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大帝赦免令2(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瞳瞳,你现在把小宝宝给我抱,我来帮他压制一下体内的魔气。”姬泓夜波光潋滟的桃花眸,看着花青瞳说道。

花青瞳抱着小宝宝的手臂僵了僵,但最终还是一咬牙,将小宝宝递向姬泓夜。

小宝宝不高兴地挣扎了一下,但当他的小身子落入一个不同于娘亲瞳瞳香香软软的怀抱,却十分的强大宽阔的胸膛里时,小宝宝不由愣住了。

他一双眸子瞪的又圆又大,惊奇又热切地挥舞着小手在姬泓夜怀里一翻比划,好大的怀抱啊!

小宝宝完全是一副吃惊的表情。

“呵呵~”看到小家伙眼中的神情,姬泓夜没忍住轻笑出声,小宝宝顿觉恼羞成怒,他让他抱就已经算是给面子了,他怎么还敢笑话他?

小宝宝正待发怒,却不想,小脸上忽地被人落下一个亲吻。

小宝宝顿时呆住了,瞪的圆溜溜的眼珠了缓缓地转了几转,这才清晰地意识到,他居然被他亲了,小宝宝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儿,此刻突然就红了。

再一看,他眼神闪躲,小脸通红,小身子也仿佛静止了一般,僵硬地抓着姬泓夜胸前的衣襟一动不动。

姬泓夜顿时乐了,小家伙这是害羞了啊。

但他并没有再出言调侃他,而是默默将手掌贴在他的后心上,输入天之力,缓缓地为他调理体内紊乱失控的魔气。

花青瞳明显感觉小宝宝失控的情绪平稳了不少,一时间,他不由感激地看向姬泓夜。

“花青瞳!”正在这时,一声大吼突然从不远处传来,花青瞳一回头,便见陈玉津手持长剑,正满脸阴冷仇恨地看着她。

“花青瞳,出来受死,还我父亲命来!”陈玉津大喝道。

“花青瞳,出来受死,你杀害了那么多人命,今天终于轮到你来偿命了!”黑压压的人群中,不知是谁的声音也响起。但花青瞳却分明听到了这个声音里满满的恶意和幸灾乐祸。

花青瞳下意识地抬眸在人群中扫视,企图找到这个人。

而此刻,站在角落里的裴若宁,或者说英律,却是轻轻的勾了勾唇角,花青瞳很敏锐,可是,她再敏锐也找不到他的位置的。

花青瞳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扫视一眼,却并没有找到那个说话的人,她淡淡收回视线,看向陈玉津道:“你父亲不是我杀的,你若是来招惹我,那就是主动与我结仇,我不会对你手软的。”

陈玉津顿时冷笑一声,怒道,“无耻!”说罢,他蓦然掷出长剑,朝花青瞳扑袭而来。

花青瞳也挥舞黑匕,‘铿’的一声,与他短暂相交。

“贤侄,我来帮你!”孟少极大喝一声,前来相帮,孟少极是天珠境的高手,有他相帮,花青瞳可能真的不敌。

陈玉津眼中精光一闪,别以为他不知道孟少极名为帮他,但实则却还是想着杀死花青瞳,以谋那诛杀令上的好处。

但他也不揭破,他为父报仇是真,要杀了花青瞳谋那诛令上的好处也是真。

是以,陈玉津和孟少极当即联手朝花青瞳杀来。

缨和黑衣这时也不再藏身,他们双出现,甚至缨手下的数十影卫也一起出现,杀向朝花青瞳围杀过来的人群。

“瞳瞳,小宝宝暂时没事了,只要别让他受到刺激,他的魔性一时半会儿就不会再发作。”说着,姬泓夜将小宝宝递向花青瞳。

花青瞳忙接过小宝宝,小宝宝的小身子入怀,花青瞳心里顿时酥软一片,“酒窝,谢谢你。”她眼眸晶亮感激地向姬泓夜道谢。

“瞳瞳,你不必这样谢我,你可以把这当成理所应当。”姬泓夜认真地看向她。

花青瞳一时无言。

正在此时,如潮的敌人却是已然叫嚣着朝花青瞳这边杀来,“交出花青瞳!”

“花青瞳,出来偿命!”

花青瞳看着这些叫嚣的人群,心中却想到了上辈子,上辈子她为弱者,被囚禁西晋皇宫,哪里掀得起这样的风雨?

“想要她的命,先踏过我的尸体吧!”姬泓夜抬头,淡淡出声,冲杀而来的人群一愣,看向那挡着花青瞳身前的白衣男子,清莲傲雪,绝世出尘。

看着他,就仿佛看到了万里冰雪中的高岭之花。

不可采撷,不敢直视,生怕亵渎了这份圣洁。

陈玉津眼中寒光一闪,怒道:“姬泓夜,你确定要护他,确定要面对东大陆上数百天眷者,无数武者高手?你这可是与整个东大陆为敌,你确定?”

“本殿要做什么,不须要你来确定,况且,别说是与整个东大陆为敌,便是与整个天下为敌,那又如何?”姬泓夜清冷高傲地俯视着对方,眼神淡漠而不屑,这样的蝼蚁,完全不配得到他的直视,于是,他只是扬着头,鼻也朝天,斜着眼睛看着对方。

姬泓夜除却对待身边亲近之人,对待旁人向来是鼻孔朝天,冷傲不屑的。也就是在看到花青瞳的时候,因觉得可爱,这才没有斜着眼睛看人,但最终还是因为他那霸道的性情,给她下了幽冥契约。

在遇到花青瞳之前,别说,他还真的没有正眼看过谁。

“好,既然清莲太子执意要为花青瞳出头,那我等也就不客气了,你大宣再厉害,也总不能将我们这些人全部杀光!”孟少极眼中阴冷之色一闪,冷笑着与陈玉津,以及另几名高手杀向姬泓夜。

而与此同时,那名叫云琦的少女却是陡然娇咤一声,朝战风帝和肖天昕指去,“其他人随我先杀了此二人,他们乃是大宣战风帝和肖皇后,杀了他们,再杀花青瞳易如反掌!”

霎时间不少人纷纷配合云琦朝战风帝二人袭去。这些人的亲人都是曾经去大宣刺杀过花青瞳,反被战风帝灭杀。此时,他们怀着仇恨而来,有天眷者,也有普通武者。

战风帝和肖天昕顿时也陷入了战圈。

华君弦站在一旁,敏公公在他耳畔低声道:“陛下,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帮,还是不帮?

“先等等,看戏吧。”华君弦漫不经心地说。

“陛下,我们站着看戏,说不过去啊。”敏公公有些为难地道。

“那就派一支侍卫前去支援。”华君弦道。

敏公公心中一凛,敌人可是天眷者啊,派一支侍卫前去,是支援,还是送菜?但敏公公不再多说,本来,眼前这种阵仗,本身就不是派几支侍卫或军队可以解决的,若真那样,结局肯定依然还是他们败阵,因为敌人的天眷者人数太多了,几乎汇聚了整个东大陆的天眷者,也不知祥云郡主是怎么招来这么多仇恨的,那背后嫁祸她的人,也真是太狠了。

如此一说,倒还不如不帮。

“真是有意思,看着这些人傻乎乎的就这样杀来杀去的自相残杀,还真是觉得的高兴。”英律低低地笑了起来,崔清婉看了他一眼,“这点阵仗就让你得意了?”

英律脸上的得意之色一僵,随即羞愧地低下头去,“圣母教训的是,是英律浅薄了。”

“能知错反省就好,你是我族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你也不用太过在意这些小打小闹,我族真正的志向是什么,你要时刻谨记。”

崔清婉目光温和地看着英律,“你的年纪还小,看着你,我便像是看到了我族欣欣向荣的未来,我族向你这样优秀的青年还有很多,你们一定要团结一心,为我族的未来而共同努力!”

“谢圣母教诲,英律铭记在心,必不敢忘。”英律的表情越发的平和谦逊,再看向打斗的场中,眼神已经是平静如水,再无一丝之前的得意。

崔清婉满意地看了他一眼,温和的目光透出长者看向晚辈特有的慈爱。然后,她缓缓转动视线,看向那个那让她的分魂动了情的男人。

花正义高大挺拔,他正是壮年之期,一身黑色官袍衬的他越发威武庄严,他眉目英挺,神情冷酷威严,头束兽形黑玉冠,整个人可谓是气宇轩昂,气度无双。他的年龄让他有着年轻男子所没有的沉稳和大气,他是一块久经岁月打磨的巨石美玉,光芒内敛,韵味悠长,而这样的男子,对于普通的女子来说,的确是有着窒命的吸引力。

她的那缕分魂只是个没有记忆的普通女子,对这样的男人动心也是情理之中。

但圣母却知道,这个叫花正义的男子,可不是简单的角色,单凭他用三颗天算子算了她一番的作为,就可看出。

圣母唇角上扬了扬,她倒要看看,她的那缕分魂,能和这个男子,发生些什么。

随即,圣母又转头,自然而然地打量起了西门清雨,西门清雨虽已过了最好的年纪,但她依然是皮肤白皙丰莹,丹凤眼如诗如画,气质威严端庄,好一派名门主母气质。

倒是相配。圣母暗暗道。

她仿佛是打量上了瘾,转而又去打量花青瞳,这仔细一打量,圣母就不禁微微地愣了愣,花正义英俊威武,他的夫人也美丽端庄,怎么他们的女儿却是个圆乎乎的丫头?

而她再看向花青瞳怀里那个可爱的小娃娃,圣母不禁微微摇头,这俩才是长一样的啊。

“英律,你对这个花青瞳了解有多少?你觉得今天的场面要如何才能收场?她会为了平息杀戮而牺牲自己吗?毕竟,这不是一条两条,几十几百条人命,而是成千上万的性命。”圣母淡淡出声道。

“英律认为,要么是东大陆的守护者出面镇压主,要么是别的势力出面镇压,否则,今天必然是血流成河。而花青瞳,她不会牺牲自己,面对这些人的死亡,花青瞳估计不会有丝毫心软。”英律恭谨地道。

圣母微微诧异,“这个花青瞳心性如此坚硬?”

“并非是她心性坚硬,英律觉得,花青瞳定是认为这些人都该死。”英律道。

“那哪些人不该死?”圣母诧异道。

圣母话音刚落,就见元境匆匆而来。

之前元境带了邹大人的尸体回万象宫分殿,此番他再来,身后已然是带了一支天着者队伍。

巧的是,西门无双此时竟也带了弑神卫,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

万象宫的人和弑神卫一到,场中的战斗瞬间更加的惨烈了。

花青瞳抬头,双眸定定地看着万象宫的卫队和弑神卫。

“元大人,这些人都该死。他们明面上是来复仇,是来为护正义,缉拿真凶,但他们的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恐怕也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花青瞳看向走来的元境说。

“十二秋使说的是,但是,这些人毕竟是东大陆的全部力量,尤其是天眷者,真的不能再死了。十二秋使,关于真凶,你心里可有眉目?”元境叹了口气道。

“暂时没有,但是那个人既然盯上了我,他就一定会出现,但现眼下,要说服这些居心叵测的人相信我,却是不可能,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我是不是真的凶手,他的心中,看到的恐怕只有那份诛杀令带来的诱惑。”

“虽然如此,但是这些人真的不能再死了,东大陆的平衡,还须要他们来维护。这场杀戮若是再持续下去,恐会引来东大陆的守护者,守护者一出,场面会对你十分不利,为了平息杀戮,守护者必然会牺牲你。”元境道。

花青瞳神色一凛,“如此的话,元大人可是有了办法了?”

“实不相瞒十二秋使,属下刚刚联系过中央大陆了,秋殿主降下法旨,命十二秋使动用万象宫至宝,镇压场面。”元境道。

“至宝在哪?”花青瞳好奇地看向元境。

“这就是至宝。”元境从怀中取出一物,双手捧向花青瞳,花青瞳一看,顿时诧异道,“兽神雕像!”

那所谓至宝,竟是一尊兽神的雕像,只不过,这雕像只有拳头大小。

花青瞳的天赋曾引来万象宫分殿的兽神雕像显灵,但眼前的这只雕像,被称为至宝,定有其不凡之处。

花青瞳接过兽神雕像,顿时心神一动,自然明白了这至宝的用法。

“好吧,那我就平息这场杀戮,若是那些人不听,元大人,我不会手软。”花青瞳看向元境,眼神冰冷。

元境苦笑,怜悯地看向那些不断冲杀而来的人,他们心心念念地想杀死花青瞳取得诛杀令背后的好处,可他们又怎么知道,花青瞳的性命,又岂是那么好取?

元境再一次体会到了秋殿主对十二秋使的看重,因为,之前并不是他主动联系了中央大陆,而是秋殿主主动联系了他,并降下法旨,让花青瞳拿到至宝,平息杀戮,若那些人不知死活,秋殿主还说了,让十二秋使干脆杀个干净算了。

元境敬畏地看了花青瞳一眼,自然不敢把秋殿主的原话传达,万一花青瞳真的听了秋殿主的话,把这些人全给杀了,那可就要出大事了,但听花青瞳竟说出了与秋殿主一样的话,他顿时心中一凛,躬身道:“全听十二秋使的。”但愿这些不要自找死路。

小宝宝眼睛亮亮的看向花青瞳手中的兽神雕像,眼神透出浓浓的喜爱,娘亲瞳瞳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玩的玩具,这个雕像他觉得不错。

花青瞳一歪头,正好看到了小宝宝眼中的喜爱,花青瞳心头一动,眼睛闪烁,心中不由打起了这个兽神雕像的主意。

她的情绪都表露在脸上,再看那个小娃娃眼里对兽神雕像的兴趣,元境顿时浑身一僵,心中隐隐升起一个不太好的念头。

此时,场面已然是血流成河,有敌人的血,也有自己人的血。

姬泓夜一身白衣已经被鲜血浸染成血衣,他宛如杀神附体,所过之处,血肉横飞,他眼神如铁,眼底燃烧着熊熊的魔焰,他本就是黑天之子,是黑天残魂凝聚而成,他凝聚了黑天魔君所有的魔性,此番杀戮,彻底唤醒了他骨子里的魔性,而他并没有失去理智,因为,他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再想着,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单纯的杀戮,而是为了过护身后的那个丫头。

看着一批批的人不断地企图向她冲杀而来,却每每都被姬泓夜狠辣无情的截杀,看着他染血的衣,看着他不停歇的杀,花青瞳的眼波晃动,心底突觉动容。

花青瞳握住兽神雕像,将天之力缓缓地输进去,同时默念法诀,转瞬,拳头大小的兽神雕像竟宛如活了一般,不断地变大,再变大,体表生出皮毛,眼中灵光乍现,甚至,它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令天地震颤的咆哮声!

吼——!

巨吼回荡,宛如兽神重生,莫大的威压从它的身上散发而出,令得这方天地,在瞬间似乎都陷入了静止。

兽神脚下杀戮不止的众人,在这强大的威压下,竟是齐齐止了动作,骇然地仰头看向这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

“这,这是万象宫的镇殿至宝,兽神雕像!”有人颇有见识,当即认出了这兽神的来历。

“看来,万象宫要镇压此事啊!”有人神情复杂地叹息。

花青瞳抱着小宝宝站在兽神像的背部,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诸人,“从现在开始,停止战斗,众人退散,违令者,抹杀!”

分明是很威严的场面,花青瞳面瘫的小脸也很有震慑力,但是,她怀中的小宝宝却是在这个时候给他娘亲拖了后腿。

只见小家伙眼眸晶亮,兴致勃勃地在花青瞳的怀里扭动起来,然后一路顺着花青瞳的身子下爬,再然后,屁股着地,结结实实地跌坐在了兽神背部。

花青瞳顿时心疼的眼角一抽,正要弯腰去抱小宝宝起来安慰,却发现小家伙非但没有委屈,反而十分高兴地这里摸摸,那里蹭蹭,俨然对兽神雕像喜欢的不得了。

众人看着这幅画面,齐齐陷入了沉默。

“万象宫怎么回事,怎么让这个真凶来镇压我等?”人群中有人愤愤不平地说道。

“我是不是真凶,不是你们说了算,我乃万象宫十二秋使,你们与我为敌之前,最好想想万象宫会不会容许。”花青瞳又道。

“十息之间,你们都退散,十息后不退走的,直接抹杀。”花青瞳发出了最后的警告。

一时间,场面死寂一片,花正义和西门清雨看着兽神上面的少女,齐齐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万象宫这一出做的好,终于给瞳瞳争回了威严。

花青瞳俯视着那些人,目光淡漠无比,她缓缓道:“十、九、八……”

瞬间时,人群开始猛地退散。

“六、五……”人群已然退散大半。

元境松了口气,果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正义邪恶,阴谋诡计,都不值一提。

“英律,你看到了没有,你苦苦筹划了那么久,本来可把花青瞳陷入死局的布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瞬间被击碎。实力,只有强大的实力,才是征服一切的根本,只要有了强大的实力,你说的话,就是真理!”崔清婉微笑着看向英律。

英律双手握拳,“英律知道了。”他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兽神雕像,咬着牙一字一顿道:“圣母,英律知道了,只有强大的实力,才是让我族兴盛的根本!”

圣母欣慰地笑了,“你明白就好。”

“……二、一!”花青瞳看着已然退散的人群,之前在她看来陷入死局的杀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花青瞳眼神震憾,面瘫的小脸在这一刻露出无与伦比的惊叹和深沉。

这让她显得越发的威严神圣,不可违抗,而此时,如果她的脚步下没有一只欢快打滚的小包子的话,画风估计会正一些,但是,众人看着她脚下那只不断在兽神背上打滚玩耍的小宝宝,这一刻愣是露了囧囧有神的表情。

不管怎么说,这场风波总算是平息了,就在众人因为小宝宝而苦笑不得的时候,异变突生!

------题外话------

最近两天网络特别不好,娃老家这一片区域好像说是被什么信号覆盖影响,这几天更新的时间不稳定,娃心里也倍受折磨,毕竟,没有按时更新,娃就会心慌,这种滋味很难受。

另外关于剧情,娃看到亲们说了一些关于剧情的缺陷,娃自己也意识到了,娃正在努力改变这种情况,希望这章娃略有改善情节和人物关系,希望大家可以感觉到这章比之前精彩。

还有啊,这几天好想说个题外话,但是只要迟一点网络就又变没了,所以娃一直没说,因为根本就来不及说啊,今天不造怎么了,网络好用了许多,娃惶恐无比,也惊喜非常,这才说了这些话~娃在努力,希望可以让大家看的开心,谢谢支持着娃的亲们,娃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