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命案 (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后,您是我们的王后,终于找到您了!”黑衣人毫无感情波动的眼中闪现浓浓的激动之情,甚至是灼热无比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和大松树对视一眼,大松树直往花青瞳身后藏,而花青瞳面瘫着脸心中七上八下。

不用说她也知道这个人一定是认错人了,只是,眼下的情况,她也不知是该顺口应下,还是该说出实情,但转念一想,若是说出实情了,这个人知道她不是他们的王后,岂不是更要恼羞成怒地杀人?

花青瞳一时间真是骑虎难下,为难地看着黑衣人,动了动唇,她刚想说话,却见灰衣身影一闪,缨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旁,缨走上前,盯着那黑衣人打量一眼,心中了然,转身对花青瞳说:“小姐,这个人应该是某位魔君的魔卫,应该没有认错人。”

至从花紫辰失踪后,缨一直跟着花青瞳,对于花青瞳的性情多少有些了解,知道她心中纠结,便上前说道。

花青瞳眨了眨眼睛,“哪位魔君?”虽如此说,但心中已有猜测。

“黑天魔君。”缨道。

黑衣人也打量了缨一眼,然后对花青瞳说:“属下没有认错人,王后不要多虑,属下的确是黑天魔君麾下。”

那就是与酒窝脱不了关系,只是不知酒窝这是在搞什么鬼,花青瞳面瘫着脸想,而且,自己可没嫁给酒窝。再说,酒窝是太子,不是王。

“你为什么叫我王后?”花青瞳问。

黑衣人一怔,很是恭敬地答:“因为您就是王后。”

花青瞳蹙眉,说:“我还没嫁人呢。”

黑衣人完全没理会花青瞳说了什么,很是固执,也很是高兴地说道,“王离家多时未归,属下受了其他子民们的嘱托,出来找王,没想到却遇到了王后,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听说您还有了孩子,那是小王子,属下恳请王后,属下想拜见小王子,望王后允许。”

花青瞳立时警惕起来,她终于板起了脸,“我不是你们的王后,你快离开。”

黑衣人一怔,神情颇为受伤。

大松树亦步亦趋地跟在花青瞳身侧,心里头惊恐莫名,但不管怎么说,今天自己总算是得救了。

花青瞳带了大松树进屋,黑衣人就兀自起身,远远跟随在后,缨回头看了他一眼,没阻拦。

“兄弟,你怎么知道我是魔卫?莫非你也是魔卫?”黑衣人见缨没拦他,顿地露出十分友好的笑容来,那笑容有些孩子气,傻乎乎的。

缨看了他一眼,无奈摇头,“兄弟,你避世多少年了?”这么大的个子,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像个孩子,莫非是避世太久,智商退化了?

黑衣人竟低头真的扳着手指计算起来。

缨没说话,无声摇头。

“兄弟,我刚算了一下,吾等避世大概有一万多年了,具体是一万零多少年,我们那地方与世隔绝,我也算不了那么仔细,我好久没有出来寻找食物修炼了,这次出来遇到了好几个修为不错的的天眷者。”

说着,他兴奋地看向大松树,不过,这个食物是王后要保的人,他就不打他的注意了。

缨无奈地抚额,这位一说话就暴露了太多信息,他好心劝道:“兄弟,你还是少说话吧。”

“兄弟,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我是魔卫的呢?”黑衣人好奇地跟着缨,“你跟我们王后身边多久了,她好不好相处?我见过我们小王了没?”

缨无力抚额,“兄弟,你的这些问题,恕我无可奉告,我劝你一句,你快离开吧,小姐不太欢迎你的。”

黑衣人顿时颇受伤,难过地看着缨,“为什么?”

缨看了他一眼,不说话,黑衣人却紧紧跟了上去。

花青瞳回了屋,让缨给大松树治伤,发现黑衣人竟站在墙角不动了,见她看过去,他立即单膝跪地,目光灼热地说:“王后,您留下我吧。”

花青瞳面瘫着脸,揉了揉眉心,困意涌上,恰在此时,西门清雨抱了小宝宝回来,黑衣人的视线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小宝宝躺在粉红色的襁褓中,上面还绑了大大的蝴蝶结,可爱的小兔子帽子,小脸儿白嫩,眼睛和王后一样清澈漂亮,但最吸引他的,却是小宝宝眉心那道竖眼,以及里面流淌而出的金光。

黑衣人的心情激动的无法自抑,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嗖’地一下,就冲了过去,‘噗通’一下跪在了西门清雨脚下,“属下拜见小公主。”虽然听说王后生的是个小王子,但是眼见为实,这打扮明明就是个小公主。

西门清雨吓了一跳,花青瞳也吓了一跳,她本能地以为黑衣人是要抢孩子,但见他跪下了,这才暗松一口气,花青瞳忙将孩子抱进怀里,纠结地看了黑衣人一眼,“小宝宝不是女娃娃。”

黑衣人眨巴着眼睛,茫然地看着花青瞳,不管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娃,总之都是他们王的孩子错不了。

君踏天小宝宝刚刚受到了一番各种疼爱,小脸上还残留着被亲的红红的印子,此刻刚一回到娘亲这里,又被认做是女娃娃,小心灵不禁有些难过,他回头瞧了黑衣人一眼,顿时双眼一凝,连连招手,小嘴里发出咿咿呀呀地幼嫩声音。

花青瞳和黑衣人谁也听不懂他的意思,但却都感受到了,小宝宝对黑衣人没有排斥,不仅没有排斥,还颇不见外。

黑衣人大喜,果然不愧是他们王的孩子,对他有着本能的信任感和亲近感。

花青瞳怔怔地看着小宝宝,小宝宝似乎挺喜欢黑衣人。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便是半年过去,已经七个月大小的小宝宝躺摇篮里呼呼大睡,花青瞳眼睛亮晶晶地爬在旁边不时地伸手骚扰一下小家伙。

七个月大小的小宝宝长的很是健壮,白白嫩嫩,小脸圆乎乎的,睡着时候,小嘴微微噘着,可爱的不行,花青瞳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不断骚扰小宝宝的动作,她一会爬上去亲亲小家伙的小脸,小鼻子,小嘴,小耳朵,一会儿又扑上去捏捏他的小手。

小宝宝在睡梦中不大高兴挥了挥小手,将不断骚扰他美梦的娘亲挥开。

花青瞳看到小宝宝皱成一团的小脸,终于面瘫着脸忍住了继续上前骚扰的的举动,视线一转看到了他露在外面白白胖胖的小脚丫,便小心翼翼地将之握在手中,抬了起来轻轻咬了一口。

顿进,胖乎乎的小脚丫上多了两排浅浅的牙印儿,花青瞳一看,顿时心疼了,忙又捧在唇边连连亲吻。

君踏天小宝宝无奈睁开睡眼,他很困,但是娘亲总是不断地骚扰他,“娘亲瞳瞳,去睡觉。”

小宝宝斩定截铁的开口,并且迅速地收回自己的小脚丫,板着小脸,严肃地对花青瞳说。

花青瞳一呆,然后不可置信地揉了揉耳朵,震惊地道:“小宝宝,你在说话?”

君踏天板着小脸,严肃地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娘亲瞳瞳,我很困,等我睡醒了再和你玩,你别打扰我,你也去睡,要不你就抱着我上床去睡。”

说完,他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花青瞳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宝宝,面瘫的小脸足以僵了有半个时辰才回过神来。

“小宝宝会说话了,很而他还那么聪明!”花青瞳激动无比,忙小心翼翼地将小宝宝从婴儿床里抱了出来,搂着他到床上去睡觉。

这回她再也不敢骚扰小宝宝了,生怕再吵醒他,可一双眼睛却怎么也无法从他小脸上移开,好半晌,她讷讷自语,“小宝宝叫我娘亲了。”她自动忽略了娘亲后面还有瞳瞳两个字。

小宝宝睡眠的时间长,他大部分的时候都在睡,少部分的时间才会醒来,花青瞳搂着小宝宝,不一会儿也被睡意侵袭,母子俩人便齐齐睡着了。

黑莲化作一道光飞出花青瞳体内,在床边化作人形,他垂头静静地看着母子俩个,金色的眼眸弯成了月牙,粉色唇瓣掀起愉悦的弧度,瞳瞳今天被小宝宝吓到了,依小宝宝的血脉天赋,他其实早就可以开口了,毕竟,他还没出生时,已经有了清晰的自我意识。

黑衣人闪身而入,他单膝跪下,恭敬地道:“王。”

光转身,看了他一眼,“免礼,有空给黑海传个信,告诉他们这边的情况,让他们不要挂念,要耐心等待,千万别再派人出来寻我了,总有一天,我会带着王后和小王子回去。”

光说着,转声目光温柔地看着熟睡的母子俩。

黑衣人兴奋地点头,光又说:“你就跟在王后和小王子身边保护他们吧,别回黑海了,最近王后快要突破了,最近外面又不太平,你多加小心。”

“是,王。”黑衣人兴奋应是,眼眸晶亮。

他佩服地看着王又回到了王后体内,王真聪明,居然想到了用这种办法留在王后身边。

……

下了朝会,花正义走在最前,脚步匆匆地往回赶,没办法,回的迟了,一天都看不到小宝宝,西门清雨和西门家的二老对他防的紧,生怕他这个当外公的会对孩子不利似的。

最可恶的是,那丫头也不让他靠近孩子,每次想见孩子,他都跟作贼似的。

“正义候!”一个笑眯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正义候请留步!”

花正义回头,见一个胖子吃喘吁吁地追了过来,花正义目光一闪,微笑道,“裴大人有何要事?”

“还是为了最近的案子,那些死掉的可都是天眷者,事情还频频在咱们朝阳皇城发生,万象宫急了,陛下也急了,说是什么窃天者作恶,可陛下将这件事交给你我,我们可都是凡人啊,不正义候,你可有好办法?”

斐海青一张白胖的大脸皱成一团,花正义眼中暗暗闪过一丝嫌弃,他家小宝宝皱起小脸的时候才可爱,这个裴海青一大把年纪,居然也学小孩子。

“本候也没办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花正义淡淡说道,说完便转身欲走,脚步匆匆。

“哎,正义候,祥云郡主是一位尊贵的天眷者,又是万象宫的秋使大人,不知可否能劳烦她出面?”裴海青见花正义要走,情急之下说出了此番叫住对方的目的。

“她?她没空。”花正义摇头,那丫头成天忙着和小宝宝玩,哪里有功夫处理这种事?

裴海青却话音不止,快步追上花正义,“正义候,你知道不,我有个小儿子,八岁那年被天药门接走学艺,今年已经十八了,过几日就要回来探亲了,打算给他说一门亲,嘿嘿。”

花正义脚步一顿,眯眼看向裴海青,裴海青见他意动,“嘿嘿,正义候,你也大概听到了不少暗中议论祥云郡主的闲言碎语,可我老裴不是那种迂腐的人,我的意思是,等我儿子回来让他们……嘿嘿,相看相看?”

裴海青笑的满脸都是褶子,大姆指凑在一起猥琐至极。

花正义上下打量他一番,眼神莫测,心道,那丫头是然未婚生子了,长的也不像一朵花儿,而是像一朵蘑菇,尤其最近,越发的圆润了,越发像朵大蘑菇……但是!

就裴海青这幅德性,想必也那小儿子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是配不上他家那朵大蘑菇的。

花正义正想着如何说出拒绝的话,便见敏公公冲冲追了上来,“正义候,裴大人,幸好你们没走远,陛下有请。”敏公公气喘吁吁地道。

“陛下莫非是有急事?”花正义和裴海青一起往回走。

敏公公道:“万象宫来人了,还是为了最近天眷者在朝阳连连遇害之事,听说是窃天者所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