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虐渣(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泓夜错愕一瞬,便忍不住低头暗笑,暗笑之余,他心头又不免震惊,这毒药门的门主心性狡诈狠辣,折在他手中的高手不知有多少,他本以为瞳瞳遇到他会吃亏,却没想到,情景完全是反过来的。

花青瞳扬头看了姬泓夜一眼,说:“他自己送上门儿的,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

姬泓夜心里有种淡淡的欣慰和骄傲,“这样好,黑二狗是毒药门的门主,修为已经是天珠境中期,是东大陆为数不多的天珠境高手之一,瞳瞳有他相助,的确是不小的助力,不仅是他本人,有了他,整个毒药门都可以为瞳瞳所用。”

“你们、你们休想——”黑二狗抬起头,汗水和泪水糊了满脸,但是触及花青瞳面瘫的小脸时,他却是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姬泓夜抿唇冷笑,“瞳瞳既然已经控制了他,那就一定要物尽其用,才不至于浪费,他若是不听话,瞳瞳只管狠狠教训就是。”

黑二狗顿时目露阴狠地瞪向姬泓夜,花青瞳却是抬脚轻轻踢了踢他,“二狗,之前的毒药还有吗?再给我一颗。”

黑二狗浑身一颤,眼中的阴狠之色瞬间散去,唯余下一脸的惊恐不安,张口便道:“主、主人,那是血毒丹……”

主人二字出口,黑二狗浑身一震,脸上火辣辣的,他知道自己没骨气,但没想到,竟没骨气到这种地步。

血毒丹是黑二狗最得意的作品之一,血毒丹是用一千零八种毒物的鲜血和三百种药草炼制而成,吃了血毒丹,不会当场毙命,却是会浑的血液腐坏而死,令人痛苦非常,三天三夜后活活痛死。

黑二狗之前就是打算用血毒丹逼花青瞳交出她的毒术,然后再疼死她,但没想到,花青瞳技高一筹,他常年打雁,今天却被雁啄了眼,现在再后悔,已是余事无补。他后怕地摸了摸心脏,那种痛,他再也不想体会了。

想不到这丫头看着乖乖巧巧的,心性竟那么狠辣。

“那种血毒丹,再给我一颗。”花青瞳不管别的,再次要道,黑二狗不敢违抗,忙从怀中掏出药瓶递给花青瞳。

花青瞳接过药瓶打开,顿时有一股浓郁的腥气扑鼻而来,她面不改色,直接倒出一颗送进嘴里吞下。

晶晶吃上瘾了,还要吃,就这片刻的功夫,她体内的天之力竟又浓郁了一些。

她自己不觉,姬泓夜却是看的脸色发白,心惊胆颤,瞳瞳这样吃毒药,真的不碍事吗?

而黑二狗本人却是最清楚自己的血毒丹的药效的,可是,见花青瞳竟短短时间里当成糖豆连吃了两颗,还颇为享受,他心中不禁产生了自我怀疑,莫非是自己的血毒丹不顶用了?

不,不会的。血毒丹有多恐怖,他比谁都清楚。

难道说,这丫头根本就是不是人,而是一头人形凶兽?

黑二狗叱咤毒药门多年,在东大陆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今天,他却再一次地感受到这种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感觉。

黑二狗对花青瞳的恐惧和敬畏已经达到了顶峰。

“二狗,别老坐在地上了,地上多凉啊!”花青瞳吃完血毒丹,晶晶传出餍足的情绪,花青瞳将药瓶里其余的血毒丹收了起来,这才低头看向依然还抱着她双脚的黑二狗说道。

如此温柔的丫头更恐怖!

黑二狗突然有种想放声大哭的冲动,但是一对上花青瞳的那张面瘫脸,他就止不住地心里阵阵发寒。

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将一身华贵的衣袍打理整齐,站在一旁拘促地看着花青瞳,“主人,您还有别的吩咐吗?我可以走了吗?”

一回生两回熟,黑二狗此时叫起主人二字来,已经没有了心理障碍。

花青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面瘫着脸叮嘱,“走可以,但是你千万要听话,不然,总是让你那么疼,我也不愿意。”

黑二狗闻言,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颤,后惊地伸手抚住心脏的位置,毫无高手风范地点头哈腰,“主人,二狗不敢了,二狗真的不敢了,二狗以后一定听话,主人您有空了一定要去毒药门小住,好让二狗好好地招待于您。”

花青瞳缓缓点头。

姬泓夜却是道:“走可以,但不急于一时,现在殿内毒药门的白梦缘长老还在秀阳殿做客,白长老的妻女对瞳瞳不敬,白长老拒不承认,让本殿十分苦恼!”

花青瞳疑惑地看向姬泓夜,有人对她不敬?

姬泓夜上前,将少女拥进怀里,轻轻拍抚她的背心安慰,“瞳瞳之前是不是吓到了?”

花青瞳之前的确是有些吓到了,这个毒药门的门主突然闯入,对方的修为又是那么高,她的确是受了些惊。

“走,瞳瞳,我们到母后那里去,你闭关两个月,父皇和母后都想见见你。”姬泓夜说道。

花青瞳抿唇暗忖,她闭关两个月安然无恙,大宣皇宫却是腥风血雨,不知杀了多少人,她也偶听宫人说起过,大宣皇城的城墙上,已经堆满了人头,这两个月,大宣皇宫的确是为她挡了不少刺杀,否则她决不会如此安然。

花青瞳心中有些感激,但是一想到他们这样做,可能是为了抢走小宝宝,她就不禁心头不安,但一码归一码,他们帮了自己,总是真的。

因此,花青瞳点了点头,随姬泓夜一起去拜见战风帝和肖皇后。

秀阳殿内,白梦缘十分强势,他带了婵郡主和白月儿便要离去,侍卫阻拦不住,一直沉默着一言不发的肖天昕却是突然出手,紫光闪过,大殿的门被一张紫色的针网封住,白梦缘瞳孔一缩,心中骇然。

传闻肖天昕是中央大陆的天之骄女,今日对方小露锋芒,却是已然将他震慑。自己不是肖天昕的对手,她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

据说肖天昕天赋奇佳,二十几年前就已经位列天珠境,那么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她又当是什么修为?

白梦缘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嚣张过头了。

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窒命的错误,白梦缘忙转身,微笑道:“肖皇后莫怒,是白某无礼。”他躬身诚恳地道歉。

肖天昕抿唇冷笑,眼中尽是不屑。

婵郡主和白月儿却是白了脸色,她们了解白梦缘,除了面对门主时他会流露出这种诚惶诚恐的神态,在其他人面前,他向来嚣张,但是现在,肖皇后一出手,他就示弱了。

婵郡主和白月儿对视一眼,眼中皆有些惊恐不安,只因,若是白梦缘忌惮肖皇后,那么,依白梦缘的为人,一定会将她们母女舍弃的。

几人正在僵持,就在这时,只见姬泓夜再次回来了,他的身边,是一名身穿黑色宫装的少女,少女的肚子宛如一颗球,高高挺立着。

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一名身形矮胖,面容阴狠的老者。

白梦缘神色大骇,这怀孕的少女一定就是花青瞳,可是现在,她居然完好无损,难到是门主没有得手?

白梦缘询问的目光看向黑二狗。

黑二狗威严阴冷地瞪了他一眼,目光满含警惕。如此,白梦缘心跳骤快,不安至极。

白月儿却是眼中一亮,天元大帝在上,上天果然还是眷顾她的,在她绝望之际,就送来了救星。

看着花青瞳怀着身子缓缓走来,她眼中闪过极致的兴奋。

只要杀了花青瞳,只要杀了她……她就可以一飞冲天!

少女的到来,让战风帝和肖天昕都将目光移到了她身上,二人皆是目光一亮,两个多月没见,孩子又长了不少,八个多月的孩子,的确是不小了,算算日子,用不了多久,小皇孙就能出生了。

二人心头皆是一阵悸动,肖天昕威严的凤颜一软,向花青瞳招手,“瞳瞳,快过来,到母后这儿来坐。”

花青瞳迟疑一瞬,但想及这段时间他们对自己的保护,她略一犹豫,便迈步朝肖天昕走去,并且强调:“不是母后。”

肖天昕却不生气,反而觉得认真固执的少女颇为可爱,现在不承认没关系,左右跑不了。

而正在这时,一把黑芒闪烁的匕首突然朝她高高挺起的肚子刺来!

“瞳瞳!”无时无刻不再注意着花青瞳的姬泓夜惊呼一声,抬手就朝那黑色匕首挥出一掌,掌风扫过,匕首‘叮’地一声掉落在地,断成两截。

而与此同时,花青瞳是飞快地闪身后退,避开黑色匕首的瞬间,一道掌风猛地甩出,将那刺行她的女子狠狠抽飞出去,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女子惨叫出声。

“瞳瞳,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姬泓夜骇的脸色煞白,战风帝和肖皇后不顾仪态,刷刷地起身,朝这边飞奔而来。

“受伤没有?”战风帝威严沉冷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肖皇后却是一把抓起花青瞳的手腕为她诊脉。

三人围着花青瞳,暂时却是顾不上理会凶手。

“无事。”片刻,肖皇后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松开花青瞳后,脸色阴狠地看向白梦缘一家。

战风帝此时也松了口气,阴沉着脸转身朝上位走去,边走边道,“夜儿,带着丫头到父皇这儿来坐。”

姬泓夜牵着花青瞳来到战风帝下首落坐,花青瞳心有余悸地抱着肚子,眼神冰寒刺骨。

“呜呜……我不是故意的。”就在这是,白月儿却是跪爬到大殿中央磕头求饶,她也知道自己一击不成,恐再无机会,此刻除了示弱求饶,保得一命,却是再无别的办法。

婵郡主也白了脸,她可是知道,女儿这是真正的把人得罪狠了,不由也跟着跪下,给白月儿求情。

“月儿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一时糊涂,求陛下和娘娘看在月儿体内尚有一丝大宣皇室血统的份上,饶她这一回吧。”

“饶她?”战风冷哼一声,“她要害朕的太子妃和小皇孙一尸两命,你要朕放过她?”

战风帝说完,不再理会表情如何惊恐绝望的婵郡主母女,而是看向白梦缘。

“贱人!”白梦缘回过神来,一巴掌挥在白月儿脸上,白月儿姣美的容颜,瞬时间高高肿胀而起。

白月儿捂着脸,抬头惊恐地看着白梦缘,因为自己资质平凡,白梦缘从小就不看重她,现在,看着白梦缘眼底的狠辣,她真正的怕了。

“娘!”白月儿往婵郡主的怀里缩了缩。

“门主,您看,这……”白梦缘并不想真的杀死白月儿,毕竟白月儿长的好看,又是冰雪体,送给红海部落的族长,他还能换取一些好处,因此他并不想舍弃这个好玩意。

黑二狗顿时大骇,暗道白梦缘不知轻重,都这样了,居然还想维护那个闯祸精,万一主人生气,牵连到他头上,他可吃不消。

“哼,白长老,你教女无方,来问本座有何用?”黑二狗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完了还嫌不够,又补充道:“这样心狠手辣的女子,合该打死才是!”

说完,他偷偷地看了花青瞳一眼。

果见花青瞳目光寒冷地盯着白月儿,满脸杀机,黑二狗顿时不安地低下了头。

白梦缘心下可惜,完了,他保不住这个可以向红海部落的族长换取好处的女儿了,连门主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怎么样?

于是心一狠,他转身道:“一切都是这两个贱人的错,任打任杀,全凭陛下,娘娘,太子和太子妃决定!”

------题外话------

二更到,哦耶~宝宝们快来表扬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