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夫妻情深3(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只青色的眼瞳,让花青瞳觉得太熟悉了,因为,她自己就是一双青瞳。

“嘶,小公主,了不得,这个小丫头体内的大帝血脉真是浓郁,虽然不及你,但相对于寻常的大帝后人来说,她这样浓郁的大帝血脉简直堪与大帝直系子孙相媲美了,更甚至,她的那只青瞳,完全遗传了大帝啊,小公主,你要知道,哪怕是大帝的亲生儿子,都不一定能够遗传大帝的眸色。”

闻言,花青瞳着实吃惊不小,“圆圆,你是说,这个小娃娃是大帝后人,而且还是血脉非常浓郁的大帝后人?”

花青瞳一边询问圆圆,一边看向男子,那个男子正抱着小娃娃哭的满脸泪水,但透过泪光,花青瞳立即清晰地注意到了他泛着青光的双眼。

花青瞳垂眸,男子眼中的青色光芒虽然不浓,甚至是极淡的,但他的确存在,“小公主,这个男人体内的大帝血脉也很浓郁,不压于他的女儿。”

“真没想到,这天药门竟有血脉如此浓郁的大帝后人。”花青瞳说道。

“小公主,你有没有发现,这个男子的容貌,长的有些像我?”圆圆问。

确切的说,并不是像圆圆,而是像大帝。毕竟,圆圆是缩小版的大帝模样。

花青瞳闻言一怔,不由盯着男子细一打量,这一打量,还真从男子妖魔般的容颜中,发现了一丝大帝的影子。

“的确是有些像。”花青瞳点头。

“小公主,你要盯紧这个人,这样的大帝后人要是拉拢过来,对你来说是极有利的。”圆圆道。

花青瞳暗暗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尽力。”

此时,男子已经不再流泪,他抬头深深地看了花青瞳一眼,“我叫林君泽,小姑娘,此番大恩,必定回报,我现在还有急事,暂不多说,望勿怪。”

男子匆匆说完便抱着小娃娃腾空而上,他时刻记得,崖上,还有一个女人在等着这个好消息救命,他生怕他上去的晚了,莲儿会等不到他们上来。

男子的担忧没有错,崖上,女人已经双眼布满血丝,死死地盯着崖下,她的情绪已经渐渐濒临崩溃。

小姑娘看着女人一点一点的往崖边挪,她的挪动是无意识的,但是离崖边越来越近,照她这样无意识的动作,很快,她就会掉下去。

女人只是个普通人,她若掉下去,必定是碎成一滩肉泥。

小姑娘深知这个事实,此刻,她不禁慌了。

“娘……”她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但女人完全没有听到,依然不断朝着崖边逼近。

小姑娘真的害怕了,她连忙跑上去,猛地大力拉住女人的手,尖叫道,“娘!你要干什么?”

女人无意识的动作被小女孩惊醒,她浑身一个激灵,回头,看到小女孩受惊的双眼,女人一愣,随即蹲下,将小女孩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她一边痛哭,一边看似凶狠却又不敢大力地拍打着小女孩的身体,“甜儿,那是你妹妹,你妹妹啊——若有一天爹娘都不在了,她就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啊,有了她,你在这个世上,才不会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你明白吗?”

甜儿瞪大了眼睛,惊讶道,“娘,你在说什么?你和爹怎么会不在了?你们会永远和甜儿在一起的不是吗?”

“甜儿,如果你妹妹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娘和你爹怎么活?”女人哭嚎着,拍打着,但她始终无法真的伤害女儿,没一会儿,就将小姑娘推开,疯了一般在自己身上拍打起来,口中发出绝望的悲吼,“啊啊啊——”

女人疯狂的模样,再一次吓到了甜儿,甜儿睁大眼睛忙扑过去,“娘,你在干什么?娘,你别这样,娘——”

正在母女俩个撕扯的时候,林君泽终于抱着蜜儿上来了,他一上来,就看到女人疯了一般的行为,男人脸色猛地一变,抱着蜜儿扑到女人身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擒住女人自残般的行为,大声道:“莲儿,蜜儿活着,她活着,她被人救了,被人救了!”

林君泽大声道。

疯狂中的女人蓦地一怔,瞪大双眼猛地回头看向男人的怀中,正好对上小蜜儿圆溜溜的眼睛和红扑扑的小脸儿。

“蜜儿!”女人惊叫一声,眼中暴出巨大的惊喜,汹涌的泪水夺眶而出,男人动作温柔地将孩子递进女人怀中,柔声安慰道,“莲儿,孩子没事,都过去了……”

女人抱紧孩子,轻轻的颤抖,眼里唇角是怎么也遮挡不住的喜意。

甜儿的小脸顿时阴沉了下来。她死死地盯着女人怀中的小婴儿,眼中翻涌着冰冷的光芒,她就是无法对这个小婴儿喜欢起来,本来这样被娘亲和爹爹呵护在怀的人是她。

她摸了摸被打的火辣辣一片疼的脸颊,渐渐低下了头。

林君泽温柔的目光从女人身上转开,看向甜儿时,他的目光陡然严厉,“甜儿,你几岁了?”

甜儿愣了一下,低着头不说话。

“爹在问你话,你几岁了,说!”他的语气蓦地拔高几分,十分的严厉。

甜儿顿了一阵,才不甘不愿地答道:“八岁。”

“好,你知道自己八岁了就好,我问你,谁家的孩子八岁了还要让父母抱在怀里疼爱的?你以为你还是一岁两岁的小娃娃吗?”林君泽愤怒地道。

甜儿抬头不服地看了他一眼,又冷冷地垂下了头,“明明没有她的时候,你和娘的眼里就只有我!”

“你——”林君泽气怒无言,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妹妹才多大,她才七个月,她还什么都不懂,爹娘当然要多照顾她一些,你已经长大了,这个道理你不懂吗?跟七个月的小妹妹计较,你不害臊吗?”

“跟她计较怎么了?我就是不喜欢她,容不下她,明明她可以不出生,可以不存在,你们是我的爹娘,不是她的!”甜儿一扬脖子,理直气壮地道。

“你——”林君泽又气又怒,扬起了巴掌又僵在半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你打啊,你要是打我,我就从那里跳下去,我死了,你们就可以好好的疼爱你们的蜜儿了!”甜儿冷冷地看着林君泽,又冷冷地看向女人。

女人猛地抬起头,整个人都是僵的。

林君泽完全的泄了气,今天,他真正的体会到了这个女儿的偏执和胆大,她不仅敢把妹妹扔下去,还敢把自己扔下去!他相信,教训的狠了,她真的会跳下去,到时候,结果又与失去蜜儿有什么区别?

“甜儿,你若跳下去,娘也跟你一起跳下去,到时候,连你爹也活不成,你忍心那样吗?”女人企图教育女儿。

“有什么不忍心,那样的话,你和爹就又是我一个人的了。”甜儿一扬脖子,恨恨地道。

“你……”女人完全被震惊了。

林君泽瞳孔缩了缩,这个女儿的心性,真是太疯狂了,疯狂的和‘他’一模一样,真不愧是父女吗?

林君泽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恐惧,又极速的收敛,女人虽然震惊与女儿的疯狂,却也没有错过男人眼中的恐惧,她默默伸手握住男人的手,“君泽,有我。”

男人默默反握住女人的手,夫妻二人眼中均是化不开的浓情与悲伤。

“林君甜儿,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到药堂去,记不住十万种药材,就别回主峰!”男人也发了狠,回头冷冷地怒视甜儿。

“十万种?”甜儿嗤笑一声,语气轻蔑,“十万种又怎么样,爹,你就拿这么点惩罚来惩罚我?别说十万种,一百万种我也记得!”

林君泽被气的险些厥过去,稳住心神咬牙切齿,“那就一百万种!”

“哼!”林君甜儿冷哼一声,转声就跑,边跑边道:“你们看好她,别让我逮到空子,让我逮到空子了,我还饶不了她!”放着狠话,她恨恨地跑走了。

林君泽和女人听的齐齐皱眉,“泽,怎么办?”

“她的性子偏执疯狂,认定的东西不会轻易改变看法,或者说,根本就不可能改变看法,将她们先适当的分开吧,分开看不见了,也许甜儿的偏执会相对淡一些,情绪也能更冷静一些,有着一日你我不在了,她会发现蜜儿的好的。”林君泽只能如此说道。

女人没再说什么,深深地叹了口气,“不在一起,怎么能培养出感情……等蜜儿长大了,知道她的姐姐容不下她,又会怎么想?”

“咯咯咯……”就在这时,女人怀中的小婴儿忽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这幼嫩又快乐的笑声顿时将夫妻二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二人这才发现,襁褓上面,正飞来一只浅粉色的蝴蝶,转眼那蝴蝶落在了小蜜儿的额头上,引来她一阵发笑,她伸出小手摸向额头,那蝴蝶也不怕,被那小手摸了个正着,顿时,蜜儿笑的更欢了。

林君泽和女人顿时皆是露出会心的笑容,林君泽微笑道,“蜜儿和甜儿不一样,甜儿的性格向‘他’,蜜儿像你。莲儿,那么多困苦艰难我们都过来了,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嗯。”女人点头,低头看向怀中,那蝴蝶在蜜儿的小手上吻了一下,就悠闲自在地煽着翅膀飞走了。

“对了,泽,是谁救了蜜儿?”女人抬头,看向林君泽。

“是个小姑娘,应该是来参加弟子选拔大会的,魏七应该认识她。”说到这里,林君泽的眼中极速滑过一丝异芒。

“哎呀,君泽,小姑娘落在魏七手中还有好?你快去给她救过来,她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可千万不能让她被魏七给害了。”女人脸上闪过一丝焦急。

林君泽眼中光芒微闪,笑道:“莲儿,她是我们的救命恩人,魏七不会动她的。你别担心,我这就去找到我们的恩人!莲儿,我先送你回去,这崖边风大,你和孩子都别着凉了。”

林君泽送女人回到主峰时,便见王宝财正搂着一个女子的腰,等在门口。

女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林君泽脸上却露出一丝笑意,淡淡挑眉,“宝财,怎么了?有什么事?”

王宝财笑嘻嘻地走上来,“姐夫,姐,你们这是抱着孩子去哪儿溜了?”

女人皱眉,“宝财,你一来主峰准没好事儿,说吧,你又想做什么?”

“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你弟我现在也是有做为的人,这次多少优秀的弟子啊,都被你弟我收拢进咱们天药门的山门里了,留给毒药门的,都是一些次品了。”他得意洋洋地扬起了头。

女人的脸色并不见好,看向她怀中搂着的娇媚女子,怒道:“我看是都收拢进你的房里了吧?”

王宝财顿时脸色讪讪,林君泽好笑插言道:“宝财啊,你姐说的对,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们还不知道你?”

王宝财顿时满脸尴尬,“姐夫,那个……那个就是想让你帮我跟七长老要个人。”

“女子?”林君泽淡淡挑眉。

“嘿嘿……”王宝财眼中一亮,“是个女子,他从我手里抢走的。”

“宝财,你也不小了,你这样整日游走好闲,好色享受,得罪的人又多,没有了我们,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女人怒斥道。

“姐,你凶我做什么,姐夫都没说什么。”王宝财顿时委屈道。

林君泽拍了拍女人,“莲儿,他是什么样儿你还不清楚,多少年了,咱们又不是没逼他改过,改得了吗?你别气。”

林君泽安慰完王宝莲,回头又看了一眼王宝财怀里的女子一眼,见那女子目光隐含惊艳地盯着自己,他的眸色不禁寒了寒,“宝财,姐夫看你怀中这个就不错,七长老那里的,这么久了,或许已经被他吃了。”

“姐夫,那个丫头长的比怀里这个好,我这心里头痒的难受啊姐夫,你去看看,万一还没被吃呢……”王宝财面露哀求之色。

“宝爷,你昨天还说最疼三妹的……”王宝财怀里的女子嗔怒地瞪了王宝财一眼,强作娇媚,她的眼中迅速滑过一丝嫉妒和忌惮。

何三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艳丽华美的绸缎,以及用了灵药一夜间变的光滑细腻的双手,再想想之前的自己,补丁加身,双手长满老茧,哪怕昨天被王宝财折腾的痛苦不堪,华衣下的身体伤痕累累,可她依然无比沉醉。

她必须紧紧的抓住这份富贵,任何人都不能跟她抢,何三妹恨恨的想。

“好吧,姐夫也正好要到第七峰去找个人,你正好跟我一起去。”林君泽无奈好笑。

王宝财顿时满脸喜色,“太好了,姐夫,还是你好,不像我姐……”

林君泽满脸无奈,微怒道:“你姐那是为了你好!”

“好好好,我知道,知道,姐夫你别心疼,我又没说我姐坏话,你千万别跟我急,我知道我姐都是为我好!”王宝财高举双手澄清。

林君泽顿时被气笑,“走吧你!”

另一边,花青瞳眼中难掩惊讶地看着胖子,“你是说,刚才那个人是门主?”

胖子眉开眼笑,“没错,丫头,你救了门主,之前你放火烧了我的药田和林子的事情,可以商量。”

花青瞳眸光转冷,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总之你之前险些害了我们,这笔帐我不跟你算就不错了。”

说完,花青瞳转身欲走,就在这时,她见李昌锦竟从小路对面飞快地跑了过来,花青瞳一怔,这傻小子,又回来了。

“君姐姐,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受伤?”李昌锦跑过来,担心地打量花青瞳。

花青瞳眸光微软,“我没事,咱们走。”

“哎,姐夫,就是她,她还没被吃掉,哈哈哈!”天空中飞过三人,正是林君泽带着王宝财和何三妹。

林君泽向下一看,看到了花青瞳,他顿时一愣,“宝财,你说的就是她?”

与此同时,何三妹也向下看去,看见还活的好好的花青瞳的身影,她眼中顿时闪过惊怒之色,这个女子竟还活着。

------题外话------

《独占成瘾:家有影后太撩人》兔喵喵著

只靠吞钱升级的神秘芯片来自何处?

身价上亿的呆萌影后竟是个不折不扣的财迷?!

温柔优雅的英伦贵族,有着变态占有欲的病娇少年,冷酷却纯情的黑道少主,她会选择谁?

一句话:这是一个财迷影后把腹黑经纪人吃干抹净后、提起裙子就跑的故事。

【小剧场】

经纪人:“老婆,那个小白脸竟然公开表白你,我能砍了他吗?”(磨刀霍霍)

某影后:数钱中……

经纪人:“老婆,我们来做一些和谐的运动。”(满面红光)

某影后:数钱中……

经纪人:“老婆,这个月的工资好像还没给你…”(戳戳手指)

某影后:嗯?我们回房好好聊聊!

*爽文无虐,一对一双处,暖宠逗趣不小白,求支持!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