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大松鼠小松鼠(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连你都说很不一般,那就一定有些本事。”姬泓夜淡淡道,“天礼为人参的天眷者可不多见啊。你退下吧。”

姬泓夜转身,朝屋内走去,他的唇角微微掀起一抹柔和的弧度,瞳瞳和小家伙应该睡着了吧?

黑衣沉默了一下,连尽快道:“王,关于小殿下……他似乎是魔子。”

姬泓夜身形一顿,缓缓转身看着黑衣。

“属下不确定,但十有八九是。”黑衣道,随即,他又将今夜的事说了一遍。

“魔子?呵,黑衣,你的感觉没错,他就是魔子。”姬泓夜轻笑了一声,眼底的光芒亮若星辰。

黑衣的眸光骤然炽热,“王,是不是和您的这具分身有关,当年您这具分身是凝聚了最多的魔性的。”

“许是与我这具分身有关,但更多则是血脉返祖之故,黑衣,你只看到了他是魔子的身份,却看不到,他同样是大帝君临的血脉,虽不及瞳瞳纯净,但绝对是大帝血脉中仅次于瞳瞳的纯净血脉,也许,正是大帝血脉促使他成为了魔祖返祖血脉。”

“大帝血脉?”黑衣的脸上露出一丝震惊,然后便是茫然,“王,您是说,小殿下同时身怀大帝血脉和魔祖血脉?”

姬泓夜听他这样说,也不禁唇角微抽,“的确是这样,毕竟上古之时也没有大帝血脉和魔祖血脉结合生子的事情,我和瞳瞳这是第一例。”

“那……那小殿下将来是要继承魔祖之位,还是大帝之位?”要知,大帝和魔祖那可是势不两立的。

黑衣深深的茫然了。

姬泓夜目光幽幽地看向他,“黑衣,你也看到了,其实这并不是我能说了算的。”

黑衣顿时无语地看着他家王,“王,您……”好可怜啊。

小殿下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他家王,那就是说,他以后要讨好的人,只有王后!

姬泓夜幽幽地看着他,“黑衣啊,别让瞳瞳知道黑莲与我的关系,你懂的?”

黑衣严肃地点头,用力地点头道,“属下懂!”

“还有,缨,你也会保守秘密的,对吧?”姬泓夜转头,看向阴影里。

阴影里沉默一瞬,处于震惊中的缨这才发出声音,“是,黑天尊上,属下会保守秘密。”

“这就好,你为我保守秘密,我也会为你保守秘密,你家主子可好?”姬泓夜眼中幽光闪烁,脑海中的记忆越发的清晰起来。

缨感觉到姬泓夜暗含的威胁,沉默一瞬,才道:“我家主子很好,谢黑天尊上记挂。”

姬泓夜缓缓点了点头,转身,身体化作一缕黑烟,涌入了屋内。

花青瞳和小宝宝已经睡着了,丝毫没有察觉屋中多了一个人,姬泓夜缓步走到床边,看着一大一小香甜的睡脸,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柔和的弧度,端看母子俩人彼此拥抱依偎的架势,他就知道,完全没有他插足的份,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伸出手指,轻轻地点在了小宝宝眉心的竖眼上。

缕缕黑色的光华从他的指尖窜入小宝宝眉心之内,这小家伙这么小就敢动用魔祖之眼,还力量透支,着实不甚明智,但也真是胆大妄为,为了防止他下次再胡闹,他要不要暂时封了他的那只眼呢?

他犹豫了一瞬,终是没有动手,算了,这小家伙对他防备心甚重,若封了他的第三目,说不定他明天起来会趁机向瞳瞳告状,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

随着黑光不断渗入小宝宝的眉心中,小宝宝因力量透支,光芒黯淡的第三目再次明亮起来,姬泓夜这才缓缓收回手指,轻轻用指腹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脸儿,软软滑滑的,他唇角扬起一抹温柔邪气的笑容,小家伙的小脸儿挺好摸的,醒来的时候估计是不会让他摸的,此时不摸,更待何时?

许是好梦被打搅,小宝宝不由发出不满的哼哼声,因为以往他睡着的时候娘亲瞳瞳总是对他各种骚扰,因此他只是习惯性地哼哼了几声,便不予理会了,甚至他还本能地用小脸蹭了蹭,这才抿了抿小嘴,再次睡熟。

“真可爱。”跟瞳瞳一样可爱。

姬泓夜轻笑一声,手指轻轻戳了戳他小脸上因抿唇而微露的小坑,“原来随我长了小酒窝啊。”

他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句,手掌移动,从小宝宝的脸上,移到了花青瞳的脸上。

“唔,小松鼠的脸蛋更圆了。”姬泓夜啧啧低叹,眼中流淌着浓浓的笑意,瞳瞳比原来丰润了不少,这小脸就更圆了起来,他偷摸完她的脸,又伸去捏好那对肉乎乎的耳朵。

花青瞳终于也体会到小宝宝在睡梦中被人骚扰是何种痛苦的感觉了,她不满地将脸在枕头上蹭了蹭,企图甩开那种烦人的触摸。

姬泓夜哑然失笑,目光宠溺地收回手。

而与此同时,一片无人的丛林里,空间微微的扭曲,随之,便是一片白光闪烁,白光几番闪烁之后,一个有些狼狈的人影噗嗵一声跌落在地。

他强撑着半跪在地,努力使自己不至于太过狼狈,但纵然如此,他依然缓和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站了起来。

刚站起来,他的身形摇晃了一下,他只能将半边身子靠在了身边的青皮树上,“花青瞳,你果然构结了窃天者,哈哈,若是本座将这个消息放出去,即便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啊,哈哈!”

这人正是那中年男子,与黑衣交手后,他越发重伤,只能施展秘法逃遁,与此同时,在与黑衣对战的过程中,他也发现了黑衣窃天者的身份。

窃天者,历来都是天眷者的恕敌。

窃天者是魔,他们会吞噬天地间一切的能量,来提高修为,而天眷者对于他们来说,无疑就是最佳的能量来源,因为,天眷者的天礼,超越一切天材地宝。

“药之传承,我必须拿到手,必须。”他脸色苍白的喃喃着,随即抬手在脸上一抹,一张仿若无形的东西便被掀了起来,那东西比蝉翼更薄,如同虚无的气,他用力一揉,那东西便被揉碎,瞬间消失掉了,而与此同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一张格外俊美的容颜。

这张容颜轮廓分明,宛如刀肖斧凿,五官更是精致绝伦,却又极致的阳刚,这张容颜,简直完美英俊到人神共愤。

戴着面具,他看起来是一名中年男子,然而此刻,这张俊颜分明只有三十左右,风华正茂。

他的瞳孔微微透出一丝淡淡的青色,不甚分明,却令他更加华美绝伦。

此刻,他这张俊美的脸庞上流露出浓浓的坚毅和狠辣,“药之传承,必须是我的。”对于旁人,药之传承只是一份传承,可是对于他来说,重若生命。

就在这时,一顶小轿缓缓从天而降,抬轿的是四名白衣男子,看到倚靠在树上的中年男子,四人恭敬地跪倒在地,“参见门主。”

林君泽淡淡地扫过四人,身形一晃已经上了小轿,他有些虚弱地开口,“回吧。”

四名白衣男子不再应声,却是默默地抬起小轿疾行而去。

……

第二天早上,花青瞳和小宝宝同时满足地睁开眼睛,花青瞳习惯性地抬头去摸小宝宝的尿布,咦,小宝宝今天没有尿床,她眼睛一亮,低头在他粉嫩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夸赞道:“小宝宝真乖,今天居然没有尿床。”

小宝宝也很享受得意地在花青瞳颈窝里蹭蹭,姬泓夜坐在不远处的青玉桌上,一边捧着茶杯自饮,一边目光含笑地看着他们,真的没尿吗?那他昨夜换洗的是什么?

看他们互相亲亲,又蹭蹭,像极了丛林里的大小松鼠,真是可爱的不像话,他含笑的目光越发柔软无比,他倒想想看看,他们几时才能发现他的存在。

花青瞳和小宝宝亲昵了好一会儿,这才起身给小宝宝穿衣,只是,她的动作越来越僵,越来越慢,只到她循着那灼热的视线抬头,这才看到不远处的青玉桌旁,姬泓夜正一手端着碧玉茶杯,一手撑着下颌,眉眼含笑地看着她和小宝宝。

他一身的白衣纯洁华丽,繁丽层叠的白纱似有光泽闪烁,雪莲花的暗纹栩栩如生,隐约似有雪莲的清香飘逸而出,华衣广袖,黑发如瀑,顺着那强健的宽肩倾泄而下,黑白辉映,绝艳生香。

然而,这一切都不及他那张笑意灼热而灿烂的容颜,见她看来,他轻轻地冲她眨了眨眼睛,就像第一次看到他时那样,他眼底的灼热带着几分狡黠的光晕,笑意深深。

花青瞳面瘫着脸,脸颊却是瞬间涨的通红,怒道:“酒窝,你怎么可以不请自来?”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小宝宝也转身,看了花青瞳一眼,也面瘫着小脸冷冷地道,只是小奶音明显没什么威慑力。

“唔,我先回答谁?”姬泓夜唇角的笑意扩大,戏谑地看着床上的一大一小,在他看来,床上的两只明显就是一大一小两只松鼠,大的面瘫着脸呆萌萌的,小的面瘫着脸分明是有样学样,他忍不住有些手痒,真想过去扑倒他们狠狠地揉一揉啊。

但是他也知道那样做一定是讨不了好,所以只能按捺下心头的冲动戏谑道。

花青瞳和小宝宝本能地对视一眼,两双水汪汪的眼睛瞪的一样的圆,似乎在无声地商量先让他回答谁,姬泓夜拿手掩唇,强忍笑意,看的津津有味。

“酒窝,你别叉开话题,你怎么可以自己闯进来,你快出去!”还是大的比小的聪明一些,率先回过神来,凶巴巴的低吼道。

“噗!”姬泓夜忍不住了,猛地噗笑出声,然后就不可遏制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笑声回荡,花青瞳和小宝宝顶着一大小两张面瘫脸,不解又生气地看着他。

姬泓夜兀自抱着肚子,笑的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水光潋滟。

“你别笑,你快出去!”小宝宝觉得他一定是在笑自己和娘亲瞳瞳,顿时气呼呼地道。

花青瞳的眼神很是茫然,不明白他到底在笑什么。

终于,姬泓夜止了笑,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抬头看向床上的一大一小,见两人一前一后地坐着,均是面瘫着脸,眼神不解又带着怒气地看着他,他身形一晃,眨眼已经到了二人面前。

他双手撑着在床沿上,身体前倾,一双水波荡漾的桃花眼,专注又风情地望进花青瞳眼底,“瞳瞳,别生气,快帮小宝宝穿衣服,我来帮你怎么样?”

“小宝宝不用你帮。”花青瞳登时警惕,她才不要让他给小宝宝穿衣服,万一他在打小宝宝的注意怎么办?

然而,花青瞳却不知人家打的并非是小宝宝的主意,而是她的。

花青瞳生怕酒窝会给小宝宝穿衣服,便尽快拿起小衣服给小宝宝穿起来,而姬泓夜,却是自然而然地拿起她的衣服,给她往身上套。

花青瞳一双水灵灵的眸子蓦地瞪大,她好像一直没穿衣服。

低头一看,她只穿了里衣,胸口因为小宝宝要吃奶,已然是春光外泄。

“啧,瞳瞳长大了啊!”姬泓夜意味不明地叹了一句,不紧不慢地给她套衣服。

花青瞳一把将他手中的衣服抢了过来,面瘫脸上目光十分严肃,“酒窝,你快出去,你这样是不对的,你不能随便在我的屋子里。”

姬泓夜桃花眼微微一挑,“哎,瞳瞳,我这是在帮你穿衣服啊,你怎么能赶我走?我可是好意!”

说罢,姬泓夜又抬手,帮她将敞开的胸口拢了拢,指尖有意无意地扫过她的皮肤。

花青瞳顿时脸夹涨红。

小宝宝懵懂地看着他们,见状突然扑了上去,抱住花青瞳的胸前,大呼:“我的!”

看着如同护食的小狗儿一般护住他娘胸口的小崽子,姬泓夜顿时一阵无语,额角的青筋缓缓地跳了两下,牙齿也咬的咯咯作响,总有一天他会让这小崽子知道那是谁的。

花青瞳搂住小宝宝,歪头冷冷地道:“酒窝,你这是调戏我,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姬泓夜眸光一闪,心知适渴而止的道理,便也不再纠缠,转身利落地走了出去。

花青瞳顿时暗松口气。

“娘亲瞳瞳,咱们不要他,对不对?”小宝宝面瘫着脸,严肃地看着花青瞳,认真的眼神儿似在确认着什么。

“嗯,不要他。”花青瞳重重地点头,“小宝宝,你也不想要他对不对?”

“嗯,不要他。”小宝宝重重地点头,“娘亲瞳瞳,我一点也不想要他。”因为,他会跟他抢娘亲瞳瞳啊。

暖香殿里,姬泓夜笑意盈盈地陪着西门清雨和肖天昕说话,他长的好,刻意讨好一个人的时候,没有人能逃得了他的手段,只是,西门清雨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讨好的人,因为,她的心中对姬泓夜颇为质疑。

不为别的,只因孩子已经七个多月了,姬泓夜这才出现,若说他有多在乎瞳瞳和孩子,西门清雨是真的不太相信。

也因此,她对姬泓夜的示好,只是不冷不热,止于礼节。

姬泓夜唇角含笑,潋滟风情的桃花眸似洞悉一切世事,他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沉重了脸色,“一眨眼,孩子已经那么大了,瞳瞳一定很辛苦,只是可惜,我却没能陪在他们身边。”

西门清雨淡淡地睨了他一眼,心中冷笑一声:你知道就好。

然而,姬泓夜话音一转,“瞳瞳刚生下孩子的时候,我实在不敢在她眼前晃,生怕她怀疑我是要和她抢孩子,我怕她情绪不好,伤了身子,所以这才咬牙离开,没想到,这一离开竟是七个多月,孩子都会说话了……其实,我真的很想陪在他们母子身边,守着孩子长大,可是,瞳瞳她……哎。”

姬泓夜说着,明明是说给西门清雨听的,此刻竟也分外的感到心酸。

西门清雨一愣,眼神闪了闪,如此一说,倒真怨不着姬泓夜。只是,瞳瞳为何不接受他?

“夫人,咱们还是那句话,多劝劝瞳瞳吧,这两孩子连孩子都有了,大宣还能对小皇孙和太子妃不好?你是瞳瞳的亲娘,多劝劝她,不论是为了瞳瞳还是为了孩子,亦或是为了泓夜,劝他们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那样瞳瞳就是大宣的太子妃,小天儿就是大宣的小皇孙,谁也不敢看轻他们。”肖天昕趁热打铁道。

“是啊,那样多好,这辈子,除了瞳瞳,我谁也不要了。”姬泓夜也道。

西门清雨的脸色一变再变。

花青瞳抱着孩子到来时,正好听他们在说话。

她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姬泓夜,心想,酒窝这样真是无聊,他明明知道她不可能会嫁给他了,为什么还要说这些话?

幽冥契约就是一道永恒的天堑,将他们狠狠的隔开。

姬泓夜似有所感,他忽地转头,看到门口的一大一小,他微微眯起眼睛笑道,“哎,瞳瞳,快进来。”

小宝宝经过之前的事情,越发清晰地认识到这个是他父亲的人,是会和他抢娘亲瞳瞳的,因此,此刻再面对他,他简直就是如临大敌。

“哎,小天儿来了!”西门清雨脸上立即露出笑容,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伸出怀抱欲将花青瞳怀里的小宝宝接过来。然而同时,另一双洁白如玉的纤手竟也伸了过来,显然也是要抱小宝宝。

西门清雨一愣,回头看向肖天昕,肖天昕微微一笑,动作自然地收回了手,“夫人,你抱吧,我看着就好。”

西门清雨没有客气,将小宝宝接了过来,抱着他走到餐桌旁坐下。

花青瞳也跟了上去坐好。她乖乖巧巧的坐着,眼睛亮晶晶地围着西门清雨和小宝宝打转。肖天昕丝毫不觉被冷落,桃花水眸饶有兴趣地扫过小宝宝的身上的衣服,笑道,“小天儿今天更可爱了,这身衣服真好看,若是天儿真是个女娃娃,倒也是好的。”

今天小宝宝穿了一身桃红色的小衣服,花枝滚边,绣有蝶纹,随着动作,隐隐有柔和的光泽流淌而过,十分精致华贵。再加上小宝宝玉雪可爱,此刻越发像极了女娃娃。

“我不要变成女娃娃。”哪知,小宝宝闻言顿时炸毛了。而肖天昕却是吃惊地瞪大了桃花眼,“小天儿会说话?”她看向花青瞳求证。

花青瞳点了点头,眼神隐隐流露出一丝自豪的神情。

肖天昕却是陡然兴奋起来,激动地看着小宝宝道:“小天儿,快叫祖母,皇祖母!”

小宝宝面瘫着小脸蛋,抿紧了小嘴,然后看向花青瞳,那眼神仿佛在问,他到底要不要叫?

花青瞳一愣,而后垂眸道:“皇后娘娘,小宝宝还小,他就是现在叫了,也不能代表什么,他这么小,什么都不懂。”

“什么叫不能代表什么?”

突然,一声恼怒的大喝声从门口处传来,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战风帝,战风帝虎目含怒,怒视着花青瞳道:“你这是在阻止孩子和他的亲人相认,你就不怕他长大后怪你?就算你是他的娘亲,也不能剥夺他与亲人相认的权力。”

这话有些重,也令花青瞳瞬间白了脸色,小宝宝却是意识到什么,凶狠地看向战风帝,“坏人!”居然敢凶娘亲瞳瞳。

花青瞳觉得战风帝说的有道理,但是,明明她和酒窝说好了不和她抢孩子的,为什么酒窝的父皇和母后还要这样做?

战风帝目光灼灼地看着小宝宝,这个孩子聪慧可爱,长大了一定不凡,让他放弃这么好的小皇孙,简直比杀了他还痛苦。

“不行,孩子必须要和我们相认。”他掷地有声地道。

花青瞳猛地瞪大了眼睛,凶狠地瞪向战风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