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可怜的邹大人/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部落的首领之死,并不是一件小事,东大陆上的这些部落虽不如朝阳这样的国家庞大,但也是一方势力,自有其领土和文化传承,不容冒犯。

陈谷刀死在正义候府,此事本来事关重大,然而看着花青瞳强硬的态度,以及隐有可能存在的真凶,孟少极和史罗杰内心都十分恐惧,再不敢多加追究。

“朝阳帝,天色已经不早了,事已至此,我看二位首领今晚的安全就交由你我保护如何?若那真凶真敢出现,你我也好即时出手,抓获真凶。”一直沉默不语的战风帝这时突然发话。

华君弦也点头应和,其实战风帝的意思很简单,东大陆的天眷者真的不能再死了,而且,孟少极和史罗杰是东大陆上不可多得的天珠强者,他们又是部落首领,真的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去。

见战风帝和华君弦同时表了态,史罗杰和孟少极均是心里一松。

是夜,战风帝留在了皇宫,与华君弦一起等待有可能现身的凶手。孟少极和史罗杰均是时刻紧惕地注意着周围一丝一毫的动静。

突然,墙角里的香炉里的冷香发出‘滋’地一声轻响,火苗飞溅,孟少极还好,史罗杰却是浑身一个激灵,蓦地发出一声惊叫,脸色惨白,抖若糠筛。

他这一叫,把屋内众人也吓了一跳,战风帝和华君弦立即抬头看去,守在外面的一干的侍卫们也纷纷闯入,气氛一时紧张无比。

史罗杰惊恐地看向角落,发出香炉里火星飞溅一瞬便恢复了安静,冷香幽幽散出,室内香气淡雅,十分好闻。虽是清心宁神的冷香,但史罗杰和孟少极的心绪显然十分不宁。

“红海首领,你别太紧张!”华君弦笑容和煦地安慰他道。

史罗杰满头冷汗地点了点头,神色难掩惊恐,孟少极脸色阴沉沉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体内有罗天锁魂,怕什么?”

史罗杰擦了把额头的冷汗,讪讪而笑。

相较于皇宫里的紧张,正义候府,花青瞳搂着小宝宝已经熟睡,然而,等到了半夜,花青瞳悄然睁开双眼,她看了一眼呼呼大睡,香甜无比的小宝宝,又忍不住亲了亲他红扑扑的小脸蛋,这才不舍地闪身而起。

“缨,你和黑衣留下保护小宝宝,我出去一趟!”花青瞳闪身到了外面,对着阴影里叮嘱。

黑衣和缨从角落里出来,互相对视一眼,点头应是。

花青瞳不放心地又道:“你们到里面去守着小宝宝,寸步不离,千万不要让他离开你们的视线。”

“是,小姐,您放心,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小公子。”缨道。

黑衣也道:“王后放心,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小殿下。”

“我会很快回来的。”花青瞳不舍地又看了一眼小宝宝的方向,这才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流光闪身而去。

“王后干什么去了?”黑衣疑惑地问缨。

缨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不知道,我们进去守着小公子。”

二人闪身进了屋里,齐齐守在小宝宝身边,而就在这时,原还睡的十分香甜的小宝宝,此刻竟是突然睁开眼睛,水汪汪眼睛圆溜溜地看着他们,眸光清澈,毫无睡意。

二人吓了一跳。

“黑衣,你带我去一个地方。”小宝宝爬起来,张开胖乎乎的小胳膊,让黑衣抱。

小宝宝只穿了一个粉嫩嫩的小肚兜,上面绣了平安吉祥,富贵花开的图案,十分精致好看,看着小宝宝藕节似的小胳膊,缨和黑衣齐齐被萌的一脸血,二人皆是满脸温柔,缨声音轻柔地问:“小公子,您怎么醒了?”

“我一直就没有睡着,我要去办一件事,趁娘亲瞳瞳不在,你们一定要为我保密。”小宝宝面瘫着小脸,十分严肃地说道。

看着他微噘着粉嘟嘟的小嘴说出这样的话,黑衣和缨心里被萌翻的同时,额角也不禁滑下了两行冷汗。

“小公子,您还是在家睡觉吧,外面不安全……”缨为难地道,他知道小公子聪慧,但是这么小就知道背着娘亲说要出去办事,真的好吗?

小宝宝知道缨是娘亲的人,因此对他十分温和,但是一转头,看着黑衣时,他可爱的小包子脸顿时就阴狠起来,他冷冷地瞪着黑衣,“你抱我出去!”

黑衣脸色一变,不敢违抗,微微低头,拿起放在床头上的小衣服,低声道:“小殿下,那属下先为您穿衣吧!”

“嗯。”小宝宝微微扬起下巴,十分冷傲地应了一声,伸展开小胳膊小腿,让黑衣侍候他穿衣。

缨表情纠结地看着他们,直到黑衣给小宝宝穿好了衣服,抱着他要出去,缨才犹豫着开口,“我、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不用了,有黑衣一人就足够了。”小宝宝软软糯糯地说道,语气却不容置疑。

缨当然知道黑衣很厉害,身为魔卫,他的修为自是深不可测。只是,他还是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黑衣,小心,务必保护好小公子,快去快回。”

黑衣朝他点了下头,抱着小宝宝闪身而去。

缨留在原地,屋子里空了,他务必得保护好现场,不能让人发现小姐和小公子都不在了。

朝阳国万象宫分殿。

元境愁眉苦脸地看着面前的两只卷轴,连连唉声叹气,万万没有想到十二秋使居然使了小性子,不接圣旨了,这让他怎么跟上面说?不行,明天还得去劝劝十二秋使才行。

而另一边,邹大人也心情不佳,他今天得罪了花青瞳,也不知花青瞳会不会记恨于他?都怪他一时糊涂,得罪了十二秋使,春殿主的侍妾,地位又怎么能与四季使者比?

他正在暗暗不安,就在这时,屋中突然有些动静,夜风掀动帘帐,他猛地从书案后抬起头来,只见窗口处,正立着一道身影,无声无息,阴冷无比。

那身影,正是花青瞳。

花青瞳一身厚重的黑衣,她站在夜色里,身影忽明忽现,看不大真切,但邹大人是天眷者,他自然可以看出,那身影就是花青瞳。

“花青瞳!”邹大人的脸色骇然大变,他惊惧不安地看着花青瞳,“你、你要干什么?”

花青瞳面瘫着脸盯着他惊恐的脸色,她缓缓迈步走上前来,冷冷地道:“你好像很害怕?”

邹大人脸色惨白,连连后退,“花青瞳,你要干什么?你可千万别胡来!”

邹大人此刻简直是惊骇万分,他万万没有想到,花青瞳竟然找上了门来,他想过也许花青瞳会记恨他,以后会报复他,但没想到,她竟半夜就找来了,这简直就是触不及防。

花青瞳冷冷盯着他,面瘫道:“你别怕,我不杀你,只是想揍你一顿,你今天吓到了我的小宝宝,不揍你一顿,我心里憋的慌,你乖乖别动让我揍,我揍完了就走。”

邹大人一双老眼瞪的滚圆,他不可置信地掏了掏耳朵,“什、什么?你说什么?”

见他还在躲,并且暗暗防备,花青瞳眼中霎时闪过一丝不耐之色,她冷哼一声,突地欺身上前,周身黑雾翻涌,阴冷的气息霎时将邹大人包裹,这屋里的一切摆设物什,都以肉眼要见的速度被冻结成冻,一缕黑色的雾气,骤然飞射向邹大人。

邹大人看着那黑雾飞来,简直是眦目欲裂,他连连闪身去躲,然,那黑雾竟是如影随形,以迅雷之势,灵活地窜进了他的心脏。

花青瞳目光阴冷地看着他,“都说了让你乖乖别乱动,你偏不听,你今天吓到了我的小宝宝,我总得找你出气才行。”

她话音刚落,邹大人就蓦地发出一声惨叫,他死死捂住心脏,心脏里的那张小网不断收缩,绞着他的心脏,剧痛无比。

邹大人本就对花青瞳心存了惧意,此刻被罗天锁魂一折磨,简直就是痛悔交加,他怎么就得罪了她呢?秋殿的人果然没一个是好惹的。

看着罗天锁魂将邹大人折磨的生不如死,形象全无,花青瞳眼中终于露出一丝满意,“你知道错了吗?你要是知道错了,明天就去正义候府赔礼道歉,我要让小宝宝知道,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你做的到吗?”

被折磨的痛不欲生的邹大人闻言一边惨叫一边连连点头,“可以,可以,十二秋使饶命,您放过我吧,今天的事情,真是我一时糊涂,一念之差,我也很后悔!”

花青瞳点了点头,停止了折磨他,“你已经中了我的罗天锁魂,是我的人了,放心,我不会杀你,只要你乖乖听话就好。”

邹大人脸色煞白,被周围阴冷的气息冻的瑟瑟发抖,宛如被凌虐过的小媳妇,可怜无比,战战兢兢地道:“花……不,十二秋使,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那罗天锁魂,你能不能给我拿掉?”

花青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可能,你可以选择死,或者是被罗天锁魂控制,你今天的所做所为,吓到了我的小宝宝,我本来是想杀了你的,可是,想到杀了你后果挺麻烦的,我便只打算来教训你一顿,只要你以后乖乖的,我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邹大人顿时满脸呆滞,他、他他他、吓到了她的小宝宝?想到那个小婴儿盯着他的阴冷眼神,他顿时浑身发寒,明明是他被那个小婴儿吓到了好不好?

然而,邹大人分明是百口莫辩,看眼前的情形,这十二秋使分明就是不知道她那小宝宝有多恐怖,特意来找他算帐的,她可真记仇!

花青瞳心里着急,她只是离开了小宝宝这么儿一小会儿,心里就牵挂不已,她算了算时间,又凶狠地威胁了邹大人几句,便匆匆离开这里。

邹大人看着花青瞳离开的方向,简直就是欲哭无泪,所以,他就这样被十二秋使教训了?

花青瞳离开后,他屋里的东西都缓缓消融,唯余他心脏里的那张罗天锁魂的小网证明了花青瞳来过的痕迹。

而就在他捂着心脏,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时,一抬头,却正好看到窗口处又有一道黑影静静站立。

刚刚被摧残过一通的邹大人口中蓦地发出一声惊呼,“啊!”

他这次显然是惊骇欲绝,本能地悲吼道:“十二秋使,放过我吧,你不是走了吗……”他话没说完,便看清了那阴影里的黑影哪里是花青瞳,而是一个浑身黑暗的男人,而男人的怀里,正抱着一个小娃娃。

而那小娃娃,正是十二秋使口中所说的那个被吓到的小宝宝!

这哪里像是被吓到的小宝宝?看看他那眼神,哪里像是一个小宝宝该有的眼神?分明是个小魔王好吗?

“黑衣,看来娘亲瞳瞳已经来找过他了,唔,他身上有娘亲瞳瞳的气息,娘亲瞳瞳已经教训过他了,既然如此,我就不杀他了,不过,他今天欺负了娘亲瞳瞳,还想把娘亲瞳瞳关进地牢里,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才能出气!”

小宝宝软软糯糯的小奶音在夜色里响起,惊魂未定的邹大人此刻只想一头撞死了干脆,这对母子简直要命啊!

------题外话------

更新到,今天更新的晚了,码字的过程中有个小时候的小伙伴来家里,耽搁了一会儿,这两天娃更新不给力,娃心里很愧疚,很不安,希望亲们多多谅解,娃这几天真的是精神不好,身体果然是革命的本钱,娃这阵子是深有体会,不说了,娃明天会更新6000+的,抱抱亲们,爱你们!明天还是在下午五点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