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战风帝/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天昕手中的琵琶依旧发出杀伐的铮铮之音,她朝少女缓缓逼近,狭长的凤眸漆黑幽深,花青瞳手掌一翻,黑匕在手。

肖天昕见状,眸光不着痕迹地一闪,纤长如玉的手指一勾,‘嗡’地一声,琴弦发出清脆铮鸣,无形的音韧凝成了牛毛般的细针,朝少女肩膀直射而来!

花青瞳身形飞快侧闪,同时间黑匕猛地抬起一挡,只听‘铮’地一声清音回旋,余音不散,黑匕无碍,音韧已经散去。

许是对方并没有使出全力,但这种令无形的音波形成实体的攻击,已经让花青瞳心中十分在意,她表情凝重下来,严肃地看着对面的女子。

酒窝的娘亲很强大,但是她也不惧,她若是对自己心怀恶念,大不了,杀了。

少女面瘫的小脸上,双眼冰封如雪,其中的冷意和杀机交织闪烁,使她整个人都显得冷漠而疏离。

肖天昕看着少女眼底缓缓泛起的杀意,凤眸一眯,竟是‘啪’地一声将琵琶丢在了地上,回头气呼呼地对大雕男子道,“姬泓夜怎么回事?找来的小丫头根本就没将本宫放在眼里,他竟连个面瘫脸的小丫头都拿不下,将来如何继承储君之位?”

大雕男子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回头冷冷地喝斥道:“休对皇后无礼,还不快给皇后娘娘行礼?”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中对这二人的身份渐渐产生了怀疑,这女子真的大宣的皇后吗?她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

少女心思单纯干净,向来不会掩藏心思,将她的眼中的怀疑看在眼中,肖天昕眸子一闪,面上突地露出威严之色,只听她怒喝一声:“金羽,给本宫把她抓回去!”

花青瞳闻言立时警惕,但却抵不过那叫金羽的大雕无比快速有力的一抓,于是,花青瞳被丢进了雪莲飞灵器里,大雕化作原形,一挥翅膀,一层透明的光罩就此笼罩而下,推着雪莲花灵器在空中飞快疾驰,转瞬就是千里之遥。

仅仅一柱香的时间,下方便出现了一片恢弘大气的古朴巨城,一股粗犷的气息迎面扑来,哪怕是城中行走的百姓,一个个都身形强壮,不论女子孩童,个个龙行虎步,更遑论接受训练的正规兵卫。

在粗犷却并不失繁荣的巨城中,雪莲花灵器在大雕的推动下向着尤其巍峨的皇宫落下,花青瞳心中震撼,传言大宣国全民皆兵,战力非凡,今日一见,果然传言不虚。

花青瞳被困在雪莲花飞行器里,雪莲花飞行器被大力推送到某处宫殿内,隐约的,花青瞳见的那宫殿上书战元殿三字。

到了大殿,大雕撤去透明光罩,放了花青瞳自由,花青瞳缓缓从雪莲花灵器里爬出来,面瘫的小脸十分严肃,她竟被抓到大宣皇宫来了,那女子果然是酒窝的娘亲。

花青瞳打量这殿内,乍一看,殿内摆设全不像朝阳和西晋精致细美,不论是房顶还有地板,都用灰青色石板铺就,显得简劣非常,可若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并非普通的石板,而是巨力难破的玄玉石。

“咳!”一声轻咳陡然打断花青瞳,她一惊,蓦地朝声源处望去,只见殿中央,一张兽形黑案后,正坐在一名男子。

男子人到中年,黑眸如电,威严中略带审视的目光落在花青瞳身上,不苟言笑的面庞上,隐隐露出一丝嫌恶之色来。

竟是个面瘫脸的丫头,夜儿什么眼光?

花青瞳面瘫着脸,冷冷回视男子。

男子身穿藏青色帝袍,头戴环形帝冠,一头长发恣意散落背后,竟是根根都散发出金戈铁马的锋锐之气,他紧抿的唇如刀削一般,线条冷硬。

花青瞳拧了拧眉,冷冷地看着男子,男子的身份勿庸质疑,定是战风帝无疑。

对方是酒窝的父皇,而且对方明显是不喜欢她,花青瞳眼神冰冷,他们把她抓来,到底想干什么?

她心中疑惑而警惕,身上的天之力极速运转,随时都能发出攻击。

少女冷冷与自己对视,冰冷的眼中没有一丝尊敬之意,反而充满了戒备的敌意,尤其,少女那张面瘫脸真是太不讨喜了,一个小姑娘家家的,面瘫着一张脸成何体统?

“大胆,见到朕为何不行礼?”战风帝盯了下方少女许久,见对方非但不行礼,眼中的戒备和冷光反而越来越浓,他不禁恼怒大喝。

花青瞳眼底闪过一丝不屑,都说她大胆了,还问。

少女眼中的不屑之色,深深刺痛了战风帝的帝王心,他正待再次喝斥少女,就见肖天昕缓步而入。

“陛下,如何?”肖天昕款款走到战风帝身旁坐下,其声柔和,带着一丝难以言述的魅惑。

战风战冷哼一声,“不如何。”

“听说,这小丫头之前可是要送来大宣给你的。”肖天昕淡淡睨了战风帝一眼,战风帝脸上禁不住流露出一丝轻蔑,“就她?送过来也是失宠,夜儿是如何受得了她的面瘫脸的?”

肖天昕道,“那得问夜儿才知道。”

花青瞳听着他们说话,心里几番思索,也没搞清楚他们意欲如何,只能暗暗戒备了。

“哎,小丫头,你叫瞳瞳是吗?”肖天昕回头,忽尔笑眯眯地看着花青瞳问。

花青瞳面瘫着脸表情严肃,她看着上位二人,淡淡问,“晚辈正是花青瞳,不知皇上和皇后娘娘抓我来是有何事?”

少女声音冷漠中带着些软糯,听起来竟格外可爱,肖天昕怔了怔,眸色忽尔一软,“我们带你来这里,自然是想见见你,不过见你似乎不太愿意,只好使了些非常手段。”

“哼,跟她解释那么多做什么?怀了我大宣的皇孙,自然要来大宣,整天在外乱跑,哪天被人逮住杀了,无端端连累我孙儿。”战风帝见肖天昕耐心解释,他竟是十分不高兴地呛声道。

花青瞳闻言,终于明白了他们带自己来这里的真正意图,他们要抢自己的孩子!对,在她的理解中,他们就是要抢她的孩子。

她的眼中突地流露出深深的寒意,她一字一句地冷冷道:“孩子是我的,不是你孙儿,他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他是我一个人的,是我的,我的!”

少女表情认真,眼中的光芒几乎将他们灼烧,她护着肚子,疏离而戒备,显然是把他们当成敌人了。

战风帝和肖天昕呆住。

片刻,二人对视一眼,战风帝不敢置信地扭头看向肖天昕,“她什么意思?”

肖天昕也一脸懵怔,茫然地摇头,片刻,她恼怒拍桌怒吼,“姬泓夜是干什么吃的?”

人家小姑娘分明不稀罕他,连孩子都不让他们认。

“这怎么能怪夜儿?”战风帝立即反驳,“分明是这个丫头不知好歹。”

说完,他怒哼一声,斥问花青瞳,“你敢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姓姬,不是我们姬家骨血?”

“他本来就不姓姬,他姓君。”花青瞳冷冷道,回答的没有一丝迟疑。

战风帝一张脸顿时僵,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如果你们抓我来,只是想抢我的孩子,那么你们最好打消了注意,孩子是我一个人的,谁要是敢抢我的孩子,我一定会杀了他!”花青瞳眼中露出刺骨的杀意,冷冷睨着大殿上方的二人。

战风帝和肖天昕同时一呆,双双呆滞地看着她,黑白侍卫回来不是说,她哭着闹着要嫁给夜儿的吗?现在是什么情况?

殿内气氛陷入了一片死寂,战风帝和肖天昕默默看着花青瞳,她脸色冷肃,没有一丝开玩笑或是欲拒还迎的意思,她是认真的。

所以,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

“孩子没有父亲可不行,背后没有家族更不行,小姑娘,你这是在堵气吧?你想想,孩子生下来,总是需要个身份的。”肖天昕缓了缓,对花青瞳说。

“我的孩子不需要父亲,也不需要家族,至于身份,我自然会为他争来。”花青瞳微微仰头,眼中流露出淡淡倨傲。

“你凭什么争?万象宫?就算你是秋殿的使者,也做不到吧。”战风帝冷冷道。

花青瞳不语,抚摸着肚子,身上的气息有些孤冷。她选择的是一条孤独的路,艰难的路,孩子也将与她一起,他们才是这世上最亲密的两个人。

“我已将话说清,如无他事,晚辈便告辞了。还望陛下和皇后娘娘容我离去。”花青瞳拱手,淡漠说道。

说完,她转身便走。

“站住!”战风帝的怒吼声从身后传来,“休想走,来人,给朕把她送到东宫去等太子回来!”

花青瞳倏地瞪大了眼睛,回头冷冷地睨视战风帝。

立时便有两名黑甲侍卫冲了进来,一左一右抓住花青瞳便往外带。

“给朕轻点儿,轻点儿!”战风帝忙连连喝斥。

两名黑甲侍卫手上的动作一轻再轻,花青瞳巍然不动,战风帝眯眼抿唇,“不想伤到孩子就乖乖跟着他们到东宫去。”

花青瞳眸色一黯,转身跟着两名侍卫走了。

花青瞳一走,殿内的气氛就热闹起来,“昕儿,你说怎么回事?咱儿子那是顶顶的美貌,顶顶的优秀,别人抢走抢不到的。”战风帝背着手,起身焦急地在大殿内转起了圈圈。

肖天昕斜倚在椅背上,“还不是你儿子没用。长的好有什么用?哄不了小姑娘才是硬伤。”

“怎么就哄不了小姑娘?我儿子怎么就没用?分明就是那个面瘫的丫头不解风情。”战风帝丝毫不容肖天昕说姬泓夜坏话。

“天见可怜,朕就夜儿一个孩子,好不容易有了孙子,谁要敢跟朕抢,朕一定饶不了她,哼!唉,好久没有抱过小婴儿了,上次抱孩子,还是十几年前抱的神威公家的小孙子。”

战风帝长长叹了口气。

肖天昕双眼霎时一眯,“你这是什么意思?怪本宫没给你多生几个孩子?还是说,怪本宫没让你多找几个女人给你生孩子?”

战风帝回头,脸色肃然,“皇后,你可千万不能误解朕,朕岂是那样的人?朕只是觉得那小丫头不知好歹,居然敢跟朕抢孙子,哼,休想!”

肖天昕唇角一弯,戏谑地瞧着他,“我看你根本就不是那丫头的对手。”

战风帝眉眼顿时一竖,肖天昕又道:“小丫头对你我时,根本就没有一丝拘谨,可见你我在她眼中不过寻常人,这也正好说明了,小丫头根本就对夜儿没有男女之情,否则,她不该对你我如此冷漠敌视。”

战风帝眉头缓缓皱紧,肖天昕接着道:“这丫头心性纯净,虽然凶巴巴的,但实则是个好孩子,这点看人的眼光我还是有的,夜儿若娶了这丫头为太子妃,不正是我们乐意看见的?”

“夜儿便是要违背婚约娶别人,也该从咱们大宣的贵胄中选一个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而不是娶一个面瘫脸的丫头。”战风帝依然不乐意地道。

“哼,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哪个有本事敌对大帝遗臣?除非是哪个不怕死了。”肖天昕冷嗤道。

战风帝沉默下来。

而此时,姬泓夜与灰衣人早已停止了打斗,二人皆在回大宣的途中,“舅舅,是不是母后把瞳瞳抓走了?”

姬泓夜心急如焚,他与灰衣人打了一半的时候,适才反应过来,也许舅舅是故意将他拖住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母后顺利将瞳瞳抓走。

灰衣人微微一笑,“唔,应该这会儿在皇宫了。”

姬泓夜顿时脸色一黑,“舅舅,你们太胡闹了,你们这样会吓到瞳瞳的。”

“这是你母后的注意,舅舅只是配合行动而已。”灰衣人无辜摊手。

姬泓夜眸度闪过忧色:“但愿瞳瞳没有被吓到。”

“夜儿,那小姑娘胆子很小吗?”灰衣人好奇地看向姬泓夜。

姬泓夜拧眉不语,瞳瞳的确胆子很小,也很脆弱,若是父后和母后表现出对她腹中孩子的在意,她一定会害怕的。

“舅舅,我要先行一步了。”姬泓夜说了一句,已然化作一道黑光,瞬间消失在原地。

“这么急?”灰衣人诧异,随即也快速跟了上去。

姬泓夜走进大殿,殿内不见瞳瞳,只有父皇和母后,他们二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争执着什么,姬泓夜见怪不怪,忙道:“父皇,母后,瞳瞳呢?”

“夜儿回来了?这次外出这么久,都瘦了,回头父皇命御膳房做些补品给你补补。”战风帝脸上的冷硬立时化作了满满的慈祥。

“唔,被关进东宫了。”肖天昕则对儿子视若不见,眼皮都不抬地指了指东宫的方向。

夫妻二人对儿子的态度截然不同,姬泓夜早已习惯,略一向父母行礼告退,转身人已不见了踪影。

“那个面瘫的脸的丫头有什么好?看看把我儿子急的。”战风帝不是滋味地呢喃道。

“我倒是觉得小丫头颇合我胃口的。”肖天昕把玩着自己尖锐锋利的紫色指甲,漫不经心道。

正在这时,灰衣人无声出现,他撤去灰色斗蓬,露出英俊中正的容颜,“昕儿,妹夫。”他走到二人不远处落坐。

“哥哥,四大亲王可有给肖家施压?”肖天昕直起了腰身,脸上流露出一丝凝重道,战风帝也脸色肃然地看了过去。

“这是四大亲王联手发来的击杀令,命我们将花青瞳灭杀。”肖天阳唇角浸出一丝嘲讽的冷笑,将一块青色玉块扔出来。

肖天昕接过查看后,同样冷冷一笑,战风帝没看,眼中却流露出了然之色,冷硬的面庞瞬间充满杀伐之气。

“这四大亲王也太过霸道了些。”肖天昕慵懒地道。

“哼,他们早已习惯了将别人的命运掌控在手中玩弄。当年你们的婚事,不也正是他们一手策划?”肖天阳冰冷道。

当年肖天昕名震一时,却因四大亲王算出黑天之子与姬融和肖天昕有骨肉缘份,所以便一手促成了肖天昕和姬融的婚事。

也幸亏肖天昕和姬融虽无感情,但也看得顺眼,二人被迫成婚后,竟也相处的不错。等姬泓夜出生后,四大亲王遂又给姬泓夜和白凤铃订下了婚约。

肖家为此震怒不已,姬融和肖天昕也心中不甘至极,肖家本是世族,传承久远,他们不甘心自己的命运被四大亲王掌控,姬融一生好战,心如铁坚,自然也是不愿被他人掌控命运。

看着那块碧色玉块里的命令,肖天昕缓缓道:“他们当肖家和大宣是什么?他们手中的刀?他们让我们杀谁,我们就杀谁?那丫头可是怀着我们大宣和肖家的骨血呢。让我们自断骨血,四大亲王莫不是脑子坏了?”

“没错,他们不容许花青瞳活,自然也不会同意黑天之子与别的女人有了子嗣,自然是要灭杀的。”肖天阳道。

“我肖家忍了他们那么久,还要忍到几时?”肖天昕低叹道。

“夜儿恐怕不会忍了。我们都无须着急,我看夜儿十分在乎那个面瘫脸的丫头,他一定会有所动作的,他毕竟是黑天之子,他若真怒,四大亲王也耐何不得。”姬融道。

“夜儿还未觉醒。”肖天阳忧心道。

一时,气氛沉默下来。

“总之,我看那丫头还不错。”沉默良久,肖天昕道。

“嗯,虽然面瘫了一点,但夜儿不嫌弃,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姬融道。

“呵,妹夫,听你这语气,似乎颇为嫌弃那小丫头,我竟也好奇了,回头我也去见见小丫头。”肖天阳轻笑。

这厢他们说着话,东宫,花青瞳坐在充满酒窝气息的软榻上,昏昏欲睡。

几番周折,她颇为疲惫,此刻想睡,却又总是会被任何一丝微小的动静不断惊醒,她抱着肚子,心中不安至极。

姬泓夜走进殿内,见她孤零零的蜷缩在榻上,显得可怜至极,他眼底的焦急,顿时被心疼取代。

轻微脚步声传来,花青瞳立即惊醒,她惊坐起来,眼神不安朝门口望来,看到姬泓夜,花青瞳眼里不禁闪过一丝愤怒和伤心。

姬泓夜瞳孔一缩,快步走到她身边,蹲下身来仰头看着她,“瞳瞳,是母后和父皇,还有舅舅他们想见见你,你别被他们吓到,他们对你没有恶意。”

“他们要抢我的孩子,你说过,不会抢我的孩子的,孩子是我的。”花青瞳眼中露出不安的光,死死地盯着姬泓夜。

“不会的,有我在,没人会抢瞳瞳的孩子。”姬泓夜连忙摇头。

“那你让我走好不好?”花青瞳希冀地看向他。

姬泓夜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好,我送你走,但是你今天太累了,先休息两天好不好?不断奔波,孩子也受不了是不是?你看看你,眼眶都发黑了,这段时间一直没睡好吧?”

“瞳瞳,大宣是比朝阳更安全的地方,你在这里,尽管安心休息,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有我在,也没有人能够抢走你的孩子。”

姬泓夜认真地看着少女说道。

花青瞳沉默着看着他。

姬泓夜看着她眼底的不安,心脏绞痛,“我不会骗你的,你能感受到的。”

花青瞳点头,的确,有那个契约在,酒窝没必要骗他。

“你安心休息,这里是东宫,周围都有暗卫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进不来。”姬泓夜叮嘱完,照顾少女睡下,给她掖好被角,看着她渐渐平稳的呼吸,姬泓夜心底觉得庆幸,幸好,瞳瞳对他还是有着一丝信任的,最起码,在他的面前,她能安心入睡。

看着少女的疲惫的睡颜,圆圆的小脸,随着呼吸轻轻颤抖的睫毛,一切都透着说不出的可爱,他的心脏酸涩涨满,目光亦柔软如水。

本来,瞳瞳可以顺利地嫁给他,当他的太子妃,孩子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出生,本来,瞳瞳应该心安理得的生活在他的东宫里,而不是如现在这样,充满了不安,一切本来都该很幸福。

可是,因为那个婚约的存在,让一切都变的充满了痛苦和伤害,姬泓夜柔软的黑眸渐渐迸射出极至的恨意。

对瞳瞳的爱有多深,他的心就有多痛,对四大亲王的恨意,也就有多深。

------题外话------

木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