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另一个大帝血脉?/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碧罗绫捂着胸口,脸色煞白,她的视线在姬泓夜,花青瞳,白凤铃三人之间来回,眼中的恨意几乎快要凝成实质。

“白凤铃,你什么意思?”碧水千叶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碧罗绫,同时扭头怒视白凤铃。

白凤铃这一掌确实是没留余地,因此碧罗绫伤的不清。

“好,我们知道了,白凤铃你是决定了要当叛徒是不是?既然如此,你别后悔,罗绫这一掌,总是要和你讨回的。”碧水千叶冷冷地道,说完,他便扶着碧罗绫大步朝外走去。

雪灵玉和雪珠对视一眼,也起身便要离去,她们起身时,目光复杂地看了白凤铃一眼,今日之事,若是换了他们,她们是万万没有白凤铃的果断和魄力的。

“既然如此,告辞,大宣陛下,打搅了。”赤烟青亦起身,朝外走去。

当所有人都以为今日之事就这样了结的时候,花青瞳却突然动了,由五彩斑斓的天之力凝成的七把利韧排成‘尖’字型,突兀又迅速地朝前面已经快要走出大殿的碧罗绫后心刺去。

她的这一举动引来所有人意外地注视,甚至已经走了一半的赤烟青也猛地回头。

肖天昕和战风帝更是对视一眼,双双眼中精芒闪烁,目光灼灼地盯着花青瞳的背影。

花青瞳面瘫着脸,无视众人的注视。

她怎么可能放碧罗绫安然离开?碧罗绫是害的哥哥下落不明的仇人,又几次三番想杀她,想杀她的家人,她怎么可能轻易就放她离开?

即便她不找自己麻烦,自己也是要找她报仇的。

许是事情太过突然,也太过令人意外,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等事情发生时,七把由天之力凝成的利韧,已经有三把击上了碧罗绫的背心,但碧罗绫身上不知有何种宝物,那三把利韧都纷纷碎裂消散。

但利韧太快,紧接着,第四把,第五把,第六把,都相继刺过去,又纷纷碎裂掉,所有人都以为第七把也会如此时,却听‘噗’的一声,利韧入体,所有人在这一瞬,都如同被施了定身术,齐齐定住了所有动作,包括碧罗绫和碧水千叶。

足足过了数息,碧罗绫的身躯突然倒地,她身边的碧水千叶,甚至所有人,这才猛然醒神。

碧水千叶忙蹲下身,扶起碧罗绫,却见碧罗绫双眼紧闭,脸色青紫色,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

赤烟青猛然转身,瞳孔剧烈地收缩几下,看着花青瞳的目光精光闪灼,看到少女面瘫着小脸,眼中射出噬人的凶光时,赤烟青眼神暗了暗,小姑娘这性子像只记仇的小兽,凶的可爱。

雪灵玉和雪珠玉姐妹俩眼中也全是震惊,她们看看碧罗绫,又看看花青瞳,沉默不言,第一次,她们意识到,她们的身份也许并不是完全好用的,看看现在碧罗绫的下场就知道了。

白凤铃一愣之后,突然抚掌大笑,“好!”

她大喝一声,看向花青瞳的目光里全是灼热的光,瞳瞳小姑娘这一手干的漂亮,若是她什么也不干,她才要怀疑自己选择她对不对了,她这么干了,至少说明她心中是无畏的。

不是所有人都敢找大帝遗臣的子女报复的,不是的有人都有这份勇气,但花青瞳敢,白凤铃的眼神很是欣慰。

花于瞳的出手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也引来了所有人的震惊,肖天昕和战风帝眼中首次奇光大亮,肖天阳也目光灼灼地朝花青瞳看来。

姬泓夜一震之后,眼中突然杀气翻涌,锐利如刀的视线盯向了碧水千叶。

“花青瞳!”

碧水千叶咬牙切齿地抬头,双眼赤红,恶狠狠地盯向了花青瞳,花青瞳却面不改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想杀我?来!”

她伸出手,朝他招了招。

此举对于花青瞳来说,是认真的战意,可其他人看在眼里,却觉得她这副小模样充满了挑衅和嚣张之意。

碧水千叶赤红的眼眸,霎时间成为腥红,单手一翻,碧色长剑在手,剑青如灵蛇,狠毒无比,转眼间已逼至花青瞳眼前。

花青瞳眼中忽有黑雾缭绕蔓延,阴冷的气息令周围的空气瞬间凝结,就连碧水千叶的碧色长剑,也不禁滞了滞。

“瞳瞳,别乱来!”姬泓夜忽尔一喝,碎空伞蓦然从丹田飞出,这种不完整的神器带来的威压依旧惊人,碧水千叶猛然抽身退离,脸色铁青。

“姬泓夜,你要与我们结下死仇不成?你好好想想,你们大宣是否做好了覆灭的准备,就为了一个女子,值得吗?”碧水千叶咬牙,恨恨地盯着姬泓夜。

“碧水千叶,你能代表大帝遗臣,四大亲王吗?你们是否也已经做好得罪十魔君,来日承受灭族之危的准备?”姬泓夜扬唇一笑,笑容轻飘飘的颇为无害。

但所说的话,却令碧水千叶脸色猛然间一白。

“碧水千叶,今日不想死,就滚吧,记得回去告诉那些老东西,他们用联姻来算计我的这笔帐,我是定要讨回的,且等我觉醒的那一日吧。”

姬泓夜负手而立,淡漠说道。

碧水千叶看着姬泓夜忽然面目表情的脸,和眼底翻涌的杀意,以及那把恐怖的碎空伞,他退缩了。

那碎空伞,便是连他们的父辈都会忌惮莫明的存在,更遑论是他。大帝已经殒落,这些魔君们却一个个沉睡的沉睡,转世的转世,让他们杀不得,却也纵容不得,真是可恨无比。

更可恶的是,连上古之时的魔器碎空伞,竟然伴随着黑天残魂的重生而重生了。

花青瞳没有说话,冷静地看着这一幕,她没有说话,心中却暗暗发誓,她定要毁灭这些人,这些人,就是她登上至高处的踏脚石。

想及此,她无声垂眸,面瘫的小脸上隐隐透出极致的冷漠和孤高,那是一种唯我独尊的气质,但此刻大多数人都体会不到,也不会懂。

无时无刻不再留意着她的姬泓夜察觉到了,他震了震,心头莫明的涌上一股骄傲和惶恐,骄傲于她的出色,也惶恐于稍有不慎,或许就再也抓不住她。

而相对于他的不安心情,白凤铃则满心的狂喜,这样的花青瞳,才真正让她心底深处生起臣服的冲动,不为血脉,只为她的心性和自身散发的强大。

“罗绫!”

突然,碧水千叶惊呼一声,众人转头望去,纷纷脸色剧变,刚才还只是脸色青紫的碧罗绫,此刻竟脸色潮粉,皮肤白里透红,身体更是隐隐散发极至诱惑的异香。

那异香最初不浓烈,但渐渐的,那香所有人都能闻到,而此刻的碧罗绫,给人感觉就像是一个沉睡了千年的睡美人,加上她本就美丽的容颜,更是散发出极致的诱惑。

然而,她的呼吸,心跳,脉搏,甚至是血液的流动,都停止了,若非是她的丹田里,还有丝丝天之力的涌动,碧水千叶几乎以为她已经死了。

众人再一次陷入了惊震中,这是什么毒?之前看碧罗绫脸色青紫,众人就知道中了毒,但此刻一见,众人心头不禁犯嘀咕。

肖天昕目光一闪,口中突然低喃:“心上香!”说完,她陡然震惊地看向花青瞳。

她少年时,在肖家的藏书楼,无意中看到过一种毒,那毒的名字叫做心上香,那毒的症状,与此时碧罗绫太过相似。

中毒初始脸色青紫,虚弱昏迷,稍时,散发香气,呼吸,脉搏,心跳皆止,最恐怖的是,这个时候的中毒者,已经清醒了,但她却无法醒来,动不了,也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在无边的恐惧和痛苦中慢慢崩溃而亡。

这种毒,比令人死亡更加恐怖,上古时有一个宗派叫做毒魔宗,是由一位比上古十魔君更加邪乎的窃天者创立,上古时,人们称那位窃天者为毒魔老祖。

心上香,正是他机缘巧合吓修炼而成。

而毒魔老祖,也利用这种毒,毒害了无数高手,一些美貌的女子,更是被下了这种毒,贩卖到黑市里成为供人修炼的炉鼎,奇妙的是中了这毒的女子,往往比健康时更加令人销魂蚀骨。

上古时,谈及心上香,所有人都谈毒色变。

肖天昕不确定碧罗绫中的一定就是那种恐怖的心上香,但她知道,碧罗绫的状况不乐观。

肖天昕不由转头看向面瘫着脸的少女,少女目光清亮坚定,若非看透少女是个心性纯然的好孩子,她险些以为对方就是毒魔老祖的转世了。

这些亲王世子和郡主们都家世底韵深厚,个别的,也隐隐猜测到上古之时的剧毒心上香,但他们毕竟都不敢真正确认,碧水千叶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的眼神像淬了毒的刀子一般射向花青瞳,咬牙切齿道:“花青瞳,本世子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你且等着!”

“我等着。不过在这之前,我先让你妹妹生不如死了。”少女面瘫着小脸,认真地说道。

碧水千叶气的眼前一黑,险些一头栽倒,但是他到底担心碧罗绫的身体,他恐惧地想,如果碧罗绫中的真是上古魔毒心上香,那位还会娶她的妹妹吗?甚至,那位会不会让她妹妹成为极品的炉鼎享用?

炉鼎的份量,可没有嫁给那位,当他的妻子重啊。这对于他们,是极重的损失。

碧水千叶不想再耽误,直接使出传送符,带着碧罗绫就此匆匆离去。

“瞳瞳小姑娘,你这招干的真是又狠毒又漂亮。”赤烟青虎目圆瞪,看着花青瞳说道,若真是心上香,碧罗绫这辈子就完了。

“她几次三番想害我,还害了哥哥,她还想灭我家族,等我有一天强大了,一定灭她全族。”花青瞳淡淡,少女声音软糯,表情认真,说出的却令所有人心头俱是一震。

赤烟青虎目深深地凝视她一眼,“瞳瞳,你保重,未强大前,不要锋芒太露,我等着你来中央大陆的一天。”

花青瞳点了点头。

姬泓夜脸色漆黑,语气不善道:“赤虎世子,瞳瞳不用你叮嘱。”

赤虎世子睨了姬泓夜一眼,微微挑眉,转身,他朝大殿外走去,而就在这时,一股充斥着浓重威压的气息,突然从很遥远的地方荡漾开来,那威压太强大了,也太熟悉了。

“大帝返祖血脉的气息!”白凤铃惊呼一声,不可置信地道。

若说之前花青瞳造成的大帝威压只是蔓延了整个东大陆,可现在,同样的气息,却是从极其遥远的,不知是哪片大陆蔓延而来,其浩大浑厚,简直令人不敢去想。

白凤铃和赤烟青对视一眼,齐齐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疑惑地眨了眨眼,歪头思索,想不通,她便去问圆圆。

“不可能的,小公主,大帝返祖血脉只有你一个,绝没有第二个,这个一定是假的。”圆圆斩钉截铁地道。

“哦。”花青瞳点头,“我还以为有了小伙伴了呢。”

“小公主,你当大帝返祖血脉是什么?”圆圆气急,恨不得跳出来敲敲她的头。

而白凤铃和赤烟青却是迷茫了,他们是亲眼看着花青瞳使出大帝印的,那血脉之威绝对做不了假,可现在,这浩瀚强大的威压,同样做不了假。

“太好了,圆圆,这样的话,就没有人会怀疑到我的头上了。”花青瞳丝毫没有顾忌别人心里的怀疑,而是十分高兴地对圆圆。

“小公主,你不生气吗?”圆圆很郁闷,“有人在冒充大帝血脉,你不生气吧?不觉得被冒犯了吗?”

花青瞳心生疑惑,认真道:“不会啊,我不是小气的人,对方愿意冒充我,愿意给我顶灾,就让对方先顶着吧,等我以后变强了,再灭了那个人就是。”

圆圆沉默了片刻,忧伤地叹息,“小公主,你是何时变的这样危险的?我纯洁的小公主哪里去了?”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不再理会圆圆了。等她回过神,才发现白凤铃和赤烟青均都用古怪眼神看着她。

就连姬泓夜都微微拧了眉。

“事不宜迟,白凤铃,雪灵玉,雪珠玉,我们走吧!”赤烟青看了花青瞳一眼,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瞳瞳小姑娘,我很专情的,只对你一个人好,等你来了中央大陆,一定要来找我。”白凤铃笑眯眯地上前抱了花青瞳一下,并且在她圆圆的面瘫脸上又‘啵’地亲了一口,这才洒脱转身离去。

花青瞳小脸‘腾’地一下通红一片,白姑娘真是太猛浪了,想表达她的心意就直说,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她?

姬泓夜盯着花青瞳脸上的那个口水印子,‘刷’地一下瞪大了桃花眼,许久都处于呆愣中。

“白凤铃!”等他反应过来怒声大喝时,白凤铃已经不在了。

姬泓夜取出一块雪白的帕子,扑上去就对着花青瞳的小脸一阵猛擦,看见她的小脸有点发红了,他这才有点心疼的将帕子甩手一丢。

“瞳瞳,你怎么让她亲你?”姬泓夜黑脸看着少女。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他,小脸不可自抑地泛上了一层红晕,“白姑娘太猛浪了,我也没办法。”她很无奈,但亮晶晶的眼眸却说明她很欢喜。

姬泓夜牙齿磨的咯咯作响,“瞳、瞳!”

他咬牙低吼,见少女瞪大眼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隐有无辜之意,他忽又一阵泄气,最后只得无力地抚额哀叹,虽然知道他这醋吃的没道理,但他还是气白凤铃。

瞳瞳的小脸,只有他能亲啊。

……

在冰冷漆黑,一望无际的大漠上,昏睡着两个人。

那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

少年一身紫衣,面色冷酷。而少女则形容狼狈,唯有发间的七色小花纤尘不染,还发出微微的光亮。

忽然,苍穹之上有一束温暖的光降下,垂射在了少女的身上,一股无与伦比的气息渐渐在少女的身上凝聚,然后缓缓散发,这股强大的气息从这片黑漠,一直蔓延扩散,直至两天后,这股恐怖强大的气息蔓延到了东大陆。

蓦地,少女睁开眼,她站了起来,仰头看着苍穹中那束光的尽头,隐隐的,仿佛有一个声音从那光的源头传来——

“天命之女,你是天命之女,记住,你的使命是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这个世界的主人……这个世界的主人……”

那声音不回荡,在她的灵魂中根深蒂固。

“这个世界的主人……我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花风染仰天呢喃,片刻,她突然大笑起来,她笑的疯狂,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我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我是天命之女,花青瞳,你是真嫡女又如何?我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啊!”

过去的她真是太狭隘了,与‘世界的主人’这个身份比起来,一个小小的候女嫡女算什么?

花风染活动了一番筋骨,感受到自己突然暴涨的力量,她惊喜若狂,她现在有多强?她自己也不知自己有多强,但她知道,如果现在再见花青瞳,自己捏死她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花青瞳啊花青瞳,你的命运,就是注定会被我压进尘埃里啊。哈哈哈!”花风染状若癫狂,笑罢了,她缓缓转身,她的不远处,紫衣少年依旧在昏迷。

花风染唇角噙起嘲讽的冷笑,“当年那道士批的命不错,我花风染就是花紫辰的克星,看看,现在不就是要应验了吗?花紫辰,你可以去死了,以后,我会送花青瞳下去和你作伴的,你们兄妹那么情深,你一定会高兴的吧!”

花风染边说边朝花紫辰走去,发间的七色小花缓缓飞起,“小七啊小七,我要让花紫辰生不如死,最终痛苦而亡。”

那七色的小花听到她的话,发出一道又一道的光芒,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道光芒凝聚,然后凝成一个个奇异的符文,缓缓朝紫衣少年扑去。

七色光符文转眼逼近了花紫辰的眉心,昏迷的少年浑然不觉,然而,就在那七色符文即将要钻入少年的眉心时,昏迷中的少年陡然睁开了双眼。

少年醒了,但又似没醒。

他的眼中有九个瞳孔,一头乌黑的头发也尽寸寸变成紫色,他抬手一拳轰出,那七色符文瞬间破碎消散,他的身体以双脚为支点直挺挺地立起,而后,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拔高,拔高,再拔高。

他紫衣紫发,身高三丈,眼有九瞳,脸上迅速生长出奇异的复杂的纹路,宛如上古时代的巨人降世。

若非他的脸庞与花紫辰的一模一样,花风染完全不敢想象,这个巨人是花紫辰,恐怖到极至的威严从巨人的身上散发而出,直至蔓延向六合八荒。

他头微垂,双手交叠于小腹,像是还在沉睡,突然地,他蓦然仰首,一双紫色凶瞳直视于苍穹,那每一只紫色的眼睛中,九个排列不一的瞳孔,乍一看去,恐怖非常,让人完全不能直视,就连苍穹都在一瞬间变得黯淡。

“吼——”

忽而,他张口长啸,声震八荒,其音隆隆,天地震颤,花风染被那魔音噬耳,眼耳口鼻纷纷溢出鲜血,她惊恐地惨叫一声,抱头转身便疾驰奔逃。

巨人长啸完,这才转头,看向花风染跑走的地方,然后迈开步伐,追了上去。他的第一步,都有数里之遥,哪怕是不紧不慢的走,也是转瞬便远去。

……

花青瞳正要离开,却被战风帝和肖天昕唤住,她转身之际,蓦地捂住心脏,她的心脏处,连心佩发出一抹光,“哥哥!”

这是自哥哥失踪以来,她第一次感受到哥哥的动静。

她欣喜若狂,眼中不禁荡起一层雾蒙蒙的光。

“你哥哥不会有事,他很强。”姬泓夜看见少女心脏处的光芒一闪而逝,顿时面露笑容,随着他离觉醒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心中对花紫辰的真正来历,已经有了十有八九的猜测。

“接下来才是真正严酷的追杀,小丫头,四大亲王对你的诛杀令,将真正开始,你不要以为,你重伤了碧罗绫,打发走了那些世子郡主们后,事情就结束了。他们要杀你,根本就不用亲自动手!”

肖天昕看了他们一会儿,等花青瞳欣喜的情绪缓缓平复,她才缓缓说道。

------题外话------

今天出去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