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大宣皇后/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赤烟青和白凤铃的目光一动,立时就引起了花青瞳的无比警惕,她瞪大了水灵灵的眸子,戒备地朝他们看去,手下一顿,隐隐欲结大帝印。

救他们是一回事,但若是他们要对自己不利,她也定不会手下留情。

“你是大帝返祖血脉,之前是如何避过我们的探察的?”白凤铃直起腰身,漆黑的双眸定定地看着少女。

“我自有方法。”花青瞳面瘫着脸回视她,看到不远处小毛儿染血的羽毛,花青瞳目光一黯,其实,她很喜欢白姑娘和小毛儿,若是可以,她很愿意和她做朋友。

但是,先是有姬泓夜和白姑娘的婚约在前,又有大帝返血脉身份在后,她与白姑娘之间,怎么看都不会是朋友。

白凤铃见她对小毛儿的惨死眼露难过之色,她也眼神一暗,随即却轻笑了起来,她缓缓站了起来,朝花青瞳走去。

坐在大头身上的花青瞳立时浑身一僵。

面瘫的小脸紧紧绷起来,真是说不出的可爱,白凤铃边走边想。她走到大虎身边,朝虎背上的少女伸出手,“瞳瞳,下来!”

花青瞳偏头看着她,犹豫。

“下来,快下来,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白凤铃催促。

她面庞如玉,眉眼如画,红唇似笑非笑,一身白色华服裙装,配上漆黑墨发,便是最风流潇洒的男子在她面前,亦要逊色数筹。最重要的是,她骄傲洒脱的个性,绝不会是个虚伪狡诈,会暗算她的人。

花青瞳抿了抿唇,心内紧张,她该不该相信白姑娘呢?

一个伸手耐心等待,一个面瘫着脸犹豫衡量,画面久久僵持,只到,白凤铃一把抓住了她手,花青瞳陡然一惊,青色的瞳孔中掀起一丝惊慌的波澜,白凤铃用力握住她手,严肃了面庞,沉声道,“下来。”

花青瞳顺着她的力道跳下了大头的背。

花青瞳今年十七岁,虽已有了身孕,但青涩的小脸,和纯然的性情还是让她身上犹有几分稚气未散,见她紧张地看着自己,白凤铃忽地莞尔,握着她的手,在她怔忡的目光下,白凤铃缓缓、缓缓地跪了下去。

“瞳瞳小姑娘,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不要?”白凤铃仰头,美丽的面庞流露出浓浓的认真和肃然。

似暧昧似誓言,这番话令花青瞳瞪圆眸子,吃惊地看着白凤铃,“白姑娘,你也帮过我,你不用这样。”

她认为,白姑娘这样做,一定是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不用哪样?”白凤铃戏谑挑眉,“你就说要不要吧?”

花青瞳胖乎乎的玉白耳朵悄然红透,她面瘫着脸目光有些凶狠地点了点头,“白姑娘,你起来。”白姑娘真奇怪。

虽然如此暗想,但花表瞳心中却是被一股浓浓的喜悦填满,白姑娘似乎并不讨厌她,也不会杀她。

白凤铃目光一软,起身,陡然抱住她,在她圆圆的脸上‘啵’地亲了一口。

‘刷’地,花青瞳脸颊红透。

“白姑娘,你——”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浸出点点水光,看起来湿漉漉的可怜又可爱。

“哈哈,本姑娘都发誓要成为你的人,你让我亲一口又如何?”白凤铃挑眉,淡淡地斜睨着她。

花青瞳抿紧了粉嘟嘟的唇,沉默了许久才艰难地问,“白姑娘,你不讨厌我吗?”

“为什么要讨厌你?”白凤铃抬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眸底缓缓流淌着柔和的光芒,“在我看来,你是这个世上最可爱的小姑娘,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至于其他……你是大帝血脉,如无意外就是未来的大帝,我既选择了你,那么我的一切就是你的,我,我的人,都是你的,姬泓夜能和你沾上一丝关系,是他的造化。”

没错,白凤铃是说真的,在花青瞳不惜暴露身份亦要救他们的那一刻起,白凤铃就知道,她要选择这个少女,跟着她,不为其他,只为她纯净无垢,赤诚无伪的性情。

花青瞳看着这样的白姑娘,张了张唇,一时无语。酒窝真可怜,白姑娘好像不稀罕他。

“白凤铃,你……你确定了吗?”赤烟青凝重地看着白凤铃,在白凤铃有意识地向花青瞳下跪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是认真的,她选择了花青瞳,选择了向她效忠,从这一刻开始,白凤铃将不单单是白鸟郡主,她还多了另一重身份,那就是大帝返祖血脉的效忠者。

若有一日花青瞳成长起来,白凤铃的地位必然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当然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毕竟,花青瞳能不能真正成长起来,还犹未可知。

白凤铃转身,定定地看向赤烟青,她邪魅一笑,闪身挡在了花青瞳身前,以一副保护者的姿态站在了赤烟青的对立面。

“赤烟青,我知道你是某些人手中的一柄坚刀,但恕我直言,你好好考虑一下吧,看到底谁更值得你效忠。”

赤烟青虎目幽暗,一向憨厚中透着不正经的脸庞,在这一刻竟是无比的冷凝危险,看起来有些难以接近。

花青瞳眼波晃动,白姑娘选择了保护她,而赤烟青似乎另有想法,而且,眼前的赤烟青,似乎才是他的真面。

花青瞳低头暗想,难怪大哥哥和十一哥哥提醒她不要真的以为大帝遗臣的子女好相处,看来,他们说的对,赤烟青真的很深不可测。

“白凤铃,你有你的选择,我也有我的选择,今日之事,我不会说出去,我希望,你也不会。”

赤烟青虎目淡淡扫过花青瞳,又看了白凤铃一眼,转身招呼了大虎就此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离,花青瞳没有一丝多余的想法,目光十分平静,她救他们,本就没有抱着图报的心思,各人有各人的选择,每个人的道路,别人都干预不了。

赤烟青离开后,白凤铃转身,这才盯着少女好一番打量,“啧啧,真是看不出来,你这小丫头竟才是大帝血脉,藏的挺深,不错,以后,我得叫你公主殿下吧?或者,是太女殿下?”

花青瞳面瘫着脸,“白姑娘,你叫我的名字。”

她可不想把身份弄的人尽皆知。

白凤铃淡淡一笑,她本就是逗她。

“公主殿下,你是不是得给我记上一大功?我可是小皇子的救命恩人。”白凤铃低头,看向花青瞳的肚子,目光含笑。

花青瞳面瘫地看了白凤铃一眼,她现在除了血脉,一无所有,白姑娘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白凤铃看懂了她眸底神色,无声一笑,瞳瞳还小,等她经历更多,自然会成长起来。

“走吧,我送你回朝阳。”白凤铃牵起她的手朝五彩马车而去。

“白姑娘,你跟我做朋友,就不怕将来为难吗?”花青瞳最终还是将这个犀利的问题问出了口。

她不怕白姑娘是欺骗她,但如果白姑娘是真心跟随她,那么将来白姑娘的立场必将为难。

白凤铃眸光一闪,眼神灼灼发亮,瞳瞳果然想的远,她勾起了唇角,“瞳瞳,只要你够强大,一切都不是问题。”

“白姑娘,你真的不喜欢姬泓夜吗?”花青瞳抿了抿唇又问。

“不喜欢,事实我和他之前就达成了一致,想办法解除这个婚约,但没想到,你怀孕了,这件事情传扬进了父王他们的耳朵,所以才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白凤铃说道。

“父王他们当初定下这桩婚约,就是为了利用这场婚约牵制住黑天之子,不止是黑天之子,事实上上古十大魔君的转世,都是某些人要牵制的,他们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控制尚未觉醒的上古十魔君。”

花青瞳听的一愣,摇头道,“不可能的,姬泓夜绝不是那种仅一个婚约就能将他牵制住的人。”

“但某些人不死心啊,毕竟上古十魔君合力,便是大帝重生,也要避其锋芒,你想啊,控制住十魔君,便等于控制住一个大帝,那些人岂能不存在一丝妄想?”

白凤铃眼中闪动着一抹嘲讽,冷笑道。

“不过现在,黑天之子已经脱离掌控,瞳瞳,我建议你紧紧抓住姬泓夜,抓紧他,便等于同时抓紧了他和血天两个,上古之时,黑天和血天,是彼此形影不离的。你抓紧姬泓夜,便是等于同时得到了黑天和血天这两尊强大的魔君,让他们为你所用,你将来的成长之路会好走很多。”

花青瞳眸光古怪地看着白凤铃,白姑娘这样劝自己抓紧她的未婚夫别放手,真的有点怪异。

花青瞳也算是看清了,白姑娘对酒窝根本就没有一丝男女之情。

“可是,我也不想要酒窝。”花表瞳认真地说道。

白凤铃一瞪眼,“怎么就不想要?他是小皇子的父亲,你将来要是成为下一个大帝,后宫必定不少,多一个姬泓夜也没什么嘛。”

花青瞳眼睛瞪圆,小脸惨白,不少后宫?想想那番情景,花青瞳就毛骨悚然,白姑娘一定是故意吓她的。

“小公主,这有什么,白凤铃说的没错!”圆圆却也适时出声道。

花青瞳脸色惨绿,闭紧了嘴巴不言不语,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任何男人,她有小宝宝就够了。

低头轻抚肚子,花青瞳眼中闪过期盼,再过三个月,小宝宝就要出生了吧。

“白凤铃!”忽地,马车外传来一声怒喝,“把瞳瞳交出来!”

一听这个声音,白凤铃和花青瞳齐齐一愣,是姬泓夜。

一愣过后,白凤铃就饶有兴致地挑高了眉峰,花青瞳则抿紧了唇。

五彩马车外,姬泓夜脸色铁青,白凤铃要干什么,她要把瞳瞳带到哪里去?

“姬泓夜,瞳瞳现在是我的,你快滚吧!”姬泓夜让她颜面扫地,她要是轻易就把瞳瞳给他,岂不是太好说话了些?

听到白凤铃嚣张无比的声音,姬泓夜的脸色越加难看。

他一身如火如血的红衣,黑发飞舞,眉眼鲜明中透着些魅意,全然与世人眼中不染尘埃的清莲太子判若两人。

白凤铃掀开车帘向外瞧了一眼,撇嘴道,“瞳瞳,他还挺有几分姿色的,你别嫌弃他,要不要跟他走?”

花青瞳目光古怪地看着白凤铃,心里越发同情酒窝。

正在这时,五彩马车骤然被迫停住,白凤铃低骂一声,掀帘走出马车,花青瞳亦探出头观望。

见少女像只偷看的小松鼠,姬泓夜脑门儿猛地抽痛,好啊,他在这里急的抓心挠肺,瞳瞳却颇为轻松。之前大帝血脉气息充斥整个东大陆,人人震惊,他心忧如焚,生怕瞳瞳被白凤铃等人截杀,没想到她却和白凤铃这种危险人物坐在一直。

姬泓夜眸光一暗,朝少女伸手,“瞳瞳,乖,到我身边来。”

花青瞳一愣,面瘫着脸将脑袋缩回了马车里。

姬泓夜顿时脸色一片漆黑。

“哈哈哈哈!”白凤铃抚掌,愉悦大笑。姬泓夜满脸郁气地看了她一眼,目光恨不能将马车灼穿。

白凤铃笑罢了,转身回到马车上对花青瞳道:“瞳瞳,你跟他走吧,他不会伤害你,可是我却要去追赶另外几人。此次我们名义上是为了解决掉破坏婚约的你,但实际上,我们真正的任务还是寻找大帝返祖血脉,我会想办法,让他们无果而返。而且,碧罗绫和罗水千叶会想方设法杀掉你,瞳瞳,你跟着姬泓夜最安全,他定会保护好你和你的家人。”

花青瞳目光动容。

“去吧。”白凤铃将花青瞳推出马车,转眼落入姬泓夜的怀抱。

姬泓夜抱住怀中少女香软的身子,喉咙里不由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他看着五彩马车飞离,这才低头对怀中的少女道:“瞳瞳,白凤铃身份特殊,你千万别轻信于她,别被她的表相迷惑了,她对你好,说不定是别有目的。”

姬泓夜低头,说起了白凤铃的坏话。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心中暗想,原来不只是白姑娘不喜欢酒窝,酒窝竟也不喜欢白姑娘。

“白姑娘没骗我。”她忍不住为白凤铃申辩。

姬泓夜脸色顿时一黑,但见少女正不满地瞪着他,他立即收敛表情,尽量压下对白凤铃的不满,道:“瞳瞳啊,若是白凤铃知道你是大帝血脉,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死你,利用你,伤害你的。”

“她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花青瞳道。

姬泓夜目光一凝,他来时,之前的战斗已经结束,因此他并不知道花青瞳冒险救下赤烟青和白凤铃的事。

“瞳瞳,怎么回事?”姬泓夜神色凝重地问。

花青瞳觉得她应该让酒窝知道白姑娘是个很好的姑娘,不能再让酒窝说白姑娘的坏话,于是便将之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白姑娘性情豪爽,她是不屑于耍小心眼的,更不会恩将仇报。”

姬泓夜脸色扭曲了一瞬,“所以,你的身份不止白凤铃知道了,连赤烟青也知道了?”

花青瞳不说话,沉默地看着他,默认。

姬泓夜额角的青筋狠狠跳了两下,看着少女纯净的目光,最终他长长叹息一声,道:“瞳瞳,我还是那句话,要防着赤烟青,也别和白凤铃走的近。”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花青瞳脑子一转,终于想到了奇怪之处。

姬泓夜一怔,“我是黑天之子,上古之时,十魔君与大帝君临乃是宿敌,对于大帝的气息,我自然熟悉,要知道不难。”

“宿敌?”花青瞳默默咀嚼这两个字。

姬泓夜俊脸一僵,连忙补救,“当然,那是曾经。现在我是黑天之子,不是黑天魔君,瞳瞳,你现在要做的,是不是该趁机笼络住我呢?”

姬泓夜说着,突然凑近少女,笑眯眯朝她眨眼睛,他笑时,腮边的两个酒窝便露了出来,十分的喜人。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笼络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多了,比如说,我可以帮你联系到其他的魔君,说服他们助你成为下一任大帝。”姬泓夜搂紧她的身子认真说道。

花青瞳一愣,“那我要付出什么?”

姬泓夜怔住。

他缓缓低头,看向怀中少女,脸上的笑意淡去,眸中露出一丝痛色,目光专注地看着她可爱的小脸,他动了动唇,哑声道:“如果我说,瞳瞳什么也不需要付出呢?”

花青瞳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也不付出,又怎么笼络到你。”酒窝的话,太矛盾了。

看着十分认真的少女,姬泓夜突然莞尔,目光柔软如水,他无声地笑了笑,不再说这个话题。他本就是在逗少女,事实上,不用她笼络,他已经是她的。

“瞳瞳,跟我回大宣去养胎如何?”姬泓夜小心翼翼地说道。

花青瞳陡然一惊,怒道:“你说什么?我为什么要去大宣养胎,小宝宝是我的,和你没有关系。”

姬泓夜脸色一苦,简直是泫然欲泣,“瞳瞳,我就是一说,并不会强迫你,你别紧张,也别生气。”他抬手,召唤出一只雪莲形状的灵器,他拉着少女登上灵器,朝朝阳国的方向飞去。

“咱们现在就回去,清霜先生和外公外婆,都很想念你,还有娘亲……”姬泓夜牵着少女的手,缓缓说道。

花青瞳这才想到,之前是他一直在守护她的家人,花青瞳脸上透出一丝感激,不论如何,这次都得感激姬泓夜,“谢谢你保护他们。”

“不用谢,那是我应该做的。”姬泓夜说,见少女防备地看着他,他又道:“此事本来就是因我而起,是我招惹了你,害你遇到危险,我应该为你解决这些事。”

姬泓夜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发顶,眼神柔和一片,将心底的苦涩缓缓压下。

雪莲花灵器在空中飞行,姬泓夜和少女相对而坐,不时说上一句话,姬泓夜目光温和,看向少女时,眸底总会闪过温柔的情绪。

少女则小脸面瘫,面无表情的面容下,归心似箭。

然而,总是有人不会让她如愿以偿,无比强大雄浑的气息从前方的云层中传出,花青瞳和姬泓夜双双脸色一变,抬头望去。

却见一名笼罩在灰色斗蓬里的灰衣人蓦然冲出云层,竟是二话不说,就挥掌击向花青瞳。

姬泓夜顿时挥掌迎了上去,灰衣人十分强大,二人相接的掌风发出震天巨响,在高空中炸响时,竟是堪比雷霆轰鸣。

姬泓夜飞出雪莲花灵器,与灰衣人在空中交手,二人交手之际,姬泓夜大力一推雪莲花灵器,使得雪莲花灵器继续向前飞去。

花青瞳回头看了姬泓夜一眼,眼中露出担忧,但见姬泓夜和灰衣人实力相当,并没有落于下风的危险,花青瞳一咬牙,趋使雪莲花灵器迅速飞远。

而花青瞳离开后,那神秘的灰衣人却是突然发话,“夜儿,就这样让她离开了?她可怀着你的孩子呢!”

姬泓夜倍感头疼,“舅舅何时来的东大陆?”

“刚来不久,夜儿,快去把她追回来,你外公好奇的很,想见她。”灰衣转身就要去追花青瞳。

姬泓夜目光一闪,闪身上前阻拦,“舅舅,她会不高兴的。”

少女把孩子看的极重,连他都要防备,更遑论他的家人。

“夜儿,你这就不对了,你怎么能放任她跑了呢,咱们又不是吃人的怪兽,追回来带回去让我们看看又不会掉一块肉。”灰衣人与姬泓夜过起招来。

“舅舅,瞳瞳不承认我,也不会愿意跟你们回去的。”姬泓夜无奈地道。

“什么?”灰衣人陡然发出尖利的惊呼,“她竟看不上你?她眼睛怎么长的?”

这厢姬泓夜还在想方设法阻止灰衣人,而另一边,花青瞳看着迎面撞来的一头黑金色巨雕,面露震骇。

那大雕展开的双翅有丈许宽,十分雄武,黑中带金的颜色让它的羽毛发出金属般的锐利之芒,它的双眼锐利而凶恶,金色的竖瞳发出恐怖的冷光,浑身更是发出无比强大的天珠气息。

这只雕,它是天珠境的强者。

它飞到了花青瞳头顶,强健的利爪宛如钢铁一般坚硬地朝花青瞳肩膀抓来。

花青瞳侧身一躲,挥舞黑色匕首,刺向大雕的腿部,大雕尖鸣一声,翅膀一扫,瞬时间强劲的锐风扫来,雪莲花灵器不受控制地被扫了下去,在劲疾呼啸的风声中,一直向下方落去。

‘轰’地一声,雪莲花灵器砸落在地,激起尘圭飞扬,花青瞳狼狈地坐在上面,但却没有受到一丝伤害,坠下的一瞬间,雪莲花灵器将她小心保护了起来。

花青瞳抬头,就看见那大雕很是傲慢冷酷地从她头顶掠过,双翼遮天蔽日一般,然后,它双翼一拢,在不远处的海棠树上站定,黑光一闪,它化作一名侍卫打扮的黑衣男子,然后,他冷酷又傲慢地睨视着她好奇打量。

花青瞳站起身,目光一闪,觉得这大雕太是奇怪,正在她也好奇打量大雕男子的时候,一道紫色的窈窕身影陡然闯入花青瞳的视野。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深紫裙装的女子,她的黑发全部高高挽起,在头顶挽成霸气的飞天髻,露出修长玉白的脖颈,她乌黑发间,插着一根暗紫的发簪,上面一串长长的紫色流苏垂落至腮畔。

花青瞳看不见她的脸,因为她是背对着她的,她手中挥舞着一把与她窈窕身形相得益彰的紫金琵琶,随着她的舞动,琵琶发出铮铮杀伐之音。

女子的周围飞沙走石,巨大的岩石在她的舞动间噼里啪啦化作细碎的尘粉。

花青瞳看直了眼,直觉得这女子舞的好看,琵琶也好听,只是杀伐之气浓烈,应该是个十分不好相处的人。

她正如此想着,却见那紫衣女子陡然旋身回转,霎时间,花青瞳脑海中一片空白。

她太美了,一张白玉面庞如同划破云层,照亮天地的夺目光辉,其容颜之美,是花青瞳平生仅见,不,花青瞳觉得她以后再也不会见到这样美丽的女子。

她大约二十来岁,但身上的气质却透露出她并非二十来岁,她妖娆,妩媚,成熟,冷冽,威严,种种矛盾的气质在她身上相结合,却丝毫没有一丝违合。

她眉眼凌厉而冷然,那斜飞入鬓的剑眉,漆黑威严的凤眸,紧抿的似血红唇,无一不再印证花青瞳的猜测,这果然是个不好相处的美人。

忽然,美人朝她展颜一笑,顿时间,花青瞳之前的揣测纷纷破碎,美人两腮边,各有一只醉人的酒窝,瞬间让她的气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花青间目光一黯,面瘫着脸,眼中露出戒备和冷意,“你是谁?和姬泓夜是什么关系?”没错,这女子和姬泓夜有着三分像,但是当女子一笑,露出那对酒窝时,便成了七分像。

“大胆,休对皇后无礼!”那大雕男子冷声厉喝。

花青瞳一愣,皇后?

眼前女子的身份再无疑问,花青瞳知道了,这女子就是大宣皇后,肖天昕,她是酒窝的娘亲。

不过,那和她有什么关系?

花青瞳眼神渐渐凝重,莫非酒窝的娘亲要秘密把她杀掉?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酒宫的娘粗来了,嘿嘿~

*

推荐好友紫若非宠文《盛爱绝宠:权少撩妻有术》

他是海市的神秘来客,一手掀起海市的商海风云,外界传说的那个心狠手辣,冷厉风行的楚天集团神秘掌权人,南宫二少。

却没有人知道唯一能牵动这个冷漠男人心中波澜的会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野丫头。

她是无父无母,失去记忆的孤儿,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却站在了那个令无数女人神往的南宫二少的身边,只需微微一笑,就能博得二少一片欢心。

这是一本娇妻养成文,且看南宫诺在圈养老婆的路上越陷越深,从此走上了宠妻的不归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