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大帝赦免令3(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近午时,晴空万里无云,艳阳火辣高悬,然而,就在此时,一扇巨大的黑门在辽远的碧空上轰隆隆的出现,并缓缓开启。

随着那扇无与伦比巨大的黑门开启,滚滚的黑烟从其中蒸腾而出,待黑烟散尽,两道人影清晰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内。

所有人都惊愕而震撼地抬头望着碧空上方,由于距离遥远,众人并不能看到那两道人影的具体样貌,但是,从那黑门出现之时,一股强悍无比的威压也凶猛无比地从上方压降下来,令得整片东大陆的大地和山峦在这一刻都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地动山摇,天河潮涌,天地失色。

大地山川尚如此,一些修为较弱的人,当即口吐鲜血,昏厥过去。

所有人都心头骇然,这是神灵降临了么?

花青瞳和小宝宝在兽神雕像上,也缓缓抬头望天,因为是在兽神背上,兽神的力量将那上空的威压阻挡了大半,因此他们并没有太过难受。

但是,花青瞳望着空中那从巨门中走出的二人,心头不知为何,竟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和不祥的预感。

“候爷!”朱正德悄无声息地走到了花正义身边,眼中寒芒和怒意交织。

花正义同样目光冰寒,隐隐可见杀意沸腾,“正德,走。”

随着他话音落下,在所有人都被空中的情影震撼的失神之际,花正义和朱正德悄无声无息地退出人群。

而另一边,英律和圣母也看着那天空中的情景,英律满脸震撼,“圣母,这是超越了东大陆局限的力量,他们就这样强势降临,难道就不怕被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抹杀?”

圣母思索了一下,“本尊对这扇门隐约有些记忆,它应该是四大亲王麾下一名亲卫的空间之门。至于是哪位亲王的麾下,本尊也记的不太清,毕竟,当年这样的人物还入不了本尊的眼。只是,他们敢如此强势的降临,估计是手中握有大帝赦免令,可以不惧东大陆的禁律限制,肆意横行!”

英律不禁面露鄙夷,“难道这四大亲王又是为花青瞳而来,他不惜出动碧海境以上的强者,甚至还不惜动用大帝赦免令,就为了杀一个花青瞳?”

圣母微笑,语重心长道:“英律,你不该鄙视四大亲王,若是敌人都像四大亲王一样愚蠢自私,自相残杀,对于我族来说,反而是最大的福音,你该感谢他们。”

英律一愣,霎时间眼眸一亮,笑意浓浓,“圣母,英律知道了,在我们不断团结强大的同时,敌人却在为了眼前的恩怨和小利不断自毁,这对于我们来说,的确是最大的福音。”

“没错,一个民族,想要生存,想要不被压迫和受尽屈辱,那么除了强大的战力,还要有卓远的智慧。英律,好好看着,学着,我们一族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圣母缓缓说道。

“是,英律谨听圣母教诲。”英律恭敬的点头,而后,他再抬头看向空中的目光,再没有了之前的鄙夷,而是无比的平和与欣慰,看着敌人如此愚蠢,他应该欣慰,不是吗?

空中的巨门缓缓变小,最终消失,那两道身影也缓缓地降临,碧水千叶神情冷酷而高傲地俯瞰着大地,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在他看来,就如同一只只蚂蚁,渺小不堪。

他的唇角掀起冷酷的弧度,他喜欢这种被众人仰望的感觉,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花青瞳的身影,顿时,他唇角的笑容不禁带上了充满凌虐意味的笑意,花青瞳若是看到他这样宛如神明一般的降临,估计会无比恐惧和后悔吧?

想到碧罗绫中了心上香,被当作宠物一般,被那位强势地用巨额的资源买去玩弄后,碧春亲王就倍觉受辱,本来,碧罗绫是要嫁给那位的,可是现在呢?

虽然碧罗绫被卖出了天价,可是这样的天价却依然不如碧罗绫嫁给那位更实在,更长久。

而那位,竟在短短时间里,又重新预订了一位未婚妻,其身份背景,还是他们的死对头。

而这一切,都是花青瞳害的。

冒犯大帝遗臣,挑衅四大亲王的权威,残害亲王郡主,破坏四大亲王与黑天之子的联姻,花青瞳简直罪无可恕。

因此,四大亲王联手降下了诛杀令,而结果却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因为,花青瞳面对整个东大陆的杀意,竟然完好无损,但是,看着碧罗绫的下场,碧春亲王简直无法忍耐,这才赐下赦免令,派了他和第三亲卫降临东大陆。

“这就是东大陆啊,大帝时代,这片大陆是非常富饶的地方,天之力浓郁,草木欣欣向荣,天眷者与天兽横行,可眼下……”碧水千叶身边的那名亲王喃喃叹息,虎目中流露出丝丝怀念之色。

碧水千叶完全不能体会他的心情,向他这样的亲王子女,都是四大亲王最近几十年才生育的,对与万年前的一切,他们完全没有概念,但是对于大帝遗臣,亲王血脉的荣耀,他们反而体会颇深。

“碧三叔,我们脚下的大地就是东大陆朝阳国,花青瞳的家族势力就在这里,她本人也就在这里。”碧水千叶指着下方的城池和宛如蝼蚁的人群说道。

“朝阳国?”那名亲卫一愣,粗犷的面部露出一丝明显的错愕和怅然,“这里竟有了国度!”

大帝时代,东大陆这片地域,有的只是无数城池。果然是物是人非,漫长的岁月中,一切都在变化。

“碧三叔,你只须废了那花青瞳的修为便可,杀死她,才是便宜了她。我要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家族,她的亲人,都因她的狂妄无知而被杀死,我要她吞下自己的心上香,让她沦为我的宠物,让她永生永世都沉浸在无边的痛悔中不得解脱,我要让她也偿偿罗绫那样被人玩弄的痛苦!”

碧水千叶狰狞地冷笑道。

碧三回头,看了碧罗绫一眼,径直点头,“这个花青瞳如此胆大妄为,冒犯亲王威严,的确是死罪,不过世子殿下即然要留她的命,也不是不可!”

碧水千叶点头,心中得意非凡,唇角的笑意挡都不挡不住。看看吧,身为亲王世子,就连碧三这样的强者都得对他毕恭毕敬。

他正兀自的飘飘然,就在此时,一股不压于他们的强大威压突然从远处狠狠地朝他们碾压而来,伴随着这强大的威压,一声冷酷无情的巨喝声也隆隆传来。

“何人胆敢强闯东大陆,命尔等速速退去,再不退去,违返东大陆禁律者,抹杀!”那是东大陆天河守护者的声音。

碧三挥手,将碧水千叶保护起来。

“天河守护者现身了!”下方人群沸腾。

“这东大陆的天河护者终于出现了,听说这些守护者历代都十分低调,从不以真身见人。”看着天空中那两道被浓浓黑雾包裹的身影,英律满眼好奇地说道。

“正好,本尊也对这两位十分好奇。”圣母微微一笑,抬头,眉心第三目忽地张开,一圈圈旋涡迅速地在她的第三目中闪烁旋转,某一刻,拨云见日,那包裹在两名守护者身上的黑雾,在圣母的眼中重重消失,露出其中二人的真容。

待看清那两人的真容时,圣母眼中不禁微微闪过一丝惊讶,“原来是他!”

英律闻言,顿时十分好奇地看向圣母。圣母收回第三目,在人群中一扫,果然花正义的身影不知几时离开了。

圣母唇角扬起一丝十分古怪的笑意,“真是没想到,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竟是花正义和他身边的那名大总管朱正德。”

英律闻言,脸上也闪过一丝错愕至极的神色,“花正义?花青瞳的父亲?”

“本尊早该想到,能以天算子算我的人,必不寻常,原来他竟是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这个身份好,看来,本尊那缕分魂也不白动情一回,一方大陆守护者的价值,非同一般……”

英律的神情复杂至极,之前,即便那场杀戮万象宫不出来镇压,想必对花青瞳也造不成什么影响,因为,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居然是她的父亲。

空中,碧三看着突然出现的东大陆守护者,他脸上的神情毫不意外,他也不说话,只是从怀中缓缓取出一物来。

那是一块黑色的令牌,令牌上方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中间则刻着一个字:免。

一个免字,足以令东大陆天河守护者无话可说。

众人只见,看到那个令牌的刹那,空中的两名东大陆守护者竟是恭敬地弯腰一礼,而后竟不发一言的退走了。

东大陆天河守者走了。

就这么容易的走了,碧三身边的碧水千叶盯着碧三手中的那块令牌,眼中激动与狂热的光芒不断加剧,“碧三叔,这赦免令竟如此好用?”

碧三将令牌收入怀中,叹息道,“这赦免令是当年大帝亲手赐予的四位亲王的,东西南北四片大陆的守护都是传承于大帝的遗命来守护一方大陆,换句话说,他们也是大帝的臣子,见到大帝赦免令,如见大帝亲临,他们自然会退散。”

“如见大帝亲临!”碧水千叶眼热地看了碧三怀中的令牌一眼,兴奋道:“碧三叔,那现在,就无人可挡我们的脚步了吧?”

“无人可挡。”碧三道。

话落,二人疾速朝下方冲来。

花青瞳站在兽神雕像的背部,冷冷地看着空中二人逼退东大陆守护者,又疾速朝下方冲来,她心中的危机感和不安已经升腾到极致。

而退散之后的东大陆守护者,在府中无声现出身形。

朱正德脸色凝重,“候爷,怎么办?想不到碧春亲王竟如此疯狂,竟将亲卫派了过来!”说到这里,朱正德的眼中不禁骇然万分。

花正义的脸色也十分的不好看,“他们应该是冲着瞳瞳来的。”

“候爷,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做?”朱正德眼底隐隐浮现一丝焦急,“我们不能看着郡主被杀啊候爷!”

“当然不能看着瞳瞳被杀。”花正义冷声道:“正德,你忘了,她是天命之女,为了保护天命之女,我们不惜动用一些手段。”

朱正德眼睛一亮,眼底的焦急顿时散去了不少,“对,对,保护天命之女,也是我们该做的,只是,候爷,那大帝赦免令威力非凡……”

“不惜一切保护她。”花正义淡淡道。

“咦,下面似乎很热闹啊!”碧三带着碧水千叶俯冲而下,在离大地不远的上空,他看着下方密集的人群,顿时发出轻咦声。

碧水千叶则不以为然,他微微一笑,人多好,被这么多人同时仰望,很好!

“碧水千叶!”在看清那俯冲下来的二人其中的一人时,花青瞳不由目光一凝,心中悬着的不安狠狠砸下,让她觉得头晕目眩。

碧水千叶是来找她报复的。而让她在意的,却是碧水千叶身边那个人。

“花青瞳!”在花青瞳看清碧水千叶的一瞬间,碧水千叶飘飘然的目光扫过人群时,自然也看到了站在兽神雕像上的花青瞳。

碧水千叶的目光顿时发出一丝亮芒,随即他便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花青瞳,哈哈哈,我们又见面了,你可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

花青瞳面色僵冷。

“碧三叔,她就是花青瞳!”碧水千叶转头对身边的碧三说道。

不肖他说,在他叫出花青瞳名字的刹那,碧三有如实质的眸光就朝花青瞳这边看了过来,同时间,一道浓郁的疾光也朝着花青瞳扫来。

花青瞳来不及反应躲闪,那疾光便已到了近前,直冲自己的腹部丹田而来,花青瞳浑身的汗毛炸起,黑莲花也仿佛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猛地冲出她的身体,去阻那疾光。

与此同时,一道白衣的身影也疾快地朝花青瞳冲来。

那是姬泓夜。

但更快的却是,兽神雕像周身蓦地闪现一道强大的光幕,那光幕将那疾光挡住了大半,再有黑莲冲出了出来挡去余力,花青瞳并没有受到伤害。

但与此同时,兽神雕像仿佛受到了重创,也飞快地缩小。

花青瞳抱着小宝宝,随着冲来的姬泓夜一道落在地上。

同时间,碧三和碧水千叶也落在了地上。

碧三目光诧异地看着花青瞳手中的兽神雕像,“万象宫的镇殿至宝,果然不同寻常!”

花青瞳捏紧兽神雕像,抱着小宝宝的手臂微微的颤抖,她死死盯着碧三,问:“你是何人?”

碧三的视线从花青瞳手中的兽神雕像上移开,在他的视线触及花青瞳的双眼时,浑身蓦地一震。

“你的眼睛……”碧三震撼地看着花青瞳的双眼,像,太像了!

花青瞳目光微凝,第一次有人如此在意她的眼睛。

然而这时,碧三的目光又是一转,竟落在了小宝宝的双眼上,他又是一震,“像,这个也像!”

“碧三叔?”碧水千叶疑惑地看向碧三,碧三回神,微微摇头,“只是觉得这个小丫头的眼睛有些熟悉。”

碧水千叶顿时笑了,“碧三叔,你是觉得她的眼睛像大帝吧,只是颜色相似,这样的眼睛多了去了。”

“也对。”碧三神情恍惚地喃喃道。

“碧三叔,别忘了我们这次前来的目的。”碧水千叶从旁提醒,花青瞳闻言,顿觉不妙,就碧水千叶回头对她阴冷一笑,道:“花青瞳,你看着,看本世子如何毁了你的家,杀光你在意的人!”

此言一出,花青瞳勃然色变,而人群中,却有人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退散向远处的孟少极,陈玉津等人又缓缓向这边靠拢,闻言,顿时露出恶意的笑容,好啊,好啊,看花青瞳这次如何脱身,说不定,连同正义候府和西门家也要遭殃。

碧三转身,大步朝着正义候府而去,随着他每一步走过,他周身涌动而起的气浪都会将周围的人群掀翻,“与花家无关人等退散,我不想伤及无辜,花家之人,出来受死!”

不待他话落,无关人等尽皆退散到极远之地,唯恐被这如同神明一样强大的存在误伤,一时间,正义候府的门口,只剩下候府众人。

碧水千叶不屑地勾了勾唇,“碧三叔,不过是蝼蚁而已,何必好心趋散?”

碧三回头看了他一眼,未语。

碧水千叶浑不在意,看着正义候府的大门口站着的西门清雨,战风帝等人,唇角露出极致的残忍,“你们谁也别怨,要怨就怨花青瞳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为你们招来杀身之祸!”

碧三一言不发,他微微抬起手掌,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片冷漠,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天之力陡然涌动起来,恐怖的威压和力道迅速朝着正义候府压迫而去,看到这一幕的花青瞳眼眸一凝,当即双手结印,欲施大帝印。

她虽然不喜欢花正义,但是,正义候府依然是她的家。候府里的每一个人,她都无比的熟悉。

她怎么能让他们毁了候府?

“瞳瞳,别!”似乎意识到花青瞳要做什么,姬泓夜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我来!”

而就在这时,候府内却是突然暴发出一股恐怕的力量,众人凝目一看,那竟是朵花的虚影!

众人惊讶茫然不说,碧三却是蓦然变了脸色,“大帝天礼!”

------题外话------

亲们粽子节快乐!二更在晚上八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