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以杀止杀(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弑神令一直在花青瞳的天算子里,花青瞳不在朝阳,因此西门家没有动过弑神卫。

花青瞳将弑神令从天算子中取出,输入天之力,令牌发出光芒,弑神卫便会收到召唤。

一条条身披玄色红纹甲胄,面戴赤焰面具,手持火红双剑的身影从四面八方如影魅般飞快掠来,他们迅速地列成队伍,足有五百人之多,密密麻麻地跪成一片,一股肃杀之气,突地迎面扑来,气势震人。

花青瞳面色一变,看看手中的令牌,又看看弑神卫,眼神震撼。到了今日,她才知道,外公当初是将多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自己,这简直就是西门家真正的不死底牌啊。

上辈子,西门到覆灭也没有出动过弑神卫,那么上辈子,弑神令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变,才使得西门家失去了这一保命符。

“舅舅,外公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了我?”当时才是她与外公一家刚刚相认,外公就这样把东西给她,也不怕她给弄丢了。

“哈哈,你外公慧眼如炬,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要知道,你与我们血脉相连,我们是一家人,将这令牌交于你,你外公虽然是存了要补偿你的心思,但更多的确是,他相信你。”

西门清霜笑道。

“吾等参见新主。”

就在这时,为首的弑神卫突然抬起头来大声说道。随着他话音落下,一众弑神卫皆大声齐喝,其音隆隆,守在外面的天眷者们脸色齐刷刷一变,弑神卫,西门家终于出动了弑神卫。

花青瞳的心情忽尔激荡,感受着弑神卫无坚不摧,杀气惊天的气势,她抿了抿唇,眼中暴射出无尽的寒芒,“弑神卫,随我一起去杀!”

一众弑神卫齐齐应声,面具之下的双眼皆杀气毕露,他们好久没有杀过人了,尤其这次杀的还是天眷者,不由激动非常。

能够成为弑神卫的人,都是经过身上神甲的千锤百炼后活下来的至强者,他们不是天眷者,却有着连天眷者也恐惧的力量。只要不是天珠境,他们就无所畏惧。

弑神卫,堪称天珠之下无敌手。

外面的那觊觎花青瞳的天眷者,又有几个天泉境?他们大多是天灵境,少部分是天泉境,天珠境的高手,更是少有。

如今的世界,不像是大帝时代,天眷者倍出,东大陆的天眷者,极其有限。

但就是这些有限的天眷者,已经足以令一个国家,甚至一片大陆倾覆。这就是天着者的可怕之处。

但是弑神卫却不怕。

“丫头,你要出去吗?”西门清霜道。

“我必须出去,我若是一直躲着,心里憋的慌。”被人逼到这个份上,花青瞳心里憋的难受,若是不杀一场,她岂能甘心?

“你还怀着孩子。”西门清霜提醒。

“小宝宝很坚强,他不怕。舅舅,别小看我。”她从来不觉得怀着孩子就要比旁人脆弱,就不能去做常人能做的任何事。

西门清霜微微一笑,颔首默认。

肖天阳和姬泓夜相携走来,见少女带着弑神卫冲杀而出,二人脸色微微一变,但见西门清霜神色淡然,便也稳住了心神。

“弑神卫有了新主?”许家,许同山咬牙冷笑,莫非是西门清霜?也是,西门录年老,而西门清霜却崛起,将弑神卫交于西门清霜也不意外。

慧法的目光变幻莫测,弑神卫是许同山和西门录从一座上古将军墓里带出来的,上古之时统领过弑神卫的将军是哪位,却是不知道了。

但毫无疑问,弑神卫很恐怖。

“许公,你将你手中的弑神令给了朝阳帝了?”慧法突然有些动心,遂问道。

许同山点头,“之前禅光未死时就给了,没想到华君弦临时反水,将许家和班家都套了进去,最终得益的反而是成了西门家。”说到此,许同山对华君弦也生出了无尽的恨意。

“许公,你糊涂啊,那华君弦可非常人,东西到了他手中,怕是要不出来了。”慧法叹气。

琅辕公不语,他自然知道到了华君弦手中,东西是要不出来了,他现在也后悔万分。

“想办法拿到西门家的那块弑神令,本座与华君弦去交易。不过在此之前,花青瞳必死无疑。”慧法淡淡道。

许同山点头不语,眼中寒光闪烁,恨意滔天。

“许公,走吧,去一趟西门家!”慧法起身,朝外走去,许同山举步跟上,“慧法护法,那姬泓夜和西门清霜不好对付。”

“他们再厉害,也挡不住本座要杀人。”慧法眼露寒光,东大陆容不下天珠境以上的强者存在,但是,如果他将碧海修为暴露一瞬,足以阻挡住西门清霜和姬泓夜,到时杀死花青瞳,擒住她的灵魂,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

等杀了花青瞳他再将修为压制在天珠境,东大陆也无法将他排斥出去。

而另一边,花青瞳现身的一霎那,围在西门家外面的天眷者们瞬间哗然。

真的是花青瞳,她居然敢出来。

一道红色身影率先飞快地朝花表瞳飞来,她手中拿着一条长鞭,鞭尾闪着绿色幽光,一看便是淬了毒,此刻,那鞭尾如利箭直起,朝花青瞳直刺而来。

花青瞳冷冷一笑,黑色匕首出鞘,用力一削,便将那鞭子削断,同时间反手一震,天之力凝成的尖刺便射入那女子眉心,那女子当场毙命。

而见女子第一个前来,其他人也已经疯了一般朝花青瞳涌来,他们为了争夺花青瞳的性命,竟是彼此防备阻挠,这一来,竟是耽搁了不少时间,花青瞳眼中满是嘲讽之色,她冷冷一挥手,弑神卫顿时倾巢而出,挥舞双剑杀入人群。

顿时间,喊杀声,惨叫声,不断响起,这些人修为最高者乃是天泉境后期,最弱者,甚至也有刚刚天洗不久者,花青瞳目光冷冰,心头却震惊于弑神卫的恐怖,他们宛如一个个人形灵器,杀人犹如砍瓜切菜。

花青瞳已然是下了狠心要将这些觊觎她性命的天眷者屠杀殆尽,手中有了弑神卫这等利器,她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

“花青瞳,你敢将我们全杀光?你就不怕与我们所有人为敌?”转眼间,弑神卫将天眷者除了一半去,剩下的人不禁发慌,其有一名老者大声吼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冷冷回视,“等你们死光了,我会去调查你们的家人朋友,再将你们的家人朋友一一屠尽,我看这天下还有谁敢来欺我!”

花青瞳说这番话时目光清澈,没有一丝杂质,但出口的话却却格外渗人,在场的一众天眷者无不骇然。

“快杀了这魔女!”幸存的天眷者们大吼一声,齐刷刷冲上前来,也有胆小的要逃,却被大批弑神卫阻拦,五百弑神卫,都是普通人,但是他们屠杀的这些人,却都是天眷者,但在神甲之下,这些天眷者竟也只有被屠杀的份。

“花青瞳,你欺人太甚!”眼看去路被弑神卫堵住,花青瞳明显一副要大开杀戒的意思,这些天眷们纷纷心中生起惧意,张口就大骂花青瞳。

“花青瞳,你真敢将我们都杀光吗,别吓唬我们!大家别怕她,她不敢的,杀了我们,东大陆的力量将大大削弱,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对,她不敢,大家给联手杀了她,她是魔女!”此刻,这些人心头对花青瞳的恐惧,竟是压过了诛杀令的诱惑,竟想联手杀死她以除后患。

“胡说八道。你们这些人敢欺到我家门口来,明显是你们欺人太甚,你们既然敢欺我,我自然就敢杀你们。弑神卫听令,速杀!”花青瞳面瘫的小脸上露出凶光,恶狠狠地道。

她很生气,这些人居然贼喊捉贼,难道只允许他们杀她,就不能她杀他们?她杀他们就是违抗天理一般?

真是太过份了。

花青瞳动了怒,身影与弑神卫融为一处,鲜血与天礼漫天飞起,各色的光芒不时交错,惨叫和谩骂声不断回响,“留下他们的头颅,我要查出他们的身份。”

“花青瞳,祸不及家人!”有人怕极,连忙吼道。

“那你们来我家门口做什么?”花青瞳丝毫不怀疑,若是外婆或者外公出现,这些人一定会丧心病狂,不顾一切地将他们抓住,甚至残忍伤害,直至杀死,来威胁她。

花青瞳深知,要想不再受欺,她必须心狠,必须一回就震慑住所有人。

杀了这些欺上门来的天眷者,再杀了他们的家人,这东大陆,将再无人敢对她心怀恶意,诛杀令便失去了意义。

她若此时不心狠,等待她的将是更多的残忍和后患。

“我要走的就是一条血腥之路,要登上那至高的位置,就是要以别人的鲜血辅路,这些人自己撞到刀口上来,就别怪我心狠了。”花青瞳在心里默默道。

“小公主,你着实不能心存软弱,杀这些人,就是止杀,通过他们震慑住其他人,自然也是保住了许多的性命。你没有错,自古哪个帝王要登位,其脚下没有鲜血?况且,这些人和他们的家人并不无辜,说不定他们的家人现在就在家里盼着这些人取回你的首级向四大亲王领功,从些一飞冲天呢!”圆圆道。

花青瞳颇以为然。

弑神卫们心里激动无比,新主人的果断狠辣让他们杀的无比痛快兴奋,他们越发勇猛无敌,只到一名天泉境巅峰高手被几十名弑神卫联手绞杀后,这些来围杀花青瞳的天着者才真正的怯了,他们连反抗的勇气都失去。

“花青瞳,你不能杀死所有人,你这样说,会被天下人视若魔女,你放我等离去,我等再也不来招惹于你。”

有人求饶了。

花青瞳淡淡地看了那人一眼,“早干嘛去了?”她面瘫着脸反问,眼神不屑。

“给我杀,不要放走一个人。查清他们的来历,将其家人斩草除根!”花青瞳冷冷道。

“是!”弑神卫兴奋齐喝。

嘶!

“瞳瞳杀念太重了。”后来的西门录闻言大惊,“这些人杀就杀了,可是他们的家人毕竟无辜。”

“快把瞳瞳叫回来吧,她还怀着身子,怎么能如此大开杀戒?”西门老夫人也急道。

西门清霜和肖天阳则沉默,姬泓夜却是微微一笑,“您二老不要担心,瞳瞳的做法没错。诛杀令诱惑太大,瞳瞳只是杀了这些人还不够,来日还有更多的人来欺负瞳瞳,只有将这些人身后的家人一同杀光,才真正起到震慑作用,这叫以杀止杀。

大宣杀了那么多人,砌了那么高的人头墙,都没有震慑住所有人,依然还是有这么多人来杀瞳瞳,可见,不怕死的人很多,富贵险中求的人也不少,但是,若搭上全家的性命,大多数人都将会望而怯步。”

西门家外,天眷者的尸体堆积成山,鲜血汇成溪流,将最后一个欲逃跑的天眷者绞杀,弑神卫们开始检查尸体,以图查出他们的身份来历。

许同山和慧法到来时,看到的就是一幅修罗场景,少女抚着高高挺起的肚子,站在尸山血海中,面瘫的脸上,眼睛冷酷如冰。

“小宝宝,别怕,杀光敌人,我们的路,就会走的轻松。”花青瞳呢喃着,抬头,看到慧法的身影。

她目光一闪,后悔当日为何没有将李昌锦带回来,若是李昌锦出手,慧法不足为惧。

“舅舅,救命!”花青瞳看见自己对付不了的人,顿时没了之前的硬气,竟是毫不犹豫就转身便逃,令得对她崇敬至极的弑神卫一阵错愕,连同西门录等人也目瞪口呆。

西门清霜却是见怪不怪,这丫头‘识实务’的性子他是见识过的。

有帮手的时候,她是绝不会自己冒险的。

“休想逃走!”慧法大喝一声,朝花青瞳背后抓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