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天药门第七峰2(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元山脉往东,有一条崎岖的小路,而此时,一名白衣少女却在这条小路上飞驰疾行,速度奇快。

少女约摸十六七岁,长长的黑发用一根晶莹的五彩头绳束住,一身白衣是精致利落的长裤配小袄,袖口用一根五彩络子紧紧束住,几根五彩丝带随意飘荡。

她的腰间,也束了一根五彩的腰带,左侧方,赫然挂了一只精致小巧的草笼子。

这身打扮,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比例尽数显露,生过小宝宝之后,胸前的风景比原来壮阔了几分,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双腿修长笔直,她整个人比从前少了几分生嫩青涩,多了几分圆润和风韵。

她小脸圆圆,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却是透着红润的色泽,仿佛两个微红的苹果,看着十分可口诱人,一双眼睛更是漆黑明亮,宛如包含了璀璨星辰。

她小嘴粉嘟嘟的,泛着粉嫩晶莹的光泽。乍一看,还是个圆圆乎乎的丫头。

但是,她不是花青瞳。没有人会把她认做成花青瞳。

“主人瞳瞳,俺给你起个好听的名字吧?”少女身边飘着一棵圆滚滚的仙人球,正兴奋地舞动着根须,速度极快地紧跟着少女。

花青瞳回头瞥了它一眼,冷冷道:“不用。”

毛毛不理她的拒绝,兀自兴奋地尖声道,“主人瞳瞳,你看你的小脸儿就跟两个又圆又红的大苹果似的,不如就叫果果吧?啊!俺们真是个天才,果果,这是一个多么优雅动听的名字!”

花青瞳听到那句又圆又红的大苹果,正在疾驰的脚步蓦地一踉,险些一头栽倒,她很愤怒,意念一动将毛毛收了回去,她之前就不该对它的软磨硬泡心软,将它放出来。

而丹田中,看着又被塞了回来的毛刺球儿,晶晶浑身抖若糠筛,呜呜呜,这个新来的家伙太恐怖了,呜呜呜~

“哎~晶晶啊,你说,俺给主人瞳瞳起的新名字不优雅不动听吗?她为什么要把俺再塞回来?”仙人球就地一滚,在天泉中激起一片水浪,滚到了晶晶身边问。

晶晶抖的更厉害了,在第一次想吃掉这个毛刺球儿被扎了满身的刺后,晶晶就对这个毛刺球生出了无尽的惧意,而且最可恶的是,它总是喜欢追着自己跑,好怀念从前的安生日子啊,好怀念温柔的大黑花啊!

其实晶晶本身就不是善茬儿,但这世上却有句话叫做一物降一物。

而此时花青瞳之前待过的地方,白衣男子正在缓慢地踱步检查着四周。他先是发现了兔子的尸体,不过,在魔域里发现这种尸体并不足为奇,再后来,他发现了黑灰般的药渣。

他的眼睛微微一闪,笑了,然后,他走上前,拈起一点药渣放于鼻端嗅了嗅,片刻,他皱眉,闻不出来,但毫无疑问,这药渣一定是花青瞳弄的。

“花青瞳,你果然没有死,能够在碧海境以上的强者手中逃得性命,你的确有点本事。”白衣男子眼神阴冷地笑了笑,“不过,你活着才好玩不是吗?”

他又仔细在周围查看了一番,确定再没有任何痕迹了,这才陷入了沉思。

花青瞳还活着是肯定的。

但是,她会去了哪里呢?

天药门?毒药门?亦或魔域更深处?

“花青瞳知道暗中有人在害她,如果我是她,会怎么做呢?由明转暗,隐藏身份,等待敌人主动现身?哼!”白衣男子喃喃道,眼中闪动着莫测的光芒,想了想,白衣男子朝着一个方向追了过去。

“不管花青瞳有没有去天药门,我都得回宗门看一看了,二门五年一度的弟子招收大会开始了,做为门主的弟子,我不能缺席,裴公子,你说是吗?”白衣男子自言自语。

他的脸上很快闪过一个痛苦的表情,但转瞬就被一抹邪笑而取代了。

花青瞳并不知道,她的后方又有一个人追来了,但是,她却预想过这种结果,那暗中害她的人,一定会来此处确定她的生死,也许,对方就会与她走同一条路。

所以,花青瞳每疾驰一段时间,都会使用一回挪移术,因此,太阳落山前,花青瞳已经隐隐看见了远处一座高耸入云的建筑。

天药门!

花青瞳停下了脚步,看着远方那处建筑,默默使用挪移之术,再出现时,她已身在天药门脚下,而此时,虽然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但天药门前却依然是人山人海的一片喧嚣。

与此同时,花青瞳离开不久后,英律已然追到了她之前驻脚的地方。

英律仔细察看了一番脚下,最终却是发现,因为山路难行,滚石无数,根本就难以辨别此处是否有脚印。因此,他判断不出花青瞳是否去了天药门。

皱了下眉,他继续赶路。

而此时的花青瞳,看着天药门脚下的一片人山人海,缓缓走了上前,融入了人群。

“哎,你怎么插队?我们都排了一整天了,你怎么说插队就插队?”

花青瞳刚站定,身后便传来一股大力,推了推她,一个少年的声音不悦地响起。

花青瞳一转头,便见一名身量瘦高的白皙少年满脸不善地看着她。

花青瞳默默看了他一眼,又见周围的人投来不少谴责的眼神儿,她不禁意识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做事,“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花青瞳默默走出了人群,打算到最后面去,而就是这一瞬的功夫,后面已经再次排满了长长的队。

花青瞳还没搞清楚这么多人排队是在做什么,但见这些排队的人,大多是少年人,她心中也不由有了些猜想。

“少爷,我们到了,您累不累?”花青瞳刚在最后面站定,便听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花青瞳本能地回头一看,却见一名锦衣中年男子正一脸恭敬地掀开马车的帘子,伸手去扶里面的人。

里面的人似乎并不习惯被人这么伺候,他避开了中年男子的手,身形灵巧地跳下了马车,“李叔,我不累。”少年声音清悦,很是好听。

花青瞳猛地定睛一看,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诧异,只因,这少年竟是个熟人。

李昌锦。他竟是李昌锦,圣王转世的李昌锦,那个与她有着一样的经历,却命运截然不同的李昌锦。

许是花青瞳对他的注视太久了,李昌锦也终于发现了她,也不由神色腼腆地朝她看了过来。

少年十二三岁的年纪,这么长时间没见,他的身量窜高了不少,许是因为不再受苦,他不止个子长高了,身材也健壮了不少,皮肤也成为健康的小麦色,精致的脸庞上,一双眼睛却依然清亮干净。

少年看到花青瞳的一瞬间,脸色微微闪过一丝怔愣,见花青瞳一直看着他,他不由浅浅一笑,“这位姐姐好,你也是来参加天药门的选拔大会的?”

花青瞳心想,原来是天药门的选拔大会,难怪这么多人。

“哎,看我,在这里的人都是参加选拔大会的,我这就是问了句废话吗?”他不好意思地朝花青瞳笑了笑道。

花青瞳眼神温和了起来,这个少年心性干净剔透,半的多不见,他成熟不少,但依然纯真可爱。

“你有干粮吗?”花青瞳问。

“啊?”李昌锦一愣,随后忙连连点头,“有,有,有。姐姐你等一会儿,我去找李叔要。”

少年说完,转身跑到了马车旁边,跟中年男子说什么去了。

花青瞳从前天早晨被围攻开始就没有吃过饭了,整整两天过去,她早就饿了。

不一会儿,李昌锦拿了一个油纸包和一水袋水过来。

“给,姐姐,我里面是我娘给我准备的栗子糕,你吃吧。这里还有水。”他一边将油纸包递给花青瞳,一边朝她举了举水袋。

“谢谢你。”花青瞳听到他说到那句‘我娘’时,不由多看了他一眼,随后就接过油纸包吃了起来。

“唔,这栗子糕真好吃,是你娘给你做的吗?她一定很疼你吧?”花青瞳问。

李昌锦浅浅地笑了笑,“是啊,她很疼我。”他说的自然,眼神清亮,没有丝毫阴霾,哪怕被曾经那样对待过,但他依然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花青瞳心下欣慰。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李昌锦犹豫了一会儿,脸色微红地问,显然,他有些不好意思。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心想,自己换了身份,还真没有想好名字,一时无语,只是道:“你怎么想问我的名字了?”

李昌锦脸更红了,连连摆手,“姐姐,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觉得你和我认识的一个姐姐有些像,忍不住有些好奇想问问,你要是不想告诉我,也没关系的。”

“主人瞳瞳,告诉他,你的优雅动听的名字,果果!果果!果果!果……”毛毛大概正在偷听,此刻不禁在花青瞳的脑海中发出刺耳的尖叫。

花青瞳抱住脑袋揉了揉,以缓解毛毛给她造成的晕眩,张口便道:“我姓君,叫……果果!”

果果二字出口,花青瞳整张面瘫脸都绿了,她怎么就被毛毛影响了呢?

“啊,是君姐姐啊,君姐姐,你也喜欢制药吗?”李昌锦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

花青瞳点头,“是啊,喜欢,你也喜欢炼药?”

李昌锦用力点了点头,“嗯,我要成为最出色的天药师。”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神黯然一瞬。

花青瞳却知道,他是想起了文娘,他的养母。

这么一大会儿的功夫,花青瞳和李昌锦的身后已经又增添了长长的队伍,而他们的前方,不时有人被淘汰,也时而有人被选中。

“君姐姐,你紧张吗?我有点紧张。”李昌锦扯了扯她的衣袖说道。

“别紧张。”花青瞳不会安慰人,只能干巴巴的说,想了想,她又补充,“只要你心中有坚定的信念,就一定会成功。”

“坚定的信念吗?对,我的信念很坚定,我一定会成功。”李昌锦用力握拳。

而竞选台上,一名黄袍男子正站在最高,由上而下地俯视着在场中的一个个少年少女,他大约三十来岁,长的还算周正,华丽的打扮为他凭添了几分贵气,他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眼神贼溜溜地在场中搜索。

男的直接被他的忽略,他的目标,是那些少女们。

“哎,糟心啊,这么多少小姑娘,却没有一个长的好的!”他第无数次叹气,脸色十分不佳。

他身后的一名八字胡须瘦小男子闻言,连忙安慰道:“宝爷,您别灰心,或许一会儿就有好姿色的来了呢。”

“哼,但愿吧!”黄衣男子脸色不佳地道。

就在这时,一道白衣身影蓦地凭空出现在此,“大会已经开始了吗?”

他的出现,将黄衣男了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顿时连连拍抚胸口,“裴若宁你要死啊,吓死我了!”

英律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嘲笑,并不理他,而是举目看向大片的人群,结果很遗憾,他并没有发现花青瞳的身影,更没有发现抱着小婴儿的女子。

“宝财长老,你见没见过一个抱着孩子的女子?”英律回头问道。

黄衣男子心不在焉地摆手,“没有没有……”他喜欢的是漂亮的小姑娘,对抱孩子的女人可没兴趣。

下面人太多了,英律中得转身离开台上,在他想来,花青瞳若是真来了,就一定不会落选,他不毕在此处干等,索性回去休息,只等最后的结果就好了。

时间缓缓地流逝,那怕是夜里了,选拔仍然没有停止,周围用无数夜明珠照亮,而花青瞳和李昌锦的位置,已经算是靠前。

突然,台上的黄衣男子发出一声轻咦,然后双眼陡然暴亮,“有了!有了!小美人儿,小姑娘!”他兴奋地指着花青瞳的身影。

在茫茫人海中,花青瞳的确是长格外圆润讨喜,虽不是倾国倾城的绝色,但的确是美人儿不错。

那名留着八字须的瘦小男子顺着黄衣男子的手指望去,也看见了花青瞳,他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同情之色。

完了,那个小姑娘也要落入魔掌了。

这黄衣男子是天药门门主的小舅子,身份极高,而此人疯狂好色,被他盯上的小姑娘,几乎没有一个逃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