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林君甜儿2(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走进药堂大门,浓郁的药香就扑面而来,花青瞳轻轻嗅闻,便辨别出了数百种药草。

再细细一闻,又发现了数百种之多,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她不动声色地一边向前走一边嗅闻,每前进一段距离,都会闻到数十种到数百种不同类别的药草气味。

天元大陆上的药草数之无尽,用之不竭,当人们以为天下所有药草都尽在药谱中时,或许在大陆的某个角落里,就生长着人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一株世绝奇草。或许只有天元大帝才敢说,他见过了天下所有的药草,无一遗漏。

因为,天元大帝曾经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这个世界从古至今总共会生长多少片树叶,诞生多少人类,泥土由多少沙砾组成,天河包含多少水滴,恐怕也都尽在他的算计当中。

所以,大帝药之传承里包罗万象,这个世界的一切药草,都尽在传承当中。

“君姐姐,我们真的要留在药堂吗?”李昌锦有些不安,之前的经历让他心中难免留下了阴影,对这天药门难有好感。

花青瞳偏头看了他一眼,道:“放心,你就安安心心在这里学习药道就好,先从识别药草开始……”

“呵,这才刚进门就开始教训弟子了,副管事果然尽职尽责。”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前方转角处传来,花青瞳抬头一看,便见一名老者和一名青男子不知几时站在了那里。之前说话的,正是那个年轻男子。

那年轻男子穿着药堂特有的白袍,面容白皙,一身药气,唯独一双眼睛里透出淡淡嘲讽之色。

花青瞳还未说话,那年轻男子又道:“敢问走后门新来的副管事,你能认得几种药草啊?认识这个吗?”他满脸嘲讽地从衣服里掏出一根草来让花青瞳看。

“认识。”花青瞳看着他手中的那根草面瘫着脸冷冷道。

那年轻男子眼中的轻蔑更甚,嘴角轻轻上扬,嘲讽的笑意怎么也压抑不住,“哦?那不如就请新来的副管事说说这是什么药草吧。”

花青瞳面瘫着脸表情严肃地道:“这是狗尾巴草。”

“噗!哈哈哈哈——”年轻男子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的前俯后仰,笑的眼泪飞出,边笑边道,“对,对,这就是狗尾巴草,我刚才来的时候,从路边随手摘的,副管事果然见识广薄,连这等奇草都认识。”

花青瞳无视他们的态度,而是面瘫着脸继续道:“狗尾巴草是牛驴马羊爱吃的植物。无论是老的,嫩的,鲜的还是干的,都是很不错的牲畜饲料。秋季的干草还可以作燃料生火烧水做饭,取暖铺床。”

笑的正欢的年青男子闻言,顿时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接着便是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年轻男子身边的那名老者这时也微微抽了一下嘴角,看着花青瞳的眼神多了几分古怪,这小姑娘多大了?有他身边这位年纪最小的弟子年纪大吗?

“除此之外,狗尾巴草于凡人来说,还有除热,去湿,消肿等药用价值。”花青瞳冷冷道。

那青年男子兀自笑个不停。

花青瞳接着道:“不仅如此,狗尾巴虽是贱命,却生命力顽强,只要有一点露水,就足以让它长出新芽或复活,所以,因为它顽强无比的生命力,在上古之时,天药师炼制复生丹和云露丹时,都少不了它。”

年轻男子的大笑声戛然一止,他还保持着大笑的动作,张大着嘴巴,脸庞涨红,呆呆地看着花青瞳,她说什么?复生丹?好竟然知道复生丹?还有,云露丹是什么?

复生丹他也是在师父的药典中看到过一回,那书上对复生丹的记载也不详尽,他只粗略知道,那是一种可令人生而复生的神药!

这时,年轻男子身边的老者的脸色也猛地变了。

“小姑娘……不,副管事你知道上古神药复生丹的药方?”老者眼神震颤,表情激动,此时此刻,他已经意识到,这个小姑娘或许真的有些本事。

花青瞳却面瘫着脸,一言不发了,如此,反而更加让人觉得她高深莫测。

那老者再也不敢轻视花青瞳,神色肃然道:“老夫陆震,乃是这药堂的总管事,姑娘见识渊博,之前是老夫以貌取人,失礼之处,还望姑娘多多包涵。”

花青瞳面无表情,眼神却是微缓,拱手行礼道,“原来是陆总管,晚辈君果,以后同在药堂,还望陆总管多多指教。”

“哪里哪里,君姑娘,不,副管事客气了,副管事对药道一途见识广博,是老夫所不及的,对于上古丹药,那复生丹老夫还是听说过的,只是那云露丹,却是闻所未闻,老夫更是不知,原来炼制复生丹,是要用到这种我们平常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狗尾巴草,副管事,老夫不敢求复生丹的药方,就是想请教一下何为云露丹?”

陆震眼中盛满了求知欲,连他身旁的年轻人此刻都不禁看向了花青瞳,眼中满是复杂和好奇。

花青瞳不甚自在地躲开陆震那狂热的目光,她已经确定,这陆震是个爱药之人。

“在品级上云露丹是比复生丹更高一筹的丹药,若说复生丹可以让人起死回生,那云露便可让万物起死回生。”花青瞳面瘫的脸上满是认真。

“让万物起死回生,让万物起死回生……对,对,是老夫太局限于‘人’上了,万物,是万物,是一切生命,原来如此!”陆震喃喃着,忽然,他蓦地双手作揖向花青瞳深深一礼,“多谢副管事点化指教,那个问题,我想明白了,想明白了……”说着,陆震迫不急待地朝着药房跑去了。

那年轻男子满眼震惊,他是知道自己的师父近半年来就一直在炼一种古丹药,因丹方不全,一直难以炼成,没想到这次,因这小丫头的一句话,就令他师父如此激动……

年轻男子看着花青瞳,想到之前自己对眼前少女的嘲笑,他的脸色实在称不上好。正想着要怎么拉下脸面上前去道歉时,就见那少女已经走了。

去往返副管事住处的小道上,李昌锦眼睛晶亮地不时抬头看一眼花青瞳,花青瞳歪头看他,李昌锦顿时满是崇拜地说:“君姐姐,你真厉害,连上古丹药都知道,而且,原来那种不起眼的狗尾巴草竟然那么厉害,我再也不敢小瞧任何不起眼的小草了。”

花青瞳眼睛闪了闪,脑海中,圆圆的声音狂笑不止。

“不是的,昌锦,你听我说,别小瞧任何小草是对的,但是狗尾巴草并不能炼制复生丹和云露丹,我那是骗他们的。”花青瞳的面瘫脸微红,对于说谎,她仍旧感到十分羞耻。

李昌锦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花青瞳。

“现在和你说,你也不懂,而且我也是不懂的。因为,复生丹和云露丹是真的可以起死回生的,让死物变活,这其中关系到生与死的法则,这些对于我来说,无比的深奥莫测,我完全不懂,之前我之所以骗他们,就是因为那个人他笑话我,我若是不拿出点本事来让他们瞧瞧,以后我们在这药堂还怎么混?”

花青瞳面瘫着脸,说的非常严肃。

李昌锦微张着嘴巴,表情十分错愕,片刻,见花青瞳眼神窘迫,显然是不习惯说谎,他顿时微微笑了,“君姐姐,你做的对。”

“哼,对什么对?陆震和胡悒说不定以后会把狗尾巴草当宝贝,你这是误人道途。”小女孩稍显尖利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花青瞳和李昌锦抬头看去,就见前方的柱子旁,赫然立着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穿了一身水红色的衣裙,头顶扎着两小包包,上面带了红色的头绳,小脸粉嫩,五官精致,足以可见以后的倾国之姿,她的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籍,正脸色不满地看着他们。

花青瞳目光一凝,这小姑娘她认识,正是之前将小粉团子扔下山崖,叫做甜儿的小姑娘。

“不过,你已经在别的方面补偿他了,陆震因为你的话茅塞顿开,估计马上就能炼出他想要的丹药。一饮一啄,自有定数。”小姑娘一本正经地说。

花青瞳眼神微微一凝,看着这个小姑娘,“你即然知道一饮一啄自有定数,那还为何要把自己的妹妹扔下山崖?你夺了她的生命,你拿什么还她?”

甜儿顿时小脸一变,看着花青瞳的眼神蓦地凶狠,“那是因为她不该和我争抢爹娘,哼,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属于我的,任何人都不能染指,她敢跟我争抢爹娘,她就该死,哼,你可真是多管闲事,咦,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把那个小东西扔下山崖了?”

甜儿说到这里,突地瞪大了眼睛,“难不成,那个救了她的人,就是你吧?”

花青瞳面瘫道:“没错,就是我,当时我正在山脚下呢,看到你把小粉团子扔下来,自己又跳下来,哼,你这小姑娘太不爱惜生命,除了伤害别人,还要伤害自己。”

甜儿看着花青瞳的眼神渐渐凶狠,“好啊,真的是你坏了我的好事,把那个小东西给救了的?”

花青瞳面瘫道:“我不仅救了你口中的那个小东西,或许还救了你的父母,你的家?”

“你——”甜儿话音一滞,眼神闪烁,她的脑海中突然想到母亲的崩溃和父亲眼底的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