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一日之约/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心中的声音一落,令牌便猛地从地上一冲而起,向着碧三疾射而去!

砰!

只听一声闷响,那令牌竟结结实实地在碧三的脑门儿上狠拍了一记。

霎时间,碧三这个修为深不可测的高手,脑门儿上硬生生地长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肉疙瘩,高高鼓起!

这一刻,所有的人仿佛都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维持着僵硬的动作和表情,呆呆地看着碧三额头的那块令牌。

但这还不算,那令牌竟然很是活跃,它在空中旋转了几圈,猛地掀起一般劲风,劲风盘旋飞快,某一刻,那劲风的尾部扫出一股狂风,猛地朝着碧三的屁股抽了下去!

“唔!”哪怕是碧三这样的强者,措不及防之下,也不由被抽的发出一声闷哼,身体被狠狠抛了出去,狠狠砸在地上,激起大片尘土飞扬。

“碧三叔!”碧水千叶的脸色猛地变了,他打了一个激灵,忙朝碧三冲去。

花青瞳心中已然兴奋不已,随眼露冷光,狠狠道:“杀了碧三和碧水千叶!”

花青瞳以为,令牌这次依然会执行它的命令,然而,肉眼可见的,在她心中发出这个命令后,令牌竟通体剧烈地抖动起来。

它抖动的频率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只到,一股碧绿色的光芒宛如一个茧子一般在令牌表面一闪而逝,令牌宛如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倏然落地,再也不动了。

花青瞳目光微凝,心中一沉。

碧三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强忍着去揉屁股的冲动,狠狠地抬起大掌将那令牌吸入了掌中,一双虎目狠狠地扫向周围,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是谁,是谁在暗中操控令牌,谁有这个能力?

方才他清晰地从令牌的身上感应到浓烈的杀意,若不是这万年岁月,碧春亲王已经将这令牌染上了他的气息,将这令牌束缚,今天,或许他和世子殿下都会死在这令牌下。

到底是谁有这个能力操控令牌?然而,不待他深想,身后突然有一股蓦大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欺压而来!

“若不是那令牌被碧春的气息束缚,刚才你已经死了,哼!”姬泓夜冰冷的声音传入碧三和碧水千叶耳中。

碧水千叶已经被身后的庞大力量压的喘息不能,碧三不仅要对抗那股力量,还要保护碧水千叶,霎时间,二人的身形皆是被一起压下,再次狼狈无比地狠狠向下砸落。

轰!

一声巨响,大地被砸出两个深深的人形深坑,碧水千叶和碧三深深地陷入其中。碧水千叶一声没吭,当即晕了过去不知死活,眼耳口鼻均都缓缓溢出鲜血。

而碧三,竟也狠狠地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惨白。

姬泓夜!

碧三抓了碧水千叶的身体从坑中一跃而上,细观之下,便可发现他的腿脚有些打滑,俨然,姬泓夜之前那猛烈的一击,已经重创了这位绝世高手。

“姬泓夜,你居然可以控制令牌!”自然而然,结合姬泓之前的那句话,碧三以为控制令牌的人是姬泓夜。

黑天原身状态下的姬泓夜,那张面容十分的冷酷,他面无表情,淡淡道:“很奇怪吗?吾乃黑天魔君,君临的令牌,也不过如此!”

碧三暗道,果然不愧是黑天魔君,堪与大帝媲美的人物,他能够控制大帝的令牌,实在不足为奇。

“碧三,滚出东大陆,不然,今天你必然要永远留在这里!”黑天原身抬步,朝碧三逼近。

碧三目光闪烁,心有迟疑,但眼角瞥见不远处的花青瞳后,他陡然心中一凛,冷笑道:“姬泓夜,你的黑天原身还能坚持多久?我乃是奉亲王之命前来,此次若是不杀了花青瞳,回去可无法交差。”

姬泓夜耀眼的金色双眸蓦地暗了暗,透出魔魅的暗光,无端端的,碧三就觉得的眼前的天地也跟着暗了暗,仿佛光芒被吞噬,明明还有光,却依然感觉被黑暗笼罩。

果然是黑天魔君,若让他有一天真正的觉醒,真正的让黑天重生,今日之仇,恐无法善了,到时候,便是连亲王都不能触其锋芒。

想到此,碧三不由暗自怀疑亲王此次的决定是对是错。

碧三毕竟是碧海境以上的高手,他断不可能轻易放弃,姬泓夜也心知如此,像碧三这样的老怪物,断不是好对付的,是以,他蓦地双手结印,印成莲花状。

霎那间,朵朵莲花虚影绽放,一朵,两朵,三朵,直到九朵之时,晴朗的天空突地一暗,黑沉沉地漆黑云层密布,向下迅速压来,转瞬间,周围的天地陷入一片极至的黑暗中。

如同浓稠的墨汁将整个天地淹没,周围再也没有一丝光,黑暗到极致,甚至令人觉得这黑暗,无比的纯净。

极致的黑暗中,天地间一切的污秽都被毁灭殆尽,地上的鲜血和尸体纷纷化为虚无,碧三的脸色蓦地大变,一瞬间,他满头的黑发被这股黑暗的力量化为虚无,体内的天之力在无形中消失大半。

“不!”碧三大吼一声,“大帝赦免令!”

他音落,大帝赦免令蓦然被抛出,黑暗中,黑色的令牌发出微光,成为这片黑暗世界的唯一光源,蓦地,光芒炸开。似有一声无形的轰鸣在所有人耳畔炸响,天地间的黑暗蓦地退散,光芒重现大地。

姬泓夜和碧三的身体都被高高抛起,在空中划出惨烈的弧度,向着下方狠狠落去。

花青瞳蓦地抬头,身形蓦然迅速腾空跃起,朝着那道白衣染血的身形疾速冲了过去,黑莲几度闪烁之下,蓦地从姬泓夜体内分离而出,黑天原身已破。

浓厚的黑衣在空中翩飞,广袖狂甩,她一手抱着小宝宝,另一手已然将姬泓夜和黑莲卷入怀中,带着他,三人一花,同时落向地面。

“酒窝!”花青瞳看着怀中脸色苍白到透明的人,清冷的眼眸被浓烈的担忧填满,姬泓夜定定地看着第一次主动接近他,与他与此亲密的少女,眼底流露出浅浅的笑意,但也仅此而已。

因为此时此刻,他竟是连眨一下眼睛的力气都没有,这是强行重现黑天原身,他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花青瞳急迫的安慰着,抬手间,一朵一朵的白蘑菇被凝聚而出,转眼间,他们的周围就堆满了又圆又胖又白又香的一大堆蘑菇山。

“你把这些蘑菇都吃了,就一定会好了!”花青瞳固执地说,每一个蘑菇的凝聚,都须要耗费她的天之力,这一堆蘑菇凝聚出来,她的脸色隐隐苍白了几分。

姬泓夜不赞同地看着她。

花青瞳屈指一弹,一朵白玉般莹润无瑕的火焰蓦地在指尖跳跃燃烧,这是她第一次使用白玉药火,接着,她指手一划,晶莹无瑕的白玉药火便划出一个精莹无瑕的圈,将那些白蘑菇通通炼化成凝聚成一滴指腹大小的乳白色药滴。

花青瞳将这药滴喂给姬泓夜。

姬泓夜眼中闪着拒绝的意味,因为,这样做只是浪费,根本就没有用。

但是,口中已被浓郁的药香填满,转瞬药香窜入腹中,他除了觉得得通体舒服无比,但依然无力。

姬泓夜目光柔和地看着她,花青瞳却是目光凝重,居然没用,她是个固执性子,达不到目的绝不会罢休,当即打算再度凝聚出许多蘑菇,然就在这时,碧三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正朝他们这边逼近。

花青瞳咬牙,正想不惜结出大帝印,却就在这时,两道包裹在黑雾中的身影突然出现,将碧三的身形强硬阻挡。

“够了,便是有大帝赦免令,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我的忍耐限度,若黑天魔君在我东大陆出事,身为东大陆守护者,我等将无法应对其他九位魔君的讨伐。”包裹在黑雾中的二人,正是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

碧三沉默,守护者说的没错,黑天魔君若出事,别说是东大陆,就是中央大陆都将难以承担其后果。

“你只要交出花青瞳。”碧三妥协道。

花青瞳目光一凝,小宝宝亦恶狠狠地瞪向碧三。

守护者沉默一瞬,冷冷道:“不行!”

“大帝赦免令在此,命你们交出花青瞳!”碧三脸色一沉,举起大帝赦免令。

守护者陷入了沉默。

花青瞳冷冷地盯着那令牌,心中默道,“不要听他的话。”

顿时间,那令牌便在碧三的手中扭动挣扎起来,最后更是挣脱了他,在空中飘了起来。碧三本来举着令牌一脸酷帅,然而此时,却是拼命地挥舞着双手在空中去逮那令牌,模样颇为滑稽。

姬泓夜靠在花青瞳怀里,嗅着花青瞳与小宝宝暖暖的气息,看着这一幕,他的眼中不由流露出浓浓的笑意,瞳瞳这个性子……呵呵!

守护者沉默良久,直到碧三终于抓到了令牌,守护者才道:“看来,大帝赦免令并不好用。”

碧三恼羞成怒地道:“我是奉亲王之命而来,不将花青瞳抓回去,我无法交差,守护者,你若执意相逼,就别怪我用大帝赦免令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我只是一名护卫,我的目的只有完成亲王交待的命令,至于最后会造成何种后果,便不在我的顾虑当中了,你也不想东大陆陷入水深火热吧?”

他言下之意很明确,若是不交出花青瞳,他将不惜一切与守护者一战,到时,在强大的力量下,遭殃的必定是东大陆,为了一个花青瞳,值得吗?

守护者陷入了沉默。

片刻,就在碧三不耐之际,守护终于发话了,“一天,我只给你留在东大陆一天的时间,明日的此时,你若还抓不到花青瞳,你便离开。

若是你在明日此时之前,抓到了她,若者杀死了她,我也不插手。但前提是,你们不能再动她的家人,候府,西门家,甚至东大陆上的任何人。你若是做不到以上这些,那么,我也会不惜一切将你们抹杀。这是我的条件,你可答应?”

碧三一听,思索片刻,痛快的点了头。在他看来,想要抓住花青瞳,或者杀死花青瞳,那是再容易不过的,哪用得着明日此时?

“花青瞳,你现在可以开始逃命了。你的家人朋友,都不会有事。”守护者转身,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知道,这是守护者为她争取来的唯一机会。

“多谢。”她对郑重地向守护者道了声谢,而后将怀中的小宝宝塞进了姬泓夜怀里。

姬泓夜担忧地看着她,然而,小宝宝却死死地抓住花青瞳的衣襟,眼睛瞪的又大又圆,一幅十分坚决的表情。

“小宝宝要听话。”花青瞳面瘫着脸,用力将小宝宝的手掰开。

“呜!哇——”小宝宝一看花青瞳竟然这么冷酷地掰开了他的手,小嘴一张,就大哭起来,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一天没有吃过奶水的小嘴,已经有些干裂,看着十分可怜。

花青瞳定定地看了他一眼,心脏绞痛,却依旧没有心软,她是要去逃命,再心疼小宝宝,她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对他心软,她僵硬着脸,近乎冷酷的转过身去。

小宝宝见自己哭了,娘亲瞳瞳也没有心软,顿时着急了起来,之前被姬泓夜压下去的魔性,此刻竟是蠢蠢欲动。

花青瞳没有回头,却依旧感觉到身后小宝宝不同寻常的变化。

心中陡然不安,猛地回头,却见小宝宝的第三目已然张开,狂暴的魔气在其中涌动,甚至,他的双眼也隐隐蔓延了暴虐的腥红。

小宝宝死死盯着她,“我要和娘亲瞳瞳在一起。”

花青瞳内心剧烈震动!

“好!”花青瞳与小宝宝那固执的目光对视,最终,她将小宝宝抱了起来。

感觉到小宝宝暴虐的气息顿时平稳了不少,花青瞳抱着他的手臂不由收紧,“小宝宝,娘亲一定会保护好你。”

姬泓夜默默地看着他,眼中的担忧变成欣慰,有了小宝宝这个牵绊在,瞳瞳一定会平安,她一定不会放弃。

“我的小皇孙……”战风帝有些崩溃,先是儿子重伤,再是小宝宝和他的娘亲要去犯险,他已然有些无法接受。

“你照顾好酒窝,等我和小宝宝回来,我就让你抱他。”花青瞳转头,看向战风帝。

战风帝一怔,看着花青瞳冷漠而坚定的双眼,心脏也跟着颤抖,“丫头,老子相信你,你可千万要带着孩子活着回来!”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

花青瞳没有说什么,心中突然默念了一个地方的名字,她和小宝宝的身影,就此凭空消失了。

“挪移法?”碧三惊呼一声,霎时闪身去追。

------题外话------

一更到,二更在晚上八点。下章惊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