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大帝赦免令1(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主,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候爷让您抱着孩子避一避,外面不止有天眷者,还有武者,最近普通武者也被杀了不计其数,死状与天眷者一样,只是因为武者是普通人,并没有天眷者引起的风波大,所以最近才传到皇城。”

朱正德忧心忡忡地说道。

“到底是谁在针对我,这么处心积律,真是费心了!”花青瞳面无表情地冷声说道,“不过我不能避,因为我避无可避,这个人一定时时在暗中盯着我,他能不知不觉地拿走我的荷包,一定是最近与我接触过的人,他对我的动向了如指掌,说不定现在,他就在某个角落看着我……”

花青瞳的脑海中闪过昨晚的中年男子,现下她能想到的只有那个中年男子。她的荷包许是在与那中年男子打斗的时候掉落的,或者被取走的,而中年男子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今天嫁祸于她。

就在这时,一名青衣小厮匆匆跑了过来,“郡主,大总管,不好了!天药门,毒药门,还有红海,红天,红云三大部落的天眷者都来了,除了他们,还有红日和红月这两个小部落的残众也来了。

甚至,东大陆各处的天眷者散修也都朝咱们这边涌来,这些人聚在一起,数目可观,估计有四五百人之多……这还不算,还有各大门派的普通武者也都来人了,还有一些天眷家族……这样一估计,至少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包围正义候府,郡主现在想走怕也走不了了。”

嘶!朱正德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么多天眷者和武者,真正是比百万雄兵还恐怖啊。他看向花青瞳,“郡主,怎么办?”

花青瞳抿了抿唇,俗话说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这么多的天眷者和武者都来了,她的心中也感到阵阵发怵,她倒是不怕,她只是担心怀中的小宝宝受到伤害,他还太小了。

“红云首领,红海首领,你们也要凑这个热闹?”正义候府的大门外,看到包围而来的人群中赫然有红云和红海的旗帜,花正义不由面色一寒,看向孟少极和史罗杰二人。

孟少极冷笑着看了花正义一眼,“正义候,我们不是凑热闹,只是在缉拿真凶,真凶一日不除,我们这些人的性命,可都是悬着的。”

史罗杰中了罗天锁魂,倒是不敢说什么,只是道:“我只是随大流,别人都那样做,我要是不做,会被当成叛徒的。”

“你这样做了,更会被当成叛徒,你就不怕我惩罚你吗?”花青瞳抱着孩子缓缓走出来,正好听到史罗杰的话,顿时冷冷地道。

史罗杰背心上顿时渗出一层冷汗,想到魂天锁魂那非人能够承受的痛苦,他不由脸色煞白,恐惧莫明,“我不敢,不敢,祥云郡主,我没有当叛徒啊,我也是没办法。”

“不,你有办法,你只要两不相帮就好了。”花青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双眼眸里透出幽幽冷光。

“是,是,两不相帮,两不相帮。”史罗杰连连道。

孟少极冷眼旁观。

就在这时,一股浩荡的人群缓缓由远逼迫到了近前,孟少极转头一看,顿时就看到了人群最前方的数人中,其中一名熟悉的青年身影。

那青年一身深蓝色的锦衣,黑冠束发,皮肤白皙,狭长的眼眸透着几份阴柔狠辣,鹰钩鼻,嘴唇极薄,表情冷漠,看着就不好相处。

他身量修长,气质不凡,一看便知是养尊处优的人。

“玉津贤侄,许久不见!”孟少极迈开大步朝那青年走了过去。

“孟叔,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只可惜我父亲他……”陈玉津上前,恭手对孟少极行礼,话语中不禁透露出浓浓的悲痛之意。

“贤侄,你可千万要节哀啊,你父亲的死,我的心中也极为悲痛,但是,你父亲大仇未报,眼下,机会就在眼前,咱们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孟少极眼中寒芒闪闪道。

“我知道,孟叔,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那花青瞳的命,我会拿来祭我的父亲。”陈玉津闻言,眼中寒光大作,极为仇恨。

这陈玉津,正是陈谷刀的独子,陈谷刀死后,他顺其自然继承了红天部的首领之位,是现任的天红首领。

一旁为首的几人中,一名红衣女子这时冷冷道:“那花青瞳的命,我们也要。”

“对,我们也要。”红衣女子身旁的白衣女子也附和说道。

这两名女子一个神情冷艳,一个姿容清丽,二人的容貌一模一样,但气质却截然不同,她们正是红日部落首领的一对双胞胎女儿,红日部落和红月部落因为刺杀花青瞳,被大宣皇室剿灭,没想到竟是还留下了这两个双胞胎姐妹。

这姐妹俩一个叫红蕊,一个叫碧芯,从前堪称部落里的姐妹花,仰慕他们的人不知凡几,红日部落被剿灭后,这姐妹二人不知所踪,现在从她们的站位看来,他们却是跟了一名天药门的长老。

孟少极目光惋惜地看了二人一眼,早知道她们还活着,他就动手收入囊中了,何苦便宜了外人。

“哼,你们倒是会欺弱怕硬,那花青瞳虽然也要杀,但大宣皇室才是血洗我们部落的仇人,除了花青瞳,我更想杀的的是战风帝!”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清脆,宛若银铃的少女声音响起。

双胞胎姐妹和陈玉津,以及孟少极看过去,就见说话的少女大约十四五岁,长的娇俏玲珑,唇红齿白,肤若白雪,眼含秋波,小小年纪已经可见绝色风姿。

孟少极性情阴暗残暴之余,还极为好色,比之陈谷刀史罗杰不遑多让,原本他看见那双胞胎姐妹跟了别人,他就心中可惜不已,此刻一见如此鲜嫩的极品,顿时眸光大亮,眼神不由灼热起来,“这是云琦侄女?”

那少女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裙,外罩浅紫色薄纱,紫色衬的她越发皮肤白皙,宛如美玉雕琢而成,她红唇嫣然,娇俏一笑,“孟叔叔,云琦有礼了!”

少女微扬了下巴,娇俏利落地行了个礼,对于孟少极的灼热眼神仿若无知。

云琦是原红月部落首领的女儿,与红蕊和碧芯一样,她也是漏网之鱼。

孟少极道:“好,好,一段时间不见,云琦长大了啊,你的部落不在了,你这段时间住在哪里?若没地方去,就来红云部落吧,孟叔叔会照顾好你。”

“多谢孟叔叔,有空我会云红去部落的。”云琦娇俏地对他笑道。

“别光顾着叙旧了,那花青瞳可不是好相与的,听说大宣帝后也在朝阳,那传闻是黑天之子的清莲太子也在。”这是,一名气质冷戾的中年男子说道。

这中年男子正是红蕊和碧芯的恩主,天药门第四峰的长老,储四。

除了他们,为首之人中,竟还有毒药门的长老白梦缘,以及一些散修中修为高强的人物。

花青瞳目光冷冷地看着这些人,除了为首的几人,后面黑压压一片,密密麻麻不知凡几,堪比大军压境,威武壮观。

花正义脸色凝重,偏头看向花青瞳,“你这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令得人家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对付你?”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回视他,罕见的没有顶嘴,给正义候府招来这么大的阵仗,花青瞳也觉理亏,顿了顿,她不由道:“要不,你带着娘亲避一避吧。”

花正义顿时笑了,这笑绝不是因为感动,而是气笑的,“你觉的,身为正义候,又身为你的父亲,我这个时候逃了不会被世人笑话吗?”

“原来你只是担心逃走了被人笑话?”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不禁露出鄙视之色。

花正义一滞,怒道:“怕被人笑话只是其一,但最重要的还是责任,我是那样没有责任心,遇见事情就跑的人吗?”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花青瞳面无表情地嘀咕了一句,正好低头看见了邹大人手中的荷包。

那荷包是哥哥送给她的,此番到了尸体手中,她便是再看中,也不会再拿回来了。

邹大人死状真是惨,和之前的天眷者死法一模一样,花青瞳沉默了下来,这人虽不是她杀的,却是因她而死。

元境神色复杂地看着她,此刻他的心中也极为不确定,杀人的,会是十二秋使吗?正在元大人暗自纠结的时候,花青瞳说话了:“元大人,召来万象宫的弟子,把邹大人的尸体抬回去按例葬了吧,要证明的事情已经证明了,还摆在这里做什么?好看么?”

元境的身体一震,抬头对上花青瞳虽然冷淡,但是却极为清澈的目光,这一刻,元境心中的疑惑全部的消散了,本能的,他相信凶手一定不会是十二秋使。

“我就算是要杀邹大人,也会光明正大的杀了他,我身为秋使,我恨绝不会用这种手段,元大人,你别胡思乱想。”花青瞳看着他说。

元境心中顿觉十分羞愧,他之前竟然在怀疑十二秋使,真是不该,不过,连他都这样怀疑,恐怕大多数人心中都会这样想吧。

“瞳瞳,事已至此,你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和孩子。”姬泓夜走到花青瞳身边,伸手握住她的一边肩头,低声说道。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低头闷闷道:“你可以什么都不做,你没有义务保护我们,这件事与你是无关的。”

怎么能无关?这件事针对的是他的妻子,怎么能说与他无关?这简直就是相当于在抽他的筋,扒他的皮,剜他的肉,要他的命啊,怎么能说与他无关呢?

姬泓夜并没有多说,无声地看了花青瞳一眼,低头,正好瞥见小宝宝眉心第三眼中涌动交替的光芒。

“小宝宝……”姬泓夜目光一凝,神色微微一变,伸手便朝小宝宝的眉心摸去,哪知,小宝宝竟大发雷霆,挥舞着小手狠狠地将他的手挥开,“滚,别碰我,娘亲瞳瞳是我的,你离我们远点!”

小宝宝一边说,一边控制不住地魔气上冲,脾气也变的暴燥,将平时不会说出来的话,此刻语气凶狠地说了出来。

花青瞳也是第一次见小宝宝这么生气,用这么凶狠的语气和人说话,她不由低头,也看到了小宝宝眉心处的异样,她眸光一凝,“小宝宝,你怎么了?”

“有人用术法触动了小宝宝的魔性,现在,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姬泓夜脸色微微一变道。

“魔性?”花青瞳脸色隐隐发白,“小宝宝会不会有事?”她无助地看向姬泓夜,这个时候,她不得不承认,姬泓夜是孩子的父亲,他应该是最了解小宝宝的人。

“小宝宝是魔子,是魔祖返祖血脉,有人看破了他的身份,施法令小宝宝失控,到时他魔性大发,恐会伤人伤己。”姬泓夜眉头紧蹙道。

花青瞳脸上的血色瞬间褪的干干净净,瞪大了眸子乞求地看着姬泓夜,“你、你能帮帮他吗?”

姬泓夜心中一疼,当然能,他一定会帮助小宝宝,不让他受到伤害,哪怕是付出他的性命,也会保护他,他是他的父亲,瞳瞳难道真的以为,他对小宝宝没有感情吗?正是因为他太爱她和小宝宝,才会放任他们。

“你快滚,不用你管,你别吓唬娘亲瞳瞳,我会保护她的。”小宝宝眼中闪过一丝暴戾的红光,冷冷地盯着姬泓夜道。

花青瞳看着小宝宝,明显意识到小宝宝的情绪在失控,不由满是哀求地看向姬泓夜。

她以为,只要酒窝不和她抢孩子,就是最好的。可是眼下,她却是想,只要孩子平平安安的,就是最好的,哪怕代价是酒窝会抢走孩子。

“瞳瞳,你别担心,我不会让小宝宝出事的。”姬泓夜温柔地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软软的发顶,目光满是心疼。

花青瞳看着他,眼神乖巧又讨好,只要他能帮助小宝宝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