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比毒(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婵郡主母女惊怔之际,有一物无声进入殿内,乍一看,颜色鲜艳,美丽无匹,再一看,阴冷诡异,令人惊恐。

七彩琉璃蛛八腿飞快而灵活,转眼已到了姬泓夜身边,身子轻轻向上一跃,便跃到了姬泓夜身旁的空位上,与他排排坐,七只眼睛转动,看向案前的肉食和美酒。

嘶!所有人一惊,无数目光齐刷刷地定格在那只七彩琉璃蛛上。

它太大了,每一个部位都长的十分清晰,最恐怖的是,众人分明可以看清它肥硕轻颤的一身厚膘,连同那八条腿也十分粗壮,透出七种颜色的艳丽身上,透明宛如琉璃。

“这是七彩琉璃蛛?夜儿,你从哪儿弄到的,它怎么如此大?”如此……胖?

战风帝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大家伙。

听到有人在说它,七彩琉璃蛛立即转动眼睛好奇地看了过去,看似阴冷的眼睛,实则却透着一股蠢气。

姬泓夜扬唇愉悦一笑,“是瞳瞳送给我的礼物!”说完,他伸手弹了弹大家伙肥壮的身子。

大家伙被弹的身躯一抖,软肉乱颤,扭头眼露幽怨,别总是欺负它行吗?

战风帝嘴角一抽,“那丫头不好好养胎,搞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做什么?她是怎么把七彩琉璃蛛养成这样的?”

“我看挺有意思。”肖天昕则眯起凤眸,颇有些兴致地看着那七彩琉璃蛛,都主物肖主人,这只大家伙也颇有些意思。

叫月儿的女子却是听到那句‘瞳瞳送的’而微微暗沉了脸色,那个瞳瞳,就是花青瞳吧。

她已经调查过了,花青瞳起初只是个宠物的身份,清莲太子能看上一个宠物,必然也会看上她,毕竟,她可比一个宠物好多了,况且,她是冰雪体,冰清玉洁,她就不信姬泓夜不动心!

想到此,她款款起身,到姬泓夜面前盈盈一拜,“月儿见过清莲太子!”

她穿了一身月白色的莲花裙装,清艳脱俗,声音亦是婉转娇柔,再加上那妩媚风流的杏眼,简直就是人间绝色,是个男人便会心动。

姬泓夜和七彩琉璃蛛同时转头朝她看去,被姬泓夜看着犹可自如,可被那大蜘蛛七只阴冷的眼睛盯着,月儿姑娘瞬时间冷汗湿了整个后背,绯红两颊的姣容也瞬间苍白。

姬泓夜微微眯起眸光打量她,眼底光芒幽冷,他徐徐开口,声音清冷,“本殿不娶来历不明,目的不明,自己送上门儿来的女人。况且,本殿已有妻儿,你这般厚颜,是想给本殿当宠物不成?那可不行,本殿是很爱干净的人!”

他声音清悦,如玉落冰盘,令人听的如醉如痴,但他所说的内容,却是令月儿和婵郡主脸色忽青忽白,极为精彩。

什么叫他是爱干净的人?难道娶了她,他就不干净了吗?

月儿实在不相信清莲太子竟会说出如此尖酸刻薄,丝毫不符合他身份的话语,其话中的鄙夷不屑,深深地刺伤了她的自尊心,月儿脸色僵冷,不甘地抬头瞪视姬泓夜。

一霎那看到姬泓夜绝艳清冷的面庞,她的眸中禁不住闪过一丝恍惚之色,这样绝世的男子,是她平生仅见,恐怕余生里,都难有人能够超越眼前男子的美貌。

然而,心头的屈辱已经化作烈火,她愤怒地道,“都说清莲太子乃是那雪山上的雪莲,清冷高洁,可今日一看,不过如此。

你已将那花青瞳视作妻子,可是所月儿所知,她只是一个宠的!还是朝阳本来打算送给陛下的宠的,太子殿下这样公然抢了自己父皇的宠物,太子殿下心里就没有一丝不适?清名何存?”

肖天昕陡然眯起了眸子,不善地盯着这个叫月儿的女子。

战风帝脸上也露出一阵牙疼的表情,一想起面瘫脸的丫头最初是要给他当宠物的,他就浑身掉鸡皮疙瘩。

哼,亏朝阳帝干的出这种事,幸亏他儿子机智孝顺,把那丫头给弄走了,不然,那面瘫脸的丫头,非得气死他不可,与风情万种的皇后比起来,那丫头简直就是一棵豆牙菜啊,朝阳帝满脸的嫌弃遮也遮不住。

姬泓夜眼底已然翻涌起杀意,阴狠地盯着月儿,“瞳瞳如何,不劳你这等空有一点姿色,但心思丑陋不堪的女子评说。”

月儿犹为不甘,心中也翻腾起剧烈的恨意,“花青瞳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吗,月儿不服,想见一见她究竟是何等绝色,不知清莲太子可否宣她前来一见?”

她恭敬低头请求,说完了,眼底不禁滑过一丝冷笑,只要花青瞳现身,只要她与她只有三步距离,她就能瞬间夺取她的性命,到时候,不待姬泓夜杀她,那诛杀令便会显灵,将她瞬间接走。

这世上,只要有了足够的实力,想要什么不能有?等她变强了,如姬泓夜这等绝色美男,也会对她令眼相看的。

想到此,好心跳陡然加快,强制按奈心底的激动,等着姬泓夜宣来花青瞳。

然而,事实并不像她想的那样简单,姬泓夜一双漂亮的桃花水眸,已然像淬了毒,他眯眼盯着月儿,忽地轻笑出声,“你是何等身份?瞳瞳的是何等身份?你也配见她?”

说完了,他忽地笑容一敛,大声喝道:“此女挑衅本殿,对本殿和未来的太子妃言语不敬,可见是心怀叵测,来人,给本殿将她带下去严刑拷问,看看到底是谁指使她前来大宣行恶,若不是本殿机智,拆穿了她的狠毒心思,恐怕此女早已做出恶事。”

月儿猛地抬头,满眼呆怔,一幅被天雷劈过的模样。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颠倒黑白了。

婵郡主也是一惊,本来她正暗自得意自己女儿的聪慧,但是此刻,却是满脸不可置信。

“太子殿下,没有的事,你怎么可以冤枉月儿?”婵郡主看着已经有侍卫冲了进来,终于忍不住慌忙起身,挡在了月儿面前。

月儿已然脸色煞白。

“我看你们背后的人就是红云族和毒药门吧?好,本殿就先把你们关起来拷问,若是红云族和毒药门不给本殿一下交待,你们就永远在天牢里呆着吧。”

姬泓夜冷冷笑道。

“陛下,娘娘,求您二位明鉴啊!”婵郡主见姬泓夜不像是开玩笑,顿时惊恐万状,‘噗通’一声跪下求饶。

“你是说朕的太子在冤枉你?哼,朕看太子说的对,你们此番前来,就是目的不纯,心怀叵测,把她们带下去,给朕去书红云部落问责,看孟少极如何向朕解释!”

孟少极,就是红云部落的族长,婵郡主的庶兄。

正在二人不可置信的尖叫声中,一批侍卫涌上来,反手就扣住了婵郡主母女二人,她们怎么也没想到,之前还是客人,转眼就已成了罪人。

二人被力大无穷,手如铁钳的侍卫扣住,疼的眼泪直冒,娇容苍白,正要走出大殿,忽听一道声音传来,“战风陛下,肖皇后,手下留情啊!”

众人一怔,纷纷朝声源处望去,只见一白发白须,身穿灰袍的老者徐徐而入,他来时无声,此刻走路时,也脚下轻飘飘的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老者的面容并非慈祥,而是透着一股邪气,他幽冷的眸中隐隐透出紫光,唇色却是深紫,几乎接近于黑。

干瘦的身形令他看起来宛如来自地狱的一抹幽灵,但是,之前还满脸苦色的婵郡主母女却是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双双惊呼起来。

“夫君!”

“爹~”

二人一唤,众人便呆了一下,战风帝眼眸轻眯微笑道:“原来阁下就是毒药门的四大长老之一,白梦缘长老。”

毒药门为世人所不喜,正是因为他们专擅弄毒,专行一些害人之事,所以,相较于门庭若市的天药门,毒药门的环境就要相对窘困许多,清冷许多,毒药门的人,也个个性情扭曲古怪。

“正是白梦缘,大宣陛下,不知我这妻儿犯了什么错,你们要如此对待她们?她们身娇肉嫩,可经不起折腾啊!”白梦缘一挥袍袖,将那些力大无穷的侍卫尽数扫开,再袍袖一卷,将婵郡主母女二人卷至身旁。

婵郡主立即小鸟儿一般依偎了过去,用丰满的酥胸去磨蹭白梦缘的手臂,声音娇嗲,“夫君,幸亏你来了,不然,婵儿就要被表哥冤枉死了!”

她这番做态,没有端庄之态,反而宛如一个邀宠魅惑的宠物,白月儿见状,也连忙抱住她爹的另一条胳膊,声音甜美婉转地道:“爹,月儿心里委屈,呜呜呜,太子殿下他怎么能如此无情?”

白梦缘被两个美丽至极风韵不一的女人缠着诉苦,其形状不似一家三口,反倒像极了两个女人在争宠献媚。

如此情形,看的战风帝眉毛一挑,眼露厌恶,但是感觉到白梦缘已然是天珠境的强者,战风帝只好揉了揉乱跳的额角青筋,冷脸漠视。

白梦缘却仿佛十分享受婵郡主母女二人的娇态,阴冷的面容稍霁,他微微勾起唇,“你们且退到老夫身后去。”

“是,夫君~”婵郡主忙拉了白月儿退后。

“这事只是误会一场,大宣陛下,是这两个蠢妇害怕被送到红海部落去,所以才背着老夫私自前来,自于她们手中为何有红云族长的书信,这个老夫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还望大宣陛下看在毒药门的面子上,放她们随老夫回去吧。”

白梦缘的确是没有说谎,此次前来大宣,就是这母女二人私自做主,婵郡主不想女儿送给红海的族长当宠物,便厚着脸皮去寻她的庶兄,没想到,她的庶兄竟一口答应,给了书信,让她们前来。

“毒药门的面子?白长老,你可知道这两个毒妇之前可是欲要行刺本殿,还口出污言对本殿的太子妃不敬,这笔帐如何算?”姬泓夜冷冷道。

“我们没有!”婵郡主和白月儿异口同声,泪眼汪汪,白梦缘回头,眼神阴冷地盯了她们一眼,二女顿时脸色一白,眼底闪过刻骨的恐惧,再也不敢吭声。

“她们只是两个弱质女流,岂能有这般本事?这其中定是误会一场,毕竟,想伤黑天之子的人,是极少的。至于,殿下口中的太子妃,或许也是大度之人,就不计较她们的言语失状了。”

白梦缘狡辩道。

瞳瞳!突然,姬泓夜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猛然起身,疯了一般朝外冲去,白梦缘却是夜诡异一笑,伸手去阻,“太子殿下要去哪里?”

“滚!不想本殿踏平你毒药门,你就最好盼望瞳瞳无事,不然,本殿要你们生不如死!”

姬泓夜大力拍开白梦缘,白梦缘眼露骇然,他刚破突成为天珠境不久,境界不稳,更何况,他本就不是自然突破,而是借助药物,此刻感受到姬泓夜的强大霸道,他不禁心下没谱。

东宫。

花青瞳看着突然闯入的矮胖老头,心中霎时生出不妙的预感,那矮胖老头个子只到她的肩膀处,宽度却是她的数倍,一张赤红的老脸上,满是阴狠狰狞之色。

花青瞳抱住肚子,面无表情地盯着这老者缓缓逼近,她则缓缓后退,冷声斥问:“你是何人?”

“丫头,你命好,能死在老夫手中,老夫现在就报上大名,你可要记住了,杀你者——毒药门门主,黑二狗!”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有一瞬间的抽搐,“毒药门门主是什么?”

花青瞳一边后退,一边冷声问道。

矮胖老者不可置信地尖声道:“什么?你竟然没有听说过毒药门门主的大名?”

倒不是这矮胖老者自夸,他的人生经历的确颇为传奇,东大陆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偏偏花青瞳是个例外,对此人一无所知。

“没听过。”花青瞳摇头,心下暗暗焦急,这胖老头的气息很强,必是天珠境强者,她若施展大帝印将他杀死很容易,但是大帝血脉的身份必将暴露,将招至更多危险,不到迫不得己,她不会那样做。现下,她只能暗暗拖延时间。

“想当年,老夫长相丑陋,幼年被父母抛弃,长大后被师父试毒,成为药人,但老夫乃是千年不遇的毒药天才,短短几年,将师父的一手毒术偷学到手,隐忍多年,老夫一颗散魂丹了结了师父的性命,从此登上了那毒药门门主的宝座……”

花青瞳听那老者絮絮叨叨,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你弄毒很厉害?”

“那是!”矮胖老者骄傲地拍了拍胸脯,在自己最骄傲的领域里,饶是矮胖老者这般心思毒辣的人,都免不了飘飘然。

“真是巧了,我也擅毒,连那亲王的子女也吃了我的亏,因此他们才降下诛杀令,你可敢与我一比?”花青瞳目光略带挑衅地看着他。

什么?矮胖老者双耳一动,先是不屑,再听她居然连亲王的子女都毒倒了,心头不禁起了比较之心,他脸色扭曲起来,他绝不容许这世上有人的毒术可以超越他,若是眼间的丫头真有几分本事,他一定要学到她的毒术,然后再杀了她。

“你要怎么比?”老头儿仰起脖子,眼神阴冷地盯着花青瞳。

花青瞳想了一下,“不如就我们各自用自己最厉害的毒来伤害对方,看看究竟谁先倒下?”

什么?矮胖老者一愣,继而嘎嘎怪笑,“好嚣张的丫头,好,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好夫就成全你!”

话是这样说,但老者却坚信自己的毒术天下无双,再加之他猜想花青瞳必有些本事,存了学到她的毒术的心思,他并不想一下把人弄死,因此,并没有用出最厉害的毒药,而是选择了一句毒性相对稍弱的。

但花于瞳则不然,她知道眼前的老者比她强的多,因此,她自然运转天之力,令晶晶分泌出最毒的毒液。

“晶晶,能吃下对方的毒吗?”花青瞳暗暗询问,她之所以敢和这矮老头比毒,也是知道,晶晶必然喜欢吃毒。

晶晶骄傲地蹦跳起来,不断散发出渴望的气息,花青瞳心中暗想,看来,晶晶不但喜欢吃掉别人的天礼,还喜欢吃别人的毒。

花青瞳将晶晶的毒液凝成的细针捏在手中,对矮老头道:“我要把这根针扎进你身体里。你呢?”

矮老头翻身,一颗腥红的丹药在手,“把这个吃下去!”

矮老头将毒药弹来,花青瞳张口吞下,与此同时,花青瞳亦将毒针射入矮胖老头体内。

毒针入体,矮胖老头眯眼,露出享受的表情,他从小就被师父当成药人,早已成为百毒不侵之体,现下新鲜的毒入体,他自然要好好感受一下,他是不会相信,这个小丫头的毒能奈何得了他的。

吞下丹药,花青瞳便运转天之力,将药力纷纷逼进丹田,晶晶宛如看到了新鲜的美味,发出五彩光芒,拼命地吸收起来。

花青瞳微松口气,双眼死死盯着对面的矮胖老头。

矮胖老头起初还得意洋洋,神情享受陶醉,但是几息之后,矮胖老头突然双眼睁大,露出满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他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目光腥红而不甘地看着丝毫没有异样的花青瞳。

矮胖老者的皮肤上缓缓浮现出石头一般的纹路,确切地说,是他的身体完完全全地石化了,他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僵硬地变成一块石冰,除了头颅,他其他的部位,已经成为了石像。

花青瞳也很吃惊,自己这是弄出了什么毒?她眼中露出一丝兴趣,第一次发现毒药很是有些意思,唔,先杀了这个矮胖老头,完了再研究吧。

天珠境的强者,他的修为就样被石化掉了,看着花青瞳眼中缓缓升起杀意,矮胖老者眼中霎时露出惊恐,他宛如待宰的肥猪一般,发出凄厉的尖叫,“饶命!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花青瞳微微一顿,垂眸沉思,她虽然心灵纯澈,没有鬼蜮心思,但不代表她没有智慧。

花表瞳思索了一瞬,心头已有了想法,杀了这个矮胖老头,还有更多的类似矮胖老头这样的人来杀她,不如,她把这矮胖老头变成自己的人,这样反而还能多一个助力!

思极此,花青瞳看向矮胖老头眼中的杀意顿时散去了,反而露出些温和的神色。

然而,矮胖老头见状,却更加恐惧了,他脸色煞白,凄厉地颤声吼叫,“别、你别过来,别过来……”仿佛花青瞳是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别怕,乖乖的,我给你的心脏布置个小网就好,不会杀你的,你快别叫了,声音太难听,小宝宝不喜欢的。”

花青瞳声音平板地说道,边说边运起罗天锁魂,打入矮胖老头的心脏里。

“你要做什么?罗天锁魂?我好像听说过,上古禁法,不,不要——”老者眼神更加惊恐地发出尖利刺耳的尖叫声。

花青瞳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黑二狗,你真是太不听话了,快闭嘴!”

说完,花青瞳收网,黑二狗蓦地噤声,豆大的冷汗从额角落下,疼的再无一丝发出声音的力气。

“真乖,好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你要是敢背叛我,或对我生出一丝恶意,那张小网,就被把你的心脏绞成碎沫的。”花青瞳认真地解释。

说完,花青瞳抬头,将之前的毒针吸出,黑二狗石化的身体便缓缓恢复如初,霎时间,他眼中露出寒光,满是狰狞杀意地向花青瞳挥出一掌。

然而,掌风还未形成,黑二狗便忽地惨叫一声,捂住心脏疼的满地打滚。

花青瞳冷冷地看着,不断地收紧小网,任那黑二狗如何求饶告罪,她都没有心软,只到半柱香后,老者疼的即将虚脱,她才缓缓放松了小网。

疼痛立消,黑二狗宛如身在云宵,舒服的直喘气,他惊恐地瞪着花青瞳,这丫头小小年纪,手段竟如此毒辣,不论是她的毒,还是她的罗天锁魂,都比他这个正宗的毒药门门主还要正宗。

这丫头才该去当毒药门的门主啊!

他就说,若是普通的丫头,又岂能上了诛杀令?他早该想到的,能上诛杀令的人一定不简单,若早能想通,他一定不会来冒险的,现在好了,生死受人掌控,呜呜,他黑二狗的命好苦,真可谓是命运多舛啊!

“小姑娘,不,小姑奶奶,你放过我吧,把那小网拿走吧,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黑二狗无比怕死,此刻丝毫不顾形象,跪爬到花青瞳身边,抱住她的双腿痛哭求饶。

花青瞳低头,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颅,“二狗,别哭了,只要你听话,我会对你很好的。”花青瞳面瘫着脸安慰。

于是,姬泓夜拼命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如此诡异的一幕。

------题外话------

这是第一更,二更在下午五点,前几天更新不给力,娃今天开始要努力,抱抱宝宝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