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花魁崔清婉/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正义和裴海青到了书房,见朝阳帝正与一名紫衫老者说话,二人行礼后,朝阳帝直说道:“这位是万象宫的元大人,关于天眷者连连遇害之事,万象宫很重视,接下来就由二位大人配合元大人处理此事吧。”

花正义和裴海青忙与元境说话行礼,万象宫地位超然,他们这些凡人官员,在万象宫的主事者面前是没什么地位可言的。

然而元境却不敢受花正义的礼,“不敢不敢,正义候客气了,正义候是十二秋使的父亲,老朽不敢受正义候的礼,正义候,十二秋使可好?”

元境连连摇头,微笑着询问。

花正义道:“那丫头好的很。多谢元大人记挂。”

“那就好,那就好,老朽许久没有见过十二秋使了,最近恐将会去府上叨扰一二。”元境道。

花正义目光一闪,元境此话另有意思,朝阳帝微微一笑,道:“正义候,是这样的,死的那些天眷者,大多与祥云有些关系,他们都曾因诛杀令动过杀害祥云的念头,还有一些天眷者,是二门三部落的人,那些人,追杀过祥云,只要他们一踏入皇城,立即就会被杀死,死状皆是天礼和修为被吞噬,极为凄惨,看样子,正是窃天者所为。”

原本的五部落,现在只剩下了三部落,另两个部落已因刺杀花青瞳,而被大宣战风帝绞灭。

花正义微微蹙眉,“陛下的意思是,瞳瞳和窃天者有关?”

“不少人曾见花青瞳的天礼吞噬了班鱼的天礼。”华君弦道。

花正义面色平淡,垂首道:“臣知道了,这其中一定有误会,那丫头自从孩子出生后,便一直在家跟孩子玩,此事绝对与她无关,不妨元大人就与在下回府走一趟。”

元境微笑道:“理应如此,同在皇城,在下却是一直未去拜见过十二秋使,已是失礼,不如就借这次机会去叨扰一番。”

正义候府内。

花青瞳和小宝宝睡醒一觉,她熟练地给小宝宝换了尿布,又喂了奶水,小宝宝已经长了小白牙,可以吃一些其他食物,雪牛乳和灵液泡澡也是常有的事,每次一泡澡,池中都会被人提前放好雪牛乳和灵液,在翻腾着浓郁异香的池中,母子俩极为享受。

花青瞳没有去想池中的雪牛乳和灵液是何人所放,但是不用想她也隐约猜到,定是与那个黑衣人有关。

当了娘亲半年有余,花青瞳的个子又长高了一点,脸蛋圆圆的白里透红,少了些稚气,多了些……圆润。

没错,是圆润,绝不是美色。

母子俩呆在一起的时候,一大一小皆是圆圆的脸蛋,圆圆的鼻子,粉嘟嘟的嘴巴,耳朵也肉乎乎的一致,手脚,皆是白白胖胖,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小宝宝的眼睛也是圆圆的,而花青瞳则是水灵灵微微上挑的丹凤眼。

长圆润后的花青瞳,更像蘑菇了。

“小宝宝,你再叫声娘亲听听。”花青瞳抱着小宝宝,面瘫的小脸上,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小宝宝也面瘫着脸,默默地看着他娘亲,娘亲真是太让他烦恼了,睡觉的时候骚扰他不说,醒来还要让他喊娘亲。

小宝宝抿着小嘴不说话,花青瞳不禁心下失望,连亮晶晶的眼睛都黯淡了不少,小宝宝顿时更加无奈,伸手胖乎乎的小手摸摸她的脸蛋,用稚嫩甜软的声音叫了声:“娘亲瞳瞳。”

“是娘亲。”花青瞳眼眸一亮,认真地纠正。

小宝宝看着她抿起了小嘴,固执道:“娘亲瞳瞳。”

花青瞳抿唇,坚持道:“是娘亲。”

“娘亲瞳瞳。”

“娘亲。”

“娘亲瞳瞳。”

“娘亲。”

“娘亲瞳瞳。”

“……唉,好吧,小宝宝愿意多喊两个字,娘亲也是乐意的。”花青瞳叹气,宠溺又无奈地亲了亲他的小脸。

小宝宝也宠溺地看了他娘亲一眼,在她的脸上也亲了一口。

花青瞳顿地感动无比,低头又抱住小宝宝亲亲不断,小宝宝一脸宠溺之色地任由娘亲亲他,等娘亲亲罢了,他才抬起小手,摸了把脸上的口水,发出抗议的哼哼声。

“王后,您的父亲要见您,还有一位叫元境的,也要见您,您要见见他们吗?”那个叫元境的,是一名天眷者,而且还是个修为很正,天礼也很美味的天眷者。黑衣人暗暗舔了舔唇。

“元境?”花青瞳一愣,“见见吧。”她虽然每天在府中和小宝宝玩耍,但是外面最近不太平,她还是知晓一二的,元境此时登门,绝对是无事不登门。

死的那些天眷者,都与她有些关联,那杀人的,看似是给她出气,但花青瞳可没有感受到对方有多好心,最起码,事情的锚头自然指向了她。

花青瞳将小宝宝交给了黑衣人,自己去见元境。

黑衣人每次抱小宝宝,都很小心翼翼,也很激动兴奋,他从怀里掏出小玉瓶,倒出里面的灵药喂给小宝宝,小宝宝吃下,舒服的眯起了眼,“你这样偷偷给我吃灵药,娘亲瞳瞳知道了会生气的。”小宝宝一边吃一边恐吓他,眼神全然没有和花青瞳在一起时的天真纯澈,反而充满了邪恶和幸灾乐祸。

黑衣人呵呵傻笑,“没事,有王顶着。”

小宝宝抿唇冷笑,“他可真是狡猾,他以为变成天礼躲在娘亲身体里就能得到娘亲瞳瞳了吗?哼,娘亲瞳瞳是我一个人的。”他是娘亲瞳瞳生出来的,娘亲瞳瞳只能属于他,他也只属于娘亲瞳瞳。

黑衣人额头顿时冒出一层冷汗。

小宝宝继续道:“黑衣,我要偷听娘亲瞳瞳说话,你抱我去。”

黑衣人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但是看到小宝宝眼神有些危险地盯着他时,他顿时僵硬地点头,起身听命。

客厅里,花青瞳看看着来人。花正义,元境,以及裴海青。

这三人,花正义和裴海青还穿着官服,显然,是为公事而来。花青瞳眸光一闪,心中已有几分明了。

“元境拜见十二使者。”元境作揖行礼道。

花青瞳伸手虚扶,“元大人不必多礼,请坐。”

花正义脸色僵冷,他其实是很紧张的,他怕那臭丫头当着外人的面,不给他脸面,是以,从进来后,他就一直板着脸,看起来极为严肃冷漠。

他轻哼一声,说:“是这样的,最近外面死了不少天眷者,你知道这件事吗?”

“听说了。”花青瞳点头。

花正义点了点头,继续道:“既然听说了,那你就应该知道,死的那些人,都曾对你起过杀心,其中二门和三部落的人,更是直接追杀过你。那些人死的太巧,要说此事与你无关,恐也不好解释。”

“又不是我做的,我解释什么,他们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花青瞳面瘫道。

花正义冷哼一声,“怎么就与你没关系?那些人都是得罪过你才死的。”

“哦,那真是太巧合了。”花青瞳道。

花正义一噎。

裴海青却突然笑眯眯地开口,“什么叫太巧合?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的,祥云郡主,你可知道,那些天眷者的死,连万象宫都惊动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瞅了他一眼,这个胖子应该也是一名官员,“哦,我知道,这不是惊动了元大人了吗?不过,你们来我这里和我说这些可没有用,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去查找真凶,切记,不要用巧合说事,凡事都是要有证剧的。”

裴海青不恼,反而哈哈大笑,“那是,那是,祥云郡主说的太对了,太有道理了,本官认同,赞同,同意啊。”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这个说话不太着调的胖子官员。

“哎呀,听说祥云郡主生下了小公子,不知老夫可有这个荣幸见一见小公子?老夫也不是空手来的,这里有一块家传的好玉,正好当作给小公子的见面礼。”裴海青话音一转,竟说起了与案子无关的事,并且从怀中掏出一块莹润光滑的白玉佩。

花正义嘴角一抽,这个死胖子,还在觊觎他家这朵大蘑菇。

花青瞳眼神古怪地看着这个胖子,这是唱的哪处?花青瞳想不通,就闭嘴不说话了。

“呵呵,祥云郡主,老夫对祥云郡主很是钦佩,过几日老夫那幼子学艺归来,设宴庆祝,不知郡主到时可有空赏脸前去?”裴海青一脸殷勤地道。

而隐在角落里,从门偷看的小宝宝问黑衣:“黑衣,这个人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觉得他不怀好意?”

小宝宝太小了,直觉的这个胖子没安好心,但却无法理解其中真义。

黑衣自然知道那裴海青的意思,他恐是看上他家王后了,他的眼中闪过噬血之色,敢抢他们的王后,这个人好大的胆子。但是这些话他却无法与小宝宝明说,只好含糊地道:“这个人的小儿子回来了,这个人要设宴给他小儿子接风,顺便想请王后去他家做客。”

“他的小儿子回来了,为什么要请娘亲瞳瞳去?”小宝宝白嫩嫩的小脸皱了起来,“难道他想跟我抢娘亲?娘亲长的太可爱了,总是有人和我抢,好烦恼。黑衣,你多给我准备点灵药,我想快点长大。”

“小王子,灵药只能让你的身体更强壮,并不能让你快速长大,小宝宝要长大,是不能急的。”黑衣认真地说。

小宝宝哼了一声,“我当然知道,我这不是讨厌这些和我抢娘亲的人嘛。”

“恐怕没有时间,我得在府里照看孩子,孩子还小呢,离不开我。”花青瞳淡漠的声音传来,小宝宝听到了,连连点头,不错,他还小呢,离不开娘亲,娘亲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在府里和他玩。

“小也有小的好处啊。”小宝宝感叹 。

“哈哈,没事,没事,那本官就改日带犬子来拜访祥云郡主。”裴海青笑着,将玉佩放下,推到花青瞳面前。

花青瞳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裴胖子,将玉佩推了回去,“裴大人还是将东西拿回去吧。”

“没错,裴大人,你还是将东西拿回去吧,这丫头与你可没这么深的交情,你们裴家家传的好玉,送给她可不合适。”花正义也接口,他早就受不了这裴胖子了。

“唉,正义候啊,你不知道,我那儿子长的可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裴海青脸色一下,肃然说道。

花正义看着裴海青猥琐又精明的模样,连连摇头。反正,就裴海青这模样,绝对生不出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儿子的。

花正义瞥了一眼花青瞳,见少女越发出落的像一朵白白胖胖的蘑菇,他心下微哂,哼,这丫头虽然生格不讨喜,长的也像蘑菇,但还是能看的。

今日若是朝阳帝,西晋帝,亦或是清莲太子中的任何一人向他提这事,他都能牵牵红线,可是这裴胖子家的小儿子就算了。

“哎,好吧,正义候,等你见过了我那小儿子就知道了,这玉佩我先暂时帮小公子收起来。”裴海青却俨然还没有放弃,自信满满地将玉佩先收入了怀中。

而外面偷听的小宝宝眼神里满是怒意,“黑衣,我们去把那个人的小儿子杀掉。”

黑衣道:“小王子,那个人的小儿子还没回来呢,咱们先等等看。”黑衣的眼中也满是怒意。

元境看着裴海青连连摇头,这位裴大人打的好注意,勇气也不错,居然把注意打到了十二秋使身上,可在他看来,他的小儿子,是配不上十二秋使的。别人不知十二秋使唤在万象宫的地位,他可是知道的。

为了十二秋使,殿主分身曾亲自降临过万象宫分殿,嘱咐他多看护着十二秋使一些。

元境摇了摇头,起身从怀中拿出一条坠着浅绿色如意型锁佩的链子,“这是在下的一点小小心意,十二秋使万请笑纳。”

花青瞳垂眸看去,那是一块长命锁,形状好看,喻意吉祥,这样的礼物外公外婆还有娘亲都给小宝宝准备了不少,但是花青瞳却不嫌多,很是高兴地将东西接过,“谢谢元大人,小宝宝一定喜欢。”

元境顿时面露笑容,十二秋使喜欢就好。

“十二秋使,前日中央大陆向分殿降下法旨,命在下调查朝阳国天眷者接连惨死的案子,现下锚头都指向您,对您十分不利,所以您这段时日定要多加小心,那真正的凶手,恐是针对于您的,若有事情,十二秋使可以住到分殿中去,那里最是安全。”元境道。

花青瞳蹙眉,“不过是死几个天眷者,何至于中央大陆降下法旨?”

“十二使者不知,东大陆的天眷者有限,最近死的这些,加上曾被十二秋使绞杀的那些,现在东大陆的天眷者人数极速锐减,与其他大陆相较,已经完全失衡,再这样下去,东大陆将更加弱化。

本来,在诸大陆中,东大陆就极为落后弱小,现在死了这么多天眷者,别说是中央大陆降下法旨,再死下去,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也要插手了,一但守护者插手,事情就复杂了,到时候对您将更加不利,秋殿主正是料想到事情看似小,但实际对您极为不利,这才插手此事的。”

“哦,原来是殿主插手了啊。”花青瞳恍然道。

“是,正是秋殿主。”元境恭敬地躬了躬身。

裴海青听着他们说话,眼睛精光闪闪,看向花青瞳的目光越发炽热,哼,别人都瞎了眼,看不到这丫头好,还是他裴海青聪明,想到了给他小儿子娶这么个来头不小的媳妇,有了万象宫的秋使做媳妇,他儿子的前途,裴家的未来,都将不同于往日。可笑那些暗中嘲笑祥云郡主的人,真是鼠目寸光。

花青瞳皱眉,“那真凶定是与我有仇,才搞出这么一出。”

元境道:“在下也是这样想,所以才前来与十二使者商量,十二使者可得罪过什么人?”

花青瞳歪头思想,片刻后,她抬头,面瘫着脸道:“我得罪的人太多了,想不起是哪个。”

元境一噎,见她面瘫的脸上隐隐透出几分焦急,忙道,“十二秋使不必担心,在下会尽力调查此事,若实在不行,在下就向中央大陆求救。”

花青瞳伸手算了算日子,“唔,那可不行啊,殿主让我一年内炼一颗万灵丹出来,可是现在都过去大半年了,我还没有准备此事呢,别说是万灵丹了,就是万灵丹所需的药材,我都没有备齐,元大人,你可千万不要把他弄来东大陆,发现我没有炼出万灵丹,他一定会骂我没用的。”

她说的一本正经,眉头皱的死紧,言语间却不失亲近,元境顿时哭笑不得。

花正义木着脸看了她一眼,“自己得罪了谁,把名单列出来,我们一个个去查。”

花青瞳瞅了他一眼,转头对元境说:“我说,你写。”

元境忙点头应是,花青瞳不会写字,只能让元境写。

接下来,便是听到少女念出一长串名字,最先的花风染啊,班家余孽啊,二门三部落的人啊都是合情合理,但是,为什么连朝阳帝和西晋帝也在其中?这还不算,那大帝遗臣,各位世子郡主,三眼族少族英律,圣王寺慧法护法,连春殿主都跃然纸上……

“十二秋使,您几时得罪了春殿主?”元境抬头,脸色惨白,冷汗泠泠地问。

“唔,我没得罪他,但是我得罪了他新收的小妾,就是班之婳,班之婳要是给他吹吹枕头风,他要搞事还是很容易的。”花青瞳说。

原来如此!元境险些哭出来。

“照这名单上的人说来,他们真是个个都有陷害您的嫌疑,别人查起来还可行,但是那三眼族少族,大帝遗臣,圣王寺,以及春殿主……十二秋使,这些人咱们没法查啊。”也没本事查,元境一脸为难。

“唔,好办,二门三部落,哦不,不算毒药门,天药门和三部落,再加上西晋帝和朝阳帝,这些人都有可能是凶手,元大人,在他们身上找点证剧不难吧。”

元境看着花青瞳一本正经的面瘫脸,心情无比复杂,所以,十二秋使这是要让他把祸事引到那些人身上,至于找证剧,不过是嫁祸而已。

看着十二秋使面瘫严肃的圆脸,元境连连摇头,又连连点头,“十二秋使真是聪慧,在下一定办好此事。”至于让谁背黑祸,当替非羊,那就看谁最倒霉,最先撞上来吧。

“唔,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花青瞳点头了头,“小宝宝要饿了,我得回去照顾他了,元大人,有情况你随地来找我。”

“是,老朽听命,十二秋使唤,您身边好像有一个窃天者,最近您让他少露面,免得给您惹来麻烦。”他说的是黑衣人。

花青瞳点头,“我知道了。”

送走三人,花青瞳回去给小宝宝喂奶,小宝宝乖乖地躺在床上,正举着小手小脚玩,花青瞳见状顿时心中柔软,她快步上前,抓住他的小手放在嘴边重重亲了一口,面瘫着脸道:“小宝宝饿了吗?”

小宝宝立即张开小怀抱,等着娘亲抱抱。

黑衣站角落里,脸色惨白惨白,这母子二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王好可怜。

从花青瞳处出来,花正义等三人对视一眼,神色均十分复杂,元境道:“十二秋使出的好注意,二位大人,你们说老朽该拿谁下手?”

裴海青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前天晚上,我好像在那里看到了红天部落的首领,不如我们就嫁祸给他?不过依我看,也不一定冤枉他,他好端端的跑到朝阳来干吗?”

“什么地方?”花正义和元境都一脸好奇地看向他。

裴海青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嘿嘿,那是个好地方,不如我先带二位去,去了后,二位自然就知道了。”

花正义和元境对视一眼,心中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跟着去了。

等到了地方,花正义和元境纷纷变了脸色。

醉月楼。

这不是皇城最大的青楼吗?

男人来青楼也不算是多么奇怪,但是万象宫分殿的主事人来就有点奇怪了,而且,元境今年已经年岁不小,发须长拽,怎么看来这种地方都有些为老不尊。

因此,元境的脸色又岂是一个难看可以形容?

花正义同样脸色铁青,他是从来没入这种地方的门的。

裴海青心虚气短地向两人嘿嘿直笑,“那啥,正义候,元大人,咱们这是为了查案啊,您二位把心放坦一点儿,咱们进去就喝个小酒,听个小曲儿,又不做别的。”

来都来了,花正义和元境只好硬着头皮上阵,三人进了醉月楼,立即便有老鸨娇声艳语地迎了上来。

大厅里人满为患,裴海青是常客,阻止了老鸨的老话常谈,扔了一袋银珠子过去后说:“带我们去包房。”

老鸨掂了掂银珠了的重量,浓妆艳抹的脸上笑出了一朵花儿,“好勒,老身这就带三位爷到最好的包房,一定能将清婉姑娘看的真真儿的。”

裴海青顿时双眼大亮,大为兴奋,“好,好,快去,快去!”

到了包房,见花正义和元境都神情僵冷,他嘿嘿一笑,说道:“二位别这样嘛,那清婉姑娘可是新出的头牌,还是清倌呢,今晚正是她的初夜拍卖日,唉,若不是家中有只母老虎,便是倾家荡产我也要将她买回去啊。”

正说着,裴海青眼睛一亮,伸手指着窗外激动的浑身连连发颤,“出来了,出来了!”

花正义和元境见他一脸色相,双双嘴角抽搐,眼冒冷光,待二人转头看去时,却见一名白衣绝色女子款款走上舞场,身形婀娜,舞姿轻盈,待那女子旋身回转之时,一张绝色美人面也印入几人眼睑。

花正义浑身一震,眼露惊色。

只因,那女子竟长的与崔氏一模一样。当然,这女子看起来只有双十年华,与崔氏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却比崔氏有着更加年轻的生命和风流入骨的气韵。

“她叫什么名字?”花正义蓦然转头,看向满脸痴迷之色的裴海青问。

裴海青双眼不离那花魁,口中却是快速答道:“美人儿姓崔,名清婉,原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只是七个月前,她家中出事,父母兄长皆亡,她一个弱女子,只好流落风尘。”

连名字都一样!不仅是名字,身世也离奇相似。花正义的脑海中,突地闪过七个月前,西门清雨那愤恨的诅咒。

嘶!花正义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他盯着那对上的女子,心中突觉寒意渗骨。

------题外话------

今天是长章,木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