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万灵丹2/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被陆震强拉着去了他的炼丹房,等胡悒准备好了所有的药材,陆震将一口漆黑的圆肚大鼎放了出来,他爱惜地摸了摸这口大鼎,说道:“这口大鼎是我从一个古遗迹中得到的,威力不凡,副管事,用它炼制丹药,成丹率也高,你觉得呢?”

陆震满脸期待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看了一眼那鼎,点头,“的确是好鼎,可是陆总管,清灵丹和万灵丹的药材都很宝贵,你让我和你一起炼,炼废了岂不可惜?”

陆震现在一心认为花青瞳是一名药道高手,又哪里会真的相信她是个新手,自然不会把她的话当真,将药材一样样的拿来依序放入鼎中,并且准备引动地火。

“用我的火吧。”白玉药火是极品的药火,有了它,成功率会更加提高几分。

陆震看到花青瞳指尖上跳跃燃烧的白玉药火,顿时激动地瞪大了双眼,“天呐,白玉药火……”

胡悒也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朵白玉一般的火焰,心中着实惊异难言,在想想前几日他拿着一根狗尾巴草对她的嘲笑,他顿时脸上火辣无比,他竟然用一根狗尾巴草嘲笑了一个拥有白玉药火的高手,想想真是羞耻极了。

胡悒的脸色不好看,陆震却惊喜莫明,“有了白玉药火,成丹率又高了几成……”

花青瞳此时也下定了决心,既然被认定成了高手,那她不如就尽力好好炼制一回,毕竟机会难得。

夜色渐渐深沉,花青瞳和陆震以及胡悒三人都埋首在炼丹房,盯着渐渐沸腾的鼎内以及鼎外时大时小,时轻缓时凶猛的白玉药火。

而花青瞳的住处内,两道黑影悄悄地摸了过去了。

林君甜儿灵活的身体宛如一只敏捷的猫儿,她悄无声息地窜进了花青瞳卧室内,双眼明亮地朝着下垂的床幔走去,她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哼哼,不是喜欢多管闲事嘛,她今天就让她知道知道得罪她的后果……

林君甜儿将藏在身后的篓子拿出来,打开盖子,里面顿时传来‘嘶嘶嘶’的声音,“嘿嘿,宝贝们,看你们的了!”说着,她便伸手一把将床幔掀开,然后将篓子里的东西尽数倒在了花青瞳的床上。

等了片刻,听说见里面有动静,她掀开帘子一看,“咦,没人?”

林君甜儿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嘀咕道:“这么晚了还不回来睡觉,干什么去了,该不会是去勾引天药门的男弟子去了吧?”

她恶意地猜想。

此刻,素净的床上,游走着一条条筷子长短大小的青色小蛇,那些小蛇都是无毒的草蛇,可是数量一多,密密麻麻,看着便极为渗人。

然而,这些在床上乱窜的草蛇却齐齐避开角落,这一现象很微小,若是心事不细的人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然面,林君甜儿却是微一挑眉,一双在黑暗里十分清亮犀利的眸子就盯住了那个角落。

角落里放着一只草笼子。

她爬上床,将草笼子拿起来,然后便感觉到草笼子里传出轻轻的动静。

“放我出来,主人放我出来,里面好闷啊,就我一个好无聊,我要出去玩,主人……”那声音很低,也很细,林君甜儿的眼睛在黑暗里又亮了几分,此时此刻,她对这个草笼子,以及草笼子里的东西感觉兴趣极了。

许是有了新事物的吸引,许是怕花青瞳回来,她拿了草笼子就跐溜一声朝外窜了去。

而林君甜儿离开后,另一道身影也鬼鬼祟祟地来到了花青瞳的房间。

“嘿嘿嘿~小美人儿,宝爷来了,今晚看你还往哪里逃!”黑影嘀嘀咕咕,手中端着一只香炉,香炉里冒出丝丝缕缕的冰白色的香气。

香炉里的香膏被他掺了一颗化雪丹进去,哪怕是贞洁烈女闻了这些香气,恐怕也会化为一滩春水。

而王宝财绝对想不到,此时的床幔内,闻了这种香气的那些草蛇,宛如滚雪球一般,已经扭缠成了一大团,彼此疯狂扭动,宛如在寻找什么突破口。

约摸着屋里的香气差不多了,王宝财淫笑一声,迫不急待地朝着床大步走去,他一把掀开床幔,向里一扑,“美人儿,宝爷来啦~”

床内一瞬无声,片刻后,“啊啊啊啊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在床上传出,只可惜,没有人会理会。

而出了花青瞳卧室不久后的林君甜儿,却在拐角处撞上了一个人。

“甜儿,这么晚你不睡觉在干什么?”是个十分温和的男子声音,林君甜儿猛地一抬头,借着月光,看到了裴若宁的脸,他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他的目光从她的身上,游移到她手中的小笼子上。

“甜儿,你手里拿的什么?”裴若宁笑问。

林君甜儿将小笼子背到身后,“若宁师兄,你不是也大半夜没睡觉吗,还说我。”

“能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看一看吗?”裴若宁笑着伸手。

林君甜儿摇头,“不能!”说完,她快速跑开了。

看着她跑走的背影,裴若宁缓缓的眯起了眼睛,之前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林君甜儿手里的那只小笼子,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魔气,那是只有魔域才会有的魔气。

他回头,看向林君甜儿跑来的方向,那是药堂副管事的屋子,听说,这位副管事因为救了林君蜜儿,被门主特意安排过来的。

新来的弟子怎么能有天之力,还恰好救了林君蜜儿,这个新来的副管事有些意思。

他缓缓沉吟着,然后不由抬脚朝着副管事的屋子走去。

林君甜儿拿着小笼子跑了一段距离后,蓦地停下了脚步,她转身,望着裴若宁之前站着的方向,一双秀丽的眉毛紧紧拧了起来。

若宁师兄怎么怪怪的,让她心里蓦明觉得发冷。

裴若宁好管闲事,哼,这一点和那个君果一样。从前,裴若宁总是对她管这管那,让她不胜其烦的同时,也能感受到对方真诚的关怀,可是刚才……

她只感觉到了丝丝冷意。

有古怪!

“快放我出来,放我出来~”草笼子里传出的声音吸引走了林君蜜儿的注意力,她立即抓着笼子朝自己的住处跑去。

与此同时,裴若宁已经来到了花青瞳的房门外,房门半掩,里面传出痛苦又暧昧的喘息。那声音怎么听,都是个男人的吧?

裴若宁脚步一顿,转身欲走,应该不是他想的那样,花青瞳不可能半夜和一个男人一起翻云覆雨,看来,这个新来的副管事不是花青瞳。

而就在他抬脚欲走的时候,屋里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啊……救、救命,啊……”

不对劲!

裴若宁眸光一闪,当即推门大步而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