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杀机四伏(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它已经诞生了一些灵智。”姬泓夜看着蜘蛛颇有灵气的眼神,眼睛一弯。

花青瞳见状,忙道:“酒窝,既然你这么喜欢它,那我就把它送给你了。”

看着少女表情真挚的模样,姬泓夜扶额,低低一笑,明知少女是想把这只奇怪的蜘蛛打发掉,但他还是忍不住心中喜悦,“瞳瞳,你这是要送礼物给我?”

花青瞳迟疑了一下,点头,就当是礼物吧。

她本来想用七彩琉璃蛛炼药,但现在七彩琉璃珠生出了灵智,再炼药恐怕就有点不合适了,她便只能将它打发掉。

“那好,既然瞳瞳送给我,那我就收下了,这次怎么不见小梨涡?”姬泓夜这才想起了那只小松鼠。

“唔,小梨涡……”花青瞳怔愣住,小梨涡好像是被丢弃在西晋了,她眼中不禁闪过忧色,这段时间,小梨涡会不会已经被司玄撕了啊?

姬泓夜见少女眼带忧色,心下了然,便不再问。姬泓夜目光温柔地揉了揉花青瞳的发顶,转身,大手一伸,将蜘蛛吸了出来,然后一把拎住它其中两条腿,将其抓在手中。

大家伙起初难受地挣了挣,但见姬泓夜不放手,便也不再动弹,而是不大高兴地一动不动,七只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二人,隐隐露出些委屈之意。

花青瞳忙用天之力将鼎内的蛛网清理掉,这才将黄玉鼎收回,“酒窝你以后一定要看好它,可别千万别让它乱跑伤人,要是难控制,就扔掉它算了。”

蜘蛛立即转动眼睛,盯住了花青瞳,七只眼睛里,同时闪烁出了泪光。这个人类主人不仅要把它送人,还撺掇新主人扔掉它……

咦?花青瞳眼眸微瞪,“它哭了!”

姬泓夜低头,微微一笑,手一松,蜘蛛再次‘啪嗒’一声掉落在地,花青瞳一愣,“你怎么放开它了?”

“它应该不会伤人。”姬泓夜笑道。

蛛蜘闻言,险些感动的喜极而泣,新主人竟然这么了解它。

它最不喜欢打架了,以前在丛林里时,除非别的毒物主动攻击它,不然,它是不会去主动攻击别人的,它只要填饱肚子就可以了,只是,它长的吓人,别人都以为它会攻击人,其实,它真的是懒得理会。

大家伙迈动八只有力的长腿,缓缓爬到姬泓夜身边,然后十分幽怨地朝花青瞳看去。

“它好聪明啊。”花青瞳感叹一句,然后将那块被它啃过的中品天脉矿石拿出来递给姬泓夜,“唔,它的零食。”

蜘蛛看到那块中品天脉矿石,微微欢喜。

姬泓夜看了一眼那天脉矿石,“瞳瞳,这天石上有一种十分古老的气息,是你在药之传承里得到的吧?”

“是大帝留给我的礼物。”花青瞳也不隐瞒。

姬泓夜接过那天脉矿石收了起来,微微一顿后道,“起初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瞳瞳是大帝血脉,对不起瞳瞳,给你下了那个契约我本无恶意,但那个契约却已经对你造成了伤害,那罗天锁魂,你就是因此而修的吧?”

花青瞳低头,怕姬泓夜看到她眼底的心虚,甚至,她怕姬泓夜知道,他的心脏里已经有了罗天锁魂的网,假以时日,那张网足以窒命。

她低着头,自然没有发现姬泓夜的手抚过心脏的动作,姬泓夜叹了口气,“瞳瞳,以后不要再用罗天锁魂了,那禁法伤身,不用为好,那个契约,交给我来解决好不好?”

“怎么解决,它没解的。”花青瞳小声道。

“有解,你别担心,等时机到了,我一定会解决掉它,还你自由,让你心中再也没有隐忧,让你能真正的接纳我。”姬泓夜说道。

他渐渐明白,想要少女真正接受他,唯有两个人站在完全平等的位置上,只要幽冥契约存在一天,瞳瞳就永远不会接纳他,喜欢他,甚至爱上他。

花青瞳沉默,酒窝的意思她大概明白了,酒窝想要娶她,想对她,但是,她却不想接受他,酒窝注定要失望了。

“你,你还是去对别人好吧。”她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姬泓夜眼眸黯了黯,压下心底蔓延开来的隐痛,认真道,“我不会对别人好的,我只对瞳瞳一个人好。”

“酒窝,你快去准备送我离开的事情吧,我想我娘了。”花青瞳转身,催促他道。

姬泓夜见她不想再说这个话题,便也不再多说,“瞳瞳别担心,我这就去安排。跟上!”最后一句,是对地上的大家伙说的。

七彩琉璃蛛很聪明,立即迈动八条腿,速度飞快地追着姬泓夜而去。

一人一蛛飞快地走出东宫,走了不远,听到前方隐隐传来的打斗声和天之力的波动,姬泓夜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眼中寒芒闪烁,姬泓夜低头,看向七彩琉璃蛛,“会杀人吧?会杀人就去!”

七彩琉璃蛛顿了一下,它不喜欢杀人啊,新主人竟然要它去杀人?但是,看到新主人眼中寒冷的光芒,它十分为难地点了点头,然后八只腿疯狂刨地,接着,如同一头小牛犊一样猛壮地冲了出去,显然是铆足了劲儿想办好主人交待的任务。

离东宫不远的园子里,数名宫中高手在联合围攻一名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是一名天眷者,此刻浑身染血,双眼中也透出极致的仇恨之光,他的修为大概是天泉境。

地上躺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那是他的一双儿女。他们来自东大陆一个天眷者家族,他们父女三人一起出现在此,自然是抱了闯入东宫,杀死花青瞳立功的想法。

但是,还未靠近东宫,就被发现,儿女双双被杀,唯余他一人奋力血拼。

血拼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只七彩的蜘蛛飞快到来,它张开嘴,从口中吐出一根蛛丝,蛛丝飞快地刺入那名中年男子的身体,中年男子依然在拼杀,竟是没有丝毫察觉。

蜘蛛飞快地收回蛛丝,转身就跑,嘤嘤嘤,它居然杀人了,杀人了,嘤嘤嘤。

姬泓夜看着惊慌跑回来的蜘蛛,一手将它拎了起来,拎着它走到战场。

战斗已经止了,宫中侍卫们惊愕地看着突然失去了行动力,从脚部开始化成血水消散掉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面部扭曲,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迅速的消失,这种惊怵的死法让他心中的恐惧放大到了极致。

姬泓夜缓步而来,脸上带着新奇的笑容,“大家伙,你这毒挺有意思啊,不错,以后再有这样的敌人,你就这样偷袭吧,你看他脸上的表情,多好看。”

七彩蛛瞪大了七只眼睛,眼中满是恐惧,还、还要让它杀人?新主人好恐怖!

中年男子却是听到了姬泓夜的话,看着自己已经消失到了膝盖的身体,他终是内心崩溃,竟哇地一声嚎啕大哭,嘴里不断喊着求饶的话。

姬泓夜眼眸一弯,唇角掀起阴狠的弧度,“你没有资格向我求饶,在你决定来杀死我的妻儿的时候,你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就是这说话的功夫,中年男子的大腿已经化成了血水消失了。

中年男子痛苦嚎叫,眼神绝望而阴狠,“哎,大家伙,把他的头留下,我还得拿去搭城墙呢。”

七彩蛛幽幽地看了新主人一眼,嘴一张,又是一根丝吐出刺入中年男子体内。

“你们连他们的头颅也削下去摆放到城墙上,至于他们的身体,老规矩,扔去丛林里喂毒物吧。”姬泓夜摆手。

中年男子惊恐地瞪着眼睛,眼中除了惊恐,终于渗出浓浓的后悔之意。

后悔他不该心存一丝侥幸而来冒险,害人终而己。但是,此时后悔己无用,他的腰部也缓缓化成血水,剧痛之下,他的脏器也迅速消失,不多时,便蔓延到心脏,接着是肩膀。

只到中年男子只剩下一颗头颅时,这种骇人的场景才缓缓消失。

姬泓夜面无表情地带着七彩琉璃蛛转身离开,不得不说四大亲王的诛杀令的确给瞳瞳带来很大的麻烦,但是有他在,就一定会杀光所有企图来伤害她的人,为此,哪怕东大陆血流成河。

而姬泓夜不知,此时正有一辆马车缓缓地驶入了皇宫,马车里,坐着一名贵妇人和小姐。二人的身旁,均有两名嬷嬷和丫环侍候。

那小姐年约二十,长婉约娇柔,一双杏眼水波粼粼,妩媚至极,与那贵妇人像了九成九,一看便知是一对母女。

“听说那清莲太子乃是绝世无双的人物,娘亲又与大宣陛下是表兄妹,有了这层关系在,月儿,嫁给她当太子妃,你不会受委屈的。”

“可是,他已经有了女人了,还有了长子。”那小姐轻声说道,语气有些幽怨。

“傻月儿,那女人已经上了神秘的诛杀令,你爹都说了,她死定了。至于她那个孩子,运气好,她生下孩子再死,那孩子生下来,左右不过一个庶奴,碍不到你什么事。若是运气不好,还没出生就与她一起被杀了,那更干净了。”

贵妇人缓缓说道。

“娘亲说的是。”月儿含笑点头,垂眸,眼中却是一片冷光,她的野心可不是当什么太子妃,她要杀了花青瞳,被那神秘的四大亲王,接到中央大陆去,从此一飞冲天!娘亲终究是妇人之见了啊。

哼,那么多天眷者和凡人高手都没有完成的任务,就且看她这个弱女子来完成吧!

------题外话------

一更到,二更在下午五点,娃去接着码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