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小宝宝生气了(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泓夜守了花青瞳一会儿,见她睡的香,便也和衣躺了下去,将少女拢进了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花青瞳高高突起的肚子被卡在二人中间,大概是被挤到了,肚子里微微发出一丝起伏,似在抗议,那抗议太微小了,花青瞳睡的熟,没有被惊醒,姬泓夜也没有感觉到。

许是见自己依然被挤着,肚子里的小家伙有些生气了,只见花青瞳高高突起的肚子上,忽地荡起波纹一般波浪形的光芒,光芒流动,一股巨力陡然从花青瞳腹内弹出,睡的正香的姬泓夜就此被一股大力狠狠弹下了床!

跌在地上,姬泓夜茫然地睁开眼睛,待看到花青瞳腹部一闪而过的光芒,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小宝宝?小宝宝!是你对不对?”姬泓夜疯了似的扑上床,又惊又喜地伸手抱住花青瞳的肚子一阵摩挲。

如同水波的光波再一次在少女高突的腹部缓缓荡起,同时间,腹内又是一股巨力弹出,又将姬泓夜狠狠扫了出去!

花青瞳许是有些被惊动了,不安地翻了个身,将自己蜷缩起来,抱住肚子摸了摸,继续酣睡,光芒一散,恢复了安静。

姬泓夜狼狈地坐在地上,仰着头,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的肚子,从没有一刻,他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孩子的存在感,也从未有一刻,他的内心是如此喜悦激动。

丝毫不觉得自己被嫌弃了,姬泓夜坐在地上,波光潋滟的桃花眼里,震憾无比。

孩子才六个月,他就已经有了自我意识,会有意识地攻击挤到他的人。而且,这样强横的攻击力量,可不是一般的胎儿能发出的。

这孩子,天赋异禀啊!

但是,姬泓夜内心深处的喜悦却是一点点的消失,他在想,孩子天赋异禀,他或许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或许,他早就感知到了外界的一切。

不幸,伤害,恶意,种种来自外界的残酷,孩子是否早就感受到?

姬泓夜沉默地看着床上的母子二人,眼中渐渐凝聚出更加浓烈的心疼和仇恨,心疼他们,自然也就更加的仇恨伤害他们的人。

第二天一早,少女餍足地醒来,揉了揉眼睛,见姬泓夜坐在床下打坐,她微微一愣,姬泓夜睁开眼,起身,对上少女清澈的眼睛,他微微一笑,“瞳瞳醒了?去洗漱吃早饭吧,昨天睡的好吗?小宝宝乖不乖?”

花青瞳点了点头,不想跟他多说小宝宝的事。小宝宝一直就很乖,也很少乱动,大概一直在睡懒觉。

“你今天让我离开吗?”花青瞳最在意的还是这件事。

姬泓夜闻言,眸色一黯,但最终还是不想失信于少女,“好,一会儿吃过饭,我就送瞳瞳离开。”

花青瞳松了口气,连眼睛都亮了几分。

少女去洗澡换衣,姬泓夜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出声轻唤,“瞳瞳……”

花青瞳转头看向他,见姬泓夜俊美的脸庞微微发白,眼底有着一丝隐晦的疼痛,花青瞳眼中露出不解,“你怎么了?”

“真的不能再嫁给我了吗?我的那个婚约不作数的。”姬泓夜动了动唇,低声询问。

花青瞳一愣,歪头仔细想了想,摇头。

“我可以保护你和孩子,一直护佑着你们成长,未来,我还可以召集齐十魔君,为你做任何事……”

“我已经决定一个人保护小宝宝长大了,而且,这是我选择的路,我不打算改变决定。”所以,你是多余的。

听懂她的未尽之语,姬泓夜错愕张口,随即心中不由生起一股哭笑不得的冲动,所以,在她决定了一件事后,就不会再出现改变。

她不是怨自己,也不是有其他复杂的原因和心结,只是因为,这是她选择和决定的路,一但决定,就不会改变。他早就应该知道,依少女简单纯然的性情,不会有太多纠结复杂的心思。

只是,这固执性子,真是太让人头疼了。

“瞳瞳,你完全可以选择一条更好走的道路……”姬泓夜竭力鼓动,企图说动少女。

花青瞳歪头斜睨着他,心想,没想到酒窝是这样啰嗦的人。摇了摇头,花青瞳不再理他,走到了屏风后洗澡去了。

姬泓夜站在原地目瞪口呆,他这是被少女嫌弃了!竟管如此,可姬泓夜心中的黯然和伤感,竟奇迹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淡的哭笑不得,还有一丝轻松。

听着屏风后传来的丝丝水声,姬泓夜呆怔了许久,突然抚额一笑,瞳瞳心思简单,看待事物往往直击本源,在她的心中,他现在真的只是一个路人,绝不是他认为的那样复杂。

起初,少女因为那个契约,对他充满恐惧,但后来,和女胆量渐长。

后来,因为有了孩子,瞳瞳要求嫁给他,只为了给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在他拒绝后,少女也曾绝望过,受伤过,但是在她想通一切后,她毅然将之前的种种都抛却,选择了一种新的人生,她既然已经决定了一个人带孩子长大,就必然不会再轻易更改。

这一切,只是因为她的选择,而无关于对他的恨或爱。因为少女对他根本就没有爱或恨这样复杂的感情。

她是那样简单,也是那样固执。

姬泓夜磨了磨牙,等着,他一定要让她知道,什么叫爱,什么叫和爱人在一起的快乐与幸福,她这认定什么就不改变,固执的性子得改!

等花青瞳换洗完,神清气爽地出来,殿内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早膳,餐桌边,姬泓夜笑容浅浅,露出两腮边的一对深深的小坑,弯弯的眼睛格外讨喜,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他一眼,又看一眼,心想,酒窝笑的真奇怪。

“瞳瞳,来吃饭。”姬泓夜朝她招手。

“谢谢你。”花青瞳走过去坐下道谢,酒窝又让她睡觉,又给她吃饭,还要送她离开,真是很不错。

姬泓夜堪称甜美的笑容僵了一瞬,额角忍不住抽搐,瞳瞳一定是在感谢这顿早饭吧?虽然心里知道,但姬泓夜却没有揭破,但又听花青瞳道:“等我以后发达了,也请你吃饭。”

“噗!咳咳!”

刚走进东宫的肖天阳没忍住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什么意思?他瞪着眼睛,看向餐桌旁的两人,确切地说,是看向少女。

少女穿着一身玄黑的衣袍,衬的小脸白白嫩嫩,明亮清澈的眼睛格外引人,脸上却是面无表情。

长的很可爱,就是有点面瘫,难怪姬融会嫌弃。肖天阳在心里暗暗嘀咕。

肖天阳穿着华丽,一身孔雀锦织造的五彩华服,头束赤金冠,面容俊美,高大的体型让他显得异常的威严尊贵。

只是,他此刻的形象,与外形打扮给人的感觉大相径庭,他咳个不停,眼角渗出一丝生理泪水,看起来有些狼狈。

“舅舅!”姬泓夜无奈轻唤。

肖天阳好不容易止了咳,大步朝二人走来,坐在了二人中间,“舅舅来蹭饭吃,你们没意见吧?”

“舅舅,你都坐下了,我们就算有意见,也不能把你赶走不是?”姬泓夜黑着脸道。

“哦,那小丫头呢?”肖天阳笑眯眯地回头去看花青瞳。

花青瞳面瘫地看了他一眼,“酒窝准备的饭很多,够吃,他都不介意,我也不介意。”饭是酒窝的,酒窝都不在意,她在意什么?

“噗!哈哈!”不想,肖天阳突然大笑起来,他边笑边看着姬泓夜,“我怎么从没想到,酒窝这个名字是这么的适合外甥你。”

姬泓夜的脸色已然黑透。

“舅舅!”他加重了语气,舅舅如此不给力,真是让他忧伤,“舅舅,你到底要不要吃饭,如果不吃,就别打搅我和瞳瞳。”

肖天阳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努力停止了笑声,回头对少女做个慈爱表情,“瞳瞳是吗,来,吃饭,舅舅给你夹菜。”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谢谢。你是昨天的灰衣人。”说完,花青瞳就不理他了,埋头认真吃饭。

肖天阳一愣,摸了摸鼻子,被少女清澈的眼睛看破身份,他突然很心虚怎么办?

接下来,三人安心吃饭,肖天阳摸着下巴,眯着眼睛,认真地打量少女吃饭的样子,她吃饭样子像只小松鼠,认真咀嚼,动作细小而快,脸蛋一鼓一鼓的。

肖天阳打量她,从头到脚,最后落在她肚子上,花青瞳很敏感,那落在自己的肚子上的目光很炽热,她戒备地抬头,眼中露出敌意。

肖天阳张嘴,正要说什么,正听一声侍卫的禀报声突然传来,“太子殿下,国舅大人,陛下和娘娘有请,有贵人来访。”

贵人来访?三人皆是一愣,对大宣和肖天阳这样的人物,何等身份的人才能称之贵人?对方的身份显而易见。

“白姑娘来了?”花青瞳眼睛一亮。

姬泓夜见状,脸色一黑,心中突觉不是滋味。

------题外话------

二更在中午十二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