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天药门第七峰3(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爷,小人现在就去把人弄来!”八字须的瘦小男子压下心头的同情,十分狗腿地讨好道。

哪想,往日里见了美人儿就急色无比的宝爷,这次竟然转性儿了,他痴迷的双眼盯着场中一瞬不瞬,口中却是连连道:“这个美人儿不一般,要爷我亲自出手,你不能去,不能去!”

王大柱脸色一滞,忙点头哈腰,“是是是,小的知道了。”

“啧啧,这个美人儿是个极品啊,瞧瞧那身段儿,瞧瞧那小脸儿,岂是往日里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的?那小脸儿,爷真想上去狠狠咬一口啊!”王宝财喃喃道,微张嘴里,嘴角竟是有一透明的哈喇子流了出来。

王大柱见状,留着八字须的嘴角不禁一抽,这弟子选拔大会,明是选拔优秀的弟子,可在他看来,反倒像极了王宝财的选美大会。

场上摆了一棵不知是什么植物的种子,那颗种子约有成年男子拳头大小,它不断地一收一缩,宛如一颗生命力充沛的心脏,它每收缩一下,都会有微微的亮芒发出,看着极为神异。

王宝财见他看上的美人儿还得一会儿才能轮到,心中不禁就跟猫抓的似的,痛痒难耐,他的眼中露出赤裸裸的贪婪光芒,“王大柱,去给爷准备准备,爷今天要洞房花烛夜。”

王宝财不知想到了什么,激动的满脸潮红。

王大柱心想,您哪天不是洞房花烛夜,天药门那些姿色的女弟子,哪个没跟你有一腿?心里虽如此想,但面上却是忙应了一声,转身一溜烟地跑走了。

王宝财看着王大柱跑走的背影,心中越想越是难耐,再看向面前的一串长长的队伍,他不禁心头火起,怒喝道:“快点儿快点儿,都他娘的快点儿,一个个磨磨蹭蹭,没吃饭吗?你,轮到你了,快点儿,过来握住这颗种子。”一个约十七八岁的少年被招呼了上去。

那少年慌忙跑上去,将那些颗不断跳动的种子握在掌心,随着种子身上的光芒微微黯淡,王宝财不耐地挥手,“滚滚滚,没有成为天眷者的天赋,到一边儿站着去!下一个!”

那少年虽然不甘,但依然不想放弃,慢吞吞地转身走向角落里,角落里都是像他这样失败了的人。

而王宝财却越发不耐,见少年走的慢吞吞,心头火起之余,狠狠抬脚朝那少年踹了一脚过去。

少年不备,当即被踹倒在地,王宝财面脸怒色,大喝道,“滚,这么多人等着呢,你磨蹭什么?怎么,瞪爷?不服气就给爷滚!”

少年哪敢真的瞪他,只是委屈地看了他一眼罢了,又见王宝财面色凶恶,心中不禁生出惧意,爬起来连滚带爬地跑到了人群里。

这伙人都是没有天眷者天赋,以普通人的身份被安排在这里等的,一般,没有资格成为天眷者的人,并不会被天药门彻底淘汰,毕竟,没有天眷者身份,不等于没有制药方面的天份,所以,这第一轮大海选,便是先选出天眷者,其余的普通人,再进行第二轮选拔。

王宝财越来越暴躁,那些个少年少女们也都越来越惊恐,前面选拔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有的少年还没有抓稳那颗种子,就已经被王宝财率先踹下了台。

李昌锦微微皱了眉头,对花青瞳说:“君姐姐,这位管事者也太没有耐心了,刚才那个人的手还没有碰到种子就被赶下去了。”

花青瞳面无表情道,“咱们小心一点儿,一会儿到了台上速度快一点儿去握住那种子,你一定可以的……”

她相信,圣王转世的少年,一定有成为天眷者的天赋。

李昌锦握了握拳,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

又过了一会儿,花青瞳和李昌锦已经到了最前面,下一个就是花青瞳了。

王宝财看也没看那个正在台上握住种子的人,双眼灼热无比地盯着花青瞳,近距离之下,他发现那小姑娘的脸蛋白里透红,水嫩嫩的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果汁来,这要是亲一口,或是弄到床上去……

王宝财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对那台上的人说:“你可以下去了,下一个!”

那台上的人有了前车之鉴,飞快地跑下了台,花青瞳也受到了前车之鉴,飞快地上台,然后飞快地伸手去握那种子。

“等等!”王宝财陡然上前,一把握住了花青瞳的手。

王宝财眼神一眯,脸色潮红,只觉得手中的这只小手又软又暖,简直恨不得含在手里狠狠舔个遍。

花青瞳面瘫着脸,眉峰狠狠地跳了一下。

“有什么事?”花青瞳用力抽手,却发现对方蓦然收紧,花青瞳的眼神顿时沉了下来。

王宝财眯着眼儿笑了,“美人儿,别测试了,测试了也没用,爷就跟你明说吧,爷看上你了,你跟了爷吧,跟了爷,保证你前途无量,比当个小小的弟子强十万倍,连同你的家人,都将蜕胎换骨,成为咱们天药门的贵族,就连那些个天眷者,都得对你恭恭敬敬的。”

花青瞳一双水灵灵的眸子蓦地瞪大,活见鬼一般看着这个神情猥琐的男人。

她微微调动一丝天之力,手心微微一震,便将王宝财的抓着她的手震开了,然后,花青瞳面无表情地朝普通人的行列走去,这样也好,天眷者的身份不暴露,那就等待第二轮选拔吧。

王宝财揉着微微发麻的手,眼神有些发愣,他看着花青瞳的背影,看着她曲线毕露的身材,眼中的色相几乎凝成实质,他猛地大吼一声,“站住!”

花青瞳加快了脚步,哪里肯理他。

“给爷拦住他。”王宝财的脸色顿时一变,大喝道。

顿时,周围的天药门弟子走上前来,拦住了花青瞳。

王宝财笑眯眯地走上前来,一手搭在了花青瞳肩膀上暗暗用力捏住,“小美人儿,这一晚上,爷就等你了,你要是识抬举,可别怪爷不温柔了!”

花青瞳肩膀微微向后一缩,用力轻震,顿时将他的手震开,王宝财揉着发麻的手,笑了,“小美人儿原来是个练家子,内力不错啊,是江湖上哪个门派的?啧,今儿就算你是武林盟主的千金小姐,也跑不了了,武林盟主能跟爷的姐夫比吗?爷的姐夫可是这天药门的门主,天珠境的高手,哪怕在整个东大陆上,门主都是顶顶的高手,你要是识时务,今天就顺顺当当的从了爷。”

花青瞳越听心里头越憋闷,她运气真是差,这么多人这个人盯上谁不好,偏偏盯上她。“我觉得你情猥琐,容貌丑陋,身材发福,看不上你,你快去找别人吧。”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道,她不想将事情闹大,闹大了只能将无数目光引到她身上,对于她来说并没有好处。

王宝财却被逗笑了,“小美人儿,爷长的丑不丑不重要,重要的是爷能让你快活,能让你富贵。走吧,爷会让你知道爷的好处的!”

说着,王宝财便伸出了大掌抓住花青瞳的手臂往他怀里带,那几个天药门的弟子见怪不怪,非常有经验的将花青瞳往王宝财的怀里推。

花青瞳不禁眸色一变,眼看就要被推进王宝财怀中,一直在台下眉头紧锁的李昌锦却是终于忍不住了,他身形灵活地跳上台,扑上前就力道凶猛地将那几个天药门弟子拉拽开,上前抱住花青瞳的胳膊就往外拽,然后更是身形一转,卡在了花青瞳和王宝财中间,“君姐姐,你快跑!”

花青瞳哪里能真的跑,而此时,王宝财却是大怒,一个大力将李昌锦推倒在地,飞起一脚,就朝李昌锦腹部踏去,花青瞳眸光一变,身形如影一闪,反抬起一脚,将王宝财踹了出去。

“哎哟!”王宝财惨叫一声,被踹飞出去,跌在地上抱着右腿连连惨嚎,天药门的弟子们见状,顿时脸色大变,哎哟喂,这位爷可伤不得啊,伤了他,就是伤了门主的心疼肉啊。他们忙朝王宝财涌了上去。

然而,不待这些天药门的弟子扑上去,便有一个身影灵活地从台下窜了上来,飞快地来到了王宝财身边,脆生生地叫道:“爷,您没事吧?我扶您!”

那竟是一个穿着粗布衣衫,上头还打着补丁的少女。

那少女约摸着和花青瞳的年纪差不多,身子纤细瘦弱,声若黄鹂,隐隐的,可见一张清秀的容颜。

王宝财被这个脆生生的声音叫的身上一酥,好色的本能让他立即忘了腿上的疼痛,扭头朝声音的主人看去,却见是一个面容娇媚,眼神含春的美人儿!

王宝财的眼睛顿时一亮,啧,美人儿!

“爷……”见王宝财看来,那少女顿时含羞带怯地叫了一声。

何三妹从王宝财对花青瞳露出垂涎之色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个男人是个好色的,而她自信,自己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当时,她就动了勾引这个男人,从此一飞冲天的心事。

只是,她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以及粗糙的双手上满满的老茧,她就不禁心里打鼓,再见花青瞳一身上好的衣服,皮肤更是水嫩无比,她心中顿时就生出了一丝不平和嫉妒来。

既然命运对她不公平,那么就得她主动去改变命运。

王宝财看着这主动送上门儿来的美人儿,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当即轻浮地在她大腿上拍了几拍,又捏了几把,“小美人儿,你给爷在这等着,等爷把那个小美人儿也收服了,就让你们一起伺候爷!”

何三妹闻言,心头微微一滞,面上却是露出娇羞无比的神情,微微点头,媚态横生,王宝财顿时眼珠子都红了,但他心里还是不甘心放过另一个美人儿。

啧,这要是让两个美人儿一起伺候他,该是何等销魂蚀骨?

那边,花青瞳和李昌锦已经被大批的天药门弟子围了起来。

王宝财的腿已经不疼了,他站起身,邪笑着朝花青瞳和李昌锦走去,“好,既然你敬酒不吃要吃罚酒,那么爷今天就成全你!”

王宝财的闪过一丝狠戾之色,“小的们,把这化雪丹给她吃下去。”

化雪丹,吃下去让人热血沸腾,是他姐夫为了他姐姐专门炼制的极品丹药,毫无疑问,吃了这丹药,能让女人化作一滩春水,极致诱惑,故名化雪丹。

王宝财将化雪丹拿出来,让人给花青瞳强喂下去。

花眼中眼中寒芒闪烁,大不了她就不隐藏身份了,将这人揍个半死,然后去毒药门算了。

正在她如此想着,却听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惊恐的声音,“食人魔来了!”

听到吃人魔的名头,哪怕是王宝财都是心下一惊,本能地抬头一看,就见四只乌鸦抬了一顶软椅迅速飞来,软椅上,坐了一堆肥肉。

“嘎、嘎、嘎——”乌鸦的叫声在众人头顶响起。

“王宝财,你又在强抢小姑娘了?让本长老看看,皮肉长的水不水嫩?”一个尖利的堪比毛毛的声音从那软椅上的肥肉口中传来。

转眼,四只乌鸦抬着软椅落在台上,花青瞳等人这才看清,那堆肥肉原是个奇胖无比的男子,只是,此肥肉男子一张脸浓妆艳抹,指甲上涂着颜色艳丽的丹蔻,微翘着兰花指身形灵活无比地从软椅上直起身来,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直直地朝花青瞳和李昌锦看来。

一瞬间,这肥肉男子眼冒亮光,连连点头,“水嫩,水嫩,水嫩……”

王宝财的脸色难看无比,“七长老,这是我看上的,男的你可以带走吃,女的不行。再不济,也得我玩过了才能给你吃!”

肥肉男子却是一咧血盆大口,笑了,“那怎么行,被你玩过后就臭了,怎么吃?行了,这两我都带走了。”

------题外话------

娃今天出门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