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裴若宁(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正义三人入内,表情各异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西门清雨面色微微一变,随即恢复平静,淡淡道:“崔氏,你下去吧。”

崔氏不敢违抗,恭敬地应了声是,不舍地看了花正义一眼,这才退了下去。

崔清婉一走,裴海青也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笑眯眯地道:“在下和犬子多有打扰,万望夫人和郡主莫怪。”

西门清雨缓缓起身回礼,见状,花青瞳自也起了身,小宝宝还被西门清雨抱在怀里,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裴海青和裴小公子,心想,就是他们想要和他抢娘亲瞳瞳,这两个人简直不知死活。

“裴大人客气。”西门清雨微笑着道,视线不着痕迹地瞟过裴海青身旁的年轻公子,心里头有些拿不准裴海青父子的来意,便将疑惑的视线投向花正义。

花正义无奈地朝她摇了摇头,示意她耐心看着。

“裴大人,请坐,你我同朝为官就不用客套了吧?”花正义招呼裴海青和他家小公子入坐。

“哈哈,没错,你我不用客套,哎,若宁,快向候爷和夫人还有郡主见礼!”裴胖子笑的见牙不见眼,忙推了推身旁的年轻公子。

裴若宁嘴有抽了抽,这才压下心头的无奈,上前微笑行礼,“若宁见过候爷,夫人,祥云郡主。”

裴海青笑眯眯地看着花正义,那精光闪烁的眼神儿似在问:怎么样?我小儿子不错吧?

裴若宁的确是不错,他身量修长,面容白净圆润,目光也澄净和善,是个不错的年青人,花正义对上裴海青得意的目光,嘴角微微一抽,心想,你儿子的确是比你好多了,不过,就算如此,也得他家那朵大蘑菇看得上才行。

想到此,花正义朝他家大蘑菇看去,只见花青瞳端坐在桌前,眼神淡淡扫过裴若宁,然后就开始走神儿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默默想,这个公子的声音挺耳熟的,昨晚马车里叫嚷着要捎她一程的,似乎就是这个人?

花正义见花青瞳俨然是走神儿了,丝毫没有流露出对裴家小公子的热情,唇角不禁浸出笑容,而后转向裴若宁道:“裴小公子免礼,听闻裴小公子自小在天药门学艺,天赋奇佳,颇受门主看重,真乃是后生可畏。”

“候爷谬赞了,学海无涯,若宁还需努力才行。”裴若宁彬彬有礼道。

众人一番寒暄,好不容易落坐动筷,花青瞳这才舀了一碗甜汤,从西门清雨怀中接过小宝宝,用小勺一点一点的喂他喝。

小宝宝很嫌弃吃饭喝汤,无奈娘亲瞳瞳要他喝,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一些,心想,这些汤哪里有娘亲瞳瞳的奶水香?

小宝宝喝了几口,便嫌弃地伸出小胖手将甜汤推向花青瞳,意思很明显,他不想喝了。

花青瞳便抱着孩子自己喝,小宝宝则靠在她怀里,双眼定定地看着她喝,眼神亮晶晶,心里觉得娘亲瞳瞳长的真好看,幸好自己长的和她一样好看。花青瞳低头,宠溺地点点他的小鼻头,小宝宝小鼻子一皱,眼睛却更亮了,花青瞳也眼眸亮晶晶地回视,眼里心中都是柔情。

母子俩均是眼眸晶亮的互动,花正义淡淡瞟了他们一眼,轻哼一声,威严道:“瞳瞳,裴公子在和你说话!”

嗯?花青瞳抬头,歉意地看向裴若宁,“裴公子刚才与我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裴若宁微微一笑,“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令千金真是乖巧可爱。”

令千金?花青瞳面瘫着脸木木地看着他,小宝宝也扭头,面瘫着脸木木地看着他。被一大一小用同样的面瘫脸,同样的表情盯着,裴若宁突地有些不自在,他干笑一声,嗫嚅着笑道:“怎么了?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小宝宝是男娃娃。”花青瞳终于面瘫着脸开口,好心告诉他真相。

裴若宁:……

小宝今天穿了一声鹅黄色的小衣服,戴了嫩黄色的小帽子,上面还缀了一朵浅粉色的小绒球,上面又镶了洁白圆润的珍珠,精至好看,尊贵娇俏,俨然是女娃娃的打扮。

虽然小宝宝才七个月多点,但是小衣服却十分明显能看出是女娃娃用的。大帝当年算到未来的大帝返祖血脉是个女娃娃,因此准备的这些东西,都是明显给女娃娃用的,而且样样都准备的很用心很精致。

花青瞳自己没有用到这些东西,因此,便将它们都拿出来给小宝宝用,却很容易让人以为小宝宝是女娃娃。

虽然如此,花青瞳却依然喜欢将这些东西给小宝宝用,似乎这样,就能让大帝的心血不白费。

“抱歉,是在下眼拙。”裴若宁回过神,嘴角抽搐地看着花青瞳说,花青瞳淡淡瞥了他一眼,“没关系,是我给小宝宝穿了女娃娃的衣服的原因。”

她声音平板,但却依还有些软糯,裴若宁心头忽觉有些痒痒,忍不住认真打量了她一眼,这一瞅,便发现对面的女子年龄还小,虽然当了娘亲,但脸上还有青涩稚气,她也不像旁的女子那般娇俏玲珑,反而长的圆乎乎的,面瘫着一张圆脸,活像……活像一朵人形蘑菇。

虽然不知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蘑菇,但是看着对方的女子,他就是有种对方和蘑菇很相似的想法,而他也曾听说,她的天礼,似乎就是一朵蘑菇……果然是物肖主人吧?

裴若宁暗自抽了抽嘴角,视线又瞄到了她怀里和她的表情如出一辙的小娃娃,他眼角也忍不住跳了一下,得了,这母子俩真是太像了,瞧那小的,活脱脱一朵小蘑菇。

于是,在裴若宁眼里,花青瞳和小宝宝就成了一大一小两朵又圆又胖的蘑菇。

他憋不住自己猛烈想笑的冲动,忙低头,表情微微扭曲地强忍了一会儿,这才一脸平和地抬起了头,他不是第一次见花青瞳,第一次见她,是在诛杀令上,诛杀令上关于花青瞳的影像十分清晰,因此他自然认得她。

裴海青笑眯眯地看着二人,扭头对花正义说,“正义候,你看他们是不是挺投缘?”

花正义微微掀了一下唇角,转而道:“陈谷刀被抓起来后,果然再没有命案发生,依本候看,别的证剧也不用找了,就是他干的。”

“证剧还是不能少,毕竟还有红海和红云两个部落在旁盯着,陈谷刀也不是好动的。”裴海青道。

裴若宁突然道,“爹,候爷,我也有个案子要报于你们查查。”

嗯?裴海青和花正义都诧异地看向他,裴若宁微微一笑,“我的是小案子,就是想找一个女子,昨晚我回家的途中,路过乱坟岗外的小路时遇到一个抱着孩子的女子,我好心想捎他一程,没想到她竟恩将仇报,毁了我的马车,晚辈心中气不过,想找到她,看看她究竟是何人。”

“乱坟岗外的小路,还有抱着孩子的女子?”花正义看着他重复,面皮突然突突地抽搐了两下,不着痕迹地扫了花青瞳一眼。

花青瞳面瘫着脸,鄙视地看着花正义,心想,你挖坟的癖好我已经知道了,没想到你平时摆出很威严的样子,暗地里竟都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看到她眼中的鄙视,花正义只觉得怒火攻心,这丫头……这丫头欠抽。

此时,朝阳皇城外,一辆宽大的马车缓缓行来,马车上,战风帝和肖天昕相对而坐。战风帝神情不时流露出迫切之意,越靠近朝阳,越离他的小皇孙近,他就越忍不住心头的迫切。

------题外话------

二更在下午五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