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放酒窝(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衣和小宝宝迅速朝花青瞳那边冲去。

此时,花青瞳也隐隐意识到中年男子的厉害,“你不是天泉境!”花青瞳面瘫着小脸,眼中寒芒闪烁。

“哈哈哈,花青瞳,你才知道。你要知道,本座从一开始,要的就不是你的性命,而是你的药之传承。”

中年男子微笑道,目光轻佻地看着花青瞳。

“你既然如此厉害,上次为何不抓了我拿走药之传承?”花青瞳冷冷反问。

“那怎么可以?上次你要生了,我若是下了重手,万一要了你的命得不到药之传承,岂不是我的损失?”中年男子又道。

花青瞳审视地看着他,试探道:“你在天药门地位极高,你是天药门的长老?门主?”

中年男子微愣,既而勾唇冷笑,“我可不能将我的真正身份透露出来,你心狠手辣,万一去报复我的家人,我可是防不胜防。”

“你既然知道我的手段,就别来招惹我!”花青瞳怒道。

“哼,等我拿到了药之传承,自然会杀了你以绝后患。”中年男子道。

“你藏头缩尾,现在这幅样子也不是你的真容吧,唔,你可真是胆小如鼠。”花青瞳面瘫着脸道,“既然今天碰上了,那我也不防试试天珠境的力量。”

“不自量力,若不想多受苦头,就快快交出药之传承!”中年男子也面露冷色。

花青瞳冷哼一声,眼中冷芒大作,陡然的,她双手屈指一弹,十根由天之力凝成的毒针在夜色里闪着五彩的幽光,成一字形朝对方的中年男子飞刺而去,中年男子连连闪身避闪,同时也射出细密的尖针。

花青瞳也不甘服输,她不断地凝出毒针,最初还是十根,而后,便是直接成了二十根,三十根,甚至是上百根毒针齐齐凝聚,这些毒针光芒五彩斑斓,上百根凝成一片,仿佛一张五彩毒网,直冲中年男子而去。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惊诧之色,“好手段,你区区天泉境,天之力竟如此浑厚,果然不能留你!”

说时,中年男子一挥手,他的药针连绵一片,乍一看,足有成千上万根,绵密的细针凝成一片,让花青瞳眼露骇然。

然而真正要命的却并不是这些连成一片的针网,而是天珠境强者才有的强大神通,空间之域。

修为到了天珠境,天泉中心会有天珠诞生,天珠里蕴含一方空间,此时的天眷者,已经对空间法则有了一定的领悟力,他们会根据自己的天之力属性,凝结出自己独有的空间之域,在天珠境的空间之域里,除非是修为高过他,否则,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

就在花青瞳惊骇于那连绵成雪白一片的药针之时,她已不知不觉陷入了一个银白的空间之域,这里放眼望去竟是一片药田,药田中长满了各种珍奇药材,人参娃娃,灵芝宝宝,首乌,天药仙葩等珍稀之物无数,药香扑鼻,灵气沁人。

花青瞳有一瞬的惊叹,但是,当她意识到这些灵药竟伸出无数细密的根须向她刺来,并争先恐后地要将她的天之力吞噬掉时,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里,而在这个空间里,不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灵药吞噬着自己的天之力。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露出一丝狠色,既然如此,就别怪她拼命了!

她运转罗天锁魂,阴冷的黑雾在她的周身荡漾起来,这罗天锁魂乃是禁法,禁法之所以称之禁法,就是因其有着普通法术没有的恐怖之处,阴冷的黑雾迅速在这方空间里蔓延开来,所过之处,一株株灵药被冻结成冰,阴冷至极的温度,竟这方空间几乎陷入凝滞。

而花青瞳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她的脸色迅速地苍白下来,每次使用罗天锁魂,所付出的,都是她的寿命。

“黑衣,快!”而外面,黑衣和小宝宝却是看到了花青瞳陷入了一个扭曲的空间里,看着她身上黑雾弥漫,小宝宝眼中不禁露出焦急,他眉心的第三目骤然张开,耀眼的金光如同划破夜幕的天光,金光化作一道利韧,朝着那方空间狠狠斩下!

轰!

头顶的天空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天地震荡,花青瞳扬起头,只见一束金光在虚空闪烁,几乎是本能的,花青瞳辨识出了那道金光的来历,她脸色剧变,“小宝宝!”

没想到小宝宝居然会出现在这里,相比于之前,花青瞳心中隐隐多了一丝焦燥,小宝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半夜醒来发现自己不在,所以才出来找她的?

花青瞳只能如此作想,因为挂念着小宝宝,她越发迅速地运转起罗天锁魂,这方空间之域里的一切,都开始迅速地结了阴冷的黑冰,黑冰刺骨,令中年男子的脸色猛地一变,连同他的身上,也随之被覆上了一层黑色的冰霜,周围的空气迅速的降了下来,阴冷噬人,中年男子的动作,也明显的有些僵硬。

“罗天锁魂!”中年男子脸色狰狞地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他正欲收回空间之欲,而就在这时,黑衣和小宝宝已经到了,黑衣扬起宽大的衣袖,如同黑雾遮天,浓郁的黑暗之力化作粘稠的黑浆,带着恐怖的腐蚀之力,一触到中年男子的空间,便发出‘滋啦’一声锐响,空间随之破了一个大洞!

花青瞳骤然抬头,眼前药香浓郁的空间迅速的崩塌倾陷,花青瞳一出空间,随即恢复了自由,她四下一扫,果然见黑衣抱着小宝宝就站在不远处,花青间眨了眨眼睛,看向小宝宝,小宝宝也眨了眨眼睛,无辜地看向花青瞳。

“黑衣,带小宝宝回去!”花青瞳被小宝宝无辜的小眼神看的心中发软,但她生怕小宝宝留在这里受到伤害,随即忙喝道。

“娘亲瞳瞳,我不回去,我要打坏人!”小宝宝软软糯糯地开口,小脸儿认真,小奶音让花青瞳的心险些软化。

“呵呵,正好,看我抓了你的这小崽子,花青瞳你是要你的药之传承,还是要这小崽子的命!”中年男子突地大笑起来,他周身天之力涌动,罗天锁魂的冰渣子瞬间消散,但中年男子的脸色却依然苍白,被罗天锁魂冻结过,这中年男子哪怕修为高深,也已受了重伤。

花青瞳听到中年男子如此说,眼中霎时杀意涌动,她冷喝一声,“黑衣,带小宝宝走!”

说完,她陡然朝中年男子袭去,手中骇然凝聚出一团黑雾,黑雾蠕动,渐渐形成一张大网,大网阴冷至极,如同来自九幽,瞬间朝中年男子罩了过去。

中年男子眼中精芒一闪,庞大的天之力涌动,闪身疾退,而后掌中幻化出尖刺,朝黑网斩去。

而小宝宝却是对黑衣道:“你把我放下,去帮娘亲瞳瞳!”

“小殿下,这……”黑衣顿地满脸为难之色,他怎么可以把小殿下放下,万一出了事,他可是没脸见王和黑海民众。

“黑衣,你敢不听话?”小宝宝面瘫着小脸,眼中射出一缕不悦的冷芒。

黑衣顿地头大如斗,满眼为难,“小殿下,不是黑衣不听话,而是您还小,属下不能放开您啊!”

眼看花青瞳和中年男子战的不可开交,小宝宝眼中越发闪过一丝焦急,他想帮助娘亲瞳瞳,这种看着她一个人战斗,而他无能为力的状态,让他心中极为焦燥不安,当即,小宝宝眉心的第三目乍然开启,黑色的冷芒射出,直刺中年男子而去,中年男子忙闪身避退。

与此同时,他趁着黑衣不备,竟是陡然挣脱他的怀抱,小小的身体凌空飞起,他俯首俯视着下方,第三目中,又是一道黑芒射出,这一道黑芒又快又粗,竟真的不偏不移地击在了中年男子身上。

“嘶!”中年男子被黑光击中,顿时身形踉跄后退,口中发出一声隐忍的痛呼,低头一看,被击中的部位,竟冒出缕缕黑烟,伤口迅速腐烂。

中年男子惊骇地抬起头,看向那空中的小婴儿,眼中闪过深深的惊骇之色。

花青瞳也大惊失色,“小宝宝,你不听话!”她大惊,第一时间就朝小宝宝飞去,欲将他抱进怀中,只因,一击之后,小宝宝的第三目竟迅速黯淡,小身子也不支,迅速朝下方坠落。

花青瞳眦目欲裂,心慌失措,脸上血色尽褪,这一刻,便是天塌下来,也不能分走她的心神,她满心满眼,只有小宝宝下坠的身子。

小宝宝到底还是小娃娃,此刻如此变故,他面瘫的小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惊慌之色,小嘴一瘪,却因还没有落到娘亲瞳瞳怀里,竟是硬生生憋着没有哭出声来。

小家伙危险之际,面瘫的小脸已然破功。

中年男子在这时却是突然发出阴冷的笑意,身形也凌空而起,朝小宝宝下坠的身子扑去。

“黑衣!”花青瞳大喊黑衣,顾不得去接小宝宝,闪身去挡中年男子,如此一来,小宝宝下坠的身子便无人去接,黑衣此时被花青瞳一吼,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忙朝小宝宝扑去。

他陡然化作一片黑雾,一闪之际,已然到了小宝宝身边,但是,他伸出的双手却是接空,他脸色骇然大变,定睛一看,小宝宝却是稳稳地落在一个怀抱中。

黑衣抬头一看,就见一名白衣青年不知几时到来,此刻,小宝宝正是被他接在怀中。

这白衣青年,正是裴若宁。

裴若宁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哎,半夜三更,你们不睡觉作甚在此打架,若不是本公子出来散心,又岂能接住小宝宝?”

裴若宁抱着小宝宝嘟囔道。

花青瞳此刻也看到了这一幕,方才裴若宁出现的身影疾快,他应该也是看到小宝宝遇险,这才闪身前来相救的。

“多谢!”花青瞳忍不住大松一口气,不管怎么说,都是裴若宁救了小宝宝,她是真正的感激他。

裴若宁抱住了小宝宝,微笑摇头,“不用谢。”

“黑衣,给我杀了他!”花青瞳耐心尽失,命黑衣前来杀了中年男子。黑衣本就保护小宝宝不力,此刻难得有了将功赎罪的机会,又岂会错过?当即他身形一转,朝中年男子扑去,此刻中年男子已经伤的不轻,又岂是愤怒中黑衣的对手,况且,他的天礼此刻也被晶晶追的筋疲力尽。

大概是誓要吃到人参娃娃一口肉,晶晶飞转的疾快,如同一个小陀螺一般,在空中突突地直转。

而那胖乎乎的人参娃娃却是身子笨重,跑的越来越慢。

花青瞳转身朝小宝宝而去,小宝宝被裴若宁抱着怀里,小脸惊呆,眼巴巴地瞅着花青瞳。

花青瞳到了近前,忙伸手从裴若宁怀里接过孩子,裴若宁也不犹豫,小心翼翼地将小宝宝送进了花青瞳怀中,他笑容腼腆,有些不好意思,“我不会抱孩子,大概是把孩子抱的不舒服了。”

“没事,你救了他,谢谢你。”花青瞳一边轻拍着受惊的小宝宝,一边对裴若宁道调。

眼见花青瞳眼中真诚的感谢,裴若宁笑容越发羞赧,“祥云郡主,你和孩子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要不我送你们回去吧,大半夜的,在外面多不安全啊。”

花青瞳低头看一眼小宝宝,小家伙显然是受了惊了,小胖手此刻正紧紧地揪住她的衣襟,小嘴瘪着,小脸儿再次恢复了面瘫,只一双眼睛浸满了泪水,水汪汪可怜无比地看着她。

花青瞳心疼的有些窒息,又是生气他的不听话,又是心疼他受了惊,一时也不禁红了眼眶,心里难受极了。

“祥云郡主,你……没事吧?”裴若宁无措地看着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而后手忙脚乱地从怀中掏出一方洁白的帕子,递到了花青瞳面前。

花青瞳一愣,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眼神真诚关切,神情拘谨,但是,花青瞳却是心坚如铁的主儿,她轻轻摇了摇头,“多谢裴公子,不用你送了,你也快回去吧。”

说完,她兀自抱了孩子朝候府掠去。

“哎,祥云郡主,我送你!不看着你回去,我不放心啊!”裴若宁忙闪身去追。

于是,花青瞳在前,裴若宁却是不远不近地跟在后头。

刚到了候府门前,花青瞳正待抱着孩子入内,却是见一道白色的身影如同夜里绽放的一株雪莲,静静地候在大门前。

一见她和小宝宝回来,那株雪莲骤然动了动,抬头,清冷的容颜霎时柔和,但待看到跟来的裴若宁时,他的脸色又顿时漆黑一片。

------题外话------

二更到,明天上午娃要去重装电脑的系统,最近系统依然还总是丢稿,娃是各种崩溃,明天的更新还是下午五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