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守护者之威,弑神令合一/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门清霜眼中寒光一闪,手出如电,一道寒光已然甩了出去,直击慧法胸口,慧法眼中亦寒芒闪烁,他抬头,忽朝西门清霜微微一笑,他的身后,霎时出现了一片滔滔碧海,碧海中,一株碧色水草静静飘浮,水草中,盛开着一朵洁白的花朵。

“碧海境!”西让清霜大骇,待反应过来,连忙叫道,“瞳瞳小心!”

他眼珠已然赤红,爆发了全部的修为朝花青瞳扑去,却是无法与碧海境相比。天珠境和碧海境看似只有一个境界的区别,事实上却是天差地别。

而此时,慧法的双手,已经无限接近花青瞳的后心。

花青瞳心头亦是大骇,对方的强大,让她毛骨悚然,难道对方动用了不该出现在东大陆的力量?

而就在这时,花青瞳的背后,突然有一朵黑色莲花飞出,黑莲一出,无尽的黑芒一震,瞬间将慧法的手掌吞没,慧法脸色一变,手掌一缩,堪堪收回一击,他眼中露出匪夷所思之色,花青瞳体内,怎么会有堪与他一战的天礼?这不应该!

西门清霜怒不可遏,他这时才赶到花青瞳身边,一把抓住将花青瞳,将她推入府内,姬泓夜飞身而起,将花青瞳接了满怀。

慧法万没想到自己不惜使出碧海境修为竟也失手,他看向花青瞳的目光不禁阴冷恐怖,这个花青瞳不一般,她身上有着他想不到的秘密,难道自己上次那个分身,就是花青瞳体内的那株黑莲所杀?

姬泓夜带着花青瞳落下,见她小脸发白,遂忙不跌的柔声安慰,“瞳瞳,没事了,别害怕。”

花青瞳摇头,刚才生死一瞬间,她险些以为自己死定了,万没想到,黑莲关键时刻竟救了她一命。

她暗自庆幸,紧紧抱住肚子,她险些害了小宝宝与她一起死,她后怕不已,自然是没有看到姬泓夜苍白的脸色。

肖天阳颇有深意地看了姬泓夜一眼,遂飞身而出,与西门清霜一起对战慧法,慧法如今是碧海境,纵然是西门清霜与肖天阳联手,也只能拖他片刻。

碧海境的修为在东大陆坚持不了一柱香的时间,慧法哪有心情与二人浪费时间,因此一出手就是强大杀招,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宛如汹涌的海涛欺来,满带杀机的巨浪,倾刻间将二人淹没。

在府内看到这一幕的花表瞳立时急了,姬泓夜道:“别担心,不会有事。”

……

与此同时,正义候府。

花正义和望着慧法所在的位置,脸上露出冷色,他看着匆匆从外走来的朱正德,问:“正德,是何人挑衅东大陆禁律,竟使出碧海境修为?”

朱正德道:“是中央大陆圣王寺来客,护法慧法。”

“哼。”花正义冷哼一声,目光平静似不,他淡漠道:“慧法?好,这个人永远不能再踏入东大陆一步,不,包括圣王寺所有人,永远都不能再踏入东大陆。正德,我们去告诉他,冒犯东大陆禁律的后果。”

朱正德垂首,眼中闪过诧异,按律,守护者只需将违律者本人驱走即可,万没有这般累极整个圣王寺的道理,莫非,候爷这是在别向给那小丫头出头,实属公报私仇?虽是这样想,他却默不作声,默默跟着花正义一同前往。

……

被慧法巨浪淹没的西门清霜和肖天阳均是心头大怒,二人一个不再压制修为的突破,一个竟也不再压制真实修为,将修为提高至碧海境。

但见巨浪之下再度冲出两股巨浪,这两股巨浪中,一股是有红梅绽放,一股竟是牡丹盛开,场景浩瀚绚烂至极。

花青瞳瞪大眼睛,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下方的情景,惊叹道:“这就是碧海境的修为啊!”

“瞳瞳天赋绝伦,总有一日,也会这般强大的。”姬泓夜见少女眼中罕见的露出这般憧憬之色,不禁柔声鼓励。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见他目光真诚,遂也道:“酒窝你也会的。”

姬泓夜不禁哑然失笑,目光却露出宠溺疼爱之色,如果没有那个契约,现在瞳瞳是不是应该与他更亲密一些?

想到此,姬泓夜心中不禁黯然。

再说慧法,见西门清霜和肖天阳双双不再压制修为,他顿地脸色大变,西门清霜天赋绝伦他尚不意外,但是另一人,却让他大吃一惊。

“你是何人?”他死死地看着肖天阳。

肖天阳依然作文士打扮,闻言冷冷一笑,“肖家,肖天阳!”

慧法闻言,脸色陡然大变。

肖家,乃是隶属于万象宫之下的九大家族之一,肖家在万象宫,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肖家有位老祖,修为深不可测,连四大亲王都略有忌惮。除此之外,肖家的浑厚底蕴,更是他不敢小视的背景。

见慧法变了脸,肖天阳冷笑道:“花青瞳已是我肖家的人,她腹中胎儿,亦流着我肖家的血,慧法,以后你的本尊在中央大陆出行,可得小心了,我肖家誓不与你罢休。”

慧法脸色再度剧变,恨的咬牙切齿。

“肖天阳,本座只是想问花青瞳讨回我师弟的天礼,并无他意,你何至于如此?”慧法微软了态度,狡辩道。

“哈哈!”肖天阳大笑出声,“只是为了讨回许禅光的天礼的话,你大可张嘴来要,何至于一出手就不惜动用碧海修为?慧法,你这番狡辩之辞,为免可笑!”

慧法无话可说。

而此时,肖天阳和西门清霜已经联手攻来,慧法眼神凝重非常,全力抗敌。

一时间,东大陆的法则似也感受到不属于这里的力量,天地之间瞬时间异象频出,雷鸣滚滚,狂风四起。

而就在这一片乱象中,两道包裹在黑雾中的身影竟无声出现在空中,二人低头,看着下方场景,朱正德不由发出惊叹:“候爷,西门清霜竟突破了,他真是天纵奇才!”

“西门清霜的确是天纵奇才,可是天命之女比起他亦毫不迅色,甚至更胜一筹。”花正义淡淡道。

“嗯?”朱正德一罚,不得其解,只听花正义道:“据我所知,那丫头成为天眷者不过一年出头,从天洗到如今的天泉巅峰,你算算她资质如何?并且那丫头根基浑厚,着实不可小瞧。”

朱正德立时会意,大叹道:“原来如此!”

二人说话之余,下方已经天翻地覆,碧海境的力量,着实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

朱正德眼露羡慕憧憬之色,“候爷,这是神一般的力量啊。”

花正义垂首沉默,面无表情,心中也不是不羡慕,只是,命运如此。

眼看三人战的不可开交,花正义抬手,将手中的一幅卷轴缓缓展开,瞬间,一股不可违抗的至尊气息从中流露,金光大作之余,下方战成一团的三人动作齐齐被禁止,竟是再也发不出一丝力量。

三人心神大骇,能够控制住他们的,只有东大陆的守护者。

花正义的声音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改变,变的冰冷而没有一丝感情,“慧法,妄用碧海境修为袭击东大陆居民,按律法当斩去分身,本尊和其他分身永不可踏入东大陆,你圣王寺屡次来搅我东大陆安宁,安律,圣王寺诸人,皆永不可再踏入东大陆!”

这么严重?慧法皱眉,心中不甘至极,他正待争辩一二,却忽有金光斩下,他眼前一黑,意识再回笼,人已在圣王寺中。

而就在这时,那空中的之人又道:“肖天阳,妄用碧海境修为,虽不得已,但违背东大陆禁律乃是事实,按律,当立即驱逐,以示惩戒。”

音落,巨力推来,已将肖天阳推离东大陆。

西门清霜神色一变,他还没有与家人告别。

“西门清霜,念你刚刚突破不久,遂给你三日时间,三日后,将驱你离开,你抓紧时间准备吧!”音落,空中的两道身影瞬间消失。

西门清霜暗松口气,神色微缓。

花青瞳仰头看着那空中的两道黑影,不由惊叹道:“他们真厉害啊,等我以后变厉害了,一定把他们揪下来,看看他们长什么样。酒窝,你好奇吗?”

刚刚离去,走了不远的花正义和朱正德二人正好听到此言,不由身影微顿一瞬,花正义冷酷的脸上唇角止不住一抽,朱正德却是额头渗出冷汗。若是以后被那丫头抓了现形……他简直不敢想象那画面。

姬泓夜微微一笑,“有点好奇。”

而此时,西门清霜已经返回,花青瞳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由衷道:“舅舅,你真厉害,这么短时就已经突破了。”

西门清霜揉了揉少女的发顶,目光温和,“舅舅能有今天,瞳瞳居功至伟,否则,舅舅现在仍是废物一个。”

“舅舅不是废物。”花青瞳连忙道。

西门清霜慈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看向下方的许同山。

许同山已然是惊的失了魂,先是西门清霜突破,再是慧法被驱逐,得意而来,惨败收场,他着实有些难以接受。

“许同山,弑神令呢?”西让清霜淡淡道。

许同山阴狠地看着西门清霜和花青瞳,面目因刻骨的仇恨而扭曲,但他极快就恢复了平静,而后便忽地仰天大笑,“你们想要另一半弑神令,哈哈,去和华君弦要吧!”

西门家众人闻言大皱眉头,西门清霜一时竟也无语。

许同山见状,似乎极为爽快的哈哈大笑,随即转身而去。

西门家众人没有去追,只因,许同山的背影,透着一股浓浓的死气。

许同山走后,花青瞳收回弑神卫,西门录派出寻常侍卫收拾下方残局,一众天眷者死后,光是天礼就收获了数十种之多,花草树木,品种其全,总数不少于百来株。

花青瞳眼神闪亮,看着那些天礼,西门清霜见状打趣道:“你的天礼又想吃掉它们?”

“不。”花青瞳竟摇头,而后道:“我想把这些天礼保存起来,送给他们。”她一指众弑神卫。

西门清霜一愣。

不止是他,所有人皆是愣住,包括弑神卫。

“数量不够,就按排序来吧,等以后有了别的天礼,再补上,反正,大家都会有,你们不要打架。”花青瞳面瘫着小脸,严肃说道。

一众弑神卫哪里会因数量不够而打架,相反,他们激动非常,看着少女,简直不敢相信这等大手笔。

天礼有多贵重,这位新主人到底知不知道?

“哈哈哈哈!”突然,西门录仰天大笑,笑罢,他连道三声好,转身而去,看其背影,竟是极其痛快。

他这位外孙女,看着呆板,实则可绝非常人,光是这份大气,就是他比不了的,他果然没有看错人,将弑神卫交给她,错不了!他老怀大慰,一瞬间似年轻了十岁。

“多谢主人!”一众弑神卫反应过来后尽数跪下,在尽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杀戮后,又听闻如此喜询,他们对眼前少女,已经生出无比的崇敬。

就在这时,敏公公带着几名侍卫到来,他看了眼黑压压跪成一片,血腥味扑面而来的弑神卫一众,不由心中震骇,而最是让他惊讶的却是,这些弑神卫,似乎是朝着花青瞳下跪,莫非,西门家的弑神卫真的易主了,而主人却不是西门家的任何一人,而是眼前的少女?

敏公公心头着实大惊,面上却越发恭敬,“祥云郡主,陛下有请!”

花青瞳神色一凛,暗道,华君弦又想干什么?姬泓夜在旁,脸色微微一沉,遂看向少女,道:“瞳瞳,我跟你一起去。”

敏公公道:“不可,陛下只允祥云郡主一人前去。”

姬泓夜脸色微沉。花青瞳道:“没事,我一个人去也行,华君弦不敢伤害我,他要是伤害我,舅舅一定去灭了他的皇宫。”

敏公公听的额头直冒冷汗,微微躬身,引着花青瞳前去。

宫中,华君弦看着少女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看到她越发大起来的肚子,他眸色暗沉一瞬,他靠在椅背之上,手中来回把玩了一块圆形玉玦,正是弑神令。

花青瞳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去。

外公说,只要拿回这块弑神令,西门家的弑神卫将真正势无可挡。

见少女目光灼热地盯着自己手中的令牌,华君弦微微笑,懒懒问,“想要?”

花青瞳连忙点头,眼眸晶亮。

“嫁给朕。”华君弦道。

花青瞳脸色一冷,淡淡地盯着他。

“好吧,不嫁也行,东西给你!”华君弦扬手一抛,痛快地将弑神令给了花青瞳。花青瞳接住弑神令,心中犹不可置信,华君弦竟这么痛快?

见少女怔愣,华君弦微微一笑,“换你对朕的一点好感,可否?”

花青瞳抿唇,看着她不说话。

“回去代朕向你舅舅道贺,这块令牌,就当是朕的贺礼如何?”华君弦又道。

“多谢。”终于,花青瞳开口说道。

从皇宫出来,候在宫外的马车立即将她接回西门家,花青瞳将两块令牌放至一处,西门录见了,不禁大叹,“它们终于相见了,唉,都怪我年轻时看错了人。”

“瞳瞳,皇上没为难你吧?”西门老夫人担忧地拉过花青瞳追问。

花青瞳摇头,心中也颇为纳闷,“他说恭喜舅舅突破,令牌是贺礼。”

“今上的为人,着实令我等看不透。”西门录闻言,缓缓叹息。

“外公,这两块令牌怎么用?是不是我们的弑神卫以后会更强?”花青瞳好奇道,眼中隐隐带着期盼,有了强大的弑神卫,西门家还怕什么?

“这两块弑神令的确是可以合一的。”西门录道,而后看向花青瞳,慈爱道:“瞳瞳,你来。”

花青瞳一愣,随即也没有纠结,将两块弑神令拿起,同时输入天之力,顿时,一段秘法涌入脑海。

“原来如此!这里面记载了运用神甲的秘法,神甲就叫弑神甲,穿上弑神甲的人,自然要修炼不被神甲所伤的秘法,天长日久,弑神卫将成为极其恐怖的存在,强到极致,足可弑神。”花青瞳恍然大悟,其他人闻言,也纷纷了然。

“瞳瞳既是弑神卫之主,那么这一切就都由瞳瞳去做吧。”西门录开口道。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严肃点头,她一定会训练弑神卫,让他们变的更加强大,不让外公失望。

一天后,他们收到消息,许同山死了,整个许家,彻底消失。

同时间,班家也支离破碎,消失在朝阳国。

花青瞳没有喜悦,心中却是倍感唏嘘,许家和班家的下场,就是西门家上一世的下场,只是这一次,覆灭的是敌人。

“果然是只有变强,才能保护家人啊!”花青瞳不由感叹。

三天后,西门清霜被驱逐出了东大陆。离开之前,西门清霜对花青瞳和西门无双道:“我欲去南大陆寻找一人。”

花青瞳和西门无双均都好奇地看着他。

“无双的娘亲。”西门清霜道。

西门无双彻底傻眼了,“爹,我娘还活着?”

西门清霜顿时黑了脸,大怒:“我几时和你们说过你娘死了?”

西门无双尴尬地挠头,仔细一想,呵呵,他爹的确是从来没有说过他们的娘死了,只是他和无瑕小时候一问起娘亲的事,爹总会面色黯然,所以,他和无瑕才自发的认为娘亲已经死了,爹一定很想娘亲,久而久之,为了不让爹伤心,他和无瑕就再也不问娘的事了。

“你娘名拓拔水茵,乃是南大陆大金国的三公主,无双你要记好了,有着一日你若变强,可去南大陆寻她。”西门清霜道。

“原来我也是皇亲国戚啊。”西门无双嘿嘿傻笑,花青瞳顿时看向他,心道:你本来就是皇亲国戚,真正的皇亲国戚。

西门无双嘴里贫着,眼中却流露出迫急之色,“爹,你和娘为什么分开?难道是外公一家嫌你出身不好,看不上你?”

西门清霜无奈抚额,“你说对了,你外公嫌为父出身低微,然后棒打鸳鸯了。”

“太不是东西了。”西让无双大怒。

花青瞳也跟着默默点头。

西门清霜脸色微黑,“他是你外公,你不能如此说他,你应该做的是,不断强大,让你外公刮目相看。”

“哼,我可没有爹的好脾气。”西门无双大翻白眼。

“他是你娘的爹。”西门清霜道。

西门无双沉默,“好吧,爹,有着一天,我一定让那老匹夫亲自将我们父子三人请回去。”

西门清霜无奈看他,抬手在他脑门儿上敲一记,“浑小子,把称呼改了。”

“哼,我要他将来求着我喊他外公。”西门无双道。

西门清霜不再理他,而是看向花青瞳,道:“瞳瞳,舅舅走后,西门家的一切就交给你和无双了,你们要努力修炼,平平安安,将来,咱们中央大陆见。”

“舅舅放心,我和表哥会听话的。”少女乖巧说道。

西门清霜的面露微笑,慈爱地看了二人一眼,这才离去。

西门清霜离开后,花青瞳派出弑神卫,将那些围攻她的天眷者家族一一绞灭,果然,那些天眷者的家人并不无辜,他们竟一个个翘首以盼,当看到花青瞳时,一个个面色俱变,大失所望,或目露怨恨。

花青瞳没有留手,果断下令,将那些人屠戮殆尽。

此举可谓铁血,一瞬间,整个东大陆都震惊了。

那些守在皇城小镇外的普通武者,惊恐之余,纷纷退却,胆小的带着家人举家隐匿,再不出现。胆大的人也胆颤心惊,惶惶不可终日,后悔无比。

“这花青瞳,小小年纪,就是一尊弑神啊!她此举看似血腥,实则震慑住了全天下的人,如此果断狠辣的手段,绝非常人,我们不可小视。”

红海部落,膀大腰圆,面色腊黄,但肌肉虬结的六旬老者凝眉说道。

“那是自然,连白梦缘都在那花青瞳手中吃了亏,也不知有何内情,黑二狗竟也刺杀花青瞳失败,不过,这二人是被活着放出大宣的,竟没有被削去人头,这其中定有内情。”一名长像英俊,但眼神时不时透出狠戾之色的中年男子道,此人正是红云部落的首领孟少极。

“算了,你们说那些做什么,先来快活一番吧。”红天部落的首领这时大声说道,“快活之后,我们再想对付那花青瞳的办法。”

此言一出,红海首领和孟少极均都眼神一热,二人看向一旁床上赤条条大张身体的女子胴体,呼吸便乱了起来。

“娘的,不得不说这花青瞳真是做了一件好事,这心上香,真是让人欲仙欲死。”红海部落的族长道,他是第一次享受白月儿的人,那处子滋味,至今还回味无穷。

孟少极淡笑,“的确,本首领这个外甥女,的确是好弄的很。”

“哈哈,废话少说,本首领先来了。”红天首领最先不耐,径自扑了上去,大行其事,毫不怜惜,但不论怎么折腾,那白月儿身上的伤痕,都是极快消失。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抱抱大家,娃今天强化科三,明天考~宝宝们保佑我一定过,有了你们,我一定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