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夫妻情深1(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噢噢噢噢——”胖子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身形宛如纸片一般向着远方飘走。

“啊啊啊啊——”毛毛声音愤怒地尖叫着去追,“你别跑啊啊啊啊——快来让我滚滚!”毛毛叫嚣着朝胖子追去,胖子一边跑一边翘着兰花指,不时回头张望,当他瞥见毛毛滚圆的身体上长满根根黑色尖刺,那些尖刺根根宛如钢铁,发出幽幽绿芒,来势凶猛,看着恐怖至极。

花青瞳眸光一闪,这胖子看似身形笨重,但此般速度,绝非寻常。当即她也起身,施展挪移之术去堵那胖子,那胖子显然没有想到花青瞳还有这招,登时被堵了个正着。

二人面对着面,花青瞳小脸面瘫,目光冰冷,跑的正欢的胖子身体一个急刹,惊恐地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发出一声惊呼,“啊!”

而此时毛毛亦宛如一颗真正的毛刺球一般疯狂地冲了过来,正好撞在了胖子肥硕无比的屁股上。

“噢——”

一声凄厉至极,震颤云宵的尖叫在第七峰响起,然后迅速向其它山峰扩散而去,余音袅袅,久久不散。

哗哗哗哗,四只乌鸦从树上齐齐飞去,在上空瞪大鸟眼,惊恐地看着胖子。

胖子爬在地上,硕大的屁股上,刺满了密密麻麻的黑刺,花青瞳站在不远处,表情一言难尽地看着胖子的屁股,胖子惨叫完,就大声哭嚎起来,“丫头,快,快给把刺拔了,我不吃你了!”

花青瞳尚未说话,脑海中就响起毛毛尖利的声音:“呸!呸!呸——呸呸呸!恶心死俺了,怎么就撞在他屁股上了呢?”

花青瞳朝毛毛招手,面瘫道:“干的好!”

“真的吗?主人果果你真的认为俺干的好吗?哈哈哈哈!”毛毛激动的浑身颤抖,抖落无数尖刺,噗噗噗,刺尖纷纷射落在胖子的屁股上。

“你干的太好了,来吧,回来,咱们去找李昌锦。”花青瞳招回毛毛,奔向药田去找李昌锦了。

“你别走,快帮我把刺拔了,我不吃你们,只要你给我把刺拔了,我保证不吃你们了!”胖子痛苦地回头嘶吼。

花青瞳哪里会听他的,一个挪移已经到了药田。

药田里,李昌锦汗流浃背,破碎的衣衫似被什么切割出无数口子,露出红肿不堪的身体和满身的血洞。

而他此刻,却是一刻也不能停地拔锄着药田里的绿草,那些草形似小刀状,尖端却长着一张鸭子嘴一般的两个细小叶片,上面透着血光。

吸血草!花青瞳一眼就认出了这种草。

李昌锦只是个普通人,哪里能够对抗得了这些吸血草?而且,这吸血草有个特性,就是越拔,越能引来他们的群攻,李昌锦这样不断地拔锄,用不了中午,他的鲜血就会被吸走大半,性命垂危。

而花青瞳也想到了胖子让她去砍树的作为,那种树名为天香树,天香树的香味,会吸来无数黑线蛇,而黑线蛇和这些吸血草都有着同一个特性,那就是吸血。

花青瞳的眼神顿时寒冽如冰,这一瞬间,她是真的相信了胖子吃人的事实,当然不是真的吃,而是将人炼制成丹。

吸血草和黑线蛇都是药引,被它们吸过血,人的体内就会残留一种特殊的药性,这种时候,人体的潜力就被会完全激发出来,如果是一个俱有天眷者天赋的人,那么,炼制成丹的几率就会增大许多。

可是,会炼什么丹呢?

花青瞳心念疾转,大帝药之传承里一种种的药方闪过心头,在无数种以人炼丹的药方中,花青瞳终究无法下定论究竟是哪一种药方。

再看李昌锦此刻的狼狈,他的脸上也是密密麻麻的血洞,那血洞只有针眼大小,积少成多反而十分的刺目恐怖。可纵然如此,也依然无法遮掩他苍白的脸色,甚至,他拔锄吸血草的速度越来越慢,忽地,他脚下一晃,整个人栽倒在地,顿时,无数吸血草纷涌而上,切割吸取他的鲜血。

花青瞳双眼冰冷,挥手间扫出一股天之力,天之力化为疾风,将那些吸血草纷纷扫开,为李昌锦周围腾出一块安全之地。花青瞳忙上前将他抱了起来,出了药田,花青瞳回头,看着这片药田,这药田约摸有几十亩的样子,放眼望去,着实不小,而田里的药草只是寻常,在这片药田里,真正的主角恐怕并不是那些药,而是吸血草了。

花青瞳看了眼怀中虚弱的李昌锦,眼中寒意森然,她屈指一弹,将一簇白玉药火弹入药田,药火遇药即燃,转瞬间,这片药田燃起熊熊大火,火焰玉白,火浪扑天。

正爬在地上姿势古怪,动作艰难地拔锄自己屁股上的黑刺的胖子,蓦地瞪大了双眼,他猛地回头,看着药田的方向,本就不小的双眼瞪的大若铜铃。

而就在这时,一簇玉白的火苗宛如闪电般在他的眼前闪过,倏地射入不远处的树林子里,几乎是眨眼间,树林子里也燃起了熊熊白焰。

“不——”胖子惨叫一声,身上的肥肉波浪起伏,将根根黑刺震出体内,不断挥着双臂发出阵阵天之力去灭火。

可是白玉药火是由花青瞳的意念支派,故而,只到火焰将树林子烧成了灰烬,胖子也没有将火灭掉,他颓然地跌倒在地,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似有痛苦,又有释然,但随后便是脸色凝重。

花青瞳抱着李昌锦在第七峰徘徊,最后,她真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离开第七峰,第七峰的周围布置了空间结界,不到天珠境,她的确是无法破解结界的。

走不了就不走了,她寻了一处洞府,给李昌锦疗伤,这没过多久,花青瞳就听见了脚步声缓缓靠近,她回头一看,见果然是胖子来了,胖子脸色青白一片,一身的肥肉如水波晃动,一看见花青瞳,胖子整个人都是一个激灵,“丫头,快,快给我把毒解了,你给我把毒解了我就送你们下山。”

花青瞳面无表情道:“你给我把他治好,先送我们下山我就给你解毒,不然你就等着屁股烂掉吧。”

胖子浑身一激灵,想想自己虽然拔光了刺,但却开始青紫肿胀的屁股,现下又听花青瞳说屁股会烂掉,他顿时惊悚不堪,但却半信半疑,甚至出言威胁,“丫头,老夫可是这第七峰的长老,老夫的屁股要是真的烂掉了,你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缓缓说:“前不久有只兔子也被毛毛的刺扎到了,没过多久,他的四肢就腐烂的只剩下骨头,而且,他大概是受不了那种疼痛,被生生疼死了,你这么胖,要是屁股都烂掉了也好,正好变的瘦的一点,而且你修为高,一定不会被疼死的……”

胖子闻言,猛地一个激灵,迅速从怀里掏出一只瓷瓶扔给花青瞳,“这是灵药,你给他吃了,他马上就没事了。”

花青瞳打开瓷瓶闻了闻,确定是好药,当即给李昌锦服下。

接下来,就是默默的等待,胖子目光一闪,审视地打量着花青瞳,这丫头显然是个天眷者,而且是个修为不弱的天眷者,小小年纪就修为如此高,她的来来恐怕并不简单,这么一想,胖子的目光陡然一凛。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胖子强忍屁股上的疼痛,面上露出一个假惺惺的笑问道。

花青瞳瞥了他一眼,面瘫道,“别打听了,我就是个散修。”

“哎,你这丫头……”

“唔……”李昌锦发出一声闷哼,竟是缓缓转醒了。

花青瞳登时眼睛一亮,李昌锦抬头揉了揉眼睛,这才想起自己之前的处境,他手上的动作蓦地一僵,再定睛一看,顿时发出惊喜的呼声,“君姐姐?”

“是我。”花青瞳伸手握住他的手腕为他搭了搭脉,虽然失血过多有些虚弱,但的确没有大碍了。

花青瞳放下了心,扶起了李昌锦,转头对胖子冷冷道:“你现在可以送我们下山了。”

“万一我送你们下去,你不给我解毒怎么办?”胖子翘了翘兰花指,一扭腰警惕地说。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那扭腰的动作后便上下起伏不已的肥肉,冷冷道:“你可以试试不送我们下山。”

“你、你——”胖子伸出兰花指怒指花青瞳,见花青瞳始终面无表情,顿时泄气道:“好吧。”

胖子叫来了四只乌鸦,拉着他们一起上了软椅,朝着第七峰外飞去。

“丫头,你已经得罪老夫了,到了第七峰外,就带着这小子赶快离开天药门吧,越远越好。”胖子突然幽幽地说道。

花青瞳眸光微微一顿,总觉得他的话透着几分古怪和莫测。

“你和这个小子可都是很水嫩可口的,天赋也都不错,要是真被吃了,就可惜了……”胖子喃喃着说道。

花青瞳清澈的目光顿时定定地看向他,胖子朝她眨了眨了大眼,大抵是想抛个媚眼,但花青瞳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花青瞳总觉得胖子太容易答应送他们下山了,就像是他有意这样做似的。

越想越是费解,就在这时,只听胖子忽地道:“丫头,到了。”

花青瞳四下一看,果然已经到了山下,此处正是天药门后山山脚下。

“丫头,顺着这条小路就能离开。”胖子指着山脚下的一条羊肠小路。

花青瞳眸光一闪,拉了李昌锦便跑,她可不想真的给胖子解毒,这是她之前就决定的。

“哎,我的屁股……”胖子一见花青瞳跑了,顿时傻眼,他伸出兰花指脸色悲痛地大喊,但花青瞳已经跑远。

胖子面上着急,眼中却毫无波澜,仿佛早就料定这种情况一般。

但是,花青瞳却在跑了一段距离后,脚下蓦地一停,脑海中不由闪过胖子复杂的低喃,她放开李昌锦,对他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一柱香内我若没回来,你就赶快离开此地。”

说完,她不待李昌锦说什么,便身形一晃,再度朝原处返回。

毛毛的黑刺有多毒,她知道,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胖子都是有意放了她和李昌锦的,因此,她心中终是不安,这才决定冒险回去给胖子解毒。

胖子还在站在原地,见到花青瞳回来的身影,蓦地瞪大了双眼。

花青瞳在他对面不远处站定了身形,将一滴毛毛的汁液弹了过去,“解药!”她只说了这两字,便转身欲走。

胖子眼中闪过无比复杂的光芒,大嘴一张将那汁液吞掉,“你这丫头……”他正要说什么,忽听一声凄厉的大喊从对面的山峰顶端传来。

“甜儿,不要……”那是一个男子的声音,男子的声音凄厉悲痛,花青瞳和胖子同时抬头一看,却见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站在山顶边缘,她的怀中抱着一个襁褓,她尖声大叫道:“爹,我不喜欢妹妹,有了她,你和娘亲都不在乎甜儿了,甜儿要她死!”

“不,甜儿,你和妹妹都是爹娘的宝贝,爹娘怎么会不疼你,只是妹妹还小……”男子不敢靠近小女孩,生怕靠她近了,她就会真的将怀里的襁褓扔下山崖。

“不,我才不相信你,妹妹是天眷者,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们只爱妹妹,不爱我……”似乎说到了伤心处,小女孩的声音陡然激动起来,见男子欲靠近,她眼中陡然滑过一丝嫉妒和怨恨,将襁褓高高举起,朝着山下狠狠抛下。

“蜜儿——”男子朝那襁褓大叫一声,身形飞扑下山崖就朝那襁褓追去。

而就在这时,那叫甜儿的小女孩竟也忽地尖叫一声朝着山下跳了下去,“爹,你要是真的疼我,就别救妹妹,来救我啊!”

中年男子一回头,见小女孩竟也跳了下来,顿时眦目欲裂,“甜儿!”

中年男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就在左右为难之际,那个襁褓已经远远坠了下去,中年男子眼神痛苦,只能舍远求近,朝小女孩飞去。

花青瞳看着那向下坠来的小小襁褓,心脏蓦地一抽,疼痛非常,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就闪身朝那襁褓飞扑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