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天药门第七峰(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时间,花青瞳忙于给小宝宝准备东西,她手腕上那枚用五彩络子包起来的天算子被她取了下来,装了小宝宝要用到的所有东西,转而送给了小宝宝。

而趁着独孤云不注意,花青瞳悄悄将那只兽神雕像也放进了天算子里,小宝宝喜欢这个雕像,她做为娘亲,一定会为他办到。

这是花青瞳第一次干坏事,心中不禁发虚,偷偷看了独孤云好几回,见他没有注意这边,她才算是松了口气。

小宝宝定定地看着花青瞳,心中暗想,殿主早就注意到这边了,娘亲瞳瞳不知道吗?

偷了万象宫分殿的镇殿至宝只是一个小插曲,独孤云并没有揭破。

小宝宝三岁之前的小衣服,花青瞳都给带上了,无疑,那些小衣服都是女娃娃穿的,所以,这也直接注定了小宝宝三岁之前只能被打扮成女娃娃的命运。

花青瞳一开始本来是想将那枚菩提花储物戒指给小宝宝戴,可是一想到那是来自许禅光的,小宝宝到了中央大陆,或许会被圣王寺的人认出来,给他带来危险,最终,她果断打消了那个注意,将最好的天算子给了小宝宝,挂在脖子上。

“小宝宝,这是娘亲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花青瞳温柔地抚摸着小宝宝的小脸儿说。

小宝宝静静地看着她,眼中全是依恋。

“哎,丫头,到了中央大陆,小家伙还有十一个舅舅呢,他受不了委屈的。”独孤云忍不住插嘴道。

听到舅舅这个词,花青瞳不禁道,“殿主,有我哥哥的消息没?”

独孤云摇头,“中央大陆没有他的踪迹,也许他在别的大陆。”

花青瞳点了下头,拿出一块玉玦,将花紫辰的模样烙印在其中,然后将玉玦放进小宝宝的手中,“小宝宝,这是舅舅的模样,等你以后要看。”

小宝宝握住玉玦,眼睛亮晶晶,“舅舅和娘亲瞳瞳一样吗?”

花青瞳愣了一下,摇头,“不太一样。舅舅长的好看。”

“娘亲瞳瞳好看。”小宝宝立即道。

花青瞳眼中顿时浮现浓浓暖意,小宝宝的小嘴真甜。

“时间差不多了,殿主,你能帮我给家里传个信吗,告诉他们我还活着。”花青瞳看了看天色,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守护者和碧三约定的时间了。

“好,丫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你要怎么找到那个陷害你的真凶?”独孤云边发出传询符,边问。

花青瞳眸光闪烁,“敌在暗,我在明,情形对我十分不利,这一次,我也要在暗,我就不信那个人不出现。”

“你也要在暗?你怎么在暗?”独孤云饶有兴趣道。

“换个身份吧。”花青瞳道。

“换个身份?”独孤云挑眉说道,“换个身份的话,这片山脉往东,便是天药门的山门所在,而往南,便是毒药门的所在。你可以选择去这两个山门。”

花青瞳眸光一闪,脑海中想到了那个两次围杀他,疑似天药门高层的中年男子,立时道:“那就天药门吧。”

“随你。”独孤云道,“丫头,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花青瞳身体陡然一僵,蓦地抱紧了小宝宝,“这就要走了?”她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地问。

独孤云皱眉,“丫头,有点出息,又不是不能见面了!”

花青瞳抱着小宝宝难以撒手,而小宝宝竟也伸出小手,环住了她的脖子,这下,花青瞳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小宝宝抬起白胖胖的小手给她抹泪,那软软的触感在脸上,只能令她的眼泪流的更凶,独孤云的眉峰越发皱的死紧,“丫头,你可真是好出息啊!”

他上前,将小宝宝抢过来抱进了自己怀中,对花青瞳横眉怒目道:“我又不是抢孩子的恶人,不过是暂时分开而已,哭什么哭?”

花青瞳也顺势让他抢了,她知道,独孤云不来主动抱小宝宝,让她把小宝宝主动给他抱走,她是做不到的。

花青瞳一边掉泪一边面瘫道:“你又没生过孩子,你怎么能体会我的心情?行了,你快把小宝宝抱走吧。”再不抱走她就要反悔了。

独孤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行了,丫头,如果想孩子,就快点处理完事情到中央大陆去,是你自己选择不走的,又不是我不让你去,怎么还能哭鼻子呢,你这么没用的使者,怎么就成了秋殿的呢?幸亏咱们秋殿就你一个女娃娃,还是比较稀罕的,要是换了那几个臭小子敢这么哭哭啼啼……哼!”

独孤云最后那一声‘哼’是从鼻子里发出来,让她身上无端端地升起一股阴森森的寒意,忙抹干了眼泪眼巴巴地看着小宝宝。

“娘亲瞳瞳,我会快点长大的。”小宝宝朝花青瞳挥舞小手。

花青瞳定定点头,“好,小宝宝快点长大。”

“丫头,这是一套控制傀儡的秘法,那个碧水千虽然已经废了,但他毕竟是亲王的儿子,免得碧春来把他救走,你用傀儡之法控制他,让他永远受控于你。”独孤云眼中露出一丝阴狠之色,不疾不徐地将一块玉玦拿出来交给花青瞳。

花青瞳接过玉玦,用灵魂力一查看,顿时眼睛一亮,“把他变成小人儿,装在荷包里正好。”省得她还在愁碧水千叶目标太大,带上他去哪里都不方便呢。

听到她要把人装在荷包里,独孤云嘴角一抽,“丫头,你其实可以编个小笼子挂在腰上,荷包的话,我估计会把人闷死,他现在可不是天眷者了,禁不住闷的。”

花青瞳面无表情的点头,小笼子也不错。

“丫头,我要带着孩子走了,你别挂念他,我不会让小家伙受委屈的。”最后,独孤云还是颇为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花青瞳沉默地点了点头,目光不舍地看着小宝宝,小宝宝也静静地看着她,清澈如泉的双眼里,清晰地倒映着她的影子。

眼看着二人就要离开了,空气中传来淡淡的空间波动,花青瞳陡然醒神,大喝道:“阴龙!”

阴龙本来正爬在花青瞳的领处不舍地偷看小宝宝,被花青瞳这么一叫,顿时一个激灵跳了出来,花青瞳看着它道:“阴龙,你跟小宝宝一起走吧。”

有阴龙陪伴,小宝宝不会孤单。

阴龙眼睛倏地一亮,而后又不舍地看向花青瞳,花青瞳摸了摸它道:“去吧,我一定会早点去中央大陆找你们的。”同样的,富饶的中央大陆,才最适合阴龙这样的上古奇兽成长。

“叽!”阴龙朝花青瞳轻鸣一声,一扭身,冲向了小宝宝。

小宝宝张开双手抱住阴龙,一双眼睛依然看着花青瞳的方向,阴龙也扭头看向花青瞳,被两个小家伙齐齐看着,花青瞳眼睛又红了,这次却只是抿紧唇,面无表情。

空间猛烈扭曲,光芒一闪而失,同样消失在眼前的,还有独孤云和小宝宝。

花青瞳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空无一人的魔域,面无表情的喃喃道:“我竟然真的把小宝宝给殿主抱走了!”说完这句,眼泪就啪嗒啪嗒地砸了下来。

“兔兔死了,主人,兔兔死了。”正在这时,碧水千叶抱着一只兔子的尸体回来了,花青瞳扭头一头,正是之前那只兔子,它的四肢已经腐烂,皮毛掉光,露出白森森泛着漆黑的骨头。

嘶!花青瞳惊呆了。

“咦?主人,你怎么哭了?”碧水千叶一把扔掉兔子,好奇地扑上来凑到花青瞳的面前,他那双略显阴柔的眸子瞪的极大,清澈见底地暴露在她的眼中,那双眼中,除了好奇,再没有别的情绪。

花青瞳推开他,用力过猛之下,碧水千叶被推跌在地,花青瞳抹干了眼泪,皱眉。

碧水千叶先坐在地上先是委敢地瘪了下嘴,然后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左右察看,“主人,小宝宝和大个子呢?”

大个子大概就是指独孤云了。

花青瞳垂眸,淡淡地俯视着他,“碧水千叶,既然落在我手里,这就是你的命,你不能怪我。若是换我落到你手中,你同样不会对我手软不是吗?”

碧水千叶仰起头看着花青瞳,清澈的双眼满是无辜与困惑,茫然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没有再说什么,双手结印,默念口诀,一个个符号从她指尖飞出,那些附号发着刺目的亮光,越来越多的符号凝聚,形成一根光绳,光绳似有灵性,飞冲出去将碧水千叶捆的结结实实。

“哇——”碧水千叶惊叫一声,低头兴奋地看着自己不断变小的身体。

最后,他变成了拇指大小。

“哇哇哇!主人,我变的好小!”碧水千叶扬起头,发出新奇的尖叫声,但是,许是因为身体变小了,他的声音也变小了,哪怕是大叫,听在花青瞳耳中,也不过是跟蚊子叫差不多。

“哇哇,主人,这只虫子好大!”突然,他指着一条慢悠悠爬过的毛毛虫说道。

那毛毛虫长的肥硕,细一对比,个头比碧水千叶还大一些,因此,碧水千叶才指着比他还大的毛毛虫子发出惊呼

那毛毛早似乎被他的叫声吸引,一扭头,好奇地看着他,它的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把眼前这个当食物抓走。

一见毛毛虫对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口,碧水千叶顿时吓的脸色苍白,张大嘴巴,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花青瞳弯腰,将碧水千叶抓了起来。

“咦?”碧水千叶低头打量脚下白嫩嫩的掌心,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感觉软软的,很是舒服。

花青瞳面无表情,弯腰在地上拔了几根魔草,双手灵巧熟练地编织起来。

小时候,她经常在山上砍柴,对于编一些草笼子,花环之类的,完全是手到擒来,甚至,不论历经几辈子,这些深深刻在她童年记忆中的东西,她都不会忘,更不会生疏。

不过是一小会儿的时间,一个小巧精致的草笼子就被她编成了。

那小笼子拳头大小,细密缝隙既不会让人看到里面的东西,又透气良好。

花青瞳捏着碧水千叶,面无表情道:“你的新家弄好了,进去吧。”

说着,她将碧水千叶扔了进去,将草笼子的门上,用一根野草栓住,确定开不了,花青瞳这才将草笼子举在眼前细细观赏,碧水千叶大概是不习惯被关起来,在里面发出各种各样的动静,忽然,她的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悲哀,她想起了前世,她的境遇又比碧水千叶好了多少?

面无表情地将草笼子放在地上,取出新衣和各种易容器具开始装备扮自己。既然要换个身份,自然是要彻彻底底。

此刻的崖顶,一个白衣的身影蓦地出现在此,他眉头微锁,花青瞳的气息,就是在这里消失的。他慢步走到崖边,低头看着崖下翻涌的黑雾,他的眼中不禁光芒闪动,“花青瞳,你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我不信你死了,哼。”

最后,他竟是一咬牙,朝着下方一跃而下。

------题外话------

二更晚八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