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第四个任务/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哪里理会他们说了什么,身形一闪,便将小宝宝从花正义怀中抢了出来,随即还不忘将花正义远远推开,“谁让你们进来的?谁让你们偷抱小宝宝的?你们想干什么坏事?”

花青瞳抱着孩子,表情凶狠地诘问二人。

花正义和战风帝二人尴尬地站在原地,尤其是花正义,被抢了孩子,又被推了一把,脸上的表情更是尴尬中夹杂着丝丝恼怒。

“我们能做什么?不就是进来看看孩子!”花正义黑着脸说道。

花青瞳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那怀疑的眼神似在说:你有那么好心?

战风帝也收起脸上的不自在,轻哼了哼,“我说丫头,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一个是孩子的祖父,一个是孩子的外公,我们进来看看孩子很正常,你这样不就是把我们当贼防吗?”

你们就是贼啊。花青瞳面瘫着脸盯着他默默道。

她的情绪都写在脸上,战风帝看懂了她眼里的神色,不禁也黑了脸,“我们都是孩子的亲人,还能害他不成。”

花青瞳抱着小宝宝的手收紧,“小宝宝是我生出来的。”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战风帝一滞。

“你们快出去,我要和小宝宝睡觉了。”花青瞳面瘫着脸赶人,若不是娘亲在候府,她是不会住在候府的。

花正义和战风帝一前一后出了房间,二人一回头,相对而望,双双脸色都难掩尴尬,花正义轻咳一声,道:“大宣陛下,且先去早点休息吧,明日我会禀报陛下,在宫中设宴款待。”

战风帝道:“正义候,那丫头防我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也防?”战风帝虽然暗中调查过了花青瞳,知道她与花正义的关系僵硬,但毕竟是父女,再怎么关系疏远,也不会到彼此防备的地步。

花正义闻言,一声苦笑,“此事,我也很是费解。”花青瞳对他的敌意和防备很深,甚至对他怀有的杀意也让他觉得莫明。

从小他没有养育过她一天,甚至还让她受了不少苦,这是事实。但纵然如此,她也不该对自己如此防备敌视,对此,他也很是苦恼,想要找那丫头好好聊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便只能拖了一日又一日,连想看看孩子,他都得偷偷摸摸,连同西门清雨都对他日渐生疏,有时候竟也本能的不想他看孩子,那也是他的外孙啊,凭什么不让他看?

不让他看,行,他偷偷看还不行吗?哪想,今日居然被抓了现形。

见了花正义眼底的苦涩,战风帝沉默了,随即便是感到一阵头痛,那丫头连亲生父亲都能如此防备不信任,又岂能接受他们?看来,有些事情他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一想到那么香香软软的小皇孙不能带回大宣天天抱在怀里哄弄,战风帝就觉得一阵抓心挠肺的痛苦。

二人灰溜溜的各自回了住处,而房间里,花青瞳却是搂着小宝宝怔怔发呆。

她回想着之前西门清雨和肖天昕对她说的话,无疑不是劝她为了孩子,与酒窝重归于好。

可是,她和酒窝从来就没好过,何谈重归二字?

以往的数次缠绵,除了第一次是她吃了毒蘑菇强扑了酒窝,其余每次,无不是酒窝不问她的意愿强要她,她明明不想,又哪里有拒绝的余地?

他们之间,似乎除了做那种事,再没有别的沟通了,唯一一次她说要嫁给他,他还因种种隐忧给拒绝了。

虽然有了小宝宝,但她和姬泓夜几乎是没有多么特别的关系。所以,她完没有理由和大宣扯上关系啊。

小宝宝是小宝宝,她是她,若是大宣真有心,将来等小宝宝长大懂事,小宝宝自可选择他想要的,若是大宣无心,她即便是为了孩子真的去了大宣,又能如何?

还有那个契约……

花青瞳的眼神渐渐清明,随即果决下来,小宝宝一定喜欢她多一点,她得把他抚养长大,她还得变强,为他遮风挡雨,早在他没有出世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不会有一个完整的家,无忧无虑的呵护他长大,他的路,将是腥风血雨,直到有一天将这天踏在脚下,做那人上之人,方才不枉来这世间走一趟。

花青瞳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小宝宝的小脸蛋,眼神坚定而柔和,“小宝宝,有娘亲,娘亲会保护你的。”

一夜好眠。

第二天,花正义禀了大宣帝现在朝阳之事,朝阳帝意外之余,又道:“爱卿,看来大宣有意娶祥云回大宣?如此,我两国岂不是将有联姻之谊?”

花正义苦笑,“皇上,未必,那丫头不一定会乐意。”

朝阳帝微顿,而后淡淡道:“通知礼部准备下去,今晚设宴,款待大宣帝后。”他这话是对敏公公说的。

敏公公闻言,立即应声去办。

傍晚,一辆辆达官贵人的马车驶向宫中,大殿内宫人来往,摆上美酒佳肴,密集排列的夜明珠将大殿映衬的宛如白昼,角落里的青纱后,丝竹悦音缓缓流淌而出,殿内一派热闹景象。

不少官员和其家眷已经到场等候,花青瞳抱着孩子坐在席中,旁边是西门清雨,以及其他贵妇,巧了,裴夫人的位置就在隔了两席位的距离处,她不时扭头瞧一眼花青瞳和她怀里的孩子一眼,表情很是古怪。

他们的对面,正是裴海青和其子裴若宁。此刻,裴若宁正面带微笑,目光含笑地望着花青瞳这边。

花青瞳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面瘫着脸莫明奇妙地看了他一眼,便收回了视线,随即将之视若无物。

“祥云郡主,这位就是小公子吧,哎呀,长的可真是玉雪可爱,能不能让我抱抱?”这时,裴夫人带笑的声音传了过来,隔着两张席位,看着花青瞳说。

花青瞳歪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不能。”

裴夫人脸色一滞。

说完,花青瞳又低头逗弄小宝宝,心中却是厌烦道,若不是娘亲也让她来,她是万万不会来参加这个宴会的,不过,当看到怀中小宝宝不仅不怕生,反而看着大殿内越来越多的人时,他那兴奋好奇的小眼神儿,花青瞳心中的郁燥这才平复了一些。

小宝宝喜欢就好。

“娘亲瞳瞳,这些人长的真是奇怪,一人一个样儿,真有意思。”小宝宝观察了半天,伸出小胖手扯了扯花青瞳的衣襟,很是认真地表达他的观点。

花青瞳目光宠溺地看向他,“每个人长的都不一样,有的人长的好看,有的人长的不好看,小宝宝等长大就懂了。”

“不用长大,我现在就懂,娘亲瞳瞳,你看那个人,总是对着咱们笑,他笑的好丑。”

小宝宝伸手一指裴若宁。

花青瞳顺着小宝宝的视线看去,果见裴若宁正笑的一脸风骚地看着她,见她看了过去,还对她举杯,那温和的,充满欢喜的笑容,花青瞳险些以为对方是倾慕自己,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小宝宝说的对,他笑的太丑了,咱们不理他。”花青瞳低头,眼底顿时露出柔和的光芒,宠溺地点了点小宝宝的小鼻头。

见母子二人紊紊叨叨的说话,不少人都向这边投来或鄙夷或不屑的目光,善意的太少,花青瞳抱着小宝宝,问他,“小宝宝,你怕吗?”

小宝宝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我不怕,娘亲瞳瞳你是不是害怕?你别怕,有我呐!”

他说着,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臂做出拥抱花青瞳的姿势。

花青瞳心中顿觉一阵甜蜜,忍不住低头亲亲他的小脸蛋,再抬头,却听宫人唱道:“陛下驾到,大宣陛下,皇后娘娘到!”

声音落下,只见华君弦,以及战风帝,肖天昕姗姗而来,肖天昕不待坐下,便扫视场中,待看到花青瞳后,她微微一笑,绝色容颜霎时迷了所有人的眼,如同天光耀目,百花绽开,“瞳瞳,来这里坐,你抱着孩子坐在那儿不舒服吧?”

花青瞳看了她一眼,沉默不动。

肖天昕微笑着看向朝阳帝,“朝阳陛下,可否通融一二,祥云郡主怀里还抱着大宣的小皇孙呢,坐在下面,难免吵到孩子!”

战风帝连连点头,不错,抱着孩子坐在下面,真是会吵到孩子,哪里有上面清净?

华君弦看着二人目光一闪,随即淡笑道,“二位说的是,祥云郡主,到上面来坐。”

花青瞳也乐得清静,遂抱着孩子到了上面,上面隔着近百台阶,到了上面,俯瞰下方,那吵人的丝竹之音便也淡了些,甚至人们的窃窃私语和怪异目光,也不存在了,反而因为她坐在了上面,能够清晰地看到所有人的表情和一举一动。

一瞬间,花青瞳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人们都喜欢往上走了,这种俯视着旁人的感觉,的确是不同寻常,滋味难言的好。

她看了小宝宝一眼,见小家伙也正瞪着水汪汪的眼睛,本着小脸淡淡地看着下方,居然颇有些气势,“娘亲瞳瞳,坐在这里好。”小宝宝很是享受这种俯视他人的感觉。

花青瞳眸光一闪,“小宝宝喜欢坐在上面?”

“上面好。”小宝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下面,小脸儿很是激动。

“好。”花青瞳轻轻应了一声,眸中随即闪过深深的坚色,她几不可闻地道:“小宝宝喜欢的话,娘亲以后就努力让你坐在最高处。”

“最高,最高!”小宝宝软嫩的声音透着欢喜兴奋。

母子俩声音不高,旁人并听不清楚他们说了什么,肖天昕见小宝宝高兴,不禁也露出绝美的笑容,“瞳瞳,小天儿很是精神呐,看来他喜欢热闹!”

“嗯,小宝宝很高兴。”小宝宝高兴,花青瞳的眼睛也亮晶晶的。

“瞳瞳丫头,让我抱抱孩子?”肖天昕试探开口。

花青瞳犹豫一瞬,还是没有将孩子给她抱,众目睽睽之下,她不想给旁人一种,孩子与大宣有关系的错觉。

似乎是明白了花青瞳的意思,肖天昕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这丫头真是戒心太大了。

华君弦眸光一闪,唇角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转而热情地招呼道:“大宣陛下,皇后娘娘,请用膳。”

坐在下方的众人此刻都心中暗自思索,看来,大宣还是很重视这对母子的,虽然只是个宠物和宠物生的庶奴,但好歹是大宣现在唯一的皇孙,大宣帝后在意也是情理之中,若是这祥云郡主有本事,说不定还能宠物上位,若是没本事,恐怕这辈子就只能是个宠物的命了。

场中有此想法的人不在少数,裴若宁也是其中之一,他不禁轻轻叹息,“祥云郡主真是可惜了,她其实是个不错的女子。”

“呵,你倒是会怜时惜玉,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英律听到他发出的叹息,不禁嗤笑道。

裴若宁一阵沉默,温和俊雅的容颜挣扎了一瞬,脸上惋惜的神色又被淡笑取代。

“你不觉得,她做为女子,已经很不幸了吗,为什么还要算计她?”裴若宁再次发出这样的意识,他这个人就是看不得别人受难,总想插一把手。

英律唇角的笑意上扬,他淡淡道:“看来是我对你太温和了,你的话真是太多了,而且,你有空还是多想想怎么让自己的小命活的长一点吧,至于花青瞳,不用你操心!”

一时间,裴若宁的脸上一会儿是温柔如风的浅笑,一会儿是满含纠结的忧虑,也幸亏所有人的注意和都被花青瞳吸引走了,才没有人注意到他。

英律的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他随即在识海中发出一股庞大的威压,只听裴若宁的意识中传出一声惨叫,他这才满意地勾了勾唇,抬头看向上方,目光里露出倾慕与柔情,唇角的笑意越发如沐春风。

宴会开始,气氛越发热闹和谐,然大宣帝后的注意和却是一直在花青瞳怀里的小宝宝身上徘徊。

而正在气氛正好时,忽见宫人前来,那宫人在敏公公耳畔说了些什么,敏公公脸色不变,遂又走到华君弦耳边低语。

华君弦眉峰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遂即又看向了花正义。

“正义候,且来!”华君弦道。

花正义眉心一跳,遂举步上前,只听华君弦道:“你府中出事了,刚才是你府上来人,说是地牢出事,关在里面的人,死了。”

“陈谷刀死了?”花正义诧异莫明。

花青瞳立即竖起了耳朵。花正义将红天首领关在花府地牢的事她也有所耳闻,之所以压抑着杀意没有闯去地牢杀了他,不过是因为她也知晓这个人暂时不能杀,他还有用。

只是没有想到,这么突然,对方就被杀了。

“而且,红云和红海两大部落的首领来了。”华君弦又道。

花正义脸色凝重,心知事情麻烦了。

华君弦刚落,便听宫人来报,说是红云和红海两大部落的首领来了。

只见孟少极和史罗杰走进殿内,二人均是脸色阴沉,目光带着怒意齐刷刷只逼华君弦和花正义而去,他们身后,还有两名红天部落的人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的白布彻底掀开,露出陈谷刀恐怖的死状。

丹田被破,天礼被吞,修为尽失,死状惨烈。

“啊!”殿内不少女眷看到此等情形,纷纷发出惊叫声,吓的面色惨白,甚至不少男人也面露惊恐,不敢多看。

花青瞳淡淡地扫了一眼那尸体,眼底闪过疑惑之色。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那尸体之上,孟少极毫不客气地冷笑,“我等敬朝阳乃是大国,多有恭敬,实不想,你们朝阳欺人太甚,枉自关押部落首领,还害其性命,敢问朝阳帝,正义候,下一个是轮到本首领,亦或是史罗杰?”

华君弦神色微沉,道:“红云首领稍安勿燥,此事着实诡异,其中恐有内情,不如我们坐下好生商量调查一番……”

“商量调查?怎么商量调查,莫不是也要把我们关起来商量调查吧?”孟少极冷笑一声,转即目光一转,直指花青瞳,“陈谷刀死时应是昨夜,敢问祥云郡主,你昨夜在哪里,都干了什么?”

花青瞳目光一沉,“这与本郡主有何关系?”

“我们三人的确是联手追杀过你,祥云郡主你心怀恨意,半夜杀人,有何不可?更何况,那些死去的天眷者,无不与你有怨,真正的凶手不是你还有谁?”孟少极冷笑道。

花青瞳冷冷地看着他,“此事与本郡主无关,想要栽赃我,先拿出证据来。”

“不少人见过你的天礼会吞吃别人的天礼,此事作不了假,祥云郡主,那就是最好的证据,你莫想狡辩。”

“就算本郡主的天礼吞吃过别人的天礼,那也不能证明那些人,包括红天首领,就是本郡主所杀,你等可亲眼看见本郡主杀人?”花青瞳冷冷道。

孟少极一窒,而后冷哼道:“就算本首领没有亲眼所见又如何?”

花青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心中却是思量着,倒底是何人在做这事,这分明就是在陷害她啊,谁与她有这么大的仇?

“哼,就算花青瞳不承认,那么敢问正义候,红天首领死在你正义候府的地牢里可是事实,莫非你也想狡辩说此事与你无关?”

花正义面色发冷,正待说话,突有一名黑衣老者大步而入,这黑衣老者面容陌生的很,他灰发灰须,眼神颇为倨傲,他双手之中捧着一只卷轴,那卷轴上有四色,绿,红,金,白,分别代表万象宫四殿。

这老者并不向任何人行礼,眸光冰冷地睨了花青瞳一眼,将手中卷轴高高举起,冷冷道,“此乃中央大陆圣旨,东大陆天眷者不断死亡,此事已引起万象宫四殿的重视,天眷者是天元大陆最为保贵的财富,东大陆天眷者死亡的数量不小,事关重大,因事情的矛头所指正是指向花青瞳,故尔,花青瞳,你现在跟老夫走,事情未调查清楚之前,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事情一日未明,你一日不得离开万象宫地牢一步。”

老者说完,冷眼瞪向花青瞳。

小宝宝听懂了此人的意思,瞬时间将花青瞳的衣襟紧紧抓在手里,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瞪的双圆又大,眼神中透出强烈的凶狠之意。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也透出凶光,这老者对她的态度如此恶劣,可见来者不善,而且他手拿四殿圣旨,这种圣旨,大哥哥曾说过,只有宫主可以使用,因为只有宫主可以同时支派四殿。

难道这老者只是禀了宫主的命令办事?

“凭什么把我关进地牢?我一没杀人,二没犯罪,仅凭揣测就要把我关进地牢里去,就是宫主到来,也没有这么不讲理的权力,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分殿的副主事,元境呢,他为何不来?”

黑衣老者不耐道:“花青瞳,你少费话,快跟本大人走,莫非还要本大人亲自动手不成?”

“就算你是分殿的副主事,但这样对我说话也是大不敬,我乃秋殿十二使,谁给你的权力这样与我说话?你手中的圣旨吗?那就把圣旨拿来让我一辩真假,否则,我就要怀疑你假传圣旨,刻意针对冤枉本使者……”

黑衣老者瞳孔一缩,抓紧了圣旨怒道:“花青瞳,你现在只是犯人,不要拿身份来压我……”

“邹大人,你这是在做什么?”一声淡淡的老者声音从外传来,就见元境也大步走来,同样的,他的手中也拿着一只卷轴,那卷轴金黄,上印‘利秋’二字的暗纹,正是秋殿的圣旨。

花青瞳见状,心中暗松了一口气,眼眸死死盯着黑衣老者和元境。

殿内众人都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面对万象宫,所有人都本能地有着一种敬畏之情。

“元大人,是老夫该问你要做什么吧?”黑衣老者面色阴冷地瞪着元境。

元境微微一笑,展开手中的圣旨,“老夫自然也是来传旨的,十二秋使,这圣旨上乃是秋殿主交给您的第四个任务,秋殿主说,第三个任务十二秋使唤要是一时半会儿完不成,不如先放放,先把这第四个任务完成了,再去完成第三个任务也是可以的。”

花青瞳心里一滞,紧张地问:“第四个任务是什么?”

“找出真凶。”元境露出一丝笑容。

花青瞳脸色一滞,一时无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