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崔氏复活(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洞外,弑神卫整齐划一地守候在外,铁血肃杀的气息在整片山谷里弥漫开来,西门无双一见姬泓夜出来,忙抬步迎了上来,待看到他怀中熟睡的小宝宝后,眼睛登时一亮,呼吸都放的小心翼翼,他小心地瞅瞅小娃娃,转头朝身后光怀里的花青瞳看去。

“咦,你?”西门无双诧异地看着光,这家伙怎么在这里,上次莫明其妙的出现,又突然消失,这次竟又出现了。

“瞳瞳怎么样?”西门无双也顾不上等他回答,目光一转便落在花青瞳身上,光微微一笑,声音柔和,“她睡着了。”

西门无双怪异地看着姬泓夜和光,这位清莲太子之前最先发现表妹失踪出事,看他着急的模样可不像是作假,但此时,他竟让别的男人抱着瞳瞳,而他自己只抱孩子,莫非,他之前所担心的根本就不是表妹,而是孩子?

想到此,西门无双的脸色猛地一下变了,如果这样想的话,那岂不是说,姬泓夜之前之所以帮他们,皆是因为孩子?

瞳瞳可是把孩子看的比什么都重,姬泓夜要是图谋孩子,那岂不是说,他要害死瞳瞳?

想到此,西门无双的目光一下阴沉下来,但他又极快的掩饰起来,他垂眸,再抬头已经是满脸笑容,“瞳瞳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快让我看看我小外甥。”

西门无双笑着朝姬泓夜走了过去,拉长脖子一看,小家伙白白嫩嫩,像个小包子,西门无双一下被迷住了,“他可真小真可爱,清莲太子,快,让我抱抱。”他伸出了双手。

姬泓夜微微一挑眉,“你会抱吗?”

“怎么不会?紫辰小时候我还抱过呢。”他这也不是胡扯,他比花紫辰大四岁,花紫辰出生时候他偷偷去抱人家,刚出生的小孩连人带襁褓一起给他摔了,好在只是摔在了厚厚的地毯上,回去可没少让西门清霜和西门录抽鞭子,扎马步。

姬泓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将孩子递了过去。

西门无双一接过孩子,浑身就紧绷起来,但是怀里小小软软的一团也实在是太过喜人,让他的心软到了心坎儿里去,他抱着孩子,不着痕迹地远离了姬泓夜,待光将花青瞳抱上马车,他也抱着孩子上了马车,竟是不管姬泓夜了。

姬泓夜目光一闪,脸色顿黑,他又不傻,明明孩子是他亲生的,现在他倒是被当成了贼来防。

郁闷地看了一眼四周,正好看到史罗杰那嘲讽的眼神,他眸中冷色一闪,“红海首领还不走吗?”

史罗杰怎么可能走?他中了花青瞳的罗天锁魂,那种东西留在身体里,他怎么能就此走了?他总得等花青瞳醒来给他解了不可。不然,他这辈子岂不是就得永远听命于花青瞳?

见他不走,姬泓夜脸色难看,“莫非红海首领也想像红云首领和红天首领那样,被本殿断腿断手?”

史罗杰愤愤地瞪着他,“孩子刚出生,理当庆祝,本首领不走,莫非清莲太子是吝啬史某一杯喜酒?”

“庆祝是应该,不过现在瞳瞳要坐月子了,你一个外人留在这里不合适,快滚,别碍本殿的眼,不然本殿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姬泓夜阴森森地看着他。

史罗杰心中一想也是,人家都要坐月子,恐怕真不会理他,他想了想,只好不甘离去,等一个月后再来找花青瞳吧。但是他似乎忘了,天眷者哪里需要像凡人那样坐月子?

正义候府,西门清雨急的团团转,她不时看向老神在在的西门录和西门老夫人,“爹,娘,他们怎么还不回来?那清莲太子说瞳瞳要生了,这是真的吗?他怎么就知道瞳瞳要生了?”

西门录脸上威严的神情现在淡了许多,相反的,多了几分慈祥,但是此刻看向西门清雨,他还是十分不高兴地瞪了瞪眼,“急什么?应该在路上了。”

西门清雨还是不放心,又红着眼眶去看西门老夫人,西门老夫人用拐杖敲了敲地板,也虎着脸瞪了她一眼,“没用的东西,现在知道心疼孩子了?”

西门清雨被骂的瞬间眼中含泪,“娘,你别提那事了不行吗?”

西门老夫人也软了神色,缓了缓语气,说道:“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那姬太子去找瞳瞳了,他说瞳瞳不会有事就一定不会有事,更何况,无双也带着弑神卫去了。”

这时,花正义也大步而来,他先是向西门录和西门老夫人行了礼,这才看向西门清雨,“没事的,清雨,那丫头命大的很,谁有事她都不会有事。”

西门清雨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你以前还说紫辰命格不凡呢,但是现在呢?他下落不明,也不知道这辈子我还能不能再见他一面。”

花正义正待说话,西门录不大高兴地怒喝道:“哭哭啼啼像什么话?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不中用的丫头,你看看瞳瞳多有出息!”

西门老夫人不乐意了,反驳道:“她还是挺中用的,不然怎么能生出瞳瞳来?”

西门录一怔,心想也对,这才瞪了西门清雨,缓和了语气道:“别哭了,瞳瞳不是说过紫辰没事吗,只要人没事,迟早还会回来,今天是瞳瞳的好日子,你看看你像什么话?快把眼泪给我擦了。”

西门清雨瞠目结舌地看着她的亲爹亲娘,从小她也是被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可是现如今被嫌弃成这样,放在以前,打死她都不敢相信。

本能地伸手擦干眼泪,就在这时,听到外面有人来报,说是清莲太子等人回来了。

西门清雨第一个就朝外冲去,临到了门槛儿却被险些绊倒,幸好花正义眼疾手快的扶了他一把,西门录和西门老夫互相搀扶着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从容镇定地迈出了门槛儿,又从容快速地朝大门口走去,走了一会儿,西门老夫人还回头看了她一眼,无奈地摇头,叹息道:“怎么连个路都走不好了,唉,真是……”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西门清雨硬是僵在原地,低头,忽然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笑完了,忙甩开花正义提起了裙摆快步追她爹娘去了。

花正义看着空荡荡的手,沉默。

朱正德无声地摇了摇头,神色黯然,其实他知道,候爷对西门清雨并不是没有感情,只是这份感情受到了太多的束缚,因此,这些年也只能平淡以对。

大门外,姬泓夜将花青瞳从马车上抱了下来,大步朝苍翠居而去,西门无双则抱着小婴儿,身体僵硬地远远跟在一旁。

光没有跟着一起进来,他默默退离人群, 看到西门录和西门老夫人远远走来,西门无双忙扯开嗓子叫道:“祖母,快来抱抱小家伙,我手麻了!”

西门录一瞪眼,“你抱个孩子也能手麻?”这小子是天眷者,到现在为止,身份也没暴露,大概是纨绔当习惯了,竟然抱个小娃娃都能手麻。

西门老夫才不管,她简直是健步如飞,一把扔了拐杖就朝西门无双冲了过去,“快给我看看,我的小曾孙哟!”

西门录身手高超,一把接住西门老夫人扔掉拐杖,吹胡子瞪眼睛地也追了上去看孩子去了。

这时,西门清雨也跑了过来,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还是姬泓夜道:“瞳瞳很好,生完孩子有些累,就睡了。”

“好,好。”西门清雨连连点头,眼眶发红,险些落泪,但一想起她爹娘那嫌弃的态度她就硬生生忍下了,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忙走在前头带路,“苍翠居我又让人重新整理了一番,现在虽然是春天,天气也暖和了,但还是有些凉意的,瞳瞳刚生完孩子,不宜着凉,所以我就让人给换了一张暖玉床,屋里还放了一些暖玉。”

姬泓夜点头微笑,也不说话,径直跟着西门清雨走,屋中轻纱垂帐,暖香袭人,白玉地板上辅了厚厚绒毯,走上面如同置身云絮之上,暖玉床上辅了厚厚的棉絮,用的都是最柔软舒滑的锦缎,上面叠放了整整齐齐的被子,被子的旁边,是一只摇蓝,里面放了小婴儿用的小被子小褥子,很是舒适。

“夫人,我带瞳瞳去洗洗身子。”姬泓夜道,瞳瞳身上有些狼狈,先是被追杀,再是在山洞里生产,衣服和身上都干净不到哪儿去。

西门清雨一皱眉,刚想说出拒绝的话,但转念一想,这两个人连孩子都生了,不如让他们多相处相处,何况,清莲太子人也不错。

想罢,她便默认了此事。

正在这时,西门老夫人和西门录说说笑笑抱着孩子也回来了,孩子裹在一块黑布里,越发衬的他白嫩,西门清雨探头一瞧,眼神顿地就软了。

西门老夫人和西门录却抱着孩子从她身旁走过,将她彻底无视。走了几步,西门老夫人才回头,慢悠悠说:“清雨啊,去准备热水和艾草,我要给孩子洗洗。”

西门清雨吸了口气,忙转身去准备东西。

浴池里,姬泓夜身上披了一件浅红的薄衣浸在水中,怀中,花青瞳无知无觉地沉睡着,她大概是太累了,一直没有醒。

姬泓夜拥着她,小心翼翼地给她洗头发,洗完头发又去洗身子,想了想,又手掌一翻,取出一大瓶雪牛乳倒进池水中,霎时间,池水乳白一片,异香扑鼻。

接二连三,他又拿出数种灵液出来,一一倒入水中,灵液和雪牛乳融在一起,香气立即散去,池水却更浓稠晶莹,接下来,他就拥着她浸在池中,一下又一下地轻抚她的背心,亲吻她的唇。

直到池水中的灵液和雪牛乳被吸收殆尽,恢复成普通的清水,姬泓夜这才抱起少女走了出去。

床上,西门清雨辅好了被子,正坐在床边满脸慈爱地望着摇篮里的小宝宝,小宝宝长的玉雪可爱,刚刚出生已经十分健壮,他小小的一团,让她的心几乎快要融化。

她不由想到了瞳瞳的小时候,瞳瞳小时候也是这样小小的一团,她刚出生的时候,她还抱过她,但是后来,孩子被调换了,从前不觉得,现在想起来,花风染与瞳瞳的确是颇有些区别。

瞳瞳小时候就像眼前的小宝宝一样,白嫩软糯,而花风染……瘦弱无力,细胳膊细腿,哪里有瞳瞳可爱?

心脏闷痛一瞬,西门清雨快速将那些情绪压下,唇角扬起温柔的笑容,伸出指腹轻触小宝宝圆乎乎的脸蛋,接着,她突然笑了起来,小家伙和瞳瞳的确是像,瞧这圆圆的一团!

听见脚步声,西门清雨起身离开。

姬泓夜饶过屏风,将花青瞳安置在床上,盖上被子,完了又伸手去抱摇篮里的小婴儿。

“你要干什么?”突然,一声低喝从他身后传来,姬泓夜回头,见西门目光冷冽地盯着他,眼底满是戒备。

姬泓夜手下一顿,定定地看着西门无双,“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姬太子,孩子是我表妹的,你就是想要孩子,也应该不缺女人给你生吧?”西门无双冷笑着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打孩子的注意。”

姬泓夜抿了抿唇,扬头苦笑,连西门无双都这样想,也难怪瞳瞳不愿接纳他。

“我不是,我若是要打孩子的注意,早就带着他离开了,还有,孩子是瞳瞳的命,我不会那样做。”姬泓夜转身,将孩子抱出来,放进花青瞳怀里。

母子俩刚一接触,就彼此朝对方贴去,姬泓夜目光专注,眼底流露出浓浓的深情,这一生,眼前的两人,就是他心头上的宝,无人可取代。

西门无双皱了皱眉,眼中依然戒备未散,“你知道孩子是瞳瞳的命就好,紫辰不在,我就得保护好她,姬泓夜,你已经伤害过她,我希望你不要再做出其他事。”

“不会,西门公子请放心吧。”姬泓夜被防备,被不信任,心中不免失落,他僵了一会儿,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他们离开后,光的身影便出现在此,他缓缓走来,金眸温暖明亮,他定定地看了床上的母子二人一眼,这才化作黑莲,回到花青瞳体内。

第二天一早,姬泓夜便告辞离去。

西门无双愤愤道:“姑姑,祖父祖母,你们看到了,他心里根本就没有表妹,现下孩子刚出生,他就急匆匆地走了。”

“真心还是假意,老夫还是能看得出来了,清莲太子现下离去,许是有别的理由。”西门录沉吟道。

“理由?他能有什么理由?”西门无双不屑地撇嘴,好在瞳瞳也不稀罕他。

西门清雨神色黯淡,眼底滑过隐痛,瞳瞳未婚生子,身份曾还是姬泓夜的宠物,这恐将成为了瞳瞳和孩子一生的痛,也将成为她一生的痛。

每每想到此,她就恨不得将崔氏拉出来鞭尸无数遍,崔氏真是死的太轻松了,她该活着,活着承受她永无止境的报复,生不如死,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西门清雨眼中含泪,泪光中,有一抹血色一闪而过。

“清雨,都过去了,瞳瞳现在不是又回来了吗?”花正义见状,缓缓开口。

西门清雨一怔,突然死死地盯住花正义,一字一句问:“你当年,为什么要纳崔氏在身边?还让她生下孩子?”

花正义怔住,脸色一变,他不答,西门清雨也不再问,心头却是突然翻腾的厉害,若不是这个人将崔氏纳在身边,还让对方生下孩子,崔氏又怎么可能将她的孩子掉换?

崔氏死了,可是这个人,他难道不该为此付出代价吗?

花正义看到她眼中渐渐萌生的恨意,皱头死死皱了起来,清雨对他,终究还是生了恨意,恐怕这恨意已经积怨已久,时机一到,竟是恨意如此浓烈。

“若是可以,我宁愿崔氏活过来,让你和她一起生不如死,偿还我女儿所受的所有委屈!”西门清雨咬牙切齿地道。

她的恨意由心而来,此报复的意愿实在强烈,不止花正义的心沉了下来,西门录和西让老夫人也变了脸,“清雨,此事你夫君纵有不对,但认不清自己孩子的人终是你,你又岂能怨得了人?那崔氏已死,恩怨已了,你还能让她活过来不成?”

“是,我就是想让她活过来,活过来,偿还欠我女儿的一切。”西让清雨怒吼道,眼珠赤红。

一道流光从花青瞳识海中飞出,正是圆圆,圆圆眼神深沉地打量西门清雨,惊讶道:“果然不愧是大帝血脉,小公主的娘亲竟然因恨意而觉醒了体内那微弱的一丝大帝血脉,但就是这一丝血脉,也足以她受益无穷。只是,她这觉醒的竟是言咒之力。”

所谓言咒,便是言出成真。

“天道莫测,因果复杂,小公主的娘亲觉醒这种天赋,令人深思啊!”圆圆眼神高深莫测,细看却颇有些小大人的模样。

而与此同时,一个部落附近的圣山里,那山之所以称之为圣山,是因为山里有一座圣墓,那圣墓里,埋葬着大帝时代的一位三眼族圣母。

三眼族的族人世世代代住在圣山附近,守护着圣山,渐渐将这个部落强大繁荣,这日,部落的首领正观看一众子民比斗,正在比斗中的二人,都是部落里的顶尖佼佼者。

一人是他的儿子英律,一人是他的侄子乌潜。

英律的分身在东大陆被杀,本尊竟无论如何都想不起那具分身是因何而死,因此越发的刻苦修练,最近,他又进步了,乌潜已现败象,但三眼族天生好斗,乌潜也不服输,二人斗的越发激烈。

而正在此时,圣山里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一道冲天的光柱从圣墓的方向发出,三眼族的族人们都惊呆了,连英律乌潜都忘了比斗,包括首领在内,在短暂的惊呆之后,都满脸崇敬地朝圣墓的方向跪了下来。

“圣母显灵,拜见圣母!”

所有三眼族人兴奋的连连颤抖,圣母已经沉睡了太久太久,久到他们以为她再也不会醒来。

圣墓中。

一口漆黑的棺椁内,躺着一具三眼族女子的尸体,这三眼族女子长的雍容华美,黑黝黝的皮肤配上精美的五官,和健美有力的身体,有种别样的美态。

此刻,这三眼族女子的第三目已经睁开,漆黑的瞳仁中,透出浓浓的笑意,“有人盼望本尊活过来,本尊就真的活过来去那东大陆走一趟又何妨?本尊那具分身死的太惨,去找回场子也是应当。”

她的声音清脆空灵,格外好听,声音穿过层层空气,传入每一个三眼族子民的耳中。英律突然仰起头,恭敬道:“圣母,英律愿与您一同前往,还请圣母允许。”

“好,你与本尊走一趟也好。”

------题外话------

二更到,今天两更加起来应该有一万了,求表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