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婚约作废(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元殿,姬融和肖天昕坐在主位上,几名青年男女正大步而入,姬融脸色冷肃,危襟正坐,目光淡漠地看着几人的走进。

肖天昕坐在他身边,则姿态慵懒,美丽的面庞上,没有一丝郑重之色,反而是在纤细的玉手中捏着一只精致小巧的杯子,漫不经心地品着里面的琼浆玉液。

走进大殿的几人神情微滞,而后神色各异。

白凤铃是眼露精芒,不动声色地垂眸不语。赤烟青则先是皱眉,而后挑眉。雪灵玉和雪珠玉姐妹俩的反应则很平淡。

唯碧罗绫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满,这大宣战风帝怎么回事,他当真以为娶了肖天昕就不可以如此放肆无礼了吗?他们是大帝遗臣,亲王子女,对方一个东大陆的小国帝王,竟也敢如此轻慢他们?真是不知死活!

相较于她心中的满,碧水千叶则表现的要直接多了,他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十分恭敬热情的接待,这东大陆的几个国家太是让他不满,那朝阳帝还好,不敢对他表露不满,对他们的招待虽然粗陋,但也算尽心。

可那西晋帝简直就不成体统,对他们冷言冷语就算了,最后还动手将他们赶出去。

而眼前的战风帝,更是可恶,他居然也不说将主位让出,亲自上前来接待他们,而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

“战风帝不愧是天之骄女肖天昕的丈夫,黑天之子的父亲,架子果然不小,吾等到来,也不起身相迎,这就是大宣的待客之道?”

碧水千叶冷声道。

姬融目光一闪,冷硬的面庞露出一丝微笑,“几位世子和郡主请入座,正如碧春世子所说,朕乃黑天之子的父亲,自然不能有负此等身份。”

赤烟青,白凤铃,雪灵玉,雪珠玉闻言均默不作声地入座,只有碧水千叶和碧罗绫两兄妹微作迟疑,在见到战风帝语气冷然,并无谄媚忌惮之色时,便也只得压下了心头的不甘,一同入座。

入座后,碧罗绫却不自禁地抬头打量首座上的肖天昕,自从他们进来,肖天昕就没看他们一眼,甚至,她始终斜倚着身子,垂眸享受美酒,那精致小巧的酒杯在她玉白的纤指间格外的精致可爱,让人忍不住觉得,那杯里的酒,定也是极致的美味。

美人不仅仅是在于一张美丽的容颜,而是在于一举手一投足的情态,正如肖天昕,且不说容貌如何,光是那窈窕柔婉的身姿,和随意而卧的慵懒姿态,就足以碾压这世上的任何美人。

碧罗绫的心中突然有些嫉妒,有些不满,她是中央大陆的第一美人,她碧罗绫的大名人人称道,身份亦尊贵非常,但这一切的前头,都得安上一个名头:那就是继骄女肖天昕之后。

以往,听到人人都说她是继肖天昕之后的中央大陆第一美人,她一直是不以为意的。但今日见到肖天昕,她才知道,何谓真正的第一美人!

相比如肖天昕,碧罗绫不得不承认,她美则美,却少了几分灵性和气韵。

心中如何的不甘且不说,肖天昕那轻慢的态度,更是令她心中无比窝火。

肖天昕似感受到她的目光,忽尔缓缓地抬眸,微微斜仰的下巴精致如玉,那狭长的凤眸,在这一刻流露出极魅极威的神态。

魅惑而威严,美极,却让人无法生出轻薄之心,似多看一眼,都是对她的亵渎。就连赤烟青这等浑人,也脸色肃然,不敢有丝毫情绪流露。

碧罗绫被那双清冷极艳的狭长凤眸睨视着,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片刻,她似不甘如此服输,又狠狠抬起头瞪视回去。

而此时的肖天昕已经仰头喝光杯中的酒,正用另一手执壶,晶莹的酒液在空中拉出细长的银丝,随着清脆悦耳的声音,酒液缓缓将玉杯盛满,那清亮的液体飘在小杯上,仿佛凝成一块晶体,轻轻晃动,欲洒不落。

几人不由自主地盯着那酒液吞咽口水,突然很口渴,很想喝一杯怎么办?

无奈,战风帝和肖皇后并无用美酒招待他们的兴致,只听战风帝道:“不知几位贵客远到而来,有何要事?”

帝王独有的威严在大殿中回响,风格粗犷的大殿和战风帝冷肃威严的姿态交融,竟给人一种不可冒犯的庄肃之感。

碧水千叶皱眉。

这战风帝如此作态,简直就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啊,这打的可是大帝遗臣,亲王子女的脸面。

想大帝时代,四大亲王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位啊,权柄滔天,地位尊贵,没曾想,如今却被一个小国帝王打了脸。

“我等为何而来,想必战风帝和肖皇后心中都明白,花青瞳在此处,还望你们速将她的人头交于我等。”碧水千叶冷声道。

“碧春世子,你说的话,朕却实不懂,你的要求,朕也做不到,毕竟,没有人会亲手杀死自己的骨血亲人。”战风帝淡淡地看着碧水千叶。

“战风帝,你——”碧水千叶气结,英俊的面庞微微发青,“战风帝,你敢违抗亲王旨意?肖皇后,你们肖家如何想?难不成也要违抗亲王的命令不成?”

“肖家不敢,不过,让我肖家自断骨血,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恕我们难以从命。”不等肖天昕说话,肖天阳浑厚的声音已经从外大声传来。

众人转头,见肖天阳和姬泓夜,以及花青瞳正从外走了进来。

看到二人中间挺着大肚子的少女,碧水千叶瞬间知道那就是花青瞳,他努力按捺心中的杀意,转而目光冰冷地瞪着姬泓夜。

花青瞳目光结了冰霜,她冷冷地扫视碧水千叶一眼,又看向了同样向她投来不善目光的碧罗绫。

就是这个女人,害得哥哥下落不明。

花青瞳眼底快速闪过一丝刻骨的仇恨和杀意,脑海中瞬间掠过无数种杀死这个女人的办法。

“夜儿,带瞳瞳到这边来坐。”突然,肖天昕招手,示意姬泓夜和花青瞳到她身边去坐。花青瞳僵硬一瞬,心底戒备,她不相信这里的任何人。

姬泓夜目光黯然一瞬,牵着花青瞳走到一处僻静之地坐下,这个位置,很安全,离所有人都很远。

肖天昕一愣,眯眼打量了二人一眼。

花青瞳抱着肚子,看了姬泓夜一眼,一抬头,正好对上白凤铃灼灼的目光。

“呵呵,白凤铃,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碧罗绫冷笑一声,转而看向白凤铃。被人如此打脸,她就不信白凤铃不在意。

立时,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白凤铃身上。

白凤铃淡淡一笑,“有,本郡主当然有话说。”

碧罗绫微微一笑,她就知道,这种事换了谁都不能忍。

战风帝和肖天昕以及肖天阳都脸色凝重地看着白凤铃,今天,不论这位白鸟郡主说什么,择日不如撞日,这婚今天就顺势退了吧,左右他们已经得罪了四大亲王,不如得罪的更彻底一些。

“婚约作废,本郡主不喜欢他这种类型的!”白凤铃‘刷’地一下打开折扇,一边晃边说,姿态洒脱不羁。

哗!一言激起千层浪,除了赤烟青,其他几人都震惊地看向她,“白凤铃,你要违抗你父王的命令?”碧罗绫不敢置信地尖声道。

“本郡主要嫁谁,那得本郡主自己说了算,碧罗绫,这是本郡主的事,你管得着?”白凤铃一收折扇,目光淡漠地看了碧罗绫一眼。

碧罗绫和碧水千叶双双目光一闪,这一路上白凤铃都对毁泓夜的背叛不热切,此刻听闻她要退婚,他们才恍然大悟,恐怕白凤铃一直就没打算要和黑天之子联姻吧?

肖天昕和战风帝也诧异莫明,战风帝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儿子那么优秀,这个白鸟郡主太是嚣张,居然说不喜欢他儿子,但转念,他又暗松了一口气,不喜欢好,她不喜欢,这婚约才能作废。

于是战风帝立即又道:“那婚书呢?”

白凤铃目光一黯,暗自叹气,父王他们高高在上惯了,全然想不到这些人心里的排斥和反感,瞧瞧战风帝这迫不急待要退婚的表现,白凤铃心里憋屈,怎么说她也是天之骄女,被人如此嫌弃,她也不乐意了。

于是,白凤铃不说话了。

战风帝暗自焦急。

花青瞳不满地瞪了战风帝一眼,酒窝的父皇太过份了,他居然一点脸面也不给白姑娘留,太过份了。

看到小姑娘眼中的不满,战风帝和肖天昕顿时一愣,这是什么反应?她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窃喜的吗?怎么还怨上他们了?

姬泓夜额角一抽,心中顿觉酸楚,瞳瞳显然很喜欢白凤铃,就连对着他,也不见她在意,这简直就是令人崩溃的事实。

相较于姬泓夜的憋气,白凤铃则顿时心情大好,啧啧,还是瞳瞳小姑娘有良心,她心情一好,自然也就说道:“婚书已经换过来,我们各自毁掉了,清莲太子不曾告诉战风帝吗?”

白凤铃淡淡看向战风帝。

战风帝一呆,肖天昕和肖天阳也是一愣,甚至是花青瞳,也诧异地看向身边的姬泓夜。

婚书毁了,那不就是说,酒窝和白姑娘的婚约早就不作数了?

“婚书毁了?”碧罗绫尖叫一声,怒视白凤铃,“白凤铃,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婚书上是有血誓的,你们毁掉婚书,也就是将血誓也毁了?”白凤铃到底知不知道她这样做,将完全放开了他们对黑天之子的最后一层束缚?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赤烟青也看向白凤铃,神色复杂。

“早就发生的事情了,在天河秘境,争夺大帝药之传承的时候,我和姬泓夜就密谈过一次,就是那次,我们归还了各自的婚书,焚毁婚书,取消血誓的。”白凤铃淡淡道。

嘶!一众世子和郡主都倒抽一口冷气,碧罗绫冷笑一声,“白凤铃,你好大胆!”

“唔,还可以吧,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就不做,本郡主可不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碧罗绫你要是有意见,就自己上阵,看姬泓夜同不同意要你。”

“你——”碧罗绫大怒。

见她如此,战风帝和肖天昕不由对她刮目相看,这位白鸟郡主的性情,倒是不错。

花青瞳把眼睛瞪的圆溜溜亮晶晶的,眼中全是崇拜的光芒,白姑娘真厉害,说退婚就退婚,不错,以她的优秀,完全没有必要委屈自己。

小姑娘眼中的光芒令姬泓夜的脸色霎时间漆黑一片,白凤铃则容光焕发,眉眼飞扬,啧啧,瞳瞳小姑娘的眼神真给力!

“岂有此理!”碧罗绫怒喝一声,翻手间,指尖寒光一闪,凌厉的寒芒陡然向花青瞳射去,花青瞳看的分明,那是由天之力凝聚而成的尖针,尖针所指,正是她的眉心,心脏,以及腹部。

不待花青瞳反击,姬泓夜便大怒,眸中寒芒一闪,挥袖将几根寒针阻挡,反手一震,几根尖针竟又反向而去,以更加凌厉的气势,射向碧罗绫。

姬泓夜出手了,白凤铃竟也大怒,“碧罗绫你敢!”

二话不说,白凤铃挥掌劈向了碧罗绫,碧罗绫正在躲避姬泓夜反射回来尖针,哪想到白凤铃会发难?

于是,不备之下,她结结实实挨了一掌。

花青瞳目光一亮,白姑娘真厉害!她眼里冒出了闪亮的小星星,看其模样,直恨不能扑过去,和白凤铃坐在一起。

姬泓夜见状,忍无可忍,他不禁大怒,“白凤铃,你休多管闲事!”瞳瞳有他护着就行了!

白凤铃诧异一挑眉,见姬泓夜满眼酸味,她眸底不禁滑过一丝精光,玩味而笑。再看花青瞳,满是谴责地看着姬泓夜,酒窝怎么可以对白姑娘凶巴巴的说话?

其他众人见状,纷纷露出古怪的表情,这三人之间怎么怪怪的?

------题外话------

二更到,哦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