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英律附身,见小皇孙(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正义觉得他在这丫头面前的威严真是荡然无存,不,是从来就不存在。他努力压下想暴走,想立即找这丫头说叨说叨的冲动,对裴若宁说:“裴小公子的案子可不好查啊。”

“是啊,的确是不好查,今早晚辈已去城门处查过,根本就查不出对方的形迹,可见,对方修为极高,不是普通人,根本就不用走城门,就进了城了。”裴若宁意味深长地看了对面的花青瞳一眼,此刻,他也隐隐想到昨晚的女子,极有可能就是对面的少女。

花青瞳倒是丝毫不见心虚,淡淡地看了裴若宁一眼,哼,知道是她又如何?

众人略过这个话题不谈,痛痛快快地吃完午饭,见小宝宝露出困意,花青瞳便抱了孩子去午睡。

花正义送走裴海青父子,转身回了府中,他打算去找西门清雨谈谈关于崔氏的事情。

而裴家的马车上,裴海青笑眯眯地看着对面一脸温和笑容的小儿子,“宁儿,感觉如何?”

“什么感觉如何?”裴若宁淡淡地看着他老爹,心中却是闪过花青瞳那张面瘫的脸,不是绝色美人,没有风流媚骨,却绝对可爱喜人。

“别跟老子装傻,那祥云郡主是个宝,你说说,对她感觉如何,能不能把她娶回家?”裴海青怒道。

裴若宁沉默一瞬,“爹,你觉得儿子我有那本事?今天你也看到了,祥云郡主对儿子我可没有多余的情绪,再说了,据儿子所知,清莲太子对花青瞳可不一般,别看现在祥云郡主住在娘家,可大宣那边战风帝只有姬泓夜一子,他是不会放弃皇太孙的,爹,你还是把你心里的念头打消了吧。

另外,那位小公子也不是寻常的,爹你注意到他眉心的那竖线没有,那可不是胎记,而是……闭合的第三目吧。爹,您老还是踏踏实实的,儿子虽身在天药门,可天药门可没法与万象宫比,万象宫的使者,不可能嫁给儿子,换句话说,万象宫使者的婚事,殿主,甚至是宫主都是有发言权的。”

裴海青沉默,脸色有些失落,裴若宁看了不忍,说:“爹,我们裴家要强大,可以走别的路,花青瞳的确不是咱们的选择。”

接下来,一路无话。父子俩个回了府,下了马车时,父子二人一前一后往大门内走去。

“裴小公子。”突然,一声淡淡的轻唤声从身后传来。

裴若宁回头一看,只见一名白衣青年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他不知几时出现,脸上带着笑,神情莫测地看着他。

裴若宁脸色微微一变,诧异地看着这个莫明出现的青年,心底不知为何突然生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他下意识地祭出天礼,然就在此时,那白衣青年突然诡异一笑,他的身影变的虚幻,一瞬间,裴若宁猛地看到他眉心突然出现的第三目,一只横着睁开的第三目。

“三眼……”裴若宁眼露骇然之际,那白衣青年已然化作一道白光向裴若宁扑来。

裴若宁作为天药门门主的得意弟子,修为自然不弱,小小年纪他已是天泉境中期,然而,在这白衣青年面前,他却毫无反抗之力,眼看着那白光朝他扑来,而后冲进他的眉心之中。

“你要干什么?”识海中,他的意识对于闯入者发出愤怒的咆哮,闯入他识海的三眼族青年却是微微一笑,“借你的身体一用,你若乖乖配合,本少主最后或可留你一命。”

“你想用我的身体做什么?”裴若宁脸色悲愤,心情沉重非常,却无可奈何。

“你放心,绝不做伤害你的事,你爹不是想让你娶花青瞳吗?我觉得这个注意好极!”白衣青年轻笑。

“你要娶花青瞳?为什么?你是何人?”裴若宁心中一沉,本能地觉得这个三眼族青年极为危险。

“花青瞳欠了我一条命,她杀了我的分身,我总得向她讨回,本少主的名字也可以告诉你,你要记住,本少主的名讳叫英律。”他毫不隐瞒,现在他占据了裴若宁的身体,换一种说法来说,他就是裴若宁,有些事情,他完全没有必要瞒着裴若宁,相反,关键时候还要他来主动配合。

“你要害她?”裴若宁骇然,口中不禁发出一声惊呼。

走在前面的裴海青不解地回头,“宁儿,你在说什么?”

裴若宁看着他爹,脸色闪过微微的挣扎,然下一刻就被一抹极轻柔的微笑取代,“爹,我在说我同意了您的建议,我打算追求花青瞳。”

裴海青脚步一顿,转身惊讶地看着裴若宁,“宁儿,你之前不是说花青瞳不是好选择吗?爹一路思想一番,也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怎么你又……”

“爹!”裴若宁大步上前,道:“爹,之前是儿子想岔了,您想啊,那花青瞳身份高是高,但一切都架不住感情二字,女子一但动了情,是极为可怕的。”

“宁儿,你能让她对你动情?”裴海青明显也是不信。

裴若宁微微一笑,“儿子虽然只是天药门门主的弟子,但儿子却会用一颗真心去打动她。花青瞳为什么不接受清莲太子?儿子想,应是那二人之间有了隔阂,抛却其他,花家和裴家家世相当,儿子想试试。”

裴海青沉吟一瞬,眼睛微亮,“也好,宁儿你一表人才,若真心对她好,想那花青瞳也不会不动心,不过,万事切莫太过,宁儿,即便事情不成,也不要伤了和气。”

“爹放心,儿子有分寸。”裴若宁笑容柔和,与裴海青边说边进了府。

……

花青瞳和小宝宝中午一觉睡醒,两人几乎是同时睁开眼睛,花青瞳最先的反应便是凑上前亲亲小宝宝,又检查了他的尿布,这才慢慢起了身。

小宝宝将小脸埋进花青瞳怀里,嫩嫩的小脸在她的胸口蹭了蹭,小手抱住花青瞳高挺的胸部,“娘亲瞳瞳,我饿了。”

花青瞳目光柔和宠溺地将他抱进了怀里,解开衣衫喂他喝奶,不时地低头抚摸他的小脸小身子。

而花青瞳不知,就在这时,正义候府外面,一辆马车缓缓停下。

赶车的是一名年轻人,而马车里,随即走下一对男女,正是战风帝和肖天昕。

那赶车的年轻人应是他们带来的侍卫,侍卫上前,对守在候府门外的两列护卫说:“劳烦诸位通禀一下,我家主子与贵府祥云郡主有旧,还请一见。”

护卫们对视一眼,见来人气度不凡,一名护卫忙出列跑了进去禀报去了,行至半路,正好遇到正要外出的朱正德,那护卫连忙将话说了。

“来找郡主的?”  朱正德心中琢磨着对方的身份,跟着那护卫一起出了大门,便见一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和一名一身紫衫的绝色女子并肩立在大门外,二人态度颇为守礼,那中年男子的脸上犹可见丝丝急迫,但却依然努力安奈心中的焦急,耐心等待。

朱正德神情缓了缓,忙抬手行礼道,“敢问二位来找我家郡主有何事?”

虽对这二人心存了好感,但朱正德依旧不敢大意,现在东大陆,到处都是要杀郡主的人,他自然要谨慎。

“我们是大宣人,姓姬。”只听中年男子缓缓道。

姓姬?大宣人?

朱正德一愣,反应过来后脸色大变,他惊讶地看了姬融和肖天昕一眼,心中已对二人的身份了然,忙躬身道:“原是贵客来访,二位请随在下入内,候爷就在府中。”

姬融缓缓点头,与肖天昕举步跟着朱正德入内。

正厅里。

“见过大宣陛下,皇后娘娘。”花正义微微躬身行礼,“不知二位贵客到来,花某有失远迎,实乃失礼,还望二位勿怪。”

“正义候切勿多礼,是我与皇后不请自来,唐突之出,还望正义候担待,实在是,我二人想念皇孙迫切之故。”战风帝道。

战风帝一身凛冽之气,他好战,一举一动,皆带豪爽之风,此刻却硬是真情流露,眼中隐有迫切之意。

花正义见状,道:“二位远路风尘而来,先请入座喝杯茶,在下这便让人请瞳瞳和天儿来。”

战风帝和肖天昕入座,肖天昕道:“听泓夜说,孩子叫踏天?”

花正义点头,“没错,孩子叫踏天,是瞳瞳取的。”他也隐隐听闻花青瞳给孩子起这个名字的本意,只是想让孩子以后无人敢欺罢了,想到此,花正义心中略感沉重,瞳瞳和孩子的命运都颇为坎坷,也难怪那丫头要给孩子起这样一个名字。

西门清雨此时也收到贵客来访的消息,她先是沉默了一下,而后沉声道:“红嬷嬷,你说大宣的帝后私访而来,真的只是想看看孩子?孩子是瞳瞳的命,你说他们会不会和瞳瞳抢孩子?”

红嬷嬷道:“小姐,这个真不好说,那二位的目的究竟为何,您去见过了自然知晓。”

“对,去见过自然知晓。”西门清雨忙起身换装。

苍翠居,花青瞳正在逗弄小宝宝,一会儿戳戳他的小脸,一会儿又捏捏他的小脚,小宝宝本想安静地躺着消消食,但总是被花青瞳骚扰,弄的他一会儿也不得安宁。

他面瘫着小脸瞅了眼眸晶亮的娘亲瞳瞳一眼,心底无奈,只好小身子一转,给了她一个小背影。

花青瞳一愣,“小宝宝,你生娘亲的气了?”说着,她已伸手去戳小宝宝圆乎乎的小屁股。

小屁股被娘亲瞳瞳调戏了,小宝宝小身子一僵,猛地转过身来,“娘亲瞳瞳,你别调皮。”他面瘫着小脸,用软嫩的小奶音严肃地说。

花青瞳一愣,简直爱煞了他这幅小模样,便又忍不住伸手抓起他胖乎乎的小手含在嘴里亲了一口,并且严肃地说:“小宝宝,娘亲跟你说,调皮只能是娘亲用来说你的,你不能说娘亲的。”

小宝宝认真地看着她,“明明就是娘亲瞳瞳调皮。”

“娘亲这是在疼爱你呀。”花青瞳戳戳他的小鼻子说。

小宝宝小脸儿皱起,小包子脸上满是无奈。

正在母子二人玩闹的时候,缨来了,“何事?”花青瞳抬头,看向缨。

“小姐,大宣帝后来了。”缨说,然后看了小宝宝一眼,“说是想小皇孙了。”

花青瞳身子一僵,久久沉默,许久才道:  “我知道了。”

缨退了出去,花青瞳看着小宝宝陷入了沉默。

小宝宝眨了眨眼睛努力思索缨的话,见娘亲瞳瞳突然间十分紧张起来,也不逗他玩了,他不禁心中焦急,便伸出小胖手握住花青瞳的两根手指晃了晃,“娘亲瞳瞳,你怎么了?”

花青瞳回神,珍爱地将小宝宝抱起来贴在胸口,“有人想见见小宝宝,娘亲带你去。”

从前小宝宝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总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小宝宝是她一个人的。可是现在,看着小宝宝,她却再也无法毫不犹豫地说出这种话,小宝宝他是一个人,而且早慧,他有自己的想法,他不是谁的,他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力。

花青瞳突然很惶恐,万一小宝宝要跟着战风帝他们回大宣怎么办?万一小宝宝要离开她怎么办?

花青瞳眼中隐隐闪过惶然之色,战风帝和肖皇后的突然到来,让她极其恐惧。

小宝宝似感应到娘亲瞳瞳的情绪,他仰起小脸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用小胖手搂住她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娘亲瞳瞳,我只要你一个。”

他的目光清澈如同水晶,小脸儿格外认真,花青瞳一见,眼中顿地蒙上了层泪意,轻轻地点了点头,“娘亲也只要小宝宝一个。”

母子俩个彼此表白完,花青瞳这才脚步略放松,等来到了正厅时,见西门清雨正与肖天昕说话,而花正义也正在陪战风帝说话,战风帝的眼神儿,时不时地瞟向门口。

此时,见她抱着孩子来了,他不禁激动地站了起来,两眼盯着花青瞳怀里的小身影就挪不开视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