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心上香(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们欲想加害我大宣皇孙和太子妃,死一万次也不够,端看什么死法才能消朕心头之恨!。”战风帝睚眦必报,眯起眼睛盯着下方的二女,目光极为阴狠。

婵郡主和白月儿此时已经骇的说不出一句话,母女二人只是紧紧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白月儿恐惧至极之余,心头已经全被无尽的后悔填满,相比于死亡,活着,总是还有希望,然而现在,一切都迟了。

“对于女子来说,有的是让她们生不如死的法子。”肖天昕缓缓开口,唇角掀起玩味而残忍的弧度,然后她看向了花青瞳,“小丫头,把那天施在碧罗绫身上的毒,给她们也尝尝滋味。”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茫然,问,“我施在碧罗绫身上的毒,很让人生不如死吗?”

肖天昕一滞,瞪大了凤眸惊奇地看着少女面瘫的小脸,这小丫头可真是绝了,难不成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搞出了心上香那种逆天魔毒?

花青瞳很是有些无辜,她那天是凭了全力,凝聚出自认为最毒辣的毒来攻击碧罗绫的,企图一击将她杀死,但是现在听酒窝的娘亲说,她那天施出来的毒,似乎很是毒辣?

看着小姑娘茫然无辜的眼神,肖天昕愣了愣,不禁掩唇低笑出声,这小姑娘忒是有趣,笑完了,她说道,“没错,那个毒会让所有女子痛不欲生,那个女子想杀害你的孩子,你说,杀了她是不是太便宜她了?让她生不如死才是最好的报复是不是?”

肖天昕好听的声音让人沉醉,语气更是透着一种蛊惑的意味。

花青瞳听了,觉得很有道理,遂点头说,“没错,一切敢伤害小宝宝的人,我都会让他们生不如生。只是,皇后娘娘怎么知道那种毒会让人生不如死,而不是死亡?如此说来,那碧罗绫还没死?有可能解毒?”

“那种毒名为心上香,乃是上古魔毒。”肖天昕道,然后又道,“你们毒药门的人对于心上香一定不陌生吧?”她似笑非笑地看向毒药门几人。

黑二狗一双眼睛眸已经瞪成铜铃一般,他呆呆地看着花青瞳,眼中有震惊,有贪婪,还有渴望,但是触及花青瞳那面瘫的小脸,一股寒意中夹杂着兴奋的情绪陡然升腾而起,只让他脸庞涨红,呼吸粗重。

若说之前对花青瞳的臣服,只是出于受制于人,那么现在,他的心底不勉又多了一丝希冀,上古魔毒心上香是大帝时代毒魔老祖所创,那种毒,炼制极难,若非是天赋异禀,寻常天才是炼制不出的。

黑二狗自诩自己是炼毒的天才,但是绝对称不上天赋异禀的奇才,然而,那个面瘫着脸,看着乖乖巧巧的小丫头,却是真正的天赋异禀,在他最痴迷的毒术前,似乎受制于人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白梦缘则是眼睛一闪,他先是震骇于这花青瞳竟会制出心上香,接着便想,若真是心上香,那么白月儿就不用死了,她的价值,更是会充分发挥出来。

白月儿和婵郡主脑子里已然‘嗡’地一声快要爆炸,从听到心上香那三个字起,她们就恨不得一刀了结了自己,与其中了心上香,不能说话不能动,偏偏心智清明,沦为人人都可泄欲的绝品炉鼎,还不如现在死了干净。

但是,她们又恐惧死亡,根本就没有勇气和狠心自我了断。

花青瞳自己也吃了一惊,那毒是心上香?大帝药之传承里,包罗万象,她自然也是知道心上香的。

心上香形态不一,有的是雾气,有的是丹丸,有的是液体,而她那天弄出来的,是暗器。当时她一心想要杀死碧罗绫,哪里会意识到自己弄出了这种上古魔毒?

花青瞳眼中光芒一闪,心上香无解,除非是毒魔老祖再生,否则碧罗绫这辈子算是完了。想到此,她终于放下了心,碧罗绫害了哥哥,无论如何,对待仇人她都不会心软。

而眼前的女子,要杀害自己和小宝宝,这简直就是触了她的逆鳞,她其实更倾向于杀死她们一了百了,但是,思及心上香,花青瞳也不由心中好奇,便存了拿这二人试毒的心思。

见花青瞳眼中露好奇,偏那好奇的眼睛里带着一抹残忍,肖天昕勾唇一笑,他儿子可真捡了个宝,这小丫头清澈纯净,但偏偏这般心性里又包含了残忍和冷酷,真是有趣的紧。

花青瞳想了想,双手缓缓结印,天之力运转,尖指缓缓凝聚出晶莹的五色液体。

心上香本身无色无味,当花青瞳凝聚出的液体结成丹药时,那丹药却是发出淡淡的清香,花青瞳拿起来放在鼻端嗅闻了一下,然后缓缓摇头,“这不是心上香,是另一种不知明的毒药。”

说完,感受到晶晶对于这粒毒药的渴求,她便随手将这粒药丸扔进嘴里吃掉,继续制造心上香。

唔,上次她攻击碧罗绫时,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她努力回忆当时的感觉,天之力缓缓运转。

惊恐等待处决的婵郡主母女见她第一次弄出来的不是心上香,心中不由松了口气,母女二人不禁在心中盼望花青瞳弄不出心上香。

但是,其他人却是看着少女将自己弄出来的毒药随口吃掉时,皆是忍不住嘴角加眼角直抽。

花青瞳不理会众人,兀自专注地制造心上香,当又一颗隐隐闪烁彩光的丹药出现时,花青瞳放于鼻端闻了闻,唔,无色无味,应该差不多了,就拿那个害她的女子试试毒性吧。

花青瞳想时,便屈指一弹,那粒药丸便朝着白月儿飞射而出,白月儿也不傻,死死地捂住嘴巴,生怕那药丸飞进她嘴里。

怎奈,花青瞳也不是常人,她根本就没打算以正常方式让白月儿吞下丹药,只见丹药疾射而去,‘噗’地一声,射进了白月儿左胸。

白月儿啊地一声惨叫,死死捂住胸口,只觉有无形的东西渗进她的心脏里,她不由骇的几欲魂飞魄散。

她瞪大眼睛,先是觉得心脏巨痛,接着便是一阵冰寒袭遍全身,她双眼一翻,顿时昏死过去,皮肤青紫,花青瞳认真地观察片刻,然后缓缓点头,“一样,这征状和那天一样。”

肖天昕则根本不看白月儿一眼,反而是一直眯着眼眸打量花青瞳,她越看越觉得这小丫头有趣,眼中不禁浸出浓浓笑意,这丫头果然合她胃口,令她心中甚是欢喜。

白月儿中毒晕倒后,婵郡主便惨叫一声扑上去,抱住白月儿痛哭失声,花青瞳眼中寒芒一闪,再度弹出一粒药丸,药丸正好飞进婵郡主大哭的嘴里,药丸入口即化作一股天之力涌进了婵郡主腹中。

很快,婵郡主便也如白月儿一般浑身青紫的晕了过去。

花青瞳缓缓起身,朝那母女二人走去。白梦缘目光一闪,想象着趁机杀死花青瞳的可能性。

“白长老,到这边来!”黑二狗突然出声,目光阴狠地对白梦缘说,白梦缘浑身一个激灵,不敢违抗,心有不甘地退到了黑二狗身后,这个位置,正好远离花青瞳,想要偷袭,却是不可能了。

花青瞳向黑二狗投去一个温和的目光,黑二狗顿时兴奋的全身狠狠一颤,主人果然感受到他的忠心了,但愿主人一高兴,能传授他制造心上香的方法。

而就这一会儿的功夫,白月儿已经浑身粉红,发出淡淡异香,煞是醉人。

“你应该醒了。”花青瞳居高临下地看着白月儿。

没错,白月儿的确是醒了,但是,除了心智清明,她什么也做不了,连眼睛都无法眨动一下,这种身体失控的极至恐惧如同梦魇,让她此刻深深后悔之前为什么没有自我了结。

花青瞳探了探她的脉搏,那脉搏跳动的速度快速而激烈,与心上香的症状一般无二。

花青瞳很满意,又探了探婵郡主的脉搏,她眼中露出亮晶晶的光芒,兀自点头,“没错,就是心上香。”

黑二狗眼珠子都快要突出来了,灼热地看着花青瞳,如同欲讨主人欢心的狗狗,花青瞳睨了他一眼,淡淡道:“想学?有空教你!”

说完,花青瞳看向白梦缘,“她们是你的妻女?现下好了,你妻子会变的很美妙,你可以享福了,至于你女儿,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白梦缘心中一荡,他虽然百岁之多,但是,因修炼毒功之故,那方面异于常人,便是壮年男子也没有他有力,一时间,他看向婵郡主的目光便无比灼热起来。

而那白月儿,自然是照旧要送到红海部落里去的。

花青瞳看到白梦缘眼底的兴奋,心中不禁一寒,这个毒药门的长老,真是毫无人性,那两个女人可是他的妻女呀。心中对此人生出防备,花青瞳转身之际,两缕黑丝飞快地飞入婵郡主和白月儿体内。

白梦缘没有注意到,可黑二狗一看见那黑丝,却是连骨头里都渗出寒意,心脏更是隐隐作痛,那是罗天锁魂。

他心中再次对这面瘫脸的小丫头生出惧怕之意。

他丝毫不怀疑,若是有人碰了婵郡主母女,那罗天锁魂的种子,就一定会进入那人的体内,从此沦落为和他一样的下场。

然而,黑二狗心中除了惧怕之外,竟还对那即将受制于花青瞳的人,生出了一丝醋意!

这种感觉诡异无比,黑二狗在心里狠狠唾弃了自己一把,就听花青瞳说:“你们可以走了。”

是的,他们的确可以走了。

白梦缘带着婵郡主母女随黑二狗走出大宣的皇宫,待出了皇城,他们依然平安无事,白梦缘不禁心中感到不真实,“门主,咋们真的出来了?”他们竟然没有被杀死,大宣城墙的人头墙可不是摆设。

黑二狗心头滴血,心想:我们能够全手全脚的出来,都是因为老子付出了自由的代价。

但是如此丢人的事情,他是万万不会说出来的,便给了白梦缘一个阴狠的眼神,警告他不要多嘴。

白梦缘十分惧怕心狠手辣,动不动就拿人当药人的门主,随即便不敢再多言。

他们离开之后,花青瞳心中依然在回味着心上香的制造方法,她能制造出心上香,与晶晶的天赋异禀脱不开关系,还与她的药火体脱不开关系。

但是当务之急,她却是心生离意,转身,她认真地对战风帝和肖天昕说:“这段时间我给大宣惹来了太多麻烦,我不能再留在这里给你们惹麻烦了,我走了,那些人自然不会再来骚扰大宣,谢谢陛下和娘娘这段时间对我的保护。”

少女言语认真,语气十分诚恳,战风帝和肖天昕沉默,姬泓夜却是眼神一黯,随即便又笑了起来,“我们不怕麻烦,保护瞳瞳是应该的,不过,你若是一心要走,我送你。”

------题外话------

二更在下午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