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荷包(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瞪什么瞪?再瞪也改变不了孩子是我大宣小皇孙的事实。”战风帝不是好说话的,铁了心想要回小皇孙,又岂会罢休?

花青瞳的眼眶一下就红了,眼底隐隐有阴冷的黑雾弥散开来,姬泓夜见状,心中顿知不妙,他忙出声道:“父皇,我不想认回孩子,你若是想要小皇孙,以后我再给你生就是了。”当然,和谁生,就是他说了算了。

“混帐!”战风帝丝毫没有体会到他儿子话中的真意,一听他居然不想认回这么可爱的小宝宝,他简直是怒不可遏,他对姬泓夜向来宠爱非常,这也是头一次对他说这么重的话。

姬泓夜顿时倍感心酸,一脸无语地看着他父皇。

战风帝接着道,“反正,你不认儿子可以,反正朕是非要认回小皇孙的,别的小皇孙且不提,眼前这个,朕要定了!”

姬泓抚额,险些哭出来,父皇啊,你倒底是看看我给你使的眼色啊!

花青瞳此时听闻姬泓夜不会要回孩子,心中大松口气,只要酒窝不要回孩子,战风帝再蹦跶她也不放在眼里了。

她眼中的黑雾缓缓消褪,面瘫着脸淡淡地瞥了战风帝一眼,转身从西门清雨怀中接过小宝宝往外走,“小宝宝,咱们回去啦,你今天想去哪里玩?”

小宝宝竟也将战风帝无视了,他眼睛一转,忽地想起昨夜他去找过邹大人的事,遂道:“哪里也不去,在家里玩。”

此话正合花青瞳的意,她昨天找过邹大人,还等着他上门儿来小宝宝道歉呢。

于是一大一小一拍即合,晃晃悠悠朝苍翠居走去了。

“站住,你要抱着孩子去哪里,快把孩子给我抱抱!”战风帝不干了,暗戳戳地搓了搓手,简直就是心痒难耐,香香软软的小宝宝啊,他真是好想抱好想抱,想抱的快要想疯了!

战风帝简直是凶神恶煞,闪身挡在花青瞳面前,怒目圆眸,里面燃烧着灼灼火焰,甚至迫不及待地伸手来抢小宝宝。

“你滚开!”花青瞳大怒,忙抱着小宝宝躲避他的魔爪。

战风帝虎躯一震,身上气浪一震,伸出长臂就来抢夺小宝宝。

西门清雨见状,眉心一蹙,这个战风帝是想孩子想疯了吧,对瞳瞳也太不客气了!

肖天昕瞥见西门清雨的神色,眉心顿时一跳,不由狠狠地暗瞪了战风帝一眼,这想抱孙子,就不能先忍忍吗?

“父皇,我有话跟你说!”姬泓夜也上前来拉住战风帝,但不想战风帝竟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怒道:“你滚,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索性连老子也别认了。”

他头一次觉得他儿子居然这么不顺眼,哪里有小宝宝香香软软的可爱?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姬泓夜被他父皇头一次如此森森的伤害,简直就是目瞪口呆,他不由看向花青瞳和小宝宝,却正好对上小宝宝有点幸灾乐祸的小眼神,他眼角一抽,觉得自己真是没活路了。

而花青瞳却是眉眼冷凝,面瘫地看着战风帝,“酒窝都说了以后还会给你生小皇孙了,你怎么就盯上我的了?你再盯着我的小宝宝,我就要揍你了!”

“瞳瞳,不得无礼。”西门清雨忙出声。

姬泓夜目光一黯,瞳瞳对他,就没有一丝在意吗?

“什么?揍我?就凭你?”战风帝大怒,身上气势大开,俨然是要与花青瞳战一场。

肖天昕眼角狠狠一跳,这个疯子,“姬融!”肖天昕怒喝一声,倍感丢人。

小宝宝则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这一幕,小拳头激动地握的死紧,显然是也想打一场的样子。

“乖宝宝,来,让皇祖父抱抱!”战风帝当即目光一转,一脸慈爱笑意地伸出双手,双眼渴望地看着小宝宝,小宝宝面瘫着脸严肃道:“你欺负娘亲瞳瞳,我不给你抱。”

花青瞳闻言,心里顿时一甜,连着面瘫脸都柔和了不少,她分外不屑地瞟了战风帝一眼,当即抱着小宝宝离开。

而此时,邹大人正哭丧着脸来到了正义候府外,他忐忑不安地来回踱步,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那对恶魔母子,他就止不住地浑身打颤。

他来回走了数圈,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上前去敲门时,一个青年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邹大人!”那个声音颇为温和。

邹大人本能地回过头去看,然而,邹大人绝不会想道,他就这么一回头,就再也没有了转身的机会。

花青瞳抱着小宝宝回了苍翠居后,二人心里都暗暗地在等邹大人上门。

只是,人是等到了,等到的却是一具尸体。

此刻正义候府门前已经围满了人群,邹大人死相极惨,死状与之前那些死去的天眷者别无二致。

花正义和战风帝,以及肖天昕,西门清雨都站在门口神色凝重地看着这一幕。正义候府的护卫努力疏散人群,就在这时,收到消息的元境和华君弦也匆匆而来。除此之外,孟少极和史罗杰也赶来了。

几名皇家侍卫上前搬动尸体,而就是这么一动,尸体压在身下的一只手中,却是突然露出一件物什来。

看清那物什的瞬间,花正义的瞳孔猛然一缩,只因,那物什竟是一只粉色绣有白莲花的荷包。

这只荷包他再熟悉不过,这是花紫辰送给花青瞳的,花青瞳一直珍爱非常,从不离身。

“先把尸体用白布盖上再搬吧。”花正义淡淡地开口。

“那怎么行,用白布盖住,岂不是看不到尸体身上的一些蛛丝马迹?万一因此错漏了凶手的信息,岂不是可惜?”一个声音陡然从围观的人群中传来。

花正义眼意寒意一闪,当即抬头朝人群中望去,最终却毫无发现,他心中已经隐隐意识到这必然是一场针对花青瞳的阴谋,万象宫的人死在了正义候府的门口,手中还握有花青瞳的荷包……

“盖住,邹大人身份不同寻常,不能有丝毫亵渎。”这次开口的却是华君弦,他了解花正义,花正义的性情绝不会无原无故说出那句话,既然说了,那就说明这其中必有原因,因此,见花正义脸色难看,华君弦虽不知原由,但却开口了。

皇帝开口,无人再有异议,眼看着两名侍卫已经拿来白布,将尸体从头裹到脚,而后两名侍卫便抬起尸体,朝一旁的担架上抬去。而就在这时,一股劲风陡然从围观的人群中刮来,劲风疾快,措不及防之下,两名侍卫被那劲风冲击的身形一踉,险些一头栽头,而与此同时,白布应风而落。

邹大人的尸体也随着劲风的力道狠狠一震,手臂下垂之余,他手中紧紧握住的那只荷包也跃入众人眼睑。

“嘶,尸体的手中有东西!”那个声音再次从人群中传出,还是之前那个声音,但是花正义一直死死盯着人群,却并未见到有人说话,他目光一凝,这是腹语!

一定是有人在用腹语传出声音。

“那好像是一个荷包。看样子,应该是女子所用吧?”围观的人群传来热闹的议论声。

花正义闭了闭眼,心知此事无法善了了。

元境的脸色在看到那个荷包时,也不由的凝重下来,只因,他也识得那个荷包,正是十二秋使从不离身的那个。

哪怕是元境,在这一刻都不由怀疑,杀人的是不是十二秋使?毕竟,邹大人昨天刚刚得罪过十二秋使。

“那荷包一定是邹大人遇害时从凶手的身上拽下来的,天元大帝保佑,那凶手百密一疏,她一定想不到竟被邹大人抓了证据在手中。刚才正义候要用白布裹住尸体,莫非就是发现这件事,所以才打算遮盖事实,莫非此人与正义候关系亲密?不然,正义候为何要为她遮掩?”

人群中,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花正义脸色铁青地盯着人群,而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姬泓夜陡然出手,一股气浪蓦地扫向人群中某一处。

霎时间,一名菜贩打扮的人影被气浪击中,瞬间,这人影如同被击散的水花一般,四散消失,竟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躯,只是一道用术法凝聚出来的幻影。

姬泓夜脸色一沉。

然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中,竟又有一个声音响起,“那个荷包我认识,好像是正义候府祥云郡主的,我见她戴过。”

姬泓夜目光一凛,抬手间,又是一道气浪朝那声音的传来之处击去,毫无意外,又是一道虚假的身体被击散。

“天呐,原来真凶就是祥云郡主。”

“交出花青瞳,把她杀了,不然,我们夜不能寐。”

……

而与此同时,幽兰居。

一身白衣的青年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此,崔清婉坐在镜前梳妆,一朵清新婉约的浅粉色山茶花别在她的耳间,除此之外,头上再无任何装饰,但却越发让她清丽绝伦,艳色无双。

就在这时,她隐隐在镜中看到了一个人影,她吓了一跳,忙转身看去,却见对方竟是一名气质温和的青年男子,而她也见过这个男子,“你……你不是裴大人家的公子吗?你为何在此?”

裴若宁,亦或者说英律,他并不答话,而是极度恭敬地抱拳行了一礼,弄的崔清婉莫明奇妙。

“圣母,恕英律冒犯之罪。”裴若宁一礼之后,遂上前,伸出手指突兀地在崔清婉的眉心轻轻一点。

随着这一点,‘嗡’的一声,崔清婉脑海中记忆乍现,眉心第三目若隐若现。

“英律,为何这么早唤醒本尊?”崔清婉的目光幽远而宁静,淡淡地看着英律,却十分温和。

英律敬畏无比地跪了下来,“圣母,我发现了一件意外的事情,这件事情很重要,我必须唤醒您,将此事禀报于您。”

“何事?”崔清婉拢了拢了长发,缓缓道。

“英律发现,魔子诞生了,他就是花青瞳和黑天之子的儿子,我们必须趁他未成长起来之前,除掉他。”英律脸色凝重道。

“魔子?你确定?”崔清婉,亦或者说是圣母,她平淡的脸上蓦地出现了一丝郑重之色。

“英律确定,他是魔子无疑,昨晚英律跟踪花青瞳,见她去了万象宫找邹大人报复,随即那个孩子由侍卫抱着也去找了邹大人报复,这母子二人到是心灵相通,只是,那魔子毕竟还小,使用术法之时,暴露了魔祖气息,他必是魔子无疑。”

“你想让本尊出手杀了他?”崔清婉看向英律,目光温和,这个年轻人,是他们三眼族的好苗子,他的智慧和心计,她还是很信任的。

“不,英律想让圣母出手,让魔子魔性大发,让花青瞳母子成为众矢之的。”英律恭敬道。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不如斩草除根干净吧?”圣母看着英律。

英律蹙眉,“英律总觉得花青瞳的身份不简单,这样做,英律是想逼她现出真正的底牌,看她究竟是何人,我的那具分身,到底是被如何杀死的,我隐隐觉得,那个答案很重要。”

“好,你既然这样说了,那么本尊就依你。”圣母缓缓道。

“英律多谢圣母。”英律恭敬行礼。

正义候府大门口,仍然闹的不可开交,朱正德步履匆忙的来到苍翠居,正欲将事情禀报于花青瞳知道时,却见崔清婉缓缓走了过来。

“不用理她,你说。”花青瞳面无情道。

“是,郡主,邹大人死了,他的手中捏着你的荷包,现在事情已经闹开了,说你是杀人真凶!”朱正德长话短说,说完,只见花青瞳蓦地伸手摸向腰间,腰间空空,她从不离身的荷包不见了。

几时不见的,她却是不知道。

“昨天荷包还在的。”花青瞳喃喃道,“莫非是昨日与那中年男子打斗时掉了?”

“郡主,你要不先抱着小公子避一避吧。”朱正德道。

崔清婉娉娉袅袅地站在不远处,将他们的话听了个分明,但她丝毫不以为意,只是好奇地看着花青瞳怀里的那个小娃娃。

到是个可爱的小家伙,未曾想竟是魔子!

崔清婉唇角上扬,眼神含笑。

小宝宝似察觉到这种不同寻常的注视,他当即也回头看了过去,崔清婉唇角的笑容扩大了几分,她光滑的眉心,突然有第三只横目隐隐闪现,小宝宝好奇地瞪大双眼看着,与此同时,他眉心的第三目,仿佛受到了某种蛊惑,竟是不由控制地缓缓张开。

崔清婉唇角的笑意越发浓了起来,一道无形的声波缓缓从她的第三四中溢出,直入小宝宝的眉心第三目中。

小宝宝身子几不可见的一僵,第三目中黑气涌动。

崔清婉收回第三目,淡淡地一笑,静静站在一旁听他们说话。

花青瞳对小宝宝在意至极,小宝宝身子几不可察的僵了一下,她自然发现了,却只当他是被朱正德的话吓到。

“有人在针对我,到底是谁呢!”花青瞳喃喃说道,她低头看了小宝宝一眼,见他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自己,花青瞳心中一软,不由道:“小宝宝,你别怕,不会有事。”

“我不怕。”小宝宝缓缓开口,小奶音透出冷意。

------题外话------

补昨天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