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瞳瞳生气了/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46瞳瞳生气了

一时的无语,花青瞳却感受到秋殿主浓浓的呵护之情,她心中发暖,青色眼眸中有清澈的光波流转,霎是美丽绚目。

元境微微上扬唇角,微微恭身,将手中卷轴高高举起,花青瞳起身,穿过人群走到下方将圣旨接下,打开一扫上面,并无字迹,却是有一束光芒直冲眉心而去。

那光芒是秋殿主的一段意念之音,射入眉心后,花青瞳果然听到了关于第四个任务的内容,而到最后,花青瞳眉目一凝,只因秋殿主还说了一句话:逆我者,杀。

短短四个字,花青瞳却感受到了无边的霸气和强势,然而突然的,花青瞳就觉的十分委屈,她也想杀了那些忤逆她的人,可是她打不过人家啊,殿主你说的倒是轻松。

然而,秋殿主是感受不到花青瞳的委屈的,卷轴仅有这些内容存在,再无别的话。

最后,花青瞳得出结论,她还是得靠自己啊,殿主什么的,靠不住的。

收起卷轴,花青瞳眼中流露出一丝冷光,她看向那黑衣老者,“邹大人,你手持圣旨,若不将这圣旨给本使者过目,就休怪本使追究你以下犯上,冒犯本使的罪名了。”

黑衣老者脸色铁青,握紧手中的卷轴,并不愿松手,他反而冷冷道:“十二秋使,你莫非以为你有了秋殿主的圣旨,就能够违抗宫主的命令?在你心中,只有秋殿主,就没有宫主?我看真正以下犯上的人是十二秋使你吧!”

“邹大人,你这是怎么了?十二秋使要求观看你手中的圣旨乃是正当的要求,她并没有冒犯宫主的意思,倒是你,手拿宫主的圣旨,不让我等过目,莫非是你手中的圣旨见不得人?”元境淡淡开口道。

黑衣才者面容一滞,冷声道:“元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我共事多年,你这是在怀疑我假传宫主圣旨吗?那可是杀身之罪,我可没有那个胆子,圣旨是真,要查真相也是真!”

只是要把花青瞳关进地牢,却是另有人授意,他也只是听命办事,本想拿宫主的圣旨唬住花青瞳,却不想对方非要亲眼过目圣旨。

“既然是真,那就请邹大人将圣旨给我和元大人过目。”花青瞳淡淡开口,“否则,就休怪本命地你不客气了!”

“花青瞳,你休要如此嚣张,这里可没有人能护得了你,如不想宫主追究,连累秋殿,你就老老实实跟老夫回去!”黑衣老者恼羞大怒道。

“我要是真听你的就怪了。”花青瞳面瘫着脸嘀咕了一句,眼中已经有杀意翻涌,元境一见不好,心道这位别看老实乖巧,可真要生气,也是真的杀人不眨眼的,元境忙道:“十二秋使,邹大人不能杀。”杀了他,对上头不好交待,况且对方手持圣旨。

花青瞳看向元境,声音平板道:“元大人,宫主降下圣旨为何不是降到你手里?他只是个副管事,怎么越过你去了?”

元境一愣,意味深长道:“是春殿主代宫主降下圣旨的,老夫也不知为何圣旨会越过老夫降临在邹大人手里的。”

“哦,我知道了,原来是春殿主。”花青瞳面瘫的小脸更加面瘫了,她接着道:“不过,不论是谁降下的这份圣旨,只要不让我过目,我是不会承认它的存在的,邹大人,看在圣旨的份上我能饶你一命,你若是还想好好办事,就把圣旨给我过目,若是不想,你就快拿着圣旨滚吧,我除非是傻了才会乖乖跟你回万象宫的地牢里去!”

“花青瞳,你敢犯上?”邹大人不甘道。

花青瞳不耐地摆了摆手,“要么给我圣旨,我乖乖按圣旨上说的办,要么你就给我滚,不然我真的揍了你,你可别去告状。”

“我,你——”邹大人气的脸色铁青,圣旨自然不能给花青瞳看,因为花青瞳看了圣旨,自然就会知道之前那些要把她关进地牢的话都是他私自说的,并非出自圣旨的内容,到时花青瞳和元境说不定就能给他定个假传圣旨的罪命,他可担当不起,而若是不把圣旨传给花青瞳过目,他又交不了差,这就等同于违抗宫主的圣命……

事已到此,他不禁暗暗后悔,不该听了那人的话,来私自为难花青瞳,一时间,他进退两难。

元境似乎看穿了他心里的纠结,不禁唇角微扬,掀起一抹冷笑,邹怀春对他的位置觊觎已久,此次恐怕是利欲熏心,进退两难了。

“不过,等有着一日,我必然要去问问宫主,看他为何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将我关进地牢,哼。”花青瞳冷冷道。

邹大人脸色倏然一变。

“娘亲瞳瞳,他是坏人,他欺负你!”小宝宝瞪圆了眼睛,泪眼汪汪地说。

花青瞳低头一看,发现怀里的小宝宝十分伤心,泪珠儿就在眼眶里打转,花青瞳一看之下,心脏霎时揪痛,眼眶里瞬间冒出一层泪水,小宝宝这样,让她心疼的难以承受,她连忙轻拍小宝宝轻哄,“他是坏人,娘亲不怕他,小宝宝别哭!”

眼看着花青瞳将他无视,只是转心哄起了孩子,邹大人瞬间脸色铁青下来,他死死盯着花青瞳的背影进退两难,而就在这时,他却是悚然一惊,只见,花青瞳怀里那个小不点儿大小的小娃娃,此刻居然正用异常阴冷的目光盯着他。

那眼神太冷了,也太凶残了,明明清澈见底,但就是因为太清澈了,他才能看到那清澈之下的刺骨阴冷杀意。

怎么可能,那还只是个没满周岁的小婴儿吧?他那么小,怎么会有那么阴冷的目光呢?

邹大人觉得不可思议至极,同时又惊骇至极,背心悄然窜上一股凉气,然而,等他再看,小婴儿已经将脸埋进了花青瞳的脖子里。

“小宝宝不怕,不怕……”花青瞳轻拍着哄着小宝宝,生怕今日的事情给他的心灵埋下阴影,因为小宝宝刚才可怜的模样,花青瞳心里痛极的同时,也对邹大人恨极,因此,她不由转头,眼底控制不住的有阴冷的黑雾翻腾,那是罗天锁魂不受控制的运转,使得她整个人都笼四了一层十分阴冷可怖的气息。

只可怜了邹大人,刚被小宝宝那噬人的阴冷目光盯了一遍,惊恐不安的情绪还没有舒缓,此刻就再度被花青瞳那阴冷黑暗,满是杀意的目光盯住,他一时间又是一惊,冷汗顿时就不可遏制地冒了出来,握着圣旨的手也不由的松了松。

邹大人此时隐隐发现,他似乎不该招惹这个花青瞳,能成为秋殿的十二使者,必然有其厉害之处,他之前真是鬼迷了心窍了,居然真的听了那人的话来为难她。

不知怎么的,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他芧塞顿开,手一松,将圣旨甩了出来,“十二秋使,圣旨给你,之前是老朽糊涂,听信了小人谗言来为难于你,圣旨的确是宫主拟下的,也的确是春殿主降临到东大陆的,圣旨的本意只是让十秋使唤调查真凶,不过降临的途中有人说附加了一些其他的内容,十二秋使,老朽以然将话说明,你若真要追究,就去找那人去,那人是春殿主的一名宠妾,姓班,十二秋使你心中应该有数,这件事实在不关老朽的事,圣旨已经给你,老朽这就告辞。”

说完,邹大人落荒而逃。

花青瞳接过那份圣旨,盯着邹大人离去的背影眼中黑雾翻腾不散,暗暗道:将小宝宝吓的小脸煞白,泪眼朦胧,你以为你说几句软话就能了结此事吗?花青瞳目光阴冷的快要滴出水来,盯着邹大人的身影消失不见了,她才缓缓收回目光,视线落在了手里的圣旨上。

而花青瞳自然没有注意到,小宝宝阴冷的目光,也死死盯着邹怀生的身影远去,哼,欺负了娘亲瞳瞳以为这就没事了吗?他不高兴,很不高兴,他要给娘亲瞳瞳报仇去!

母子俩各怀心事,花青瞳没有再查看那份圣旨,不用查看,她也知道大体内容,无法就是命也查出真凶罢了。

看来,查出真凶,不止是秋殿主给她的第四个任务,同时也是宫主降下的任务,唔,就是不知道完成了任务有没有奖励?

花青瞳将两份圣旨都收了起来,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她看向元境,道:“元大人,有件事我一直想问问你,就是怕问了殿主和宫主会不高兴。”

元境看着花青瞳眼底未散的阴冷黑雾,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勉强笑道,“十二秋使,你若是怕殿主和宫主会不高兴,那就别问了。”

“可是不问的话,我心里又实在憋屈的难受,想来想去,我还是打算问。”花青瞳面瘫着脸说道。

元境顿地连连苦笑,“既然如此,那十二秋使您就问吧?”

同时间,大殿内其他人也都好奇地竖起了耳朵,他们都想知道,这花青瞳要问什么问题,隐隐的,他们都觉得这个问题不一般。

花青瞳点了点头,问元境:“万象宫在天元大陆地位如何?四大亲王降下了诛杀令诛杀于我,为何万象宫没有一点维护之举?难道就任由我被人欺负?所以,我想问的是,是不是万象宫也很害怕四大亲王?所以不敢采取任何行动?”

此言一出,元境额角不禁滑下两行冷汗,他几乎是脱口而出,“当然不是,十二秋使,万象宫的地位哪怕是在大帝时代,都是超然的存在,万象宫不会怕任何人。”

花青瞳微微瞪大了眼睛,“既然万象宫如此厉害,为何还会任由四大亲王对我降下诛杀令?莫非万象宫不重视我?既然如此,他们还想让我办事找出真凶?凭什么?我不干了!”

花青瞳是真的恼了,当即将两份圣旨又抛回了元境怀里,“元大人,你能够和上头联系吧,你去问问上头,他们到到底管不管我,要是不管我,就别让我办事啊,反正我是不怕被人诬陷的,大不了我就坐实了罪名,把东大陆的一切敌都杀光算了。”

元境抱着怀里两份圣旨,突然傻眼了。

“不,不是的,十二秋使,您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元境忙欲将圣旨塞还给花青瞳,奈何花青瞳根本就不理他了。

元境顿时欲哭无泪,抱着圣旨僵在原地,表情傻愣,十二秋使,这是任性了啊!

花青瞳心头有气,这才想起自己身后的万象宫似乎并没有维护自己,任由四大亲王欺负自己,她转看头,看向孟少极,她冷冷地道:“孟首领,你别仗着自己修为高就以为可以冤枉我,陈谷刀死在了正义候府的地牢里又怎么样?他曾经追杀本使者,就是死了也不冤,别说他的死和本使者无关,就算是本使动的手,那也又如何?孟首领,识像的话,你就快滚,不然本使者对你不客气,哦,对了,你今天可要小心你的小命了,你与本使如今发生了冲突,那真凶指不定要杀你来嫁祸本使,你死的时候,一定要将真凶的样子传出来,以还本使清白……”

花青瞳如此一说,孟少极的脸色孟地变了,到了此刻,他突然反应过来,那些死去的人,都是得罪了花青瞳的,若真如花青瞳所说凶手令有其人我,那么,下一个,他就是最好的目标,杀了他,嫁祸给花青瞳,他有种感觉,他逃不了!

与此同时,史罗杰也变了脸色。

花青瞳面瘫着脸道:“史首领不用担心,你体内有我的罗天锁魂,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没有杀你的理由不是吗?那真凶若是杀了你,正好证明我的清白,因为我是不会杀自己人的,所以,那真凶为了嫁祸我,一定会杀孟首领,而不会杀你。”

此言一出,史罗杰和孟少极的脸色又是一变。若真如此,史罗杰体内的罗天锁魂,反倒成了他的保命符。

史罗杰心中此刻竟暗暗庆幸,幸亏他中了罗天锁魂……

------题外话------

这两天娃状态不好,最近几天的更新时间就定在下午五点了,过几天娃会调整过来的,亲们多多谅解~所以明天还是下午五点更新,后天还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