳来这里抓蜘蛛,可真够费心的,之前我已听说你在西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跑的可真够快的。”赤烟青说。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我是逃到这里来的。”

“哦?”赤烟青目光一闪,死死盯着她,“瞳瞳何出此言?”

花青瞳睨了他一眼,心中渐渐发凉,赤烟青在试探她。

花青瞳低头,“圣王寺的人在找我。”

“瞳瞳在这里,可有遇到旁的人?”赤烟青拉住她的手,往大头背上带。

“没有。”花青瞳摇头,淡淡瞥了他一眼,“你怎么会在东大陆?”

“瞳瞳不知道吗,三眼族将你和姬泓夜的关系宣扬了出去,现在中央大陆都知道了白鸟郡主的未婚夫背叛了她,白鸟亲王大怒,其他三位亲王也很愤怒,便派了我等前来东大陆解决你。”

赤烟青笑眯眯地又捏了她的面瘫脸一把,语气故作凶恶地吓唬她。

“白鸟郡主?姬泓夜的未婚妻是白姑娘?”花青瞳眼露震惊之色,随即她又想到了什么,“你们是不是去过朝阳国了?”

她抬头看向赤烟青,她知道,只要她大帝血脉的身份不暴露,赤烟青是不会真正伤害她的。

“我们正是从朝阳而来,瞳瞳,你这肚子……你这怀着身子还在林子里行走,也着实不容易。”赤烟青目光一软,有些怜惜地看着她。

花青瞳抱住肚子,问:“朝阳国怎么样了?你不会伤害我家人的对不对?”

“我当然不会,可是瞳瞳,碧罗绫会,也幸亏那姬泓夜坐镇在西门家,和你舅舅一起,这才挡住了碧罗绫兄妹俩。”赤烟青道。

花青瞳垂眸,无声沉默,姬泓夜竟会保护她的家人。

“走吧,我带走出去,这林子里不宜久待。”随即他招呼大虎朝林外奔去。

赤烟青将少女环在怀中,他放置在她背后的手掌,却是悄然一翻,一把紫金小镜却是蓦地在手,那小镜无光,但有天之力催动后,却是光芒一闪,赤烟青将小镜贴近花青瞳,默默等待。

他还是心有怀疑的,花青瞳出现在这里太过巧合。

------题外话------

木有二更~大家节日快乐,玩的开心,反正我是不出去玩的~泪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